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後可以使用更多功能喔~
帳號: 密碼: 登入 註冊
2014‧05‧28
在主裡面有平安:專訪「勇伯」陳風之後

 

 
上週五,我們到三峽專訪「勇伯」陳風。
 
採訪過程很棒,好像家人在閒聊。一想到自己和這麼勇敢的人一樣,都是主內弟兄,都有基督活在裡面,心中就很踏實,很平安。
 
後來我告訴家兄:「我們採訪了陳風弟兄,有一次很好的交通。」
 
他立即回訊:「我見了電視新聞,心裏清楚那一位一定是我們中間的弟兄。」
 
有人說,真正的牧養和照顧,不是用道理,而是用你這個人的本身。如果你活出榜樣,別人一看到你,就覺得被照顧和牧養了。還有,如果你愛惜所得的新生命,照著祂來過生活,到了緊急和關鍵的時刻,就能被神來使用。
 
採訪過後,再次印證了這段話是可信的。
 
然而我沒有料到,這場專訪,不是我和這個事件的最後一次連結。
 
                                   http://www.pinterest.com/henriquejunior3/
 
 
在忙碌了一整天以後,大睡一場。隔天上午的主日聚會,我遲到了。
 
雖然遲到比不到好,但遲到畢竟就是遲到,也沒有甚麼理由可講。
 
我匆匆地搭上捷運。平常我聚會的地方不在會所,而是一位姊妹的家中。會所在新埔,但她家在江子翠。
 
從三號出口一出來,就發現有兩輛轉播車,而且花海一片,氣氛肅穆而寧靜,牆上還有許多安慰和鼓勵的話。其中有一句話印象很深,但是記不得確切的文字了,大意是說,面對悲劇最好的態度,就是如常的生活。
 
風悠悠的,廣場上沒有多少行人,走一小段路,就來到目的地。
 
還是同一位警衛伯伯。他真的如常的生活,沒有比以前更緊張,也沒有更用力地打量我。
 
這樣很好。
 
進了姊妹家中,打了招呼坐下來。她給我端了杯水。大家已經擘完餅,喝完杯,正在讀聖經,查註解,分享主耶穌的話。
 
聚會時寧靜安詳的氣氛,令我想起煮飯時冉冉升起的炊煙。
 
真好,不管外面發生甚麼事,在主裡面都有平安。
 
聖經上說,「我將這些事對你們說了,是要叫你們在我裡面有平安。在世上你們有苦難,但你們可以放心,我已經勝了世界。」
 
後來輪到我分享的時候,我簡單說了專訪的內容,女主人聽完,也幽幽地說了一些話,提到了「那個年輕人」。
 
其實,前一兩天我太太看電視的時候,便曾驚訝地表示:樓下的警衛,是我們認識的那位警衛伯伯!
 
所以,那個年輕人就住在我們聚會的大樓啊!
 
這麼巧?
 
所以這一天我去聚會,多少也抱著釋疑的感覺而去。
 
現在姊妹親口證實,那個彷彿失去靈魂的年輕人,居然真的就住在這裡,我們每個星期天都會來聚會的地方。
 
「他真的住在這棟大樓?」
 
「真的,樓上樓下,大家彼此都認識。」
 
另一位姊妹小心翼翼地問道:「平常都很正常嗎?」
 
「很正常,根本看不出有甚麼問題。」
 
「是。」
 
「現在我們住戶心情都很悶。尤其剛開始幾天,媒體記者一直在樓下堵著......」
 
「喔主啊。」
 
「如果我有傳福音給他們家,把這個小孩子帶去教會,可能就不會這樣。」
 
「是。」
 
我們又說了很多,比如教育;也嘆息了很多,提到住戶們很需要福音。可是,平常若是沒有充分的禱告,誰又能放膽一戶一戶地去叩門,跟這些天天碰見的老鄰居談耶穌?
 
然後我們花了一點時間為住戶禱告,為一位高中姊妹的同學禱告,也為自己的情形悔改和禱告。
 
離開以前我很認真地說:「如果有需要,我可以配合你們去叩門。」
 
真的,一定有很多住戶衝擊過大,徹夜難眠,甚至人生觀從此都改變了吧?尤其有小孩子的,是不是更為不安呢?
 
非得去向他們傳福音不可啊!
 
           http://www.pinterest.com/beaux3440/
 
 
雖然很想如常生活,但週一晚間從台北搭公車回板橋時,我立刻就遇到了一個不正常的狀況。
 
公車上出現了一個精神病患。是一個比丘尼,也就是俗稱的尼姑。
 
我不是因為自己是基督徒,才刻意這樣說,而是她真的就是比丘尼,而且是嘴裡嚷嚷著「耶穌」的比丘尼,我也不曉得怎麼回事。
 
那天因為要幫岳父到賣場採購,所以我沒有一路到家,而是在西門町轉乘公車。
 
她好像是晚我一站上車。一上車,就對著我前面的乘客打招呼,大聲說話。
 
一開始我還以為雙方認識,這是一場意外的驚喜。誰知道根本不是這樣,觀察了一陣子,這位可憐的乘客始終面無表情!
 
可是她還一直說著說著,說著說著,滿車人都聽到了。
 
我的防禦之心啟動。
 
我開始暗自禱告,手上的大紅雨傘也握緊了。
 
不是我要風聲鶴唳,畢竟事情才過去不到一週,而且日、美好像接力賽一樣,相繼出現了可怕的攻擊事件。
 
我希望若有刀刃或危險物品,在亮出的瞬間我就能夠奪下,不要有人受傷。
 
這時,比丘尼走到我的左後方坐下,繼續對著別人說話。我斜眼望過去,大家都沒有反應,但眼神一副生不如死的樣子。
 
一對老夫婦上車了,我把位置讓給了老太太。比丘尼看到了,也大聲嚷嚷要把位置讓給我:
 
「同學,你來坐!」
 
我不是同學,我這麼胖,而且年紀已經不小了。
 
可是她看我不答腔,又轉過頭去纏磨著前前後後的乘客,而且一直大聲說:「耶穌很好!耶穌偉大!佩服耶穌!」
 
呱呱呱,叫個不停。我額頭上又沒寫「基督徒」,為什麼她突然讚起耶穌呢?
 
比丘尼一直讚耶穌,整個氛圍就是古怪,很想趕快下車。
 
最後她自己站了起來,也學我讓座;一位老先生遲疑了一會,終究還是坐下了。
 
比丘尼繼續歡樂下去。雖然語氣聽起來很輕鬆,整車人卻安安靜靜,沒人敢接話或斥責。
 
我聽到了「從台中來」、「立法院」、「東海大學」等一堆破碎的語詞。
 
教育,政治,社會運動,她什麽都能聊。大家都聽到腦袋快要破碎掉了。
 
我重重地咳了一下,她反而越說越起勁;雖然有一股衝動,很想拿雨傘在她頭上敲兩下,不過那麼做,被請到警察局的應該會是我吧?
 
所以我只能繼續禱告,而且想起了勇伯。必要的時候,是不是我也必須為這一車的人做點甚麼。
 
我一邊為滿車的人禱告,一邊盯著玻璃窗中比丘尼的身影。幸好她一直待在原地,除了嘴巴說個不停,並沒有其他的輕舉妄動。
 
到站了,甚麼事情也沒有。原本我還想低聲詢問司機大哥說:
 
「你們,有沒有什麼標準程序或通報機制?」
 
但看著他專注駕駛的神情,終究沒能說出口。我就這樣為德不卒地離開了公車,那輛獨獨一人喧嘩的公車。
 
      http://www.pinterest.com/pin/325385141798741316/
 
 
「以後我們每天見到面,都要說這樣一句話。」
 
我太太忽然對我說。我們兩個手上都大包小包,傻傻地沒有推車子;八十二歲的岳父大人威猛地向前方挺進,繼續挑選貨色。
 
「甚麼樣的話?」
 
「要說:親愛的,我們又活下來見面了!」
 
她騰出一隻手,扣住我的手。我們的手掌因此扣在一起。
 
兩人都沒有再說甚麼,只是輕輕碰觸彼此的手臂,讓岳父大人看著我們,如同看著一對小兒女。
 
「在世上你們有苦難,但你們可以放心,我已經勝了世界。」
 
是的,主已經勝了世界,而且就住在我們裡面。
 
我對自己搖搖頭,面對公車上的比丘尼,我還是太緊張了。其實平安並不遠,平安就住在我裡面,不因任何的喧嘩而動搖。
 
這就是北捷事件發生後的一週內,我遭遇的一些平常的事。
 
後記:得知28日板橋站誤傳砍人,導致站內群眾大奔逃。我家就住在板橋站附近,每天都從那裏上下班。
但願有更多的人能接受主耶穌作他們的平安,不再作驚弓之鳥,不再終日惶惶。
 
延伸閱讀:
專訪「勇伯」陳風:信者無懼!
平安何處尋:由台北捷運上的悲劇談起
媽媽的梨子
 
 

【您也有見證想投稿嗎? 水深之處歡迎您也擺上您的見證】

  1. 直接投稿:在水深之處網站註冊登錄後至『作品集散地』點選『投稿』。
  2. Email 投稿:請將您的見證Email到[email protected], 交由編輯代發。
  3. 粉絲專頁投稿:請到水深之處粉絲專頁私訊留言給我們,我們幫您投稿。
閱讀人次 7691
想更多認識神嗎?
請跟我們一起禱告 分享
您可能會喜歡的文章:
1970‧01‧01
水深之處編輯群
 腓立比4:7『神那超越人所能理解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穌裡,保衛你們的心懷意...
1970‧01‧01
水深之處編輯群
今天有一則很有意思的報導,大意是說一架從澳洲飛往馬來西亞的亞航班機由於劇烈振動,機長...
1970‧01‧01
Elfenbein
今天是喬治十八歲的生日,可是他不能為自己人生重要的一天慶祝。 因為,今天放...
1970‧01‧01
水深之處編輯群
幾百公尺的山巔,沒幾分鐘就到了!在世界遺產馬薩達這裡,我們發現的不只是石頭,更發現了...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