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後可以使用更多功能喔~
帳號: 密碼: 登入 註冊
2015‧07‧03
服事神的美女藝術家:專訪呂佳螢姊妹(上)
 
我在傳統家庭長大,父母都是生意人。從小我是很活潑的小孩,沒有很喜歡念書,但很喜歡畫畫,很活潑很愛講話很愛搗亂這樣子。在成長過程中老師很喜歡我這樣的小孩,於是就一直這樣活潑到了高中。所以考上大學的時候父親還滿高興的,他說:「沒想到你還可以進大學!」全家人也開始慶祝:「竟然你也可以考上大學!」
 
我讀的是中華大學景觀設計系。這個科系我很喜歡,所以我成績很好,在學校裡都是前幾名,促使我慢慢想要出國深造。只是那時一直覺得應該是要繼續讀景觀建築,但在申請時下意識就選擇了藝術類的學校。其實從小我就有在接觸藝術,只是沒有想過要當藝術家,覺得只是一個興趣,所以沒有進藝術班,也沒有想過一定要考上很好的藝術大學。在那個選擇的過程中,即使我當時還沒信主,事後想起來覺得都有主的帶領。
 
後來申請的學校當中,有一間沒有申請上,因為那間學校需要工作經驗;然後另外一間超級遠,坐車就要兩個小時,所以我後來又申請了舊金山藝術大學,沒想到就這樣錄取了。
 
呂佳螢姊妹近照
 
 驚恐的美國經驗:我的命好大!
 
在去舊金山唸書前,我在紐約待了快一年,很開心。紐約就是大蘋果,時尚尖端的東西都在那邊,流行的資訊、藝術的資訊都在那邊,一定要好好的去逛一逛,所有的產業都在那邊蓬勃發展。所以當我一去紐約就覺得很興奮,光鮮亮麗,一定要穿得很漂亮出去。但亞洲人和「美洲人」就是差很多,所以一出去大家就都看得出是「外來品種」,因為這樣就遇到了很多風波。
 
因為我喜歡攝影,很多玩藝術的人都超喜歡攝影,但在紐約你帶相機讓人知道你是觀光客,這是很危險的事情!只是當時我完全不知道,所以就帶了相機和一張地圖去地鐵站。有一次我在拍照,有一群高中男生以為我在拍攝他們,他們就衝進地鐵車廂裡面把我團團圍住,問我:「你是不是拍我們!」我就跟他們說:「我沒有,我沒有!」那時我很害怕,地鐵站裡大家都在看我,卻沒有人想理我救我,最後出來一個白人老先生跟那群年輕人說:「你們少無聊了,不要煩她!」那群年輕人就默默地出去了。
 
我覺得怎麼會這樣!這個大城市怎麼發生好多事情,互相不包容!我才剛來就發生了那麼多的事情......可是又覺得沒關係,他們就是這樣。所以我又繼續待在紐約,融入了當地,他們穿什麼樣的衣服就跟他們一樣,一直到有一次去一個地方,突然間就聽到了有人鳴槍,是真槍!整條街很多人就同時趴了下來,整個就是很電影情節,所以我也很害怕地跟著趴了下來,心想:「天呀,這什麼世界呀!為什麼我要來這邊讀書?」
 
經過了這些事情之後,我裡面就有一個聲音,感覺生命真的好渺小脆弱。
 
又有一次我去拍照,到一個河邊拍照。那邊日落很晚,但只要一落下天很快就整個黑了。那一次天黑以後我一直跑,突然發現後面有一個人也一直跑在追著我!我就想:「又發生什麼事了?」我覺得很害怕,而且被他追到的時候我覺得很丟臉,因為我只背了一個背包,他卻推著一台賣場的購物車在狂追我,還追上了!他開口就問我:「你有沒有錢!皮包拿出去來!」當時有聽人家說,遇到這種事,外國人不會講英文的話對方就會自己離開,所以我就用中文回答他:「我沒有錢!你要對我說什麼?」然後他就用英文回答我:「什麼?快給我錢!」然後我就用中文回答他:「什麼?」之後他就用口水吐我,然後就走掉了。那時真覺得自己命大!
 
沿路走著走著,我打電話回家,跟家人說發生了什麼事情。回家後又開始想生命真的好渺小,我為什麼要那邊辛苦,在這裡追求學位,居然會威脅到我生命的事;然後我去尋求碩士的學位,只是為著未來找好的工作出人頭地,我的人生到底在幹嘛?如果我沒有來留學尋求更好的工作,那我人生的意義又是什麼?
 
 
 
 開始找教會:人生的意義是什麼?
 
其實我身上都有一個玉珮,是我外公送給我的,在我出國前我媽還說過這多貴多貴還去加持過,但來了這卻從沒覺得玉珮有在保護我,甚至一度覺得它聽不懂英文!雖然當時它就掛在我身上,但我覺得好像只有神能夠真正的保護我;我也沒有想到別的,就一下想到應該就是耶穌,一定只有祂能夠給我正確的答案!所以我又開始聯絡我的家人,一方面是想跟我的家人說不要唸了,幹麻那麼辛苦(然後我的家人就怪我是自己不小心);另一方面,就在討論的過程中,因為我阿姨是個慕道者,都會固定去長老會,她就突然跟我媽說:「你要不要叫她去教會?教會裡面的人都很好,也很安全!」然後我媽就說:「好呀,那就讓她去教會!」
 
然後她們就突然給我一個長老會的地址,裡面有一個青年團契。當週我就去了,那天他們在讀聖經。其實我這輩子還沒有讀過聖經,覺得很稀奇,而且其實我根本不知道他們在唸哪一卷書,但裏面就有一個聲音安慰我,似乎主知道我的恐懼,我當下超激動的,都快哭了,但又不想在大家面前哭。我覺得教會裡這個「文化」很特別,只是單純地講說主的話,對我來說竟然會這麼感動!我覺得主一定知道我發生過什麼事,所以後來陸陸續續都有去聚會,也有另一個朋友找我去靈恩派的聚會,但是把我給嚇到了。
 
又過了一段時間以後,我就跟神禱告說:「神呀,我真的好想認識你!但怕沒時間了,我要進入新的學校了,如果你是真的就不要放掉我,我只想找到真的神!」
 
有一天跟室友閒談的時候,他突然說:「我前陣子有去一個教會,你也在找教會,那我可以把他們介紹給你。」我就說:「好呀!」我裏面有一個篤定,主啊,這是最後一個了,如果沒有的話,我再也不相信你了!
 
於是室友就把電話給我,結果對方是一位姊妹,她就跟我說我們有一個小排聚會,你要不要來家裡一起參加?我就跟她說我不要浪費時間,我要直接去主日聚會!然後她就嚇一跳,很緊張地說:「什麼?你要來主日聚會?」然後她就很老實跟我說,我們會呼求主耶穌的名,會禱告,你又和我們不熟,不知道會不會嚇到你?我很堅持地跟她說:「我沒有時間了,直接帶我去主日吧!」她就跟服事者交通:「這個新人說想來主日聚會,那要帶她來嗎?」服事者就說:「那就帶她來吧!」然後我就這樣去了當地召會參加主日聚會,從開始到結束裡面都很平靜很平安,反而我朋友自己很緊張地問我:「你沒有嚇到嗎?」我就回她:「不會呀!很好呀!」後來三個月後我就受浸得救了!
 
工作環境一角
 
 畢業的難關:一場老師們激烈的爭辯
 
快要畢業的時候,我心裡很擔心會延畢,可是禱告主以後,祂給了我平安的感覺,沒有問題。
 
那時候我的作品有兩派不同的老師給我意見,兩邊都是我的指導教授,一派是系主任,他是希望我的作品要大改造,全部都要換掉,每個地方都換不同的筆觸,比較前衛一點。另外一派比較保守,是副系主任,他覺得這樣就很好了不要再動。那時候就很掙扎,兩邊的人都講不一樣的,那我要聽誰的?
 
後來我覺得應該聽系主任的,因為他能決定我畢不畢業,權力在他手上;可是我裡面又有主平安的帶領,所以後來我把系主任幫我改的那幾筆改回原來的樣子,恢復了畫原本的樣子,去參加最後的考試。在最後考試的時候,我帶著作品跟一篇論文去會場,赫然發現其中一位老師是我碩一的指導老師,是一位韓國來的老師。由於我第一學期進去的時候是轉系生,所以他基本上對我的印象是:跟大家的程度落差很大。可是他看了我最後三年的作品後很高興,於是給我很大的安慰;我也覺得主與他同在,我今天應該是會順利畢業!
 
可是後來,副系主任跟系主任都來了,好像有點不太妙,我有點害怕,而且我也很怕系主任發現我把他幫我改的那些又改掉。後來在現場真的就是轟轟烈烈,一直被批評,當然也有分為幾派,其中有三個老師強烈反對我:「怎麼可以這樣,這樣就是不對阿!太保守阿!為什麼筆觸要這樣阿!這樣弄的對嗎?」我一直被砲轟,可是從頭到尾那位韓國老師就一直不停幫我講話,他還在旁邊鼓勵我說:「我覺得她這樣畫很好阿!這樣畫沒有不好,這筆觸是非常好的!你勇敢的告訴他們,這就是你的風格!」「哦!好,這樣畫的確是我的風格。」在他鼓勵之下,我竟然反駁了系主任。我說,這個比例是完全正確的,我當初會這樣畫就是因為我的感覺是什麼,然後我為什麼要這樣畫。講到最後,全場鴉雀無聲。「哦,好,那就先到這裡。」
 
我就走出來,因為他們要下決定。完蛋了,主啊,怎麼辦,我裡面實在很不確定!但是我又在禱告中覺得超級平安,主根本就是在裡面歡喜快樂地告訴我,哎呀,你畢業了!
 
一位姊妹就一直幫我禱告。我想:怎麼辦,主阿,我真的要畢業,不畢業就不知道還要延畢多久了。如果這個系列兩年半的作品全部要重畫,那我還要再待兩年半嗎?所以我就一邊跟著姊妹禱告,一邊害怕,不知道到底能不能畢業。就在這十五分鐘的等待過程裡面,主還是給我很平安的感覺,連陪我禱告的姊妹都說,我覺得你會畢業!於是我也覺得我一定會畢業,外面的環境主一定會幫忙。最後老師們走出來的時候,只有簡單幾句話:「恭喜你畢業了,可是畫風還是要改。」
 
但是我還是畢業了!主阿,祢應驗了你的話,我畢業了!
 
呂佳螢油畫個展(6.30-7.09)
 
 想要服事神,卻在主的美意下成為藝術家
 
畢業本身是第一個難關,現在已經過了,第二關就是考慮要不要回台灣參加召會裡的全時間訓練。雖然我才得救不久,但主很明確的給我答案,要我回台灣參訓。儘管我的家人阻止我這麼做,但我還是進了訓練中心。即便家人不能接受說,為什麼年輕人要浪費這兩年,為什麼不一畢業就先去工作?可是在訓練兩年的過程中,他們也看到我有很多的改變,覺得主的帶領很不可思議!
 
從美國畢業回來以後,我曾經跟父母們有個承諾,說我參加訓練完就會去工作。雖然我努力想爭取接下來能全時間服事主,一生在教會服事神,可是我跟家人的約定也不能忘記。我既然答應他們了,就必須放下服事的心願,先好好去工作。只是沒想到在主的帶領下,我居然成為一個「藝術家」
 
我想支持我的是主。原本參加訓練兩年都沒有繪圖,也沒想過自己會再拿起畫筆;甚至都已經把畫筆打包好,決定全時間訓練畢業後就把它們都丟了。但真的沒有想到說,後來我的作品竟然有人要買!我只是回來改我的作品,然後也想要好好再練習我的畫,將這十張作品改完賣出去,作為這一兩年的資金來源,沒想到就這樣意外開啟我的職業道路。然而就這樣走下去的時候,我很害怕自己不會畫畫了,我也很緊張要把自己的畫賣給別人;雖然是自己的作品,可是也要修改修改,有些地方要補一補。所以在這個過程很緊張,就跟主禱告說:
 
「主阿,如果這是祢所要我走的,讓我繼續做我的職業,那祢至少讓技術是合乎正常人的,可以見人的『藝術家作品』才可以,要不然這東西不符合市場需求。」
 
沒想到把十張作品改完以後,我自己都很驚訝,我的繪圖技巧不但沒有退步,反而進步了,甚至我看藝術品的眼光也提升了,我自己覺得很不可思議!我就拿我的畫給母親看,母親說:「為什麼我覺得你居然進步了?」「嗯,我也覺得進步了。」然後我們母女倆就在「不可思議」的氛圍下,聽到母親冒出一句話:「我覺得是主。」我媽那時候還沒信主我也覺得是主,只有主做得到。當下我是敬拜神,我想我母親也是。後來我的藝術品就越來越多人收購,一兩年收入也漸漸穩定,所以我也開始漸漸收購其他藝術家的作品來經營藝廊。感謝主。
 
繼續閱讀:服事神的美女藝術家:專訪呂佳螢姊妹(中) 
 
即時資訊:「向日葵-末世論」呂佳螢油畫個展
 
 

【您也有見證想投稿嗎? 水深之處歡迎您也擺上您的見證】

  1. 直接投稿:在水深之處網站註冊登錄後至『作品集散地』點選『投稿』。
  2. Email 投稿:請將您的見證Email到[email protected], 交由編輯代發。
  3. 粉絲專頁投稿:請到水深之處粉絲專頁私訊留言給我們,我們幫您投稿。
閱讀人次 11446
想更多認識神嗎?
請跟我們一起禱告 分享
您可能會喜歡的文章:
1970‧01‧01
水深代發
2015年8月,拿了人生的第一張單程機票,我成了一位留學生。 留學是我從小...
1970‧01‧01
水深代發
我生長在中國北方的一個城市,由於是家中的獨子,特別受到父母的寵愛。家裡有任何好吃好玩...
1970‧01‧01
水深代發
 我出生在寧靜的雨港基隆,長在繁華的臺北市。現在以夜市出名的通化街,是我小...
1970‧01‧01
水深代發
 我小時候很自卑,因為我在學校的成績不好,都是倒數幾名,加上我很愛吃東西,...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