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後可以使用更多功能喔~
帳號: 密碼: 登入 註冊
2014‧10‧02
氣爆過後:專訪高雄市環保局視察陳恭府

相關新聞報導:

自由時報:高雄氣爆》環保局視察陳恭府採證被炸飛 重傷

自由時報:爆炸點採樣 丙烯超標近200倍

中國時報:消防局長:失蹤2弟兄恐燒成灰

中國時報:高雄氣爆多名傷者齊聚 互相打氣

                                                                        左三即為陳恭府弟兄

  話說從頭:氣爆發生以前

我是陳恭府,高雄市環保局稽查科的視察。

七月三十一號晚上十點十分小排聚會後,我接獲環保局主任秘書的通知,說前鎮區凱旋路與二聖路附近疑似瓦斯外洩,我立即趕往現場。到現場以後,發現當時空氣中的氣味非常濃厚,我立刻向救災指揮官,也就是消防局的局長報到。那時消防局的官員一直抓著我,因為我是環保局的代表,他想要知道當時在空氣中的物質是甚麼。可是,我們環保局當時並沒有相關的儀器可以偵測,必須採驗,然後拿回局裡面作檢測,所以當場我們並沒有能力馬上知道是甚麼。

當時我們局裡面有幾位執勤人員,我馬上要求:報案中心的同仁立即到現場採集空氣樣品。他們把採驗工作做完後,因為現場煙霧太重,恐怕發生危險,我就請這些稽查同仁趕快離開。但我自己是不能離開的,因為我當時已向現場救災指揮官報到,是代表環保局的,在災情未控制前不能離開現場。而且有許多住家就在附近,為了顧及市民的財產生命安全,必須趕快找出那個空氣中的物質是甚麼。

後來環保署的毒災應變隊也來了,他們有能力做現場的偵測,而且我們環保局和他們有合約關係;所以我就在那裏等,準備配合他們的偵測,好向救災指揮官報告。後來初步檢驗出來,不是瓦斯。就在快要檢驗出來是丙烯的時候,突然就發生氣爆。那時我們都沒有想到,氣爆居然會從雨水溝出來。

  主用祂的手保護我

發生氣爆當時,我的意識清醒,但我發現自己四肢跪趴在溝內。現在回想起來,我知道主用祂的手來保護我,因為我不知道為甚麼會被藏在這一個溝裡面,而且呈現一個能夠保護全身的姿勢,還有土石、有火燒瀝青覆蓋著全身。

眨眼之間,很快地我就跟主問了三個問題:

 主啊,這件事情為甚麼會臨到我身上?

 主啊,你要接我到你那裏去嗎?

 主啊,出路在哪裡?

我問完,馬上從坑裡跳出來,衝上救護車。這輛車是救災待命的救護車,他們就把我送到高雄醫學院,所以我就成了第一個就醫的人。回想起來,當時的確是有一隻手保護我,而且至少有三項神蹟:

第一,主伸手保護我,用祂大能的手直接把我擺在溝內,使我重要器官都沒受到傷害,內呼吸道也只有輕微的灼傷,在加護病房就治好了;幾乎所有燒傷的部位,都在手腳及背部,是四肢跪趴在溝內被火石覆蓋所受的傷,而非氣爆炸到所受的傷。

第二,爆炸時炸到我的臉部及頸部,以致在加護病房時,頸部腫得跟臉一樣大,臉部嚴重變形,我的姊妹及聖徒完全認不出是我。當時醫生說,我身上最嚴重的是臉部;但一個月後,臉部、頸部皆已恢復原狀,只剩臉皮些微痕跡;再過一些時日,就會完全恢復,不留任何痕跡。

第三,我觀察臉上密密麻麻的傷痕,我希奇竟然一點沒有炸偒眼睛,只傷到眼皮,控制的力道不知道要如何的精準,才能有如此效果。

對照現場其他人的情形,後來人家告訴我,跟我同在現場消防局的主任祕書,當場就已經殉職了,毒災應變隊也有五個人傷勢嚴重。

主的手為甚麼保護我呢?這當然是主憐憫我,但有一件事我需要讓大家知道。因為我知道我們的工作性質很危險,所以環保局每天中午十二點到十二點半,我們有一個禱告小組,大概七八個人,有時候會到十個人,天天在一起禱讀、禱告、唱詩,這樣已經十幾年了。其中有一個禱告項目是我們天天都要禱告的,我們禱告的重點大概是這樣:

「主啊,在我們的工作中,保守我,保護我,免受一切的傷害。主啊,你知道我們會有疏失,你知道我們會有疏忽,甚至我們會有錯誤,但是求你在這一切疏失、疏忽和錯誤中遮蓋我們,使我們不受到傷害!」

因著有這樣的禱告,我相信主保守了我。

    在夢中被撒但攻擊

由於在氣爆現場有主的保護,我並沒有受到驚嚇,覺得還好。但是在加護病房的這六天,我經歷到人生當中從來沒有過的苦楚和孤單。

我進去的時候插管,兩隻手都被綁起來,身上有二到三度的灼傷。在那一百多個小時裡面,我從來沒有經歷過那麼孤單,被丟在那裏,好像在烈日之下曝曬一樣。其實加護病房的冷氣是很強的,只是因為燙傷的關係,所以我感覺像在烈日之下。我完全沒有辦法讀經,也完全沒有辦法禱告,好像和基督的身體分開。

後來在夢境中,撒但就來攻擊我。當時我以為自己是清醒的,不知道是在夢中,我聽到我的姊妹唱著詩歌,我也聽到她的禱告聲。在這樣夢境的氣氛裡,我就向跟主禱告了。

我說:「主啊,我知道臨到我身上,凡事都有你的美意,請告訴你的美意是甚麼?」

結果居然是撒但進來,冒充主說:「你在地上服事我二三十年,因為你在地上得罪了太多人,絆倒了太多人,你在地上的工作毫無意義,所以你的生命到此為止,我要帶你離開人世!」

我就馬上問說:「主啊,你還記得嗎?我不知道有多少次,藉著詩歌本468首第五節來到你面前,跟你懇求說,主啊,我不知道我今天的生活工作服事,有沒有辦法討你的喜悅,到那天能不能耐火?我跟你求過好幾次,請你在施恩座前,給我那一天見你時在審判台前的亮光,不要到那一天才被暴露。主啊,我渴望你今天就來光照我,今天就在施恩座前,來光照我的生活、工作!你記得嗎?那時你給我的平安、笑容和膏抹,你不是已經聽了我的禱告嗎?」

他說,我對你並沒有不公義。我就說:「主啊,可不可以給我幾天的時間,給我回去,至少跟被我絆倒的人道歉和認罪?」

他又說:「不必了,今天你的生命到此為止!」

我早已把生命和一切都奉獻給主,主隨時要我的命,我都可以交出來,於是我就安安心心準備跟主進樂園。結果沒有想到,我沒有進樂園,因為那時候藥物的效果已經消退了,我又回到了現實。

這樣的情形連續了好幾天。原來,一切都是藥物的影響。藥物一進來,我這個人馬上被瓦解掉,聖經的話一句都想不起來。我這個人完全被控制住,完全沒有辦法呼求主名,完全辦法思索聖經的話,完全沒有辦法正常禱告,左右顛倒,上下顛倒,完全錯亂,整個魂好像被破壞,一睜開眼睛就看到現實世界,一閉上又是另一個世界,幻聽和幻影,世界各地到處飛,看到山崩地裂,建築物垮掉,而且還有旁白說,你的人生就像是這樣!

我本來以為會喜喜樂樂被主帶走,沒想到會是這樣。我沒有想到,有一天我會被擺在這樣艱難的環境中。藥物一下去,我的身體是垮掉的,我的裡面卻是被激動起來的。我的血壓飆漲到兩百三,痛苦不堪,我開始意識到自己被撒但攻擊,於是我跟護士說,但護士也不能懂我。

  基督身體的扶持,使我得勝

這種情形,我是怎麼勝過的呢?其實我完全沒有辦法勝過,後來是弟兄姊妹告訴我,全台灣有多少弟兄姊妹為我代禱,於是我知道:主是藉著基督身體的代求讓我得勝,非常甜美地讓我得勝!

其實直到在加護病房的最後一天,我還深信不疑,以為主要把我帶去,我就趁比較清醒的時候,叫姊妹和孩子來交代遺言。但醫護人員都說,你的身體是好的,是健全的!都醫好了,除了燒燙傷以外沒有問題!但我一直堅持,說我自己清楚,我要離開人世了。在這種情況下,主就差派了幾位弟兄姊妹來幫助我。

有一位加護病房的主治醫師,她不是姊妹,但是她天天讀聖經;她用聖經的話來鼓勵我。還有一位弟兄,是高雄醫學院的檢驗科醫生,他來告訴我說,我看過你的片子,你肺部裡面的機能是好的。另外一位醫生弟兄,他是急診室的主任,他說,你現在是輕傷,沒有問題的!

藉著弟兄姊妹的扶持,也藉著其他弟兄姊妹的看望和鼓勵,我才發現那次在夢中的禱告被騙了,不是主,是撒但!當我一知道是撒但,我整個人就變了,因為我也不是沒有求生意志,只是主如果要我的命,我願意給而已。但我一發現是撒但,我馬上儆醒過來:我不可以被撒但欺騙!

後來,高醫的加護病房破例,讓醫護人員撤退,讓我姊妹進加護病房安撫我。因為我那時充滿了幻聽、幻覺,耳邊充滿了消極的話、捏造的話、欺騙的話,那種恐懼是難以言喻的。但我姊妹非常溫柔,非常有耐心,一句一句地帶我禱讀主的話;她非常清楚只有主的話才能救我,於是她用一兩天的時間慢慢把我帶過來,扶持起來。

感謝主,有那麼多的肢體為我代求;我也感謝主,賜給我這個姊妹。如果沒有她,我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辦。

  出院後的心情

出了加護病房以後,我的心情只能用補充本342首來描述:

 

 一 願你用口與我親嘴,因你愛情比酒美;我雖然黑,卻是秀美,哪噠香膏滿香味。
   我嘗甘甜,我享筵宴,你的呼召我聽見;喚我起來同你往前,我何愚昧竟遲延。
 
 (副歌)主阿,在你與我愛的交通裏,你天天吸引,呼召我脫自己;
     要我凡事與你是一,與你同工等候被提。
 
 二 驀然醒悟,失去你面,身體裏將你尋見;我愛作你華轎坐墊,我成你喜樂冠冕。
   你召我上真理山嶺,同你活在升天境;我心答應,我目送情,甘心作你園、泉、井。
 
 三 聽見柔聲,要我開門上前,你竟已轉身;當我述說可愛良人,真實同在又滿魂。
   作你佳偶,全因你恩,且帶盼望如清晨;書拉密女與所羅門,神人調和永不分。
 
 四 起來與你同往田間,清晨流連葡萄園;風茄見證你我相聯,我結果佳美新鮮。
   為你旨意,愛你所愛,豫備新婦趁現在,良人哪,願你快來。
 
藉著眾聖徒的代求,主耶穌得勝了,我復原得非常迅速,主也保守我完好,沒有留下甚麼後遺症。只有右腿灼傷比較嚴重,經過了植皮,整個過程也非常蒙主保守,現在已經行動自如。

就著我來說,只有失敗軟弱,我的姊妹比我剛強多了,我自己實在沒有辦法承擔任何一件事。就好像腓立比書1:19說的:「因為我知道,這事藉著你們的祈求,和耶穌基督之靈全備的供應,終必叫我得救。」這是一個強烈的對比,我自己失敗得很慘,但主得勝了,而且把祂的得勝應用在我的身上。不管我如何軟弱不堪,你的話是真實的,我要站在你的話上,因為主說有就有,命立就立。我是站在主的話上,和弟兄姊妹的代禱,否則這一次我是過不去的。

現在我有一個很深的感覺:愛主要抓住機會。我是在氣爆最前線的現場,若沒有主的保守,不是喪命就是殘廢,或者是植物人。人生實在太脆弱了,我們怎麼能向主硬心呢?求主救我們脫離兇惡、試誘和試探,也請大家放心地把自己交在主的手中,交在基督身體的代禱中,不要在心思裡受撒但的欺騙。

在我們的這一生中,主會取去我們的一些事物;你高興也取去,不高興也取去。但祂除去我們的「己」以後,卻豐美地顧到我們。一切美善的賜與、和各樣完備的恩賜,都是從上頭,從眾光之父降下來的,在祂並沒有變動,或轉動的影兒。祂不會錯,放心地把自己交給主,讓主來製作吧!我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因為我有主的愛,主的顧惜。

(採訪:簡仕維,整理:水深之處編輯群)

【您也有見證想投稿嗎? 水深之處歡迎您也擺上您的見證】

  1. 直接投稿:在水深之處網站註冊登錄後至『作品集散地』點選『投稿』。
  2. Email 投稿:請將您的見證Email到[email protected], 交由編輯代發。
  3. 粉絲專頁投稿:請到水深之處粉絲專頁私訊留言給我們,我們幫您投稿。
閱讀人次 36509
想更多認識神嗎?
請跟我們一起禱告 分享
您可能會喜歡的文章:
1970‧01‧01
水深代發
一 七月卅一日晚上約十一點五十五分,前鎮發生大氣爆,我嚇到不敢睡也不敢出門...
1970‧01‧01
水深代發
  我出生於天主教家庭,生長在一個佛教小村莊裏,家中有九個小孩,...
1970‧01‧01
水深代發
 假如沒有成為基督徒,一年多前我應該就從這世界消失了,因為我把自己的人生走...
1970‧01‧01
高雄市召會大專組
我從小生長在基督徒家庭。由於父親在召會中服事,每逢有調動就必須搬家,所以我讀過兩所幼...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