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後可以使用更多功能喔~
帳號: 密碼: 登入 註冊
2015‧08‧16
從研究助理到中醫師
 
2005年5月,我來到中研院某間實驗室工作,這是我碩士畢業後的第二份工作。
 
當時的我,申請美國博士班全軍覆沒,無奈之餘,心想,若是能找份研究助理的工作,做出點成績來,也許就能成功申請到理想的學校。因此,我在網路上找到這份工作。然而,當時的我已兩年多沒有正常聚會,找這份工作,當然也沒有尋求主。不料,進入實驗室後,才赫然發現自己誤入歧途,一找就找到了中研院最「惡名昭彰」的實驗室之一。這間實驗室之所以惡名昭彰,是因管理實驗室的老闆娘深怕老闆被其他女人搶走,所以仇視苛待實驗室裡一切的女性助理。
 
在這種地方工作,每天都得過著提心吊膽、度秒如年的生活。深怕做錯什麼或說錯什麼,就會遭受無情的修理。我裡面清楚,這是來自主手的管教!走投無路之際,只能跪下流淚向主悔改,並與身體交通,請聖徒們為我禱告!主實在垂聽了這樣悔改的禱告,很快地,祂便為我施行拯救。過沒幾天,我就因為身心壓力過大,以致突發性耳聾舊疾復發。當發現自己生病時,我心中沒有絲毫怨懟,反而充滿感謝。因為我知道,這是主為我預備唯一能全身而退的路。後來,我因病順利辭職,結束了三週鬧劇般的生活。同時也藉著禱告,主帶我來到另一間實驗室。
 
 
新的實驗室老闆才剛返台不久,他的研究能力在同儕間很受好評,做的主題又恰好是我深感興趣的。也許你以為,這麼夢幻的條件,我從此該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了吧?其實不然。開始工作後,我才發現,這裡又是另外一個熬煉人的「火坑」。
 
新老闆在學術上成就很高,是因為他對研究的態度嚴謹到龜毛。而我過去在碩士班沒有受到嚴謹訓練的問題,在他手下就一一浮現。我常因著達不到老闆的要求而淚灑實驗室。流淚不是因為委屈,而是因著羞愧。因為我知道,我的碩士班生活,因著遠離主,屬靈屬世都過得一團糟,該學的功課幾乎都繳了白卷。但感謝主,祂巧妙地使用這個老闆,給我扎實地「補課」。
 
而在屬靈一面,我也在這段期間恢復了召會生活。週週參加禱告聚會、主日晚上的成全聚會、操練奉獻錢財、操練與同伴一起晚禱…等等,把我過去落掉的召會生活,一點一滴地再補回來。
 
記得在一次聚會中,有前面弟兄交通說,我們在地上無論帶的是什麼職業,都不過是副業。事奉主才是我們一生的主業!當下聽了很受感動,便跟主禱告:「主啊,求祢給我一個可以帶著事奉祢的副業!」
 
 
儘管向主這樣禱告,對於未來的道路,我仍常感到茫然。
 
雖然我常和別人說,念了生命科學,出國深造是理所當然的,而身邊的同學也都是走這條路。但每當我寫著申請學校的sop時,總有一種言不由衷的感覺。我心深處總有細小的聲音問說:「我真的對研究夠有熱情,能夠把青春無怨無悔地付出而不求回報嗎?」「一輩子泡在實驗室裡的人生,真能叫我滿足快樂嗎?」
 
在中研院工作近兩年,很奇妙的,我雖然認真工作,但我手上的計畫做一個死一個,幾乎已經到達project terminator (計畫終結者)的窘態。連我想退而求其次,申請門檻較低的台灣博士班,也慘遭滑鐵盧。不順的程度,連向來要求嚴格的老闆都覺得稀奇,甚至還罕見地安慰我。當時的我,因著工作與申請學校的諸般不順遂,感到空前的自卑。甚至連走在中研院的路上,遇見昔日的大學同學、學弟妹,我都裝作沒看見,不願意和他們打招呼。因為我知道,他們每一個都有博士班念,有人甚至博士學位都快到手了,而我竟然連博士班都申請不上!後來我才知道,這樣的不順遂,其實是是主的美意----祂正使用各樣的環境,為我的將來鋪路。
 
 
2007年的春天,在我又把一個最有盼望的計劃給「做死」了之後,受到嚴重的打擊。突發性耳聾的老毛病這時又犯了,無奈之餘只好放慢腳步,四處求醫。因著西醫總是不能根治這個惱人的毛病,我開始轉而尋求中醫。在網路上四處搜索之際,我偶然發現一個中醫老師的網站。上面的文章真是深得我心,讓人讀來欲罷不能。後來我找到這位老師的學生,耳朵的病竟然就治好了。自此之後,我對中醫產生興趣,也嘗試著自學。學著學著,想轉行的念頭油然而生。
 
不過當時只是心中有這個念頭,能否真的轉行?具體又該怎麼實行?我是一點概念都沒有。後來,還是主在環境中「推」了我一把。記得某次主日聚會後愛筵,有弟兄關心我將來的道路,我便將想轉行的事據實以告。「也許會去大陸念中醫吧!」當時我是這麼隨口回答的。這話恰巧被旁邊一個年輕的姊妹聽到,她不經意地回了我一句:「是啊,你的年紀太老了,台灣的學校不會收你,只能去大陸了。」回家之後,愈想愈不服氣,我明明三十歲不到,怎麼就嫌我太老了呢!?於是便開始上網搜尋。一找,才知道台灣有學士後中醫系,而報考的唯一條件,只有大學畢業文憑而已,不受年齡限制。剛好不久後有場補習班的說明會,我就去參加了。參加後,我便決定要報考學士後中醫系。
 
當我告訴弟兄姊妹們我轉行的計畫不後,某天,一個曾經旅居德國的姊妹打電話給我,跟我分享她在德國所聽聞的一個見證----有個中國大陸的姊妹來到德國,有心為著主在德國的行動擺上,主就帶領她去考針灸師執照。這個執照一般是很難考的,因為除了專業的知識,還要克服語言的障礙。但主為這位姊妹調度萬有,給她很好的同伴幫助她順利考上。這位姊妹在當地開業,蒙主祝福。後來甚至能在市區的精華地段買下了房子,一樓作診所、二樓做聚會使用,帶進很大的祝福。
 
姊妹之所以分享這個見證,是她覺得主帶我轉行必有祂的美意,要我不必懼怕,只管隨主前行。當下我只覺得姊妹真關心我,事隔多年後再回顧,才明白主是藉著身體向我說話,來印證祂的帶領。
 
後來,約有半年的時間,我辭去研究助理的工作,全職準備考試。一個人獨自面對這樣的考試,難免覺得惶恐不安。當我軟弱時,總不免感嘆,自己年紀已經不小了,萬一考不上學士後中醫系,我該怎麼辦呢?我該何去何從呢?一天,主給我一處經節----希伯來書十三章八節:「耶穌基督,昨日、今日、直到永遠,是一樣的。」主藉著這處經節告訴我,過去我怎樣信靠祂而去念了生命科學系,今天我也能照樣信靠祂,帶領我去念學士後中醫系。因為外面的環境儘管會改變,祂是永遠不變、可信靠的那一位。
 
因著補習,我有許多聚會無法正常參加。就連平日一起禱告的屬靈同伴,也在這時出國念博士了。照理說,我的屬靈光景應該是走下坡的,但因著過去學了功課,知道聯於身體交通的重要性,我向主要能一起禱告的同伴。很奇妙的,主差派了一個剛恢復聚會沒多久的姊妹,陪我一週有一次的晚禱。儘管在外面看,我們兩個都不是多剛強,但每當我們一起晚禱,實在就經歷了從主來的餵養和供應。
 
 
至終,我順利地考上了學士後中醫系。也許在人看來,我只準備不到一年的時間就考上,是我很厲害。但我心裡明白,這一切乃是出於主,不是出於我。是主聽了我的禱告,給了我一個可以帶著事奉祂的職業。如今,我已經取得執照執業了,每當回想這段奇妙的經歷,心中對主只有說不完的讚美和敬拜!
 
(xyw姊妹)
 
 
 

【您也有見證想投稿嗎? 水深之處歡迎您也擺上您的見證】

  1. 直接投稿:在水深之處網站註冊登錄後至『作品集散地』點選『投稿』。
  2. Email 投稿:請將您的見證Email到[email protected], 交由編輯代發。
  3. 粉絲專頁投稿:請到水深之處粉絲專頁私訊留言給我們,我們幫您投稿。
閱讀人次 9918
想更多認識神嗎?
請跟我們一起禱告 分享
您可能會喜歡的文章:
1970‧01‧01
水深代發
 高中我讀文組資優班,也利用繁星計畫升大學,因為我笨笨的,為了這些成果,可...
1970‧01‧01
Ush Raelc
我在高二下的時候,受浸成為基督徒。但當時的我從來沒有想過,這對我影響卻是這樣的大。感...
1970‧01‧01
陳翠華
 考研究所,算是一件大事吧?一個年快半百的大嬸要考研究所,更可以算是大事吧...
1970‧01‧01
客旅貞吟
六月下旬有個週四早上七點,我才剛起床,就接到小兒子打來的電話。他次日有個重要考試,此...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