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後可以使用更多功能喔~
帳號: 密碼: 登入 註冊
2018‧02‧06
當福音來敲門(二)低微者的愛與被愛
 
我喜歡逛菜市場,但是不喜歡菜市場收市後的氣味跟風景。收攤後的市場通常都很暗,空氣中混雜各種味道,肉腥味、油味、悶味、腐爛味,不得不穿過時,我多是匆匆走過,不想多留一刻,踩在黑烏油膩的地面,謹慎每個步伐,留意不踏到任何水漥,若褲管比較長,總會刻意捲起來,如果有任何水漬濺到身上,我會抓狂。
 
苟弟兄就住在菜市場後方的住宅,去找他必須經過市場,我們多半是在下午找他,有時是陪他家聚會,有時是主日送餅杯給他。他是一位患有糖尿病的洗腎病患,洗腎的人皮膚通常暗沉而薄弱,很可能只是抓癢就抓破皮,皮膚不僅失去彈性,修復癒合機能也很差。
 
『他出門要很小心,上一次參加主日聚會,走路後腳跟刮了一下,一個小傷口,過了一年才好。』區負責尹弟兄對我們說。
 
第一次拜訪他時,他正好在吃飯。簡單介紹後,他說弟兄姊妹好久沒有來看他了,很期待有人來家裡坐坐。因糖尿病的緣故,他右眼瞎了,只剩左眼零點一的視力。他聽聲辨人,記性倒是很好,說起以前哪位弟兄來過家裏陪他,臉上洋溢著笑容,被人掛記著是一件令人高興的事。之後,我們每一個人的名字他都記起來了。
 
我們才看望他一次,隔週他就來主日聚會。本來要安排他坐計程車,但他婉拒了,電話那一頭他說『不要叫車子,我也要有一點運動,走路還可以。』兩位弟兄只好陪著他走,從他家穿越市場,弟兄們一左一右,把他夾在中間,排除任何障礙物,確保走道通暢,終於順利抵達我們主日聚會的家。他坐在最靠近門口的位置,側著頭微笑著,很專注的聽眾人的禱告、唱詩。我走過去,情感上想跟他握手,卻瞥見他指甲蠟黃的異色,以及手背上乾燥的皮屑,最後我手只輕碰了他的肩膀,其實我不敢,也不想握手。當下才知道我高估了自己對人的愛,對病弱的異見是一條鴻溝,只想保持距離的我,其實連指甲顏色的差異都無法跨過。
 
星期天苟弟兄因為天冷無法出門,吃過午飯我和同伴們去他家送餅杯,關心他的生活起居;也聊到教會要新增會所,說起我們最近都在街巷叩門傳福音給鄰居。
 
『苟弟兄,你有沒有什麼朋友,我們也可以去叩門拜訪?』同伴問起。
 
他很認真的思索著,『朋友喔……』我們期待他的答案,也許會有一兩個熟門名單,因為我們拜訪生門拒絕率實在太高。空白了許久,遠處傳來狗叫,這樣的午後實在很適合酣睡一場。
 
『應該……可能就只有我一個人吧!』他歪著頭笑了笑,頓時,笑點爆開,我們都笑成一團。
 
『新會所要蓋,我想要……欸,怎麼講……』還沒笑完,苟弟兄突然支吾了起來,我們一行人搞不清楚他的意思,只等他繼續講完。
 
『我想要……這個要怎麼講……』他的一隻手撫著外套的口袋。
 
『苟弟兄,你是說奉獻嗎?』弟兄揣測的問.....
 
『嘿!對。』他一邊點頭,一邊從口套掏出錢來。一共一萬二千元。『上次聽弟兄們在講要蓋新會所。感謝主,讓我可以奉獻。我很喜樂能跟你們同心合力,會所蓋起來,可以有更多人信耶穌』他請我們幫把錢捐給教會。不用開立明細,也不要寫他的名字。
 
聖經撒母耳記十六章7節『因為要緊的不是人怎樣看;人是看外貌,耶和華是看內心。』我看著他的眼睛,卻看不見他的眼珠,瞎掉的那一隻眼睛眼皮垂蓋,另一隻眼只露出了一條小縫。同伴們深受激勵說了許多,我卻一句話也說不上來。內心只有敬拜讚美主,並且羞愧。主藉著苟弟兄光照我,哥林多前書一章27節『神卻揀選了世上愚拙的,叫那有智慧的羞愧;神又揀選了世上軟弱的,叫那強壯的羞愧。』最後,我們與他一同禱告,他的禱告真摯又迫切,盼望人信入耶穌,從黑暗轉入光中。
 
洗腎洗了二十年的他,人生的黃金時間泰半都在醫院渡過,對無法工作的他,一萬二千元不是小數目,讓我更更珍賞的是,孱弱的體殼卻有著復活繁茂的生命,能夠給予愛也能接受被愛。醫院的「血液透析機」可以幫他代謝他血液中的廢棄物,乾淨的血再輸回身體,卻無法恢復他腎臟原有的功能。去年他如常的到醫院洗腎時,有人向他傳福音,他便接受這位主耶穌作他的生命,這位神已賜給他永遠不朽壞的生命,並且讓他在世享有喜樂的盼望。
 
約翰福音六章68節記載,主耶穌盡職時,門徒中有許多退去的,不再與祂同行。主耶穌問了十二個門徒是否也想離去?『西門彼得回答祂說,主阿,你有永遠生命的話,我們還歸從誰?』我想無法讀聖經的苟弟兄,他一定能體會這一個聖經節的深意,並且神已恢復他生命的視力,使他行路有光,跟從這位是光的神。(吉努艾莉)
 
 

【您也有見證想投稿嗎? 水深之處歡迎您也擺上您的見證】

  1. 直接投稿:在水深之處網站註冊登錄後至『作品集散地』點選『投稿』。
  2. Email 投稿:請將您的見證Email到[email protected], 交由編輯代發。
  3. 粉絲專頁投稿:請到水深之處粉絲專頁私訊留言給我們,我們幫您投稿。
閱讀人次 4640
想更多認識神嗎?
請跟我們一起禱告 分享
您可能會喜歡的文章:
1970‧01‧01
水深代發
 連日的陰雨終於停了,乾乾的柏油路,省去雨衣裝備,讓人出門輕鬆不少。難得不...
1970‧01‧01
水深代發
 連綿的陰雨天,整個南港像是浸漬在一條濕毛巾裏,潮濕的悶味摀在鼻息裏散不去...
1970‧01‧01
水深代發
 我從沒見過我的親爺爺,但從長輩口中聽到全是他竭力為主傳褔音的回憶。爸說因...
1970‧01‧01
葉德恩
這個故事要從一個月前說起。 十月的親師座談是每學期的重頭戲。身為導師的我,...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