登入後可以使用更多功能喔~
帳號: 密碼: 登入 註冊
2017‧12‧25
放手吧!讓祂作我人生中的導演。
 
我是陳治強弟兄,是二○○六年二月26日在台北市召會十會所受浸得救。想起我得救的經過,其實真的是主的安排。
 
我小時候家就住台南市機場旁邊一個眷村裏面,家旁就是一間教堂;記得小時每到周末,教會就會發糖果餅乾給小朋友,但先決的條件是要去聚會或是參加主日學。我哪管那麼多,只管有糖果、餅乾喫就好,可說我從小就很蒙福。家裏沒有一個人信主,但也沒有特別的信仰,只是偶爾清明掃墓時拜一下祖先而已。
 
我不相信世上有鬼神,只相信凡事靠自己,相信人定勝天,所以別題甚麼上帝、主耶穌,信自己最有效。我是家中的長子,所以一切家中需要男孩子學的事情,我家人都希望我要學會,我自己也認同,一些簡單的修繕工作我略知一、二。如此一來,我更相信我自己的力量:「只要我想要,沒有甚麼我不能完成的!」長大後,我也不再進入教會。
 
當我服完兵役,到我出社會工作時,我在工作及生活上的目標都按著我自己的人生計畫走。就像一個導演一樣,把我一生的劇本都編好了;至於信仰方面,我成了一個無神論者。二○○五年的一場車禍,我終於倒下了,一切的一切再也不是我能掌控的,所有的事情也都不能再按著我事先編好的劇本走了。我躺在病床上,右腳差點要斷了,再不幸一點的話,可能會要截肢...現在想想神還是眷顧我的。我的右腳並未截肢,但是從此就留下一個像碗一樣大的疤。不止這樣,經過一個月的休養,雖然我出院了,但是腳仍然使不上力。
 
 
在我住院期間,一位作保險的阿姨來看我,她是一個基督徒;教堂的牧師也來看我,他們都為我禱告,希望主的大能早日讓我康復。我出院後,這位作保險的阿姨邀我參加他們唱詩的一個聚會。剛開始我總是以沒時間或是有事沒去參加,但直到某一次,我想別人來看過我,我就當作回禮去一次好了,就因著參加了這一次聚集,主向我開口說話了。我出院後,心情一直很不好,因為我不再像以前一樣強壯,我一生的規畫也就這麼泡湯了,我總是心想:我是作錯了甚麼嗎?但總找不出原因,甚而覺得老天沒眼,怎麼會讓這事情發生在我身上?我的一生就這樣毀了。然而在這次的聚會中,主用一首詩歌安慰了我,詩歌歌名叫《上帝甲咱惜命命》:
 
「花蕊若是遇到風颱天,較美的身軀嘛裂壞壞,美美的外表人謳咾,醜醜的面容人是笑嗨嗨。
請你通來失志,上帝會來照顧你!落土的花蕊,寒天過了統介美。
月娘啊!請你甲我講,咱的一生是甚麼?
有時圓滿有時欠缺,春天秋天轉停;有時圓滿有時欠缺,不管秋天,亦春天。
花蕊若是遇到風颱天,較勇的身軀嘛碎糊糊,美美的外表人歡喜,醜醜的面容人是閃開開。
請你通來失志,上帝會來照顧你!落土的花蕊,寒天過了統介美。
月娘啊!請你甲我講,咱的一生是甚麼?
有時圓滿有時欠缺,春天秋天轉停;有時圓滿有時欠缺,不管秋天,亦春天。
月娘啊!請你甲我講,咱的一生是甚麼?
有時圓滿有時欠缺,春天秋天轉停;有時圓滿有時欠缺,不管秋天,亦春天。
我知影,我知影,上帝甲咱惜命命!我知命!
我知影,我知影,上帝甲咱惜命命!我知命!」
 
當時我眼淚在眼眶裏打轉...我在心裡想:『親愛的主啊,要是真的有你,原來你都不曾放棄過我...如果你愛我,我只求你讓我心裏平安就好。』從那天起,我心莫名多了一股平安;原來我憂慮工作、健康、學業,加上當時狀況,我總常常心中不安。但從那之後,我覺得心中有主,我常聽到一句話,就是主對我說『上帝甲咱惜命命。』
 
 
當時我心是信了,但還沒有完全得救,因我正準備94基層警察特考,我只是想單純的考考看,並沒有信心一定會上榜。我記得考試當天,早上五點左右,我自己騎機車從台南到高雄。來考試的幾乎都有家人或朋友陪伴,我雖然外表看是一個人,但裏面感覺是主與我同在。甚至在國文科考前,我跟主禱告後,居然翻到與考試一樣的題目。考完後,我不是覺得考得很好,我也不在意,但起碼是主陪我完成這次的考試。放榜時,我不抱任何希望,因我自己讀了三個月,又沒去補習,也不是本科的,想必是名落孫山吧!但我居然上榜了。我又眼淚盈眶,但這一次我再也忍不住了,淚水終於奪眶而出。我心想:「我的主啊!為甚麼你讓我上榜?你所給我的真的是超過我所求所想的。」
 
隨後我於二○○六年二月25日到北部的親戚家借住。北上時,我家旁邊教堂的牧師告訴我要繼續信主,於是我於當日就在台北木柵找教會。我的觀念是有十字架的地方應該就是教會,但我當天怎麼找就是找不到。第二天,我想今天是禮拜天,依據我的經驗看,早上只要有很多車、很多人所在的地方,大概就有機會是教會。七點我從親戚家出門,在木柵靠近學校的台北市三十三會所旁邊,看到三、四個穿著白襯衫的男生,我上前詢問這裏是否是教會並表達我的來意。弟兄跟我說,大部分都是他們去找人,很少有人會主動來找他們,他們就跟我說主的話:『…凡求的,就得著;尋找的,就尋見;叩門的,就給他開門。』(太七8)當時我不懂甚麼意思,但弟兄們都說我很蒙福,並問我是否願意受浸。我也不知是甚麼,但我當天就受浸了。
 
想想得救至今,我不論何事主都與我同在,真的是感謝讚美主。
 
(陳治強)
 
(原見證刊於員林鎮召會週訊)
 
 

【您也有見證想投稿嗎? 水深之處歡迎您也擺上您的見證】

  1. 直接投稿:在水深之處網站註冊登錄後至『作品集散地』點選『投稿』。
  2. Email 投稿:請將您的見證Email到[email protected], 交由編輯代發。
  3. 粉絲專頁投稿:請到水深之處粉絲專頁私訊留言給我們,我們幫您投稿。
閱讀人次 3512
想更多認識神嗎?
請跟我們一起禱告 分享
您可能會喜歡的文章:
1970‧01‧01
水深代發
 午後五點,獨自端着一杯茉莉花香茶,聽着自己錄製的CD,坐在椅子上看着窗外...
1970‧01‧01
陳舜儀
我是在一個炎熱的午後見到阿卡的,那時我已經在德國東部一座大城市裡逛了六個小時,最後我...
1970‧01‧01
水深代發
「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愛是不嫉妒;愛是不自誇,不張狂,不作不合宜的事,不求自己的...
1970‧01‧01
陳舜儀
 瓊瑤阿姨最近生氣了。 事情的緣由,是她在臉書上給兒子、兒媳寫了...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