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後可以使用更多功能喔~
帳號: 密碼: 登入 註冊
2018‧04‧11
由死得生-我陪姊妹走過的那些段日子
 
『親愛的,有火煉的試驗臨到你們,為要試煉你們,不要以為奇怪,似乎是遭遇非常的事,』(彼前四12)
 
事實上,『走』是今年三月才出現的事。在這之前,姊妹大都是在床上度過。這五個月,許多時候過起來,像是五年一樣漫長磨人。因著姊妹的疾病,彷彿將我跟她,我的家人與她的家人,都帶到一個極大的火窯中,我們在那裏受火的試煉的焚燒。在過程之中,我們一直經歷眾聖徒的禱告,以及人子耶穌隱秘中的陪伴。叫這火窯,成為一種外面看似猛烈,然而裡面卻有真實平安的環境。
 
神你正在重排我的前途
我與姊妹在主面前尋求,有意願於今年,帶著兩個孩子們赴海外開展。一面我們在服事,另一面我們也豫備自己,等候日子到了接受差派。然而神沒有照我們所計劃的,祂有祂的旨意,祂改了我們的前途。在一天的早晨姊妹身體出現狀況,幾天後這個狀況是急劇惡化,四天之內,姊妹身體四肢就癱瘓了。對於正在服事的我們以及家人,這無疑地產生巨大的衝擊。
 
我一邊照顧姊妹,一邊禱告尋求神,求主能找出疾病的原因。姊妹身體越來越差,三天之後原本想說找不出病因,乾脆回家休息。但感謝主,準備回家的當天早上,神經內科醫師來檢查,之後告知我們姊妹得到的是一種罕見的神經病變,(AIDP,急性炎性脫髓鞘性多發性神經性病變)並要我們立刻到有治療設備的長庚醫院去。知道這個疾病之後,想起自己之前上課時曾經聽過,但因為太少見,也就忘記了。但也為著找出原因感謝主。至今想起來,若當天回家了,之後姊妹可能真的就離開了。是主在姊妹與死亡之間畫了一道的保護線。
 
到了醫院,帶著無法行動的姊妹辦理手續、處理事務,忙也忙壞了。姊妹開始接受一種血漿置換的治療。這種治療要做一到兩輪,每輪五次,每兩天一次,每次兩個鐘頭。將健康的血漿,洗進姊妹的身體裡,以排除體內會攻擊自己的血漿蛋白。治療一次之後,姊妹身體狀況並無好轉,連說話、吞嚥都出現困難,當天晚上的夜真是特別黑。我因為害怕姊妹吞口水嗆到窒息,又無法出聲求救,整晚都不敢睡,眼皮也不敢閉。我跟主說無論如何要救活她,並在一旁陪著她,有口水流出來就趕緊幫忙擦拭。週日當天,姊妹就因呼吸系統被癱瘓導致呼吸衰竭,緊急搶救之後,就被送入加護病房了。
 
好像你的喜樂所需代價
在一間空蕩潔白的病房裡,我只聽得到心電圖以及呼吸維持器的聲音。看著床上的姊妹,身上插了五條管線(氣管插管、鼻胃管、血漿置換管、尿管、點滴管),兩手套住了防止病人自行拔除管線的手套,被綁在床邊。我心想,這些通常是在非常年長的病人,或是意識不清楚的病人才會有的,對於意識清楚的姊妹來說,等鎮定藥退了,那會是何等痛苦的事。
 
姊妹醒了之後,她很安靜,好像是順服被帶到這樣的環境。我很想跟她說幾句話,很想鼓勵、安慰她,但卻發現話到了嘴邊,卻怎麼都沒有辦法說出來。約十幾分鐘,我才在哽咽中告訴她,『親愛的,沒事了,雖然在這裡很痛苦,但至少能不用擔心呼吸的事。』之後護士把我請出去,跟我說加護病房只能在固定時間來探病。她們帶我到加護病房家屬的休息室,那裏的空間一個人就只有一張床。我在那裡禱告神,告訴祂我想陪在姊妹身邊,至少能跟她說話,並求主開路。
 
很奇妙,當天晚上護理人員就打給我,請我進去幫忙替姊妹按摩,因著她神經系統被破壞而引起全身肢體的神經疼痛。我跟護理長推薦自己,說我可以留下來幫忙,這樣你們比較輕鬆一點,沒想到她們立刻答應,還幫我搬了一張照顧床在旁邊。我想這在加護病房是少有的情形吧。我看見姊妹手上拿著加護病房的緊急鈴,我問姊妹說,你手指有辦法按緊急鈴求救護士嗎?姊妹搖搖頭,並示意給我看,她的手指因癱瘓而無法動作。一面我嘆了口氣,好在我能進來陪她,一面感謝主,主真的在過程中隱密的顧到我們。
 
加護病房的那段日子,是所有過程中最煎熬的,每日姊妹的狀況起起落落,其中最難受的,就是每兩天要作一次血漿置換。要將二十二袋的血漿洗入姊妹身體中,二個小時的過程中不能動彈,姊妹日後描述洗血漿的時候身體彷彿被電流貫穿,疼痛難耐。
 
每次姊妹受不了,常常用手詢問我還有多久時,我只能握著她的手說,『快好了,再一下子就好。』並陪著她禱告,求主來洗淨,來更新姊妹的全人。洗完之後,有時又會因身體的排斥,引起全身性大規模的過敏反應。此外,加上晚上半夜隨時要起來幫姊妹翻身、按摩,一天只睡三四個小時,至今想起來真的不知道怎麼走過這段時間。過程中會詢問主,是不是祂的喜樂,真是需要這樣受痛苦之軛?慢慢才知道,這樣問說出我還沒有認識神,也說出我還沒有完全順服。主的主宰有時真不需要告訴我們原因,因為祂是神,在我們身上所作的,是要叫祂在我們身上得著真實的益處。之後每當環境又有了,我們就學著順服神在環境中的主宰,並禱告神、單單地倚靠祂。
 
弟兄姊妹如同雲彩圍繞
住加護病房的一個月,我與姊妹好像跟外界隔絕;然而,基督的身體卻沒有隔絕。弟兄姊妹們藉著錄音、錄影、禱告、信息,將神聖屬天的供應帶給我們。每天將這些的話播放給姊妹看,姊妹就露出消失已久的笑容。當姊妹呼吸有困難了,就有姊妹傳詩歌『一呼一吸我救主,阿們,阿們』;當我跟姊妹都覺得軟弱了、下沉了,弟兄姊妹有傳了一些的話,就在過程中應付我們的需要。
 
弟兄姊妹的探望、代禱也加強我們,有姊妹甚至常來跟我換班照顧新靈,叫我得著安息,也有許多我們未曾謀面的聖徒,只是藉著LINE知道我們的狀況,就傳禱告的信息給我們。那時覺得一個小肢體的受苦,好像整個身體都在疼痛。召會的禱告把我們的腳,從死亡的境域一步一步的引到平安的路上。
 
將近過了一個月的時間,好像那個時期到了,受苦的日子滿足了。姊妹的狀況就好轉。當醫生護士解除姊妹身上的氣管時,一個資深的護理師告訴我們說,『通常一般意識清楚的人在這種狀況都會自行拔除氣管,但是妳居然都沒有去拔,真的很乖。』我才想起,姊妹手上早已沒有限制行動器具,這段不舒服的過程,真是藉著身體的祈求,和耶穌基督之靈全備的供應,作成我們的救恩。
 
更沈重的十字架
姊妹出加護病房後,就開始進入復健的階段。復健是一段冗長且磨人的過程,相當試煉我們的忍耐。
 
姊妹長時間臥床加上疾病導致全身性的疼痛,在轉入普通病房之後顯得更加強烈。記得第一次作復健時,花了相當久的時間,才將姊妹從床上搬到輪椅上,等到我們坐電梯抵達復健區,復健不到十分鐘時,姊妹就因疼痛難受就又回去了。有時加上大女兒想念媽媽,也到醫院來住。
 
那時我一個人要照顧兩個人,白天早上要復健,中午幫忙餵孩子和姊妹,下午陪伴去復健,晚上照顧孩子,半夜則要起來幫姊妹翻身按摩,家人則照顧剛滿一歲的老二,孩子們因為環境變化太快,有時情緒不穩定大哭大鬧,家人跟我都忙翻了。
 
為了減輕照顧的擔子,我們找了看護來照顧姊妹,只是看護今天作完,明天就表示不想作,想辭職了。看護一個接著一個來,又一個接著一個走。常常剩下我跟姊妹在病房裡對看。姊妹看我時,似乎在說,『又剩你了。』我心裡想,『大概也只剩我能如此不離不棄。』
 
 
有時照顧到太累了,覺得自己不行了,人的『愛』已經用盡、枯竭了,甚至肉體也跟著出來了。在過程中常常被暴露,看見自己在人性上的有限。但我跟姊妹仍維持禱告的生活,在禱告中就蒙了保守。主也在那裡安慰、擁抱我們,擦乾我們的眼淚。屬於人的東西到了盡頭了,屬於神的事物就開始有了起頭。當我們持定元首,轉向基督時,我才真實地從這一切崩潰的亂堆中蒙拯救。
 
陪姊妹復健的過程中,因自己之前也曾是作這方面的,常常會要求姊妹復健的多一點,或者復健作難一點的。看到她恢復得很慢,我嘴巴不說,心裏卻直跳腳。有時也常常灰心,不知道姊妹何時會好,也不知道會好的什麼程度。
 
但主一直給我彼得前書一章七到九節的話:『叫你們信心所受的試驗,比那經過火的試驗仍會毀壞之金子的試驗,更為寶貴,可以在耶穌基督顯現的時候,顯為可得稱讚、榮耀和尊貴的;你們雖然沒有見過祂,卻是愛祂,如今雖不得看見,卻因信入祂而歡騰,有說不出來、滿有榮光的喜樂,得著你們信心的結果,就是魂的救恩。』
 
主給我看見,環境無疑地是一個試驗。在過程中,苦難在磨我們,但另一面,那靈也藉著苦難在我們裡面將我們漸漸模成神長子基督的形象。這個苦難可能需要一段相當長的時間,好把我們煉淨。當我們在試驗中一直藉著心思得更新,而對主有信和愛時,會帶進一個結果,就是魂的救恩。這個救恩就成為我的盼望。
 
永作活祭
記得有一次在病房,我把訓練中心的畢業詩歌一首一首播放給姊妹聽。我們唱到有一期的畢業詩歌,歌詞說到『永作活祭』,姊妹就感動地說,『我們是不是也是這樣,我們的定命就是要被削減成無有,好完全為神而活?』我說,『是的。』那時我們就在病房裡又奉獻禱告。這個禱告之後,好像有火從天降下來,焚燒我跟姊妹的靈。
 
我們都覺得,無論姊妹身體的狀況進展到怎樣,或是坐輪椅也好,或是拄著拐杖也罷,我們仍然是事奉主的人,仍要事奉祂。在心底深處那微小的火焰,又重新地如火挑旺起來。那是主在病房中的呼召。在那時期,雖然服事停了,事奉停了,甚至我們的心好像也停了,但是主的呼召沒有停止,祂仍然呼召我們。
 
這是十架道路
到了二月,姊妹的身體可以坐起來,但還無法站立,她的身體也出現一種奇怪的症狀,就是腹部肌肉緊縮痙攣,造成她相當難受,使原本復健的狀況又退步了。在看過醫生之後,我們重新去作核磁共振檢查。檢查結果顯示是傷到了中樞神經。醫生告訴我,他原本以為只有四肢周邊神經受損,但沒想到會傷到中樞這麼深的部位,有可能要坐輪椅十幾年之久。聽完當下真不知道該不該和姊妹說,我就回去跟家人交通,父親鼓勵我,『人會錯,醫師也會錯,人說的不一定準,主說的才準。』
 
醫師建議我們進行這種症狀唯一的療法,就是施打免疫球蛋白;然而,醫師有說這種治療不一定能有效果。治療一週結束後,我跟姊妹就回到家裡,每天通勤到醫院作復健。
 
回到家幾週過後,姊妹的身體漸漸好轉。慢慢能坐起來,扶著拐杖站起;又過幾週之後,開始可以踏出一兩步,甚至可以抱得動我們家老二。是主醫治了她。
 
當我看見姊妹可以自己推著輪椅走一兩步的時候,我對說她,『我們要不要一同配搭去傳福音?我們已經好久沒傳福音了。』姊妹回答,『對啊,我等這句話很久了。』原來姊妹也盼望能出去傳福音,只是怕連累到家人不敢提出來。之後,主日的下午,我跟姊妹,兩個孩子還有家人就一同外出訪人傳福音。推著坐輪椅的姊妹在公園接觸人,到人家裡看訪人。因著姊妹的生病,以及這一段的過程和經歷,使我們裡面有更多生命的富餘,能在牧養人時把基督供應給人。我跟姊妹每天開始為著人的需要禱告,也為著我們能堅定持續的走神命定之路禱告。
 
雖然之後仍常會問主,『我還能回去服事嗎?』、『這樣的環境允許我回去嗎?』主並沒有直接回應我能與不能,但當我向主禱告時,那靈總是在我裏面加強地焚燒。在與姊妹、家人交通後,覺得我們是奉獻一生給主的人,這條路,只要還能走,還走得動,就該把握地走下去。我想起我在結婚聚會中曾經提到,我盼望姊妹跟我都一同奔跑主的路,但若姊妹累了,走不動了,我不會等她,也不會叫她趕快走,但我會背著她一起走。如今想起來,主也實在記念我們的奉獻。
 
跟隨羔羊,與神七靈是一
現在,五個月過去了,姊妹的身體逐漸康復,神經以及肌肉都慢慢地復原,可以緩緩行走,而我也回到事奉的行列中繼續有分。
 
在整個過程中,因主的憐憫,我跟姊妹從來沒有抱怨主什麼。我們知道是主的主宰,有主的同在,我們都相信,這次的遭遇,在我們整個基督徒一生對基督的經歷中,是相當特別的一分,其份量之重,如同利未記中的公牛一樣。事實上,有許多我們所不能承受的,是主為我們承受了;有許多我們無法應付的,是身體為我們解決了。我能繼續服事,也是主的憐憫,以及身體的扶持。過程中舉步都有環境,但環境中都有平安。在經歷過後,我們不會去誇耀我們經歷了何等的環境。我們把從神給我們的寶貴經歷,再次奉獻給神,使祂在過程中得著榮耀。
 
在我跟姊妹禱告中那燃燒的火,是神的七靈在我們裡面七倍的加強我們,為著祂的行動,也為著祂的回來,我們願意再奉獻自己,跟隨羔羊,與祂同工。
 
(文/劉仁和弟兄)
 

【您也有見證想投稿嗎? 水深之處歡迎您也擺上您的見證】

  1. 直接投稿:在水深之處網站註冊登錄後至『作品集散地』點選『投稿』。
  2. Email 投稿:請將您的見證Email到[email protected], 交由編輯代發。
  3. 粉絲專頁投稿:請到水深之處粉絲專頁私訊留言給我們,我們幫您投稿。
閱讀人次 16219
想更多認識神嗎?
請跟我們一起禱告 分享
您可能會喜歡的文章:
1970‧01‧01
水深代發
 聽見福音與反應第一次聽見主耶穌是在小五、小六時被選上合唱團,鋼琴伴奏老師...
1970‧01‧01
水深代發
 感謝主,我是辜弟兄,在2012年1月1日得救!往年的元旦我都是白天才回家...
1970‧01‧01
水深代發
 在十幾年前就有人向我傳福音,那時候我環境順遂,不想改變,也不敢改變。沒想...
1970‧01‧01
水深代發
 今天是一個收假剛開工的春日,窗旁傳來樹梢雀躍鳥兒的歡唱,空氣瀰漫陽光溫暖...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