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後可以使用更多功能喔~
帳號: 密碼: 登入 註冊
2014‧09‧09
照我本相:一個在台日本人的奇妙見證
 
一九八○年代,東南亞各國經濟普遍起飛、繁榮發展,也正是日本工業與經濟的全盛時期。我的父親受公司委派到臺灣設廠,因此認識了我的母親。父親認為中國必是未來世界發展的主要舞臺,而臺灣是最好的跳板,所以他要身為長子的我就讀臺灣的一般學校。
 
 我到底是誰?
 
一般人的孩提生活多半天真活潑,無憂無慮,但我卻要面對其他人不明白的矛盾與壓力。這個壓力來自於歷史、國籍,更來自於種族。我是一個日本人。從開學第一天,我的名字就讓同學注意到我的「與眾不同」。每一次上與歷史有關的課程,都是我最恐懼的時刻。甲午戰爭、南京大屠殺、二次世界大戰,這些早已過去的遙遠歷史事件竟都成為我今天的夢魘。每次提及,全班五十多雙眼睛便不約而同的「瞪」向我。我非常痛苦。在強烈的國籍和民族意識壓力下,我幾乎無法在學校生存下去。
 
更糟的是,即使離開學校,也沒有比較好過。我的日文並不流利,也沒有受過日本文化的教育與薰陶。我的日本朋友歧視我,甚至家庭教師也嘲笑我不愛日本。更令人痛心的是我就讀日本學校的弟弟和妹妹,我沒有辦法與他們溝通,和他們也沒有一樣的話題。他們不喜歡我,我也不喜歡他們。事實上,我恨我的家庭,覺得活著真是矛盾。我到底是誰?為什麼臺灣人恨惡我,日本人排擠我?
 
 
 面具下的空虛
 
初中畢業後,因父親工作的關係,我來到香港的國際學校念書。離開了臺灣的環境,我的生活彷彿海闊天空。國際學校是個很自由的地方,有從世界各地來的學生。我下定決心,絕對不要再過以前那種生活。我決定要有朋友,要受人歡迎,要玩得過癮,要把從前所沒有、所失去的,全都補還回來。我似乎也真的作到了。我交遊廣闊,各國朋友都有。我到處玩,能玩的都嘗試過;也參加各種社團和校隊。當我忙於社交、各式各樣的活動和娛樂時,覺得總算真正活過了。
 
我和朋友們到處玩樂,常常翹課。不過,當我和朋友在一起的時候,總是需要戴上一張面具。過去痛苦的回憶,讓我很知道怎麼討好人。在校內有許多種族之間的問題,但每個人都有他們的喜好和愛聽的話,只要投其所好,就能和他們成為知交。但是,我的深處並不快樂。這些所謂的朋友跟我一樣,都很虛假,我們在一起所說的,都是些言不及義的空談。他們不在意我內心真正的感覺,我也不關心他們深處真正的想法與需要。我們只是各取所需,利用他人作自己的同伴,免得在人生地不熟的香港太寂寞。好像我有了許多的「好朋友」,這是我從小學就開始羨慕的,但事實上,沒有人關心我,我也沒有真正關切過別人。
 
畢業時,我以當屆中文第一名的身分上臺領獎。整個禮堂的人都為我歡呼,真是光彩!可是,拿到獎狀和畢業證書時,卻有種說不出來的難過。高中生活就要結束了,一大堆藏在面具下的朋友和藏在面具下的我就要分開了,我怎麼不會覺得不捨呢?在我心裏怎麼會有虛空的感覺呢?
 
 找到主,找到自己的人生
 
畢業後,我申請上了臺灣的清華大學。入學前,一位小學同學邀請我去一位基督徒家拜訪。他並不是基督徒,但因為對基督徒有好感,就邀請我一起去。
 
那家的女主人親切的向我傳福音,說到主耶穌如何為人流血捨命、洗淨人的罪,並賜給人永遠的生命。很奇妙,不知為何,我聽著聽著,竟然將自己內心鮮為人知的故事,完全向她敞開。我一五一十的說到我的童年、家庭、學校生活、小小心靈裏的痛苦和掙扎。回想起來真是難以置信,我竟將這一切向一個素昧平生的陌生人坦白!傾吐完了,她只對我說,我為你禱告。我沒有辦法忘記她當時的禱告:「主阿,你認識這一位,求你拯救他。」這麼簡單,卻摸著了我心深處,使我有種莫名的感動和溫暖。第一次覺得,這世上有一個人認識我;祂叫主耶穌,我完全不認識祂,祂卻完全認識我。我心想:「如果這是真的,我要把握機會,我要試試看。」那一天,我很簡單的相信並接受了主耶穌。
 
開學後,我住進學校宿舍。曾有幾次機會可以去參加基督徒的聚會,但因著沒有認識的人,最後總在門口卻步。沒想到不久後,主又來尋找我。那天,有基督徒學長來宿舍探訪我的室友。他們在我身後交談時,我裏面有種莫名的興奮和感動。當學長邀請室友參加聚會時,我莫名其妙的插嘴:「可不可以帶我去?」學長愣了一下,便欣然答應。
 
參加聚會後,弟兄姊妹的愛令我的心完全折服。在這裏,每一個人都沒有隱瞞,沒有虛假;在這裏,我不用戴假面具,只有最真實的朋友和真實的我;我終於可以照我本相!在一次福音聚會中,我終於受浸了!有位弟兄問我受浸後有什麼感覺,我回答說,「我知道有感覺,但不知道該怎麼說,等我以後知道了,再告訴你。」後來我才知道,那種感覺就是「安息」-那一天,我整個人沉浸在一種從未經歷過的安息裏。這種平安的感覺,讓我久久不能自已。我找到了主,也找到了自己的人生。
 
                                    左二即為作者加藤弟兄
 
 抓住機會,向人見證基督
 
那一天,我進入了神的家;事實上應該說,我找到了我自己的家。弟兄們開始天天早晨陪我讀聖經。剛開始,我的生活還沒有調整過來,學長們就天天到宿舍喚醒我,帶我到學校的湖畔讀經、禱告、享受主。我逐漸受吸引,過早起規律的生活。一學期後,我住進弟兄之家,與親愛的弟兄姊妹們一同愛主、追求主。
 
因著在召會生活中享受主,主一再的光照我,使我看見已往對人的虧欠和過犯,尤其是我和家人之間的關係。因著過去的經歷,我在家中十分叛逆,常惹父母傷心,也常欺負弟妹。我對家人沒有親情,反倒有種無名的距離與仇恨。有一天,主給我感覺要向家人道歉。
 
我掙扎了許久,終於決定寫信向家人道歉,寫下一個虧欠又記起另一個,認完一件又想起一件,就這樣足足寫了好幾頁才停筆。當我願意在主的光中認罪時,心裏所經歷的平安、喜樂和解脫是無法形容的。走到學校附近的郵局,心中開始掙扎,猶豫到底要不要寄。一會兒心想,寫了就寄罷;一會兒又想,給家人看到多丟臉,還是不要寄罷。徘徊躊躇了大半天,終於順服心裏的感動,硬著頭皮將信投進郵筒。
 
沒想到,一兩週後,全家人竟然都到了臺灣。當他們出現在我眼前時,我又驚又喜,不知所措!原來父母親看到信,非常緊張,不知道這個從小叛逆倔強的兒子,為何會有這麼大的改變。加上當時又有關於邪教團體的社會新聞,父母深怕我加入奇怪的組織,就決定千里迢迢來臺灣看我。我把握機會介紹召會生活給家人,弟兄姊妹更是熱情的接待。看到聖徒們正派的為人及我們和樂融融、愛心洋溢的生活,父母親才放下心來。印象最深刻的是母親在一次聚會後對我說,「我放了一百二十個心。」不久後,我的弟弟也信主得救,目前在日本服事主。
 
感謝主,從得救直到今天,主一直保守我沒有離開祂。從在學到就職,雖然生活中有山有谷,但總有主生命的活水在我裏面湧流。我一直記得,第一次聽到福音的那一天,我裏頭只有一個感覺:「如果這是真的,我要抓住機會。」如果那一天,我錯過了,不知道今天我會在那裏,又會是什麼樣子。
 
在我深處對日本有一個放不下的負擔。即使周圍的人都說日本人不容易接受福音,不容易信主得救,我卻相信主如何祝福臺灣這個寶島,主也必定要在日本作事。學業告一段落後我回到日本。和當初在學校裏照顧我的家庭一樣,我選擇住在一所校園附近,照顧那裏的學生,將生命的種子撒播在他們裏面。
 
這幾年,福音的傳揚在日本大大展開。每次走在日本街頭,在熙來攘往的人群臉上,我看到了以前的我。就如聽見福音的那一天我抓住機會得救了,今天我也要抓住機會,讓更多人和我一樣,能找到主,找到人生的意義!
 
(加藤泰士郎) 
 
轉載自臺灣福音書房《福音見證第十三集》,精簡版請見:除去面具--境界全新
 

【您也有見證想投稿嗎? 水深之處歡迎您也擺上您的見證】

  1. 直接投稿:在水深之處網站註冊登錄後至『作品集散地』點選『投稿』。
  2. Email 投稿:請將您的見證Email到[email protected], 交由編輯代發。
  3. 粉絲專頁投稿:請到水深之處粉絲專頁私訊留言給我們,我們幫您投稿。
閱讀人次 22153
想更多認識神嗎?
請跟我們一起禱告 分享
您可能會喜歡的文章:
1970‧01‧01
水深代發
【我每天就像是電動玩具裡的人物,必須使出渾身解數一關一關往前闖...】我目前在日本念...
1970‧01‧01
吳明駿
 (1883年第三回全國基督信徒大親睦會的幹部,新島是前方第二排右側算起第...
1970‧01‧01
陳舜儀
這是一個由真實人生改寫的故事。 有一個中國的女孩子,十八歲就離開福建海濱的...
1970‧01‧01
水深代發
 我是許亭盈姊妹,首先很感謝每一位前來扶持的朋友及弟兄姊妹們。與弟兄交往的...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