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後可以使用更多功能喔~
帳號: 密碼: 登入 註冊
2015‧08‧06
像父親的女兒
 
有人說女兒像父親,這在我身上是真的。
 
我們不僅長得像,在個性上更是如出一轍,尤其那認真執著、沉默寡言的性情。
 
我的父親,真的是一位非常認真的人。自幼以來,他給我們無虞的經濟環境,使我們在物質上從未感到缺乏。可是他把經濟的重擔獨自扛在肩上,從不向我們訴說他的壓力。父親很少笑,他臉上的表情卻又牽動著家裡的氣氛,因此我從小常覺得家裡的氛圍好似凝結一般。有著和他一樣的血輪,我想我能體會他為什麼話那麼少,為什麼這時候會莫名其妙地生起氣來。但儘管兩人很相似,我仍難以和他有進一步的互動。
 
 
有一天,母親受浸了。主耶穌進入她的生命裡,也逐漸踏入我們家中。
 
起初,父親對母親成為基督徒一事很不諒解,有好漫長一段時間,他們的互動降到冰點。那時弟弟和我仍是孩童的年紀,其實不太有印象。雖然如此,母親仍盡量把我和弟弟帶到兒童聚會中。此後直到青少年時期,弟弟和我要去參加聚會時,常必須詢問父親;年幼的雙眼怯生生地看著父親毫無表情的臉,屏息等待他的回覆。而當下往往他不會回答,那種等待的心情真是難熬!
 
青少年時期的我,常因自己不穩的情緒,和父親說話不禮貌。我們的互動,也常只建立在夜間父親對我訓話上。理性一面,我總覺得需要愛他,主動和他分享我的生活等等,但實際上我這個連自己情緒都軟弱到難以掌握的人,真是做不來!我多希望這樣的情形可以改變啊。
 
幸好,主耶穌沒放棄我們。在高中一年級時,我受浸成為基督徒。高中三年以及大學四年,我一直經歷主耶穌在我身上生命的變化。憑著主耶穌,我的情緒慢慢穩定,也願意主動找父親說話,而且我越來越確定,父親也需要主耶穌!
 
但我要如何做呢?父親的脾氣就是這樣,如何能改變他?
 
升大二的暑假,我參加召會活動,去了趟美國。旅途中遇到一位姊妹,和我分享她長年為父親禱告並帶他得救的故事,這使我知道,唯一的方法就是禱告。於是我開始每週和同伴相約為父親禱告。到了大四,我進一步和母親以及住進弟兄之家的弟弟每週用電話連線禱告。過程中,我也多次利用回家的時間和父親分享神的話,但他聽完,仍用「太主觀」、「不實際」等回應將神阻隔在外。
 
表面上好像沒有甚麼進展,但我們仍然一週週堅定持續禱告下去,因為禱告是推動神在我看不到的地方動工……
 
 
在我大四畢業那天,父親與母親參加了召會所舉辦的畢業生聚會。聚會過程中,父親仍然頭低低的、面無表情。
 
殊不知,那時主耶穌已悄悄進入他的心扉。
 
回家後,母親跟我說,父親問了好些問題。幾天後,平日鮮少與人往來的他,竟然答應和當地的弟兄姊妹一同去東部訪問召會。父親實在是個認真的人,他開始主動翻閱家裡的屬靈書籍,從書中尋找信仰疑問的答案。這個尋求的過程,使他逐漸認定這個信仰,並養成天天讀屬靈書籍、讀聖經、背聖經的習慣。從前我總需要主動和他說話,但如今他會主動跟我分享他最近喜歡的經節,臉上還洋溢著雀躍的笑容,好像找到什麼寶貝一般。
 
因為有神,他真是不一樣了。
 
以前,他會質疑基督徒「為什麼要說感謝神,難道人的努力就不算數嗎?」
 
但今天,他卻常常把感謝主掛在嘴邊。
 
以前,他和母親在信仰的事上形同陌路。
 
但如今,他與母親同心合意,打開家經營召會青少年的聚會。
 
記得兩年前,外公外婆相繼過世。父親用神的話安慰母親,陪她度過最艱難的時刻。在安息聚會上,父親還引用聖經的經節說,雖然長輩走得十分突然,但他們也相信神了,因此日後還會相見。
 
說著,父親竟流下淚來。
 
父親成為一位凡事尋求神的人。在我即將畢業時,決定和正在交往中的弟兄結婚。消息傳到父親那裏時,他十分錯愕,因為原先講定是畢業時訂婚,不是結婚。但他沒有留在情緒裡,先回到神面前禱告。於是當我們回家尋求父親同意時,他只簡單地翻開關於婚姻的經節給我們看。
 
他同意我們的決定,但他告訴我們,不是他自己同意的。原先他花了幾個月的時間尋求「訂婚」時為我們祝福的話,但這次突然得知要結婚的消息,神在一週內就給了他關於「結婚」的經節。因此他知道神的意思改變了,這樣他還有甚麼好說呢?
 
他是那樣尊重神。在籌備婚禮期間,他不看聘金,不注重排場,他告訴我,要讓神得榮耀。父親在公司服務近二十年,表現優異,是許多人敬重的上司。但當自己女兒訂婚宴客時,他為著是否邀請同事前來,在神面前有慎重的尋求。他不在意自己的面子,只在乎行事為人有沒有符合神的性情。
 
結婚聚會上,父親在眾人面前背出他為我們尋求的經節,期許我們不要失去起初的愛。他見證說,在婚姻中因著他不認識神,有好幾年時間,也不知道為什麼,他失去了對母親那起初上好的愛,讓兩人關係日漸疏遠。說著,父親竟哽咽起來。
 
自幼以來的印象中,他是剛強的,鮮少表露自己的情緒。但父親自從接觸神後,變得柔軟許多。雖然還是有脾氣,但家裡的氣氛已不再凝結。
 
 
這就是我的父親,和我這個像父親的女兒之間的故事。
 
記得青少年時,曾在主日會後看到一位先生準備受浸。當他坐在浸池裡接受眾人的祝福禱告時,他的小女兒躲到角落,哭了。因為她的父親終於要受浸了。我曾想,如果坐在浸池中的是我的父親該有多好呢?
 
經過這麼多年,雖然父親還未受浸,但在神眼中,他必定已經得救。我相信,他受浸的日子必定也不遠了!有一句很熟悉的話說到「當信靠主耶穌,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我的成長過程很平順,沒有經歷家破人亡疾病災禍,但在平順的表面下,卻隱藏著家人間互動的危機。這幾年來,若沒有主耶穌,恐怕我們會漸行漸遠吧。
 
主耶穌謝謝你,拯救了母親、我和弟弟們,也給了我一個全新的父親。感謝主,救了我全家!
 
(Sylvia)
 
 
延伸閱讀:從灰暗到日出:我一路蒙恩典的人生
 
 

【您也有見證想投稿嗎? 水深之處歡迎您也擺上您的見證】

  1. 直接投稿:在水深之處網站註冊登錄後至『作品集散地』點選『投稿』。
  2. Email 投稿:請將您的見證Email到[email protected], 交由編輯代發。
  3. 粉絲專頁投稿:請到水深之處粉絲專頁私訊留言給我們,我們幫您投稿。
閱讀人次 9582
想更多認識神嗎?
請跟我們一起禱告 分享
您可能會喜歡的文章:
1970‧01‧01
水深代發
我的父親是一個善良敦厚的人,但他不容易控制自己的脾氣,常常出口傷人或動手打孩子。雖然...
1970‧01‧01
黃庸孜
感謝主!我是台北市召會59會所的韓宏駿弟兄。是主的恩典,讓我在這裏見證,我的父親在基...
1970‧01‧01
水深代發
 我的外婆是一位很虔誠的基督徒,媽媽曾說只要主日一到,外婆就會要求所有的小...
1970‧01‧01
林文揚
今天下午從中壢坐火車到新竹,到學校辦完事,游個泳,就準備把我放在新竹的摩托車騎回中壢...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