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後可以使用更多功能喔~
帳號: 密碼: 登入 註冊
2018‧02‧22
一生凡事服從丈夫的服事者---追念甘定午姊妹
 
謝謝你們來參加我內人的安息聚會,她的一生蒙主愛,也蒙眾弟兄姊妹們愛,我非常感謝主,也謝謝弟兄姊妹們。
 
姊妹於2001年二月十四日在赴美參加新春華語特會的路上,在喜樂中,卸下她的勞苦,被召到她所愛的主的懷中,地點是在東京成田機場,乃因急性心臟病發所引致。她是一九三六年一月四日出生,而於二○○一年二月十四日安息主懷,享年六十五歲。
 
原本我們在赴美的路上是又說又笑的,她說到她的皮膚紅潤,不需要像旁邊的旅客那樣塗口紅或化粧;她又因為不久就能見到許多親愛的弟兄姊妹以及家人,這使她更加喜樂,但她卻一直不知道她的心臟有病。
 
她是因急性心肌梗塞在洗手間突然發作,就離開我走了,我們沒有機會說一聲「再見!」當時雖然經過機場醫生們及病院醫生們的急救,但終歸無效,醫生們只好停止一切的努力,於當晚六點廿五分向我宣佈她已去了。 
 
 
我們是一九六○年結婚,四十年之久一同生活、一同事奉,我從心裏非常感謝姊妹的幫助,也非常捨不得她的離去。她出生於高貴的家庭,她受過高等教育,她的父親在中央政府擔任要職,後來作了立法委員。她自己不只信主,也非常愛她所信的主,她因看見神永遠的經綸就將她的全人獻給主,也獻給召會,她丟棄地上一切的福樂,甘願嫁給貧寒的傳道人。四、五十年前,在我們中間,一位姊妹若要嫁給全時間事奉的人,那得要有很大的決心纔可以。
 
我自己是一九五三年參加李常受弟兄的事奉訓練,於訓練後與少數人被請到長老室,李弟兄告訴我們說:「你們這幾位從今天起就全時間事奉主。」
 
當下,我就丟下了我的職業。
 
在那個時代,在同工們中間有句話說:「就是母牛也得耕地耕田!」這意思是說,全時間服事主的家,若只靠弟兄的收入是不夠養活孩子們的,作姊妹的也必須去找事作。所以,她和我結婚後,馬上找到工作,就在高級工業學校教書,後來她升為講師;在高雄、嘉義、台北等地,在五年制的專科學校裏教書。她教書第一個月的薪水是一分錢也沒有留,全數都投入召會的奉獻箱裏。
 
一九六五年,李弟兄在台北的特別聚會中,在講台上高聲的喊:「黃弟兄應該接受負擔前往日本開展!」李弟兄事先並沒有通知我,然而我就單純的接受安排,要到日本去開展。那時的飛機票很貴,我沒有錢坐飛機,有一位弟兄送我一張貨船的票,船是先從高雄開到香港卸貨,然後再開到韓國卸貨,最後纔開到日本,我就是靠着這樣的交通工具到日本開展的。
 
到日本後,因為日本對外國人非常的限制,所以我無法在日本住太久,每年差不多是半年在日本,半年就得回台灣一次,每次都是坐船來回的。到了第二個和第三個孩子出生的時候,姊妹寫信來告訴我,但是我沒有旅費回台灣,我只得回信告訴她說,請她自己到醫院生孩子罷。她雖然感到非常孤單,但也只好答應了。這樣,她先後生了三個孩子,但她常常很滿足的對我說:「我為你生了二男一女呢!」
 
她一個人養三個孩子實在是一件不簡單的事。我因為不常住在台灣,就把在台灣的宿舍讓給別的同工住,她們就搬到外面租的房子住。我在日本的期間,她每天早上六點鐘就帶着三個孩子到會所守晨更,七點鐘把他們帶回家,來回都是走路的。然後再送三個孩子上學後,自己纔騎腳踏車到學校教書,晚上七點鐘又帶三個孩子到會所聚會,九點多鐘再帶回家,她實在是非常的愛主。
 
一九七二年,她那時已經快升到副教授了,但她不顧她父親的反對,帶着三個孩子到日本來住,但到日本的旅費是變賣傢俱湊出來的,因為召會和工作都沒有供給她。我們在日本所住的房子,屋頂是鐵皮的,冬天很冷,夏天很熱,白天室內的溫度高到攝氏四十度,沒有洗澡間及冷暖氣,小孩因此就生了重病,住院了很久。
 
她在日本作過小工,到工廠拿東西回家,帶着三個小孩來包裝加工,常常作到半夜纔換得一點工資回來;有時也到東京的中華學校教書,身體病了就只好辭職,但是,她從來不發怨言。她買菜也是很節省,都是買菜店所剩的,她真是在貧寒中真誠的愛她所事奉的主。我平日會給她一些十元的鈔票,但若是她向我開口要約一百元的鈔票時,我總是發現她是投在奉獻箱裏。
 
她在召會裏有兒童、學生、姊妹們及彈琴的服事,非常盡功用。她琴彈得非常靈活,有時弟兄姊妹們唱詩起調不對,她就不照琴譜彈,乃照着弟兄姊妹的調子彈。她有時請全班的學生到家裏愛筵,然後請他們去會所聽福音,所以她一生結了許多果子。
 
 
她於一九六八年生了重病,病稍微好些時就出去教書,身體又壞了就辭職住院,反覆如此。有一次她對我說,我若是嫁給別人,早就被人遺棄了,幸虧是嫁給你。
 
最近有一位日本姊妹送她一串水晶項練,我告訴她說,我們事奉主的人用這些裝飾自己,不好,我就沒有交給她。當時,她說求你讓我看一下,我就還給你。她就拿在手裏看一下,又試試掛在頸項上,很快的,就取下還給了我。我當時萬萬沒有想到,那是為着她的安睡用的。
 
二月十八日,我到殯儀館的冷凍庫去看她的時候,我向她說對不起,就把項鍊掛在她的頸項上,那時我就流淚了。她出身高貴的家庭,但從來不打扮,平常她的穿着都很樸素。她從她父親的遺產中分得了二千美金,她說第一要作的就是要奉獻給主。
 
過去多年來,我一直向主有一個禱告,求主不叫我丟下她而自己先走,不然就無人能繼續照顧她。如今信實的主垂聽了我的禱告,在我還活着時,使她卸下了地上一切的勞苦,安息在主的懷中。姊妹每天向主所求的,就是她的三個孩子,能與父親同過召會生活,深信這個禱告主必垂聽。
 
為了姊妹,我非常的感謝主,也謝謝弟兄姊妹們以及家人,我為着你們向我們所盡上的一切,謝謝你們,願主報答你們。
有一事值得一題的,就是在她安息的三天前,她很有把握的對我說,「我是得勝者!」因為那天我問她說,主快再來了,你是否是得勝者?她說『當然,我是得勝者!』這叫我們滿得安慰和鼓勵。相信她的認識、她的經歷、她所走的道路,將終極成為神人複製的新耶路撒冷。
 
謝謝弟兄姊妹們和親人們前來參加聚會,我代表她謝謝你們,我將會把她安葬在我母親的旁邊,將來我自己也要葬在她的旁邊,謝謝!
 
(黃共圜弟兄)
 
(編輯自員林鎮召會週訊)

【您也有見證想投稿嗎? 水深之處歡迎您也擺上您的見證】

  1. 直接投稿:在水深之處網站註冊登錄後至『作品集散地』點選『投稿』。
  2. Email 投稿:請將您的見證Email到[email protected], 交由編輯代發。
  3. 粉絲專頁投稿:請到水深之處粉絲專頁私訊留言給我們,我們幫您投稿。
閱讀人次 15546
想更多認識神嗎?
請跟我們一起禱告 分享
您可能會喜歡的文章:
1970‧01‧01
水深代發
 進入大學後,接受召會的帶領,在大一時就要學習把婚姻奉獻給主。所以,每晚禱...
1970‧01‧01
水深代發
感謝父母弟兄:我要先感謝我親愛的爸爸、媽媽;感謝您們這些年來辛苦的扶育,有您們耐心的...
1970‧01‧01
水深代發
 弟兄:首先要感謝我的父母親,對我們的養育及成全,在婚姻的事上父親常常提醒...
1970‧01‧01
高宗楙
 同讀:各位親愛的家人、親人、朋友、主內的弟兄姊妹們好,誠心感謝你們撥冗前...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