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後可以使用更多功能喔~
帳號: 密碼: 登入 註冊
2018‧07‧11
〖走到對岸去〗『老師,我聽不懂四川話!』
 
話說當我進到學校報到之後,就開始了改變我三觀(人生觀、價值觀、世界觀)的旅程。
 
其實多數的同學都是很友善的,只是他們對於台灣的認識真的很片面,頂多就是在電視上看到周杰倫和蔡依林是來自台灣,然後央視新聞報導台灣發生了什麼事,路邊哪個小吃打著『正宗台灣XXX』的旗號;在生活中也沒有實際可以認識台灣的管道,自然會對台灣有很多錯誤的印象。
 
我記得有一次上課的時候,我座位附近的同學跟我聊天,他們問了我一個我聽了差點噴飯的問題:『搭火車能到台灣嗎?』旁邊的同學就開始笑那位發問的同學,我還來不及笑出來,另外一位同學又開口了:『坐車肯定到不了!但坐船可以到吧?』讓我整個嘴角失守大笑出來,畢竟那時候還沒有小三通。因著媒體的報導有限,所以在他們的印象裡,台灣其實並不遠,只不過是一個在南方的小島而已嘛,卻搞不清楚從台灣來到四川還是要坐飛機的。
 
 
除此之外,同學們非常愛問我的問題我自己歸類了以下幾個是高頻率出現的:
1.在台灣是不是能常常見到周杰倫或其他明星?你見過___嗎?(空格可以自行換成蔡依林/王力宏/林俊傑/S.H.E/五月天···等等)
2.你們真的可以投票嗎?
3.台灣人講話為啥都嗲聲嗲氣的?(後來才知道是我們經常有很多的語助詞,他們覺得這樣講話的語氣聽起來很『軟』。)
4.你們家裡都國民黨員嗎?(因為他們只有共產黨,所以也默認沒有民進黨or其他黨派。)
5.你去過阿里山跟日月潭嗎?(他們的小學課本裡就只提到台灣的這兩個地方,所以陸客也很愛去看課本裡的場景。)
 
同一個問題我大概回覆過至少50遍,因為每個知道我是台灣人的同學都會抓住機會問他們內心積藏已久的問題,不過在台灣對政治冷感的我壓根沒想到他們會這麼熱衷於政治問題,我以為他們只是很客觀的想聽到台灣人的回答,但後來發現不是,只要我的回答『既真實又不掩飾』的時候,我的麻煩就大了,隨之而來的是一連串的阿共式思想教育,莫名其妙的就被上了一次阿共主義課程。所以後來我就學乖了,每次有人要問我政治問題的時候,我都很官方的回答『我不關心政治,不要問我。』來化解各種麻煩。
 
不過還是有很不小心踢到鐵板的時候。
 
記得大概是剛開學吧,大家都被要求填很多有的沒的表格,我那時候看到表格上有幾格是我從來沒看過也不知道如何解釋的問題,例如『政治面貌』、『民族』,還有一個選項問你是不是留學生。我那時候實在看不懂這些表格要寫什麼,我就回頭問了一個同學說『我要填留學生嗎?』語畢,立刻被旁邊一個女生義憤填膺地唸了一頓:『什麼留學生!台灣是中國的一份子!』基於想趕快把表格寫完不想惹事的心理,我就默默的轉頭繼續寫表格了,但心裡各種os···這種情形在日後上演過無數次,像我這種性格如此剛正不阿的人,照理講應該會跟她爭個沒完沒了,但就算心裡想的實際上跟對方講的東西不一樣,我也只能摸摸鼻子把話吞回去,不然可不只是被集體霸凌這麼簡單的事情而已···現在想想忽然對自己當時的識時務感到不可思議,畢竟我才只是大一新生而已,如果我大學是在臺灣讀的,恐怕我也不可能會有這樣的經歷。
 
就這樣,四年下來也填了各式各樣的表格,後來終於駕輕就熟,看到『政治面貌』就寫自己是『群眾』,看到『民族』就寫自己是『漢人』就對了。當時知道自己是『群眾』的時候整個笑翻,我一直在想說為什麼我是群眾?那其他人是什麼?後來才知道如果是共產黨員就寫『黨員』,是共青團員(共產主義青年團)就寫『團員』,基本上只要是在大陸讀書的小孩從中學開始都會加入共青團,到了大學就可以申請加入共產黨,至於像我這種『無黨籍人士』就被稱為群眾,意思可能就是路人甲、看戲的這種概念。更妙的是在我畢業的時候還填過一個表格,問我『本人成分』是什麼(如下圖),如果不是同學幫忙解釋,我真的想寫蛋白質、水跟碳水化合物···正確答案是『學生』,其實應該是問身份或職業比較合適啦···
 
 
 
在還沒有正式開學以前,每一個同學都需要去為期一週的『軍訓課』,那是給大一新生的特別軍事教育,據他們說,這一週的軍訓可以增進同班同學間的瞭解,而軍訓中的行列操練亦可培養班級成員間協作的能力。有的學校還會要求學生真的住在軍隊裡,高強度的訓練會讓他們在短時間內凝聚彼此的向心力。但···身為群眾的我是可以不需要參加這樣的軍訓的,那我也理所當然地放了一個禮拜的假,只不過開學後會發現不參加軍訓、不住在學校宿舍,其實真的會跟同學有些距離。
 
真正開始上課以後,第一個要面對的問題就是『聽四川話』這件事。平常同學們跟我講話會很自動的轉成『普通話頻道』,所謂的普通話其實也就是我們在台灣說的標準國語,所以溝通上自然沒什麼問題,基本上都聽得懂;但當同學們自己閒聊起來的時候就會轉回『四川話頻道』,那時候我就真的鴨子聽雷了,都等到我面有難色的時候他們才會發現我聽不懂,再連忙用普通話解釋給我聽。但上課就不一樣了,有的教授年紀比較大,已經用四川話教課教了很多年,也因為學生都聽得懂而放棄使用普通話授課(但按照規定其實上課是要用普通話上課的。)所以當我第一次進到教室裡,教授開始嘰嘰呱呱地講這學期的規劃時,我幾乎沒有辦法抓到他句子裡的任何一個重點,光是課本的內容用白紙黑字寫下來都已經有看沒有懂了,遑論教授還用方言來授課,整堂課我幾乎都在不停地煩我隔壁的同學,問了不下數十次的『老師在說什麼?』
 
下課後,我糾結了好久終於鼓起勇氣到講台旁邊跟教授說:『老師,請問以後您上課能講普通話嗎?因為我聽不太懂四川話···』
教授睜著他那雙因為年紀而變皺的眼睛問我說:『你ner來的喔?』(四川方言)
我:『呃···我是台灣人。』
教授:『台灣?妳台灣來的?你既然都來了,就朽死穿話噻(就學四川話啊),入境隨俗嘛!』
 
眼看溝通無效,教授無動於衷,大概可以猜想我學四川話的入門就是從這堂課開始了吧。事實也證明,四川話其實聽多了還是很容易理解的,我大概上了半學期的課,聽同學們嘰嘰呱呱幾個月,我也可以聽懂八成了,除了一些真的很土、很local的方言跟諺語,大致上溝通的障礙已經可以算是解除了。雖然之後還是會因為語言不通鬧出很多的笑話,但我也因此可以和同學們毫無障礙的溝通了。
 
當然在克服語言的問題之前,水土不服跟心理上的適應其實才是最需要調適的部分,那也是我們全家人需要共同面對的難題,但感謝主,祂的恩典總是夠我們用,儘管有許多看似為難的環境,這位賜平安的神總是一直與我們同在,給我們應時的幫助。下一篇將會寫到關於在四川飲食的內容,這也是我們非常經歷主的一件事。
 
(以上言論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您也有見證想投稿嗎? 水深之處歡迎您也擺上您的見證】

  1. 直接投稿:在水深之處網站註冊登錄後至『作品集散地』點選『投稿』。
  2. Email 投稿:請將您的見證Email到[email protected], 交由編輯代發。
  3. 粉絲專頁投稿:請到水深之處粉絲專頁私訊留言給我們,我們幫您投稿。
閱讀人次 3800
想更多認識神嗎?
請跟我們一起禱告 分享
您可能會喜歡的文章:
1970‧01‧01
水深代發
 我是一個從小在基督徒家庭長大的小孩,從小在兒童排裡就學著禱告、唱詩、讀經...
1970‧01‧01
水深代發
 我生長在一個傳統信仰的家庭,從小父母對我的教育方式很自由。在我大一時,父...
1970‧01‧01
水深代發
 我小的時候,父母的關係很不好,他們常常爭吵。因為父親的關係,我們家欠了一...
1970‧01‧01
水深代發
 我是一個在師長眼裏頗為聰明積極的學生。高中就讀台南一中,不論大小考試,我...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