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後可以使用更多功能喔~
帳號: 密碼: 登入 註冊
2019‧03‧28
棄絕屬地的賄賂,更新奉獻!
 
我從小就有一位非常愛主的乾爹,他為我代禱了十多年。還有很愛我的一位同事,也是為我禱告多年,而我終於在我來美國讀書時,在1997年3月份得救了。因著我的天然性格十分叛逆,主對付我的手段一直都很強烈,我也一直在和主耶穌的摔跤中嗑嗑碰碰,直到被主摸了大腿窩,瘸了之後才得救。得救之前的二星期,我已經去Cerritos召會聚過幾次會了,弟兄姊妹們都認為我可以受浸了,但我就是不肯受浸,只想當一輩子的福音朋友就好。然而神的意念高過人的意念,祂只用了一次搶劫就讓我乖乖的受浸了。
 
記得那是1997年3月12日晚上11點,我和一位台灣來的女同學在影印店裡印上課的筆記,正好遇到二個黑人持槍到店裡搶劫。他們搶了櫃臺的東西,在衆多顧客之中他們只搶了我的皮包,卻沒有動其他人的背包或錢包,我的皮包其實看起來並不顯眼,裡面也只有$40美金而已,所以我不知道為何他們挑上了我。在他們搶劫的過程中,其中一位黑人拿槍押著幾位職員從內室裡出來,並且喝令我們一群人跪在走道上,然而就在我跪下來那一瞬間,我的心底深處卻湧出一道説不出來的平安,這種平安的感覺讓我覺得穩妥、不害怕,覺得主耶穌是和我同在的。 
 
我跪在地上默默的向主禱告,希望主讓這兩個黑人趕緊拿了錢離開,不要開槍傷害任何人,也不要讓警察這時候來。因為警察若在這個節骨眼來,我們這群人就可能會淪為人質了。 果然,那兩個黑人在半個多小時之後就離開了,當警察趕來時已是深夜了。等我們做完筆錄也已是半夜1點多了。回到住處後,我打了好多通電話去緊急停掉我被搶走的信用卡,折騰了一夜全然沒了睡意。待到隔天凌晨8奌多我跪在床頭前向著神發脾氣,我向主耶穌抱怨:『為什麼從我開始相信你、認定你是我一生的主之後,我就一直有倒霉的事情發生?』我甚至還向主開條件,我告訴主:『教會的弟兄姊妹們都要我受浸,若你差派你的兒女將我失去的東西像學生證、臨時駕照那些東西都找回來,那我便受浸歸入你的名裡!』向主耶穌抱怨完後我就徑自上課去了,並沒有真的將早上我對主説的話放在心上。卻沒想到當天晚上8點,真的有一名白人婦女來找我歸還我遺失的證件!
 
她說在她居住的公寓停車場有個垃圾箱,她在那裡撿到了我被搶去的學生証和臨時駕照,根據她的描述,她當天早上開車時曾經經過那個垃圾箱,她有看到一堆東西被丟在那裡,但她趕著上去班就沒有特地去看,等到她晚上工作完回家時,她心裡卻突然有種強烈的感覺要她一定要過去看那堆東西。她一過去就看到了我的學生証,但她覺得最稀奇的是我那張臨時駕照,因為那就只是一張薄紙,平躺在那些東西的最上層,而一整天下來卻沒有被風吹走!還和我的學生證擺放得整整齊齊。當我問她是否有去教會時,她卻直接告訴我說她是一名基督徒。當下我心裡便明白這是主耶穌做的,所以我便履行了和主的約定, 乖乖的在那周主日受浸了。當我從水裡出來時,我心裡有種説不出來的感動和喜悅,但我臉上的淚水卻止不住的往下掉,我很清楚我確確實實的得救了。得救之後,主一直帶領我經歷了一些神蹟奇事,而我也越來越依靠衪。
 
得救後數月, 我在南加州710高速公路上遇上連環車禍,那天是下雨天,6輛車子連環追撞,其中第1輛、第2輛、第5輛和第6輛車全撞爛了。我的車子是第4輛,當我追撞上前面的第3輛車時,我的車速起碼有六十多哩,而在我見到前面的車正準備緊急剎車時,我也跟著緊急剎車,卻發現我的剎車失靈了!情急之中『主耶穌』三個字便脫口而出,我一面大喊主耶穌!主耶穌! 一面看著我的車子以無法控制的速度追撞上前面的車,撞上去的那一瞬間,我的心真是沉到了谷底,卻沒料到我的車子竟連一道刮痕也沒有!被我追撞的那輛車也毫無損傷,我後來也為這次的連環車禍在教會做了見証。  
 
因著信主後對主有主觀的經歷,也常常蒙主的保守,所以我在信主後便全然將自己交托給衪。我很習慣邊走路邊和主說話,常常一唱詩歌給主聽就是兩三個小時,也常常忍不住打國際電話向我在台灣的好朋友傳福音、為主作見證、並且幾乎年年都會帶人得救。我也很喜歡告訴人我是基督徒,剛得救那時我正在讀碩士課程,同時在校外兼了三份工作。主耶穌為我豫備了一份心理輔導的工作,一小時是美金30元,這在當時對於一個碩士生來說已經是很高的薪水了,而我所輔導的對象是來自台灣的一位小留學生,他當時在念高中,因著家人都不在身邊加上語言的隔閡,他和學校的老師、同學出了一些問題,學校便強制他接受心理輔導,但他卻不肯合作,沈默反抗。校方一度想讓他退學,於是我就替他私下和校方溝通協調。
 
 
那時因為要輔導他, 我幾乎天天跪在主耶穌面前,為他也為我自己禱告,我也常常帶著他去教會聚會。後來他在學校和老師同學的關係改善了之後,他在台灣的母親也因此而去了教會。而我兼職的另外兩份工作都是教中文,教中文的經歷讓我知道如何和小孩子們相處,這幫助我之後在教會的兒童服事中能盡上功用。我當時也在一位老移民家中教他們的孩子們學中文,他們全家都是天主教徒,但後來我也帶他們來聚會。  
 
我在2000年結婚後開始工作,我也傳福音給我的老闆,他是信仰猶太教的猶太人,但他對聖經並不熟,真理也不清楚,所以我就常常傳福音給他。他非常信任和重視我,在為他工作的7年中,他連續開了好幾處新的聽力門診,雖然他也聘用了5位聽力學家和3位語言治療師,他卻一直視我為未來接他門診的副手,並且希望我可以一直希望長長久久的為他工作直到他退休。
 
在我工作的8年後,我完成了博士學位並且有了孩子,在懷孕過程中也十分經歷主。在孩子一歲時,因考慮上班離家近比較容易照顧孩子,我考進了洛杉磯縣(郡)政府的總醫院(LAC+USC Medical  Center),在聽力門診任聽力學家。
 
我的工作相當繁重而且經常需要和政府部門的人打交道,也因此獲得了極受尊重的聲譽,但同時我也非常忙碌,也覺得很有成就感。然而就在我同時為縣政府和州政府工作時,龐大的工作量使我的身體嚴重的被消耗。與此同時,我在教會的服事也開始力不從心,我對人失去了負擔,生活中的熱情和喜樂也逐漸的消失,僅僅在幾年的時間內我就因著繁重的工作和長期的壓力讓我二度因胸痛而進了急診室,而且血壓偏低的我竟然得了高血壓,糖尿病也接踵而來,肝功能也一下子衰退。 
 
但最糟糕的卻是我和主耶穌的關係出現了嚴重的問題,雖然我仍然堅持天天晨興,但其實沒有享受,有時也不覺得喜樂,反而常常有背負重擔的感覺。我每天回家都非常的疲乏,時時就想發脾氣,就連平常我餵養的小羊我都對他們失去了負擔。甚至有時候我累到一種程度,恨不得哪天生病就可以一個月都不用去上班.。這樣的生活過了很多年,直到有一天我躺在床上時,我很疑惑的問主耶穌:「主啊,我在工作上明明這麼有成就感,但我為什麼一點都不快樂?」 主緘默無聲。
 
我想起我當初是如何的愛主,如何的享受衪,但如今我卻和主有了很大的隔閡,我想我真的是墮落了,所以我求主不要扔下我。感謝主! 什麼時候我們願意轉向主,什麼時候主在我們身上就重新有了主權。因著教會想要開展鄰近的城市,我們小區被分配到了開展區,和我們一起開展的是一群滿了負擔的弟兄姊妹。由於開展區的目標確定和置身其中的配搭, 讓我這根原本冷掉的木柴又重新被點燃,重新在主面前更新奉獻,主耶穌也按著祂的信實在工作中給我奇妙的釋放。我的工作不再成為我的霸佔了!
 
當我第二次著胸痛去急診時,我把我的急診報名發給了我的主管,請他轉發給州政府,州政府在很不情願的情況下允許我辭去代理顧問的職務,同時我在縣政府的工作也沒有當初那麽忙碌了。當我重新回到主面前,我的生活目標有了一個新的起頭,這個目標是和主的旨意聯合的,我很慶幸我可以有份於教會在新城市的開展。在和弟兄姊妹們的配搭服事中,我又重新活了過來!
 
感謝主! 祂仍然憐憫我,沒有丟棄我,祂使我有再一次更新奉獻的機會。沒有陷在屬地賄賂的泥沼中出不來。工作就像是一條蛇,當蛇頭被抓住時,牠就成了我們手中的杖,可以為我們所使用,而不再是撒但所布下的牢籠及網羅,環境也可以是神化妝的祝福。贊美主使我重新得力,願祂在凱旋的行列中繼續來帶領我們前去為祂得地得人,感謝主讓我在祂神聖的經綸中有份。
 
(文/Sister Deng)
 
 
 
 
 

【您也有見證想投稿嗎? 水深之處歡迎您也擺上您的見證】

  1. 直接投稿:在水深之處網站註冊登錄後至『作品集散地』點選『投稿』。
  2. Email 投稿:請將您的見證Email到[email protected], 交由編輯代發。
  3. 粉絲專頁投稿:請到水深之處粉絲專頁私訊留言給我們,我們幫您投稿。
閱讀人次 4722
想更多認識神嗎?
請跟我們一起禱告 分享
您可能會喜歡的文章:
1970‧01‧01
水深代發
 1985年10月,也就是34年前,我讀高中一年級時,在中壢市召會受浸得救...
1970‧01‧01
水深代發
 弟兄於2014年研究所期間即開始準備教師甄試考試,主要方向為國中和高中,...
1970‧01‧01
水深代發
 我有個夢想,就是完全擁有自己的音樂教室。於是神應許我,帶我到現在的流奶與...
1970‧01‧01
徐百合
 住在工廠後頭的小女孩我們住在工廠後面,工廠後面有一大片空地,那裡是我小時...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