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後可以使用更多功能喔~
帳號: 密碼: 登入 註冊
2019‧02‧19
走進完全的愛中-我與神的奇幻旅程
 
「我們愛,因為神先愛我們。」~約翰一書4:19 
 
我出生於台灣彰化,家裡有父母和六個小孩,我排行老三。從小家中就是依循台灣民間信仰,初一十五要拜拜,過年到廟裡燒香,記得很小的時候甚至還有生病喝符水的經歷。
 
關於神的記憶可以追朔到約六、七歲時,有一次二嬸婆在和我母親聊天,聊到神明,我調皮地說:「真的有神嗎?哪裡有?哪裡有?又沒看到。」結果二嬸婆罵我說:「小孩子有耳沒嘴!」不知為何,那次的對話至今我仍印象深刻。然而成長過程中,關於到底有沒有神,其實我從未認真思考過,反正別人拜就跟著拜,也沒有多想。
 
神一直在找我
直到2008年,我去自助旅行六個月,繞了世界一圈,最後來到美國舊金山,在一家青年旅館中認識了一位丹麥人,他是一名得救一年的基督徒。他非常友善,跑去中國城買了一本基督教福音書籍《標竿人生》送我。我雖然十分感動,但當時的我實在覺得這本書內容太深奧,也太難達成裡面的建議。然而當我旅程結束回到台灣時,來到大姊的住處,發現她租屋處一團凌亂,我問她到底怎麼了?她說她幾個星期前更糟糕,後來是去了台大附近的校園書房,伸手跟上帝禱告(當時她並非基督徒,也未去過教會),請上帝幫她選一本書,後來那本書幫助了她,而那本書正是《標竿人生》。當下得知是同一本書時,我倆驚訝到不行,我說:「妳要去找教會!神在找妳!」當時我並不認為我需要神,我覺得自己很正常,當然也不知神也在找我。後來我陪大姊去找了教會,她去了天主教教會和基督教教會幾次,但後來也不了了之。
 
幾年過後,2011年我以非科班背景考上台藝美術研究所,然而得知考上後我發現我並不快樂,對於為什麼不快樂這件事我開始想知道原因。隔年2012年暑假,我列出了一些能讓一般人快樂的因素,諸如: 愛情、名利、家庭、環遊世界等等…我發現沒有一樣能讓我內心感到完全的滿足,甚至覺得虛空,我想這些東西都缺乏了「永恆」價值,當時我腦袋裡想到聖經,似乎聖經裡能找到永恆(大概是以前小時候看到電線桿上的標語,發揮了作用)。我便找出從未翻過的藍色小本聖經,那是以前在校園門口人家發送的,我便每天開始讀一個章節,大約讀了一個月,我發現我狀態愈來愈好,甚至還跟我的好友傳福音。然而,當時由於對福音並不是很清楚的情況,在開學之後我又把聖經拋之腦後,後來過年也跟著大家繼續去拜拜。
 
2013年暑假,我過了一個相當悲慘的暑假,我有一顆牙齒因為壓力過大而咬斷,後來還需要植牙,整個過程十分恐怖,加上那位牙醫師脾氣控管有問題,不只經常在罵他的妻子,也常罵病患。所以我一直很恐懼,對牙醫診所的電話號碼我也不願意存在我手機裡,因為內心有強烈排斥感。那年耶誕節,美術系老師託同學邀請我去教會參加耶誕聚會,我晚上由於上班到八點才能到,但我也答應了,甚至我在搭火車過去的過程還很期待。然而一到教會門口,我看到裡面很多人我都不認識,有一股強烈的羞愧感讓我在門前止步,後來我才明白那是撒但的攔阻。
 
2014年3月,我想神大概真的看不下去了。有一天我在台藝大文創園區的工作室,一位和我一起去旁聽大學部課程的基督徒學妹來找我聊天,她雖然是基督徒,但她從未跟我傳過福音。由於我知道她是基督徒,便主動跟她提起基督信仰和民間信仰的差別,我認為民間信仰的祭拜儀式,我無法從中得著什麼,反而覺得基督信仰所帶來心靈實質的改變比較好。事實上,我當初這麼跟她說,也純粹抱著聊天的心態,並沒有特別要深入了解基督教。然而我跟她分享我與基督教的經驗後,她語重心長跟我說: 「妳知道嗎?神一直在找妳。」那天我回到家裡,我想到她說的這句話,我竟然大哭起來,好像已經累積很久,想哭都不哭出來的狀態,瞬間潰堤。
 
隔天一早,我又去了工作室,我整個心情很放鬆,感覺昨天那個大哭有宣洩作用,我覺得很奇妙,心裡一直想著:「上帝,上帝,真的有上帝嗎?」當我這麼想時,我的手機響起,螢幕上出現學妹的名字,我很開心地接起來,我以為她打來跟我傳福音,但沒想到電話的那端竟然是我討厭的牙醫師太太打來更改時間,由於我當下腦袋還在想著上帝,我整個心情是平安的,不像以前接到牙醫診所的電話就是一陣恐懼。掛完電話之後,我用line問學妹是否打電話給我,她說沒有,我查看一下剛剛的電話號碼,才發現原來我把牙醫診所電話存成學妹的名字。而日前學妹跟我要電話時,我還感到很納悶,現在終於明白原來那是神的作為。而這個經驗與異常的平安也徹底的讓我想主動認識這位神。
 
教會生活
2014年4月,我開始主動每周日都去學校附近的教會,每天也會看一點聖經,雖然都還沒有小組生活,但我整個肩上的重擔已卸下許多,而且對於周遭的人都感到十分美好。同年六月底,我順利完成台藝的碩士班學業,然後預備9月份到西班牙當交換學生。記得要去之前,我跟另一個要去法國交換的學弟聊天,結果在遠處突然跑出另一位學弟,他問我要去西班牙哪個城市交換,我說Valencia,他說他們教會牧師的家人都住在那邊,我請他去問問看,是否能介紹那邊的當地教會。事實上,在此之前,我自己心裡想過可能我去到西班牙不會去教會,因為人生地不熟,又擔心課業。然而神果然是傾聽的神,明白我的需要。
 
幾個星期過後,那位學弟都沒跟我聯絡,我想他可能只是說說而已。但在一次的禱告中,神跟我揭示那次跟學弟的對話不是偶然。幾天之後,學弟果然幫我約了他們教會牧師,牧師還介紹他在西班牙的家人給我認識,要我去的時候跟他們聯絡。後來到了西班牙,牧師、師母請我和幾個大陸人吃飯,其中一位大陸女生問我要不要去她們教會,是講西語的,我便一口答應她,從此就固定在她們教會聚會。參與聚會與小組,我除了漸漸更了解這個信仰,也脫去更多人在異地的不安與焦慮。
 
事實上,在去西班牙之前,我便跟神說我期望能在地中海受洗,那是我個人的浪漫想像,說實在也不期待會不會實現。一年過後,2015年的7月,教會要舉辦受洗禮,我才知道原來他們是在地中海施浸的。受浸是在夏天,平時都艷陽高照,沒想到我要受浸當天竟然烏雲密布,下起毛毛細雨,讓我覺得有些掃興。然而出乎我意料,在我整個人進到水裡之後,從水中出來那一刻,我看見黑雲散開了,太陽從中射出溫暖的光,是一個很奇妙的象徵。
 
 
聖靈初訪、神說話了
2015年9月我又回到西班牙,為了完成那邊的碩士學位,另一方面也想等基礎打穩之後繼續念那邊的博士班。然而這次回去後,學校的行政制度之官僚,莫名其妙的制度讓我幾次幾乎崩潰。但也是在這困境中,我經歷聖靈的觸摸,那真是多麼美妙的經驗!我必須坦言,當時雖然認識神一年半,我卻沒好好讀聖經,對於聖經真的幾乎也不懂,甚至關於聖靈我也不太認識。
 
然而,在一次跟學校的行政秘書溝通後,我帶著很沮喪的心情到圖書館,我在座位上禱告,我告訴神如果祂要把我帶回台灣,我願意順服,之後我感到一陣平安。過了約一個小時,我的左手感到一陣電流,然後一個意念告訴我:「學校秘書寫信給妳。」我心想,怎麼可能,學校那麼多人,她才不會管我。但我還是好奇開啟我的電子郵件,果然秘書寫信給我,跟我道歉,並安撫我。接下來的一個月,學校原本說可以抵我的學分,但後來又說有些不能抵,但當時已經近學期末,卻遲遲無法解決哪些可以抵和哪些不能的問題,而這會影響我下學期能不能畢業的問題,所以當時我又進到一個極度恐懼的狀態。雖然教會小組幫我禱告,我也得到了安慰,不過我回到家中那種恐懼感又襲來,甚至半夜驚醒痛哭的經歷。在當下我也只能禱告,順服神的安排。
 
然而翌日,我早上寫信給學校秘書,跟她敘述我的處境之後,便完全交託給神去處理,而心情就轉為輕鬆。當我在搭捷運時,左手再次感到一陣電流,一個意念告訴我:「學校打電話給妳。」我拿起手機,發現一通未接來電,是來自學校的,當下我明白問題解決了。
 
這兩次關於電流的經歷,我問了教會一些人,但沒人可以告訴我那是什麼。但由於有這兩次的經歷,我內心興起更渴慕認識神的心,我請教會小組的人幫我禱告使我的屬靈生命可以長大。後來一兩個月之後,我問一個教會原本的美國牧師那個電流的經歷是什麼,他告訴我那是聖靈。然後從那段時間開始,神就很奇妙地帶領我更多認識祂,更多渴慕祂。
 
2016年3月份,在一次的禱告中神跟我說話了!事實上這次完全是神跟我開的一個玩笑,因為我向神禱告希望祂派友人B跟友人A傳福音,但神強烈地告訴我:「No! Tu!」(不!妳去!) 把我嚇了一大跳,甚至一時之間腦袋無法思考,同時有一股氣流在我腹中環繞然後往上流出。我趕緊從禱告的床上跳下來,告訴神說:「如果剛剛的聲音來自祢,祢必開路,必成就!」結果一個月後,神主動安排了我跟A傳福音的機會,完全不是我自己所設想的。
 
神派送天使天軍、家人陸續得救
與此同時,我開始迫切地為我二姊禱告,因為我發現她壓力很大,還去算命,同時我也傳了一些詩歌給她。沒想到神很快地觸動她的心,其實之前也跟她傳過福音,她篤信佛道教,我當時認為或許要讓她信耶穌很困難。後來我教她禱告,神很快地派天使天軍去幫助她,然後我請學弟帶她去教會,她第一次去教會爆哭後便開始認識神,也在同年7月受浸歸到主的名下。
 
而在我7月份回台之前,神透過我經歷的一些事,和教會友人的異夢,帶領我認識所謂的黑暗勢力,我當時有一種感覺是我大姊可能受到黑暗勢力的壓迫,而非真正的精神分裂症。也不知從哪來的想法,那年夏天我帶著強烈的渴望要帶領大姊得救。我開始帶她讀聖經、禱告,而在8月份時,神引導我帶大家在家中進行禱告會,參與的有我大姊、二姊、我、大妹和我七歲的小外甥。其實小外甥是自己主動要參加的,我們並未特別邀請他。而當敬拜在進行時,我們感受到聖靈的同在,當大家輪流為家人禱告時,大姊的臉開始扭曲,變得很可怕,然後開始尖叫、大哭,這個現象完全把我們嚇壞了,還好神之前就有引導我,不然會更束手無策。
 
當下二姊和我不斷在旁邊替大姊禱告,直到大姊喊出:「哈利路亞」,那黑暗勢力才鬆開她。二姊說:「明天我們去教會!」隔天正好是星期日,有主日崇拜。我們翻開荒漠甘泉,當天的經文竟是使徒行傳第二章:「到了五旬節那天,他們都聚集在一起。 突然,有響聲從天上下來,好像狂風吹過,充滿了他們所坐的整個房子, 有舌頭像火焰那樣,向他們顯現,分開留在他們每一個人身上。」雖然我們當時沒有感到舌頭像火焰那樣動,但經上記載的氛圍,我們完全能體會。
 
那天我們去了鹿港靈糧堂,師母會後告訴我們大姊要大量讀聖經,聽詩歌和禱告。神同時也施行另一項恩典,就是那時他們教會在找兼職課輔老師,由於大姊以前有當過安親班的課輔老師,所以教會也請大姊去教會兼職,終止了她長期在家失業的狀態。而大妹我也鼓勵她去她在台南的教會,她第一次去教會時,神便對她說了許多關於她和家人的事情。大姊和大妹分別在2016年10月份受洗。至於當天禱告會同在的七歲小外甥,原本我們擔心他會不會被他大姨的情況嚇到,沒想到小外甥竟然說:「昨天我夢見神,神說每個人心中都有一位神。祂還說祂很喜歡我的作品。」小外甥的家裡並非基督徒家庭,所以他對神也不了解,但對基督卻有一顆單純的心,難怪聖經會說不要阻止小孩到祂那裡去。也唯有單純相信神的人,能到祂那裡去。
 
聖靈、異象、異夢
也或許是某種「單純」的渴慕,我跟神小小地抱怨了一件事。雖然我非常高興神對我的大妹說話,但我內心卻有點不平衡,那個得知神對大妹說話的夜晚,在睡前禱告過後,我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跟神說:「我覺得有點不公平,為什麼我信祢比妹妹久,祢卻只跟我說過一次話,而且只有兩個字。」雖然基督徒不應該有這樣的抱怨,但我真心誠意地跟神訴說我的感受,同時也告訴神我願意順服祂這樣的安排。當天晚上熟睡之後,聖靈以溫柔的手,像個孩子一樣把我叫醒,我看不見祂,但我知道祂就在旁邊。我說:「主,是祢嗎?是祢的話祢可以靠近我。」聖靈停了幾秒鐘,就靠近我,像一股氣流般在我肚中繞了一圈才出去。翌日醒來,我雖然很開心聖靈的造訪和安慰,但令我扼腕的是,聖靈還是沒跟我說話!我很後悔為什麼自己要說「是祢的話祢可以靠近我」而非「是祢的話祢可以跟我說話。」
 
2016年9月我又回到西班牙就讀博士班,那時候我更渴慕神,我也在神面前再次祈求靈性成長,而神也信實地應允我,我慢慢明白許多生命的問題和神在當中所扮演的角色,也更能從生活中經歷神的同在,生活也獲得更多的喜樂和盼望。過去的我經常做惡夢,早上起床經常很沒盼望,但在神的愛與引導中,我明白什麼是屬靈爭戰,而能夠靠著神的力量而得勝。在那些可怖的惡夢中,我學會呼求耶穌之名,讓我立即斷開惡夢的摧殘,所以之後就很少做惡夢;早上醒來,我也學會透過禱告重新得力。
 
在迫切的禱告、靈修和禁食禱告,2017年3、4月,聖靈不斷地明確地造訪我,(雖然每個基督徒都有聖靈,但聖靈內住與聖靈外顯的感受是不同的),甚至在復活節清晨(4月16日),讓我看到一個十字架,背後發出不同造形的美麗亮光,透過聖靈的啟示,我明白基督是要承受多大的痛苦與內心有多大的愛,才為我們受死。看到這個異象與啟示,免不了又一陣爆哭。
 
5月份,我經歷許多異夢,印象最深的是一個關於個人唸博士班的異夢。由於當時對自己選擇唸博士班其實有很多困惑,因為我在想我是不是更適合去念神學,然而神在一個異夢中告訴我要我繼續完成目前的專業。那個異夢是這樣:我夢見我在一個高中或大學之類的教室代課兩個小時的航空學,當時心裡想,反正代完兩個小時就有錢了,硬著頭皮上吧!結果當然是愈上愈害怕,因為我只搭過飛機,完全不是工程背景出身的,後來正發愁時,教室突然停電了,下一秒,畫面切到我已經順利上完這堂課了!此時聖靈告訴我:「如果妳無法完成論文,我會幫妳。」隔天醒來,我感謝神所賜的異夢,同時也向神表達我唸博士班的經濟需求。
 
6月初,我得知我申請的教育部留學獎學金被錄取,原來神早已預備好了,一切都在祂的掌握與應允之下!
 
神的大愛
6月份我更深與神進行交流,也深刻明白神與我同在的事實。神透過聖靈啟示我,這個祂所創造的世界,充滿著祂要對我們說話的訊息,只要我們用心詢問,祂便與我們溝通。我經常與神散步,去尋找神要告訴我的事情,每一次神告訴我的事都令我驚訝。在此不一一敘述。但我要特別提其中一次的經驗:某次在校園中,我感到聖靈驅使我去一個地方,那是我從未去過的一個校園角落,我順著聖靈而行,結果起先我看到一個紅色十字架,是校園診所的招牌,然後我問聖靈是否就是要看這個招牌,聖靈驅使我到另一角落,我看到牆上寫著三句話:「Te quiero. Te necesito. Nunca me olvides. (我愛你。我需要你。永遠不要忘記我。)」哈利路亞!我忍不住要尖叫!是的,神就是愛。而我們愛,是因為神先愛了我們。
 
7月份,我到葡萄牙六天,去之前我向神禱告希望能把福音帶到那邊,另外我也特別祈求神一件事,就是我想知道祂的愛到底有多大。結果神就應允我的禱告,讓我在六天的旅程中,幾乎天天送人來讓我跟他分享福音,甚至還發生了神蹟。神讓我在一家青年旅館跟一名來自荷蘭的女神學生分享我的經驗,她隸屬於天主教新改革靈恩派教會。當我在跟她分享時,一位黎巴嫩女生因為打不開行李箱的鎖而苦惱著,我心想:「神該不會要行神蹟了吧?!」這位荷蘭女生便和她去廚房拿了一把刀子,而在她們下樓時,我握著鎖對神禱告,我相信神絕對能把鎖打開。當她們回來後,試圖用刀子把鎖切開,當然徒勞無功。我拿起鎖插進鑰使孔,用力轉動,鎖並未打開,而當黎巴嫩的女生把鑰使再放進去時,鎖便被打開了。所有人都很驚訝,因為原本大家心裡都認為大概打不開了。我告訴大家這是個奇蹟,因為神是傾聽禱告的神,荷蘭女生說,她不曉得連這麼小的生活鎖事也能禱告。
 
事實上,神關心我們每個人的生活,腓立比書4:6:「應當一無掛慮,只要凡事藉著禱告、祈求和感謝,將你們所要的告訴神。神所賜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穌裡保守你們的心懷意念。」不管神是否應允我們所求,神必紀念我們的禱告,也必賜下平安給我們。神在乎我們的食衣住行育樂,就連生活的小細節,小確幸,只要我們跟神祈求,神必傾聽。在過去,神請人帶我出去玩、聽音樂會、請我吃肯德基....等等,電器壞掉神都能修理,更何況一個小小的鎖呢?
 
回歸正題,這次去葡萄牙我祈求的另一件事便是想知道神的愛到底有多大,神在最後一天我去搭飛機時,透過一個我們教會的英國人傳了一個緊急的經文給我,羅馬書4:7「得赦免其過,遮蓋其罪的,這人是有福的。」我看到這則訊息時,人正好在登機,準備飛回西班牙。看著這節經文,我在飛機上不斷掉淚,因為神完全把抓到我當下的心情!當時我對兩位西班牙友人不滿,雖然不願意計較,但仍心裡感到不舒服。而神要我原諒他們,即便他們犯錯,是罪人,神仍赦免他們。這難道不是基督的愛嗎?把我們這些罪人,透過基督十架的救恩贖回我們。祂的愛就是饒恕罪人的愛,而連非信徒、罪人都愛,這樣的愛真的難以測度!
 
關於神的恩典與奇妙的作為,還有很多很多,實在難以三言兩語來表達。神的愛長闊高深,僅以以上簡短文字敘述,與各位分享我這些多來與神同行的經歷。願基督的愛、喜樂與平安,充滿各位。 
 
(文/鹽與陽)
 

【您也有見證想投稿嗎? 水深之處歡迎您也擺上您的見證】

  1. 直接投稿:在水深之處網站註冊登錄後至『作品集散地』點選『投稿』。
  2. Email 投稿:請將您的見證Email到[email protected], 交由編輯代發。
  3. 粉絲專頁投稿:請到水深之處粉絲專頁私訊留言給我們,我們幫您投稿。
閱讀人次 367
想更多認識神嗎?
請跟我們一起禱告 分享
您可能會喜歡的文章:
1970‧01‧01
水深代發
 我出生在寧靜的雨港基隆,長在繁華的臺北市。現在以夜市出名的通化街,是我小...
1970‧01‧01
水深代發
  背負家族傳統的使命我出生在非常傳統古樸的家庭,世居蘆洲鄉超過...
1970‧01‧01
水深代發
 我的家庭在信主之前沒有真正的穩妥,但因著主愛的尋回,讓我們一家重得人生的...
1970‧01‧01
水深代發
出生在傳統信仰家庭的我,總跟著家人逢年過節,照著一切習俗按時祭拜。 我沒有...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