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後可以使用更多功能喔~
帳號: 密碼: 登入 註冊
2015‧09‧02
比自由更寶貴:一個罕病兒母親的體會
「你在百姓面前所要立的典章是這樣:
 
你若買希伯來人作奴僕,他要服事你六年,第七年他可以自由,白白的出去。
他若單身進來,就可以單身出去;他若有妻子,他的妻子就可以同他出去。
他主人若給他妻子,妻子給他生了兒子或女兒,妻子和兒女就要歸與主人,他要獨自出去。
倘若奴僕明說,我我的主人和我的妻子兒女,不願意自由出去;
他的主人就要帶他到審判官那裏,又要帶他到門或門框那裏,用錐子穿他的耳朵,他就永遠服事主人。」
 
(出埃及記21章)
 
 
我一直是個表面乖乖、骨子怪怪的「兒童班」(俗稱主日學),父母都在教會中服事,我沒有選擇地必須接受他們的信仰。相對於某些同儕到教會是為了尋求溫暖與被理解,我必須認識聖經,學習擺上自己那一份,打掃、招待、飯食、司琴、申言,照顧比我更小的兒童或青少年。
 
教會是我家庭生活的延伸,我被束縛,義務多過自由,壓力大於享受。
 
從小讀經,舊約難讀,尤其是出埃及記。它詳載以色列人如何擺脫在埃及的為奴生活,跟隨摩西前往神所應許的美地。因著不聽領導、意見多又自以為是,三天的路程硬是走了四十年。細節繁瑣不及備載,他們在曠野走著痛苦,我看了更辛苦,畢竟,這到底關我什麼事啊?讀讀停停,同伴們都戲稱我們永遠出不了埃及。
 
而且其中許多規定之於我已過時並不合邏輯。如同二十一章,奴僕與主人的關係。
 
青少女讀到這段典章,雖然力主廢奴制的我嘗試理解當時的歷史背景產生的階級制度,我對這服務期滿得以自由的法規,依然非常不滿意。
 
奴僕進主人家,一個人單身進來、可以單身離去;帶著妻子進來、那就帶著妻子離去。這些都沒有問題,Fair enough。
 
但接下來的規定是,如果在服務年間,主人配給你妻子,你在主人的家裡成立了自己的家庭,生兒育女,若於第七年你決定離開:「妻子和兒女就要歸與主人,他要獨自出去。
 
除非奴僕明說:「我愛我的主人和我的妻子兒女,不願意自由出去。」表明對主人的赤誠,放棄了自由,他才能夠與家人在一起,耳朵還要被穿,作為永遠屬主人的記號。
 
ㄘㄟˊ,他當然會這麼說啊!他有什麼選擇?介於自由與他所愛的,顧家的男人只能為了老婆小孩犧牲自己,一輩子在主人家中為奴。
 
當然,許多偉大的解經家皆詮釋,這一切都是因為愛。奴僕愛主人,不願自由離去,妻子兒女豫表教會中的信徒,奴僕願為他們留下並事奉;錐子穿耳意即有雙開通的耳朵,只聽我主的聲音。
 
多麼深邃又具有詩意的表達。
 
我是個相信愛與其力量的人,相信到過於天真。但我無法體會這樣的愛。不過,聖經上有太多經節我不明白,這也不是第一段,我把它擺在一邊,卻放在心裡。
 
後來的日子,我追求離家的機會,沒有人可以勉強我聚會,我是我自己的主人。但我從來沒辦法離開信仰,或不對神說話。我以哲學和行為學分析自己,人,總想在生活中參透宇宙的意義,進而發展出一套理論;而從三歲起就養成的行為,無法擺脫不是因為愛,只因人是習慣的動物罷了。
 
我追求成就與自由,我追求愛與家,也曾以為自己得到它。
 
不知不覺中,我被許多身份侷限並消耗。我發現自己不過是個奴隸,我所愛的,讓我失去自由。
 
 
我愛我的主人和我的妻子兒女,不願意自由出去。
 
愛到底是什麼?難道比自由重要?如今為奴的我再讀這話,問自己。
 
當我看著錫安,我深切了解因愛為奴的心境。然而,我的愛若沒有一再地被置於死地而後生,我能給的是如此有限,並常帶著條件。一旦條件不被滿足,我就失去愛的動機,即便是對自己的骨肉。
 
年輕的時候讀出埃及記二十一章,我以為僕人的留下是犧牲。
 
真摯的愛,的確是犧牲,是自由的失去。但僕人甘心樂意,他並非為了犧牲而犧牲,他的第一個念頭,是愛。
 
為什麼僕人願意留下?是因為天地之大,他卻無處可去。不能與所愛之人一起的日子,他要若有所失,他將被囚禁在思念與挂念裡,自由的空氣只剩窒息。
 
為什麼僕人願意留下、並表明自己愛主人?不是因為他被逼著說違心話,而是主人善待他,主人的家,在這些年間真真切切地成為他心所愛的家。
 
我記得從小讀的那位主耶穌,人稱祂為奴僕救主,來到地上,取了人的樣式,降卑自己順從至死,且死在十字架上。
 
愛的精粹,是捨己。
 
為什麼要持續聚會、並學習服事?因為基督的愛困迫我們,因為祂替眾人死,是叫那些活著的人,不再向自己活,乃向那替他們死而復活者活。
 
他在世時,曾對門徒說:「你們中間無論誰想要為首,就必作眾人的奴僕。」誰在教會中想要領頭,沒什麼好說的,就預備當奴僕,誰叫你所信的就是個奴僕呢?
 
爸媽在教會中共同配搭的身影,一直是我成長過程中最美的記憶,奠定了我此生信仰的根基。雖然我這輩子不會有這樣的家,雖然他們在家夫妻間該吵的架還是會吵,從他們身上我看見,愛主,就是有雙「聽主話」的耳朵,並愛祂的兒女。
 
在教會中與同伴們一起長大,學著服事,直到現在還與有些保持聯絡,聊生活瑣碎或屬靈經歷。被愛、也學著愛人,是教會帶給我最大的福氣。
 
拿自由來跟我換以上,我會說謝謝再聯絡。
 
愛與自由,本來不能共存。但在真實的愛中,你被安慰,得釋放,受醫治並在生命中長大。
 
現在的我明白了,那才是奴僕留下的原因,那就是真正的自由。
 
 
 
 

【您也有見證想投稿嗎? 水深之處歡迎您也擺上您的見證】

  1. 直接投稿:在水深之處網站註冊登錄後至『作品集散地』點選『投稿』。
  2. Email 投稿:請將您的見證Email到[email protected], 交由編輯代發。
  3. 粉絲專頁投稿:請到水深之處粉絲專頁私訊留言給我們,我們幫您投稿。
閱讀人次 5596
想更多認識神嗎?
請跟我們一起禱告 分享
您可能會喜歡的文章:
1970‧01‧01
水深代發
 我的外婆是一位很虔誠的基督徒,媽媽曾說只要主日一到,外婆就會要求所有的小...
1970‧01‧01
林文揚
今天下午從中壢坐火車到新竹,到學校辦完事,游個泳,就準備把我放在新竹的摩托車騎回中壢...
1970‧01‧01
水深之處編輯群
 現在我們有一個影片要你看,好喚起沉睡已久的一些感覺。 &nbs...
1970‧01‧01
水深代發
前幾天,我在孩子學校門口,遇到一位家長。她告訴我,她剛參觀了對街的私立學校,正考慮把...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