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後可以使用更多功能喔~
帳號: 密碼: 登入 註冊
2020‧09‧08
【但那誠實愛主的人,禍福都不問...】黃昱庭姊妹見證

「按常理,按年紀,現在應該是結婚聚會,不是追念聚會,可是...」

「原來姊妹不需要披婚紗,她到最愛她的主,也是她最愛的主那裡了。」

姊妹短短26年屬地年日,愛主,愛主話,竭力操練,配搭服事....照神心意追求那上好,因為她心中有盼望...

 

專切期待的盼望

這次回想對昱庭過往的經歷,我想到這段聖經節,『這是照著我所專切期待並盼望的,就是沒有一事會叫我羞愧,只要凡事放膽,無論是生,是死,總叫基督在我身體上,現今也照常顯大』(腓1:20)

保羅有一個盼望,這個盼望用一個形容詞描繪『專切並期待』。一面說這個盼望是『專切的』,相當專一,除此之外別無它求;另一面來說,這個盼望也是期待已久,好像等不及似的。

保羅裡面有一個盼望;同樣的,昱庭裡面也有一個盼望!

昱庭剛進大一的時候,就有一些愛主的姊姊們在她的前面服事,因此不容易察覺她對主的心願。她總是表達的很不經意,不是很在乎的感覺。

很不經意的參加當時羅晟和徐豪的聖經追求,很不經意的跟加樂一同背聖經,很不經意的服事接待組,很不經意的服事親子園,不經意的報名印度的海外開展,不經意的參加美國夏季訓練…

 

大四那年,她跑來找我,希望對主的話有更深入的學習,那一次我強烈的感受到她裡面的『盼望』!

那一天我問她,妳將來要做什麼?她斬釘截鐵的跟說,『我將來結婚要嫁給全時間的服事者。』

我說,『全時間服事者沒有甚麼好的,第一,要甘於貧窮,第二,要常常搬家。』

她只是笑一笑,但我知道她裡面已經定了主意。我問她,『妳為何要嫁給全時間的?』

她說,『因為我要服事主!』

 

我讀了羅晟為她寫的見證,他說的沒錯,交大是一所研究型的大學,幾乎多半的畢業生都尋求在學業上的深造,所有的人都在追逐自己的夢想,編織美好的未來。

然而,這與昱庭的盼望,形成對比。她的盼望,與世代迥別!她想把人生即將起飛的歲月,一生最寶貴的時間,通通用在她所愛的這位耶穌身上

我能見證,這不是因著她的懵懂無知,而是這個『盼望』,早已在她裡面,好像一刻都不能再等,一刻也不需耽延。

 

因此,她一畢業就參加全時間訓練的期間,隨即便在新竹服事主近兩年的時光,那是她最喜悅的時光;我也曾問主,為何時間這樣短暫?

然而,在人看是用時間的長短,來衡量一件事的價值。

但在神看,她卻用了她的『一生』見證這位主,無上的寶貴,超凡的價值

如果用一句話來描繪這樣的一生,就像保羅在腓立比書所說,『無論是生,是死,盼望只有一個,總叫基督在我身體上,現今也照常顯大。』

(張博勝弟兄)

 

2016~2018 昱庭的訓練期末蒙恩

第一期

職事

參訓前,因著曾與一些前面弟兄們交通,看見許多跟隨職事的榜樣,很受激勵;又赴美參加夏季現場訓練,看見職事話語的寶貴,覺得能有分於這樣的說話是一件很有福的事。

所以我原本以為我已經很認定這份職事了,職事怎麼說,我就怎麼認為,就算現階段還不懂,我也相信這份說話。

 

但進訓練後,需操練用「人生的奧祕」完整版來傳福音。

雖然教師一再的說,不要說自己的話,直接帶人讀就可以了。

書報裏李弟兄也說因為這本小冊子的話語已經非常精煉,不需再更改或加自己的話,只要跟人讀,然後帶人禱告就好。

但我還是有許多自己的感覺,也不相信弟兄們的交通,習慣性的加進許多自己的話。

 

一次禱告裏,主光照我,其實我沒有我自己以為的那樣認定這份職事,反而還有很多自己的作法,沒有緊緊跟隨。

我向主承認並悔改,爾後每次傳福音,我都操練照著職事的發表一字一句的說,帶人

也照著書報「速興起傳福音」裏面所說的,不說太多,重點是抓到機會帶他禱告;

更學習照著弟兄們交通的,用權柄帶人受浸

 

是主的憐憫,光照我裏面真實的情形,使我能在如傳福音這等實際的操練上,更進一步的認定並跟隨這份職事。

弟兄們怎麼交通,我就怎麼作,不再照著自已以為好的去做。

盼望之後不僅在開展上,更在各方面都讓這份職事來帶領我。

 

事奉

已過雖然聽過很多關於事奉神的信息,但經歷上多半還是在外面為神作工的階段,在照顧姊妹們的事上,也較常以與人交通的方式幫助人、服事人。

這學期蒙主的憐憫,能有機會學習以禱告來事奉神,也服事人。

 

在學期初,我看見身旁有許多姊妹們,因著不同的原因而不適應訓練的生活。

同時,我身處的開展隊,大多弟兄姊妹都是剛蒙恩或剛恢復,十分幼嫩,也很需要人幫助他們往前。

在時間這麼緊湊的生活下,又有這麼多的人好像都需要我做些什麼,我開始覺得這些對我是個無法負荷的重擔。

 

在一次午禱中,我為這些到主面前尋求我該怎麼辦,該怎麼給他們合適的幫助。主首先用彼前五章七節勉勵我,『你們要將一切的憂慮卸給神,因為祂顧念你們。』

我要將我所有看見、聽見的都卸給神,而不是停留我自己身上,因為主樂意、喜歡背負我一切的掛慮

之後,禱告中主給我清楚的感覺,祂不要我做什麼或說什麼,也不要嘗試從自己給人什麼幫助,主要我作的只有一件事,就是為他們禱告,為著主要在他們身上作的事情禱告,與主配合

 

隨著時間一週一週的過去,我看見主在人身上、在開展隊裡所作的。

人的負擔長出來了,慢慢地都有突破,整個開展隊建造的光景也一步一步地往前。

真是主的憐憫,我能經歷以禱告與神同工,為神在人身上的行動鋪路,也經歷禱告真是大有功效的!

 

第二期

生命

啟示錄二十二章1 節說,『天使又指給我看在城內街道當中一道生命水的河,明亮如水晶,從神和羔羊的寶座流出來。』

說明當我讓神在我全人的中心設立祂的寶座,以祂為我的元首,生命水的河就在我裡面湧流。

 

以前我覺得我是一個滿會與人相處的人,也不容易生氣。

但從這學期開始,我常輕易的因著人的一句話、說話的口氣或一個眼神而被得罪。

每當我為著這些事到主面前,求主擴大我的度量,主卻總是曝露我這個人以自己為中心,不願意自己受到一點點的損失。

 

藉著新耶路撒冷課的幫助,我的禱告有一個轉,當我又被冒犯的時候,我向主說:我願意讓祂在我心裡登寶座,我不要讓我的情緒在寶座上,不要讓我自己在寶座上,在寶座上的那一位乃是主

當我一遍又一遍的禱告,甚至宣告在寶座上的那一位不是我,乃是主的時候,生命水的河就在我裡面湧流、滋潤我,作我的享受,我自己消極的感覺就被基督頂替了。

我就能馬上喜樂的面對我的同伴們,與人配搭,傳福音、牧養人,不讓我自己成為主的攔阻。

 

心志

在起初尋求第二年時,主憐憫我,使我看見我自己是最大的難處。

因著主的一句話,我過了自己的關,於是我就定意我要第二年,開始向主尋求如何和家人溝通。

但卻一直沒有主的說話,裡面也沒有平安。

 

直到進入關於世界局勢與主終極行動的特別交通,信息裡提到,每一個人都有主所量給他特別的路程。

倪弟兄在《末了一段的道路》中說:「我們每一個人最要緊的工作,就是安靜的、等候的、禱告的、奉獻的、順服的、將自己交在神的手裡,專心尋求神的指示,願意順服祂,願意只遵行祂的旨意,求祂將祂為我個人所定規的道路指示我知道;然後,出一切的代價,一心一意的行走在其中。」

主藉著這話摸我奉獻的存心和動機。

 

主光照我沒有真實的奉獻,我的奉獻帶著自己的定意。

如果主不要我繼續訓練,我是否也能甘心順服主的帶領呢?

無論我是否要第二年都在於主,若主為我定規的道路是繼續訓練,那就繼續;如果不是,我也願意阿們。

我只管奉獻,踩下信心的腳步,開路與否都交給主

 

當我踏下這一步,跟媽媽有敞開的交通,說我在這段時間尋求的過程與結果。

隔天早晨,媽媽就傳了一段話給我:「今早,神給我話,祂會付我們完全的責任。

所以我願意放下為人父母的期待,操練以神的眼光來看世事世人。無論如何,總要越走越清楚!」。

 

一面,我希奇主這麼快就開路;但在我天然的情感裡,我卻覺得很難過。

我讓媽媽被迫做出「放下為人父母的期待」這件這麼痛苦的決定,我居然讓她如此傷心。

甚至我懷疑這是否真的是主要我走的路,還是主其實要我去在職呢?

但主卻對我說,我不可以退後!我不可以!我仍然要選擇繼續走這條路!

雖然心可傷痛,願靈仍讚頌,願主用祂的笑容鼓舞我來盡前途,一生走窄路,只討祂喜悅。

第三期

生命

在第一年的訓練中,除了極少數的幾週之外,我認為都還在我能夠應付的範圍內。

但從第三期的一開始,就有一件又一件的事情不斷接踵而來。

一面要適應新的環境、一週兩邊跑的作息;又有許多需要花大量時間豫備的操練;

在開展上,面對姊妹們的各種情形、環境上的限制,以致遲遲無法帶人得救,多方面的重擔都叫我倍感壓力。

 

起頭我照著已過的方法,安排時間表一一完成所有的待辦事項。

但出乎我的意料,事情雖然完成了,結果卻沒有想像中的好,並且仍然沒有結果子,甚至姊妹們的情形越過越退後。

到一個地步,我覺得自己到了盡頭,甚至害怕所有出於我自己的說話、方法,我覺得只要是從我自己出來的,只會造成失敗。

 

在一次長時間禱告中,主光照我,我一面為這些人、事、物禱告,但我仍然憑著自己的習慣、經驗和能力去作,而沒有讓主作。

希伯來書十一章6 節在我裡面浮現:『人非有信,就不能得神的喜悅;因為到神面前來的人,必須信神是,且信他賞賜那尋求祂的人。』

我向主承認我不是,但在我裏面的神是。我本來就是不能的,我一無所是,但我信主是,主也能

 

之後,我操練在豫備各樣申言稿的時候,都帶到禱告裡,直到禱告到有從主而來的負擔;

福音陪談時,也在過程中不斷與主有交通,尋求主活的引導,深怕一但有從自己來的說話就攔阻了主的工作;

服事上,每當我想說些什麼時,我就先停下自己,到主面前禱告,以更多的禱告代替所謂的「交通」。

當我承認自己的不能時,主就作事了!

人開始得救,姊妹們也願意奉獻自己,有個新的起頭。

讚美主!人的盡頭就是神的起頭。

 

基督的身體

以過我總覺得自己以學員的身分回到原出召會,我需要作榜樣,供應他們。

但這學期我看見其實是身體托住我,我需要身體上的每一個肢體。

 

另外,這學期我也經歷身體的供應,拯救我脫離自己。

在看到鄉鎮開展的名單時,我裡面只有滿滿的委屈和不願意,無論開展地或配搭,都讓我覺得很絕望。

雖然長時間向主流淚禱告,卻仍然無法脫離內顧自己的光景。

 

但隔天早晨與聖徒的集中禱告、晨興拯救了我。即便我軟弱到無法開口禱告,只能聽弟兄姊妹的禱告,然後說「阿們」,我仍然真實得著從身體來的供應。

雖然沒有人知道我的情形,大家也不是在為我禱告,但是越聽弟兄姊妹的禱告,我就越感覺裏面膏油正在塗抹,一點一點的滋潤、供應我,慢慢救我脫離自己的感覺,進到大家的禱告的水流裏

如同《召會的恢復》信息中所說的,膏油不是快速的流下,而是緩慢的散佈開來,並且膏油是在身體裏才能經歷,也是為著身體的

感謝主,讓我在身體裏經歷耶穌基督之靈全備的供應。

 

第四期

職事

今年職事說話的水流是關於一個新人的異象和實行。

期初我就向主迫切,盼望在這學期能看見並進入這一個新人的異象。

藉著週週進入晨興聖言,我看見這一個新人的構成成分完全是基督,惟有基督是一切,又在一切之內。這翻轉了我的禱告。

從前,我的禱告總是盼望人的情形好轉;或是尋求事情該作與否,這個選擇主是否喜悅。

 

但現在,基督要在人裏面加多的異象管治了我的禱告。

我為人禱告,是求主在每一個環境中在他裏面增多、頂替他;為事情禱告,是尋求哪個選擇會讓基督在我裏面加多

我的禱告有一個轉,我只盼望基督在我裏面不斷的加增,直至完全構成我這個人,使我成為這新人實際出現的一部份。

 

生命、基督的身體

從前,我認為自己雖然不是頂尖優秀,但至少在某些方面還是不錯的。

但這學期,主藉著許多擊打,更深暴露我的天然和隱藏的驕傲,使我認識自己真實的情況。

禱告中,我向主的光照俯伏,我看見,神要的只有基督。

一切從我自己、天然而出的,不論我多麼引以為傲,在祂眼中都沒有價值,只配死與埋葬。

 

我就定罪自己天然的所是,並且應用基督的死,釘死我天然的生命。

我也羨慕不憑自己的所是或所能作的活著,而是憑神之於我的所是而活。

我求主更多作到我裏面,直到完全頂替我的所是。

當我這樣禱告,主就開始作工,將祂的謙卑和俯就一點一點作到我裏面,使我漸漸脫去舊人,穿上新人,以基督為我的人位而活。

 

另一面,因著看見自己不能,所以更願意向身體敞開,把自己交給同伴。

以前,我樂意為別人禱告,但卻很難敞開自己真正需要代禱的點。

我以為是因為我怕麻煩別人的個性造成交通的攔阻,但其實是我不認為身體能夠或願意背負我的情形,這其實是我的驕傲。

 

但在這一年的訓練裏,我越認識自己的有限,就越倚靠同伴。

我非常寶貝並感謝,當我敞開自己的軟弱、家人的為難、開展的情形時,姊妹們都樂意並有負擔為我代禱,後續也仍繼續關心我的情形;

當我忙到無以復加的時候,也有同伴默默照料我生活、內務上的小細節,雖然看似都是瑣碎的事,卻滿了顧惜,就像主耶穌那樣周全、柔細的牧養。

 

已過我說我珍賞每個肢體的功用,其實仍然攙雜著驕傲,我是站在我認為自己比別人好的地位上,「珍賞」別人的那一分。

但這學期我認識自己只是身體上的一個肢體,並開始看見身邊每一個同伴都是我的榜樣,看別人比自己強,

並寶愛每一個弟兄姊妹的功用,也許不同,但沒有重要與否或強弱之分,每一個都是不可缺少的

這學期幾乎所有的關,個人的、開展的…等等,都是因著身體的代禱突破的!

感謝主,讓我有分這個身體的訓練,並經歷藉著你們的祈求和耶穌基督之靈全備的供應,一再的叫我得救

 

【您也有見證想投稿嗎? 水深之處歡迎您也擺上您的見證】

  1. 直接投稿:在水深之處網站註冊登錄後至『作品集散地』點選『投稿』。
  2. Email 投稿:請將您的見證Email到[email protected], 交由編輯代發。
  3. 粉絲專頁投稿:請到水深之處粉絲專頁私訊留言給我們,我們幫您投稿。
閱讀人次 8919
想更多認識神嗎?
請跟我們一起禱告 分享
您可能會喜歡的文章:
1970‧01‧01
水深之處編輯群
 在與所有的摯愛告別之後,菲比靜靜地睡了,在2018年的三月。帶著所有人的...
1970‧01‧01
水深之處編輯群
自殺,環繞在我們周遭,就像你我隱形的鄰居。而追根究柢,自殺的源頭常是憂鬱,和生活無止...
1970‧01‧01
水深代發
經歷了3種癌症、65次化療她是阿書姊妹。她曾經罹患腫瘤、腹膜癌、卵巢癌、肺腺癌,婦科...
1970‧01‧01
Neo
我做了很多年的癌症治療醫生,常常聽到有人這樣講:『現代醫學昌明,信神是迷信和落伍。』...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