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後可以使用更多功能喔~
帳號: 密碼: 登入 註冊
2015‧05‧30
被割喉的明天:死了一名國小女童以後
 
等了兩小時以後,我終於從醫生口中得到好消息:腫瘤是良性的,你沒有癌症。
 
可是那一個急救中的女童卻死了,許多的父母都哭了。
 
哭,是因為太不值。兇手與她毫無怨仇,也素不相識,卻潛入她的生命中割斷了她的喉嚨,也割斷了她的明天。
 
晚餐時電視上第N次播出醫生哽咽道歉的畫面,訴說他們不是神,實在搶救不回孩子,那時我叫妻子轉台。
 
「因為你看了也想哭嗎?」
 
「不是,但我就是不忍心再看一次了。」
 
 
上一次台北發生這種隨機殺人的事件,剛好是整整一年前的五月,兇手鄭捷同樣宣稱自己壓力太大。
 
可是上一次發生得那麼明晃晃,是在人來人往的捷運上;而這一次卻那麼隱匿,那麼卑微,是國小的廁所。
 
當兇手鬼魅般翻過了短牆,在那裡扼殺了一株幼苗,我相信,這給台北人又帶來了另一種新的恐懼。
 
在捷運上,我還有雨傘有背包可以擋;可是在廁所裡,我的孩子往哪裡擋?
 
沒有人希望自己的孩子在那樣的地方倒下。
 
難怪向來怡然自得的北投居民,溫泉之鄉的北投人,也不禁被點燃了硫磺怒火,一度包圍警局要找兇手算帳。
 
雖然我們都知道在某些國家,每天都有成百上千的孩子死去,可是他們至少是由於戰爭、饑荒或其他合理一點的理由,而不是莫名其妙地成為別人抒壓的獵物,那樣的理由真是太卑劣了。
 
所以有一個朋友,去北商看了獨臂球員凱文勞伊的球賽,回頭就寫下了這樣的文字:
 
「坐在這裡,看著三位不受自己身體限制,實現自己夢想的運動員,同時也收到前日遭隨機割喉的小女孩已不治的消息,心裡一股難以言喻的矛盾。這些運動員讓我看到夢想是做得到的,但這個隨機割喉案卻又把我拉回現實,現實是這麼讓人絕望。到底盼望和絕望中間的差距是什麼呢?可以用什麼令絕望成為盼望呢?」
 
最後他下了一個註腳:
 
但願那賜盼望的神,因信將一切喜樂平安充滿你們,使你們靠聖靈的能力,充盈滿溢的有盼望。」 
 
 
真的很需要盼望啊。
 
父母們,我們一起來禱告好嗎?
 
為你自己,或許覺得不需要,但為了孩子,我們什麼都願意做,又何況是為他們禱告求一生的平安呢?
 
親愛的耶穌,我害怕,我需要有盼望。
 
我承認之前對你毫無興趣,我有很多的事要忙。
 
可是今天我發現,我的孩子是這麼脆弱,這麼缺少保護。
 
我向你謙卑,我承認即便盡我所能,我還是有所不能。
 
我需要你,孩子需要你,我願意信靠你。
 
喔,主耶穌,你說凡呼求主名的就必得救,求你拯救,求你保護,求你施憐憫。
 
我要孩子每一天出門都能平平安安回來,快快樂樂長大。
 
你愛世上所有的孩子我把孩子交給你。當黑夜越過了短牆,試圖把他的明天給吹熄,我相信你必與孩子同在。因為你是光,光照在黑暗裡,黑暗未曾勝過光。
 
奉你得勝的名禱告,阿門。
 

【您也有見證想投稿嗎? 水深之處歡迎您也擺上您的見證】

  1. 直接投稿:在水深之處網站註冊登錄後至『作品集散地』點選『投稿』。
  2. Email 投稿:請將您的見證Email到[email protected], 交由編輯代發。
  3. 粉絲專頁投稿:請到水深之處粉絲專頁私訊留言給我們,我們幫您投稿。
閱讀人次 163433
想更多認識神嗎?
請跟我們一起禱告 分享
您可能會喜歡的文章:
1970‧01‧01
水深代發
 親愛的主耶穌,我們的新總統要就職了。聖經上說,「所以我勸你,第一要為萬人...
1970‧01‧01
陳舜儀
1 前幾天我太太問我:你知道「梁小花」嗎? 我說:不知道。&nb...
1970‧01‧01
董育中
去年我去了日本一趟,怎麼也沒有想到今天會發生這樣的災難。我記得那時回來後有個同伴問我...
1970‧01‧01
葉德恩
今天早晨,我翻開報紙一看,居然有一家洗車店老闆免費提供洗車服務。疑惑中再往下看,原來...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