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後可以使用更多功能喔~
帳號: 密碼: 登入 註冊
2015‧06‧12
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
 
許多時候,「錫安與我」的粉絲專頁就像荒蕪的花園,「臉書是拿來每天更新的!」做網路行銷的朋友對我說。部落格已經落伍,我卻發現自己一直是用部落格的心態經營粉絲專頁,就算是短文,也想要好好寫一篇再放上。
 
發文零零落落,版面上安靜無聲。但讀者私下發給我的訊息,多半驚滔駭浪,哭泣、無眠、爆裂的憂傷與疑惑,逗號或句點不多,整篇常被問號和驚嘆號填滿。
 
我看了,都不知道該怎麼回應,只能禱告。
 
而我最常收到的形容詞是「堅強」,動詞是「走過來」。
 
其實我一點也不堅強。以為我堅強到後來親身體驗我脆弱的人,多半避之唯恐不及。
 
之前似乎也提過,我從來不覺得自己走過來,我只是走下去而已
 
讓我告訴你,我如何不堅強地走下去。
 
 
有那麼一段時間,兒子和媽媽同時開刀。所謂同時,就是同一個星期、同一家醫院。這麼安排原是希望方便照料,沒想到兩人的傷口都復原得不太好。兒子原本就有發作的問題,有著傷口更要小心撞傷。不懂事的他痛了就哭、癢了要抓。
 
媽媽還有其他部位需要手術,但得一個個來。動刀後,隨之而來的復健折磨她新的傷,連帶影響她尚未開刀的部位。看著她痛到流淚,我甚麼都不能做。
 
一個屋簷下,兩個人病著,整個家忙得焦頭爛額。
 
同一時期,我的職務有了改變,壓力遽增。生活中,原本牢靠的退卻、確定的模糊了;幾年前本該判立的案件又重新開啓;就在這個時候,從未在我生命中缺席的外婆,無預警地驟然離世。
我照常工作,維持生活,照顧家人,做好每件我該做的事。
 
然後我睡不著。
 
我極度的疲累,卻睡不著。我可以聽到窗外的剎車、樓上住戶開關門,或許不是豪宅的牆原本就薄,但爆肝的人怎樣都該睡得著。
 
眼皮重到撐不開,我的感官卻如此清晰。時鐘滴答滴答的窸窸窣窣,嘲笑我還醒著。大半夜,我在黑暗中爬上凳子把它從牆上扯下來,拿到浴室放進浴缸裡(當然我沒打開水龍頭,一向勤儉持家)。
 
但我還是睡不著。
 
 
我翻箱倒櫃,找出之前為出差預備的助眠藥。我常在抵達異地的第二天就得開會,為調時差或即早入睡,我會服用少量的藥,隔天才有精神應對。
 
吃安眠藥從來不是我的習慣。但那段日子的我不知道今晚能否安睡,想起明天許多的待辦事項,我沒時間試試看自然入眠,太晚吃藥若睡得不夠,隔天早上更痛苦。
 
既然太陽升起的時候,我得面對所有的傷心憂心和費心,我不想要連太陽落下後還得擔心,今晚是否又睡不著。
 
家人看到我床邊的藥,難免有些話。我聳聳肩,心中卻有點不安,知道自己開始變得倚賴。吞藥之前我撻伐自己,怎麼?你何時變得這麼脆弱?什麼人、什麼事你沒遇過?遑論你還是個有信仰的人,居然開始吃安眠藥?
 
顯然,我還有許多人與事沒遇過,我的信仰不夠用。我沒有無預警哭泣或沮喪,該做的都做到。但當夜幕低垂,我只能懷著罪惡感、責備自己沒有用想太多過不去放不下地再吞一顆。
 
幾個親密的朋友知道這事,有些長期在國外生活的,認為吃藥睡覺很正常;有些則認為無論如何,能夠自然入眠最好。見仁見智,但我知道自己不該是這樣的,之前再怎麼辛苦,我依然睡得著。只是現在的我有能力把表面維持得正常專業,當內裏早已崩壞塌陷到無法入眠。
 
我身旁一直有位長我一輪、教會裡的姊妹,我平常不怎麼跟她說心裡話,因為覺得我們是不同境界的人。她很屬天,我超屬地,我不以為她可以了解我的心境,甚至覺得她或許要認為我禱告不夠,才得倚靠藥物入眠。
 
不知是否藥效沒退、人還沒醒,我居然在她某天打電話問候時提到自己的狀況,和心中揮之不去的羞恥感。
 
姊妹,這沒有關係啊!這就是我們。你就是一個心思細膩的人,你比別人更用心生活,你會記得許多細節,甚至還能在許久之後把它寫下來。這沒有好壞,這就是你。所以在這樣的時候你睡不著,我不訝異。只要你睡飽了,隔天起床還能讚美神、禱告、把日子過好,那就不要責備自己,不接受仇敵的控告。」
 
不到二十分鐘的對話,充滿人性的顧惜。睡不著的時候,我想起她的話,感謝神讓這世代有安眠藥,讓我得以入睡。起床後,我感謝神給我新的一天,工作、顧家、聚會,找時間運動。
 
禱告中,我面對那些日子帶給我的、最深的恐懼—有天,所有愛我的人都要一個個被拔走,在他們的安息聚會裡,可能只剩下我、和不會叫媽媽的兒子,站在人前向來賓致謝答禮。
 
 
兒子和媽媽漸漸好轉,我也慢慢走出低落,是多了點世故,卻也找回自己原本的溫暖。當然,還是有新的狀況發生,和未曾預料的艱難。我依然擔心將來只有我和兒子站在親人的安息聚會裡,但那段時間內朋友們的扶持,讓我知道自己從不孤單,並且將會有很多來賓需要答禮。
 
我從不想、也不認為自己有資格當任何人的心靈導師,錫安媽媽只寫自己經過並知道的。每個人處理情緒的方式都不一樣,如果你的性情剛好跟我差不多,覺得我的經歷受用,那就感謝神。
 
而若有人要把這篇當作是鼓吹服用安眠藥的,我也沒轍,但請你不要再來讀我的字。
 
要說的是,崩潰並不可恥,承認懦弱並不可恥。可恥的是不願面對生活,逃避責任;說服自己可憐、日子辛苦,所以有權耽溺在某種情緒中不必自拔。
 
傷痛中,我們可能會因歇斯底里而做出錯誤決定、或者變得敏感而覺察早已存在的狀況。所以我們解釋、認錯,或者尋求再一次機會。但當你已經都試過了,一個巴掌拍不響,有時候,對方只是抓著那句話、或那個情境,讓自己有理由得以離開。
 
試煉,幫助你看清楚自己的缺陷,和他人的面目。而你本當因失去覺得傷痛,因無預期的生命轉折感到困惑,因錯誤心生懊悔。
 
不要責怪自己有感覺。
 
但感覺不該是我們的全部。
 
你或許要問我還會睡不著嗎?偶爾。還吃藥嗎?很少,但還是備著。
 
你問,信仰,幫助了我什麼?
 
萬事萬物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若我不是個愛神的人,不會在環境中看見益處。
 
我看見自己背負著宗教的義務,認為有信仰的人就不該那麼軟弱。
 
我得到基督身體的扶持,從我最不期待的人口中得到安慰。
 
 
我想起幼時背誦的詩篇23篇:
 
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
祂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領我在可安歇的水邊。
祂使我的魂甦醒,為自己的名引導我走義路。
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
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
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
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福杯滿溢。
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愛隨著我,
我且要住在耶和華的殿中,直到永遠。
 
「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之於羊群,牧人的杖是為保護,竿則是用以引領,說白了,就是在牠們快要迷走時,打屁股用的。
 
在死蔭的幽谷中,我的牧人的杖與竿,暴露了我的短缺,沒讓我走失,領我更深的倚靠祂。
 
以上,寫給所有的問號和驚嘆號,願你們吃得足、睡得飽,生活有力。願我經過的對你們有一丁點助益;願在苦難中安慰我的神,有天也能安慰你們。
 
 
 
 

【您也有見證想投稿嗎? 水深之處歡迎您也擺上您的見證】

  1. 直接投稿:在水深之處網站註冊登錄後至『作品集散地』點選『投稿』。
  2. Email 投稿:請將您的見證Email到[email protected], 交由編輯代發。
  3. 粉絲專頁投稿:請到水深之處粉絲專頁私訊留言給我們,我們幫您投稿。
閱讀人次 7260
想更多認識神嗎?
請跟我們一起禱告 分享
您可能會喜歡的文章:
1970‧01‧01
水深代發
我們在召會(教會)生活裏面有不同的功用,包括服事、作見證跟愛主。服事的代表是馬大,作...
1970‧01‧01
水深代發
大家都不願意做一個狹小的人,而是願意做一個大的人,有宇宙觀的人。走出我們的會所,跟別...
1970‧01‧01
水深代發
我在剛得救的時候,沒有晨興(晨更)的生活。 在沒有晨興之前,因為上班時間是...
1970‧01‧01
水深代發
我和弟兄是在教會的師母介紹之下成家,在這之前,總夢想著結婚後,就是王子和公主過著幸福...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