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後可以使用更多功能喔~
帳號: 密碼: 登入 註冊
2015‧09‧18
19年後,她成了我的姐妹
 
延伸閱讀:19年後,我嫁給了他。
 
和姊妹第一次相遇是在我十歲的時候,
在一次的兒童聚會中,我偶然發現了她,
因著從來沒見過這個女孩,我還問身旁的同伴認不認識她。
 
(電影『怦然心動』劇照)
 
當時對女孩的印象是覺得她的眼睛好大,個性很活潑,之後就常在兒童聚會中看到她。
她跟我一樣幾乎甚麼聚會都會參加,所以我們見面的機會非常多,因此我們很快就熟識起來。
後來每一次的聚會都會讓我期待見到她,因為她偶爾會帶給我一些驚喜,像是一封信之類的。
 
之後因著一些原因,我們開始變得非常陌生,但是我還是常常會偷偷地注意她。
青少年時,我們有一群人都會在會所唸書,
我常常聽見她在我周圍訴說她生活的細節,我其實都很默默但是很認真的聽她說。
她在學校開心也好,不開心也好,
有時候聽到一些她受委屈的事情,心裡就會為她打抱不平。
雖然那時候我知道她心裡有其他的愛慕,但是我卻還是很在乎關於她的事。
 
記得一次偶然的機會跟她去會所附近買東西,當時她問了我一個問題。
她說:『我在你心目中是甚麼?』
當時我不明白她為什麼會這樣問,但我裏面卻馬上浮出了一個答案,
我告訴她:『妳對我來說是一個很特別的存在。』
我也不明白為什麼我會有這樣的感覺,所以也把這件事放在心裡,
沒想到一放就是快十年,想看看以後是否會有機會明白這個答案。
 
我上了大學後就到外地去唸書,姐妹也隨著家人離開了台灣。
大學的我一開始向著主還有一些心願,也住在弟兄之家,
但很快地就失去了正常的召會生活,也有了其他交往的對象,跟姐妹幾乎失去了交集。
 
因著經歷了許多令人傷心的過程,主讓我看見自己天然的揀選都是徒然,
即使我再用心也不能挽救我所嚮往的愛情,使我對於人與人之間的感情滿了失望。
在那個時候,我甚至還羨慕倪弟兄有一個跟他關係非常要好的青梅竹馬,
我偶爾會想:『為什麼我都沒有一個青梅竹馬呢?或許她就不會離開我了。』
可是非常感謝主使這些環境臨到我,讓我經歷唯有祂是不改變的愛。
並且在我當兵後再次將我尋回,使我不只回到召會生活中,
更在一次的特會中呼召我參加全時間訓練,這是主極深的憐憫。
 
在我要參訓之前,沒想到有機會再見到姊妹,
我原本以為她大概會在國外定居,或許再也不會回來了,
所以當我知道她回來後心情非常激動,有一股莫名的雀躍,很想把我要參訓的好消息告訴她,
所以就找了一個時間跟她吃飯,不僅分享我蒙主呼召的喜悅,也告訴她要抓住機會參加訓練。
 
在參加訓期間,主讓我明白我對婚姻需要有一種新的看見,我的姊妹必須與我一同服事神,
我以前總覺得只要兩情相悅,能夠成家就很滿足了。
但當我有心事奉主以後,我發現不單需要有一個幸福的家,
更需要我的另一半與我一同服事主、服事召會。
所以我的配偶不僅要是基督徒,更盼望她能參加訓練,與我有相同的心願。
 
之後姐妹也加入了訓練的行列,這讓我真的很高興,
不是因為我們重逢了,而是因為她答應了主的呼召,願意受主的成全。
我偶爾也會聽見她在聚會中的分享和申言,讓我常常讚美主的作為。
 
參訓的第二年,我的同伴為著我的婚姻與我有許多的交通。
他為我設定了一些條件,我卻覺得這樣的要求太高了,大概沒有人能達到,
就算有這樣的姐妹,那也不會是我的姐妹。
 
他為我開的條件是:我的姊妹需要會彈琴,能夠在聚會中服事司琴,
還要有高水平的英文程度,能夠達到A班的等級。
 
雖然我對於這樣的條件沒有抱太大的期望,但同時也在心裡盤算哪些姊妹才能達到這樣的要求呢?
當時姐妹正好是一年級的學員,印象中的她並不會彈鋼琴,
但沒想到我發現她在訓練中開始服事司琴,這讓我相當驚訝。
可是我還是不清楚她的英文程度如何,而在某一次的交通中得知姊妹是英文A班的學員,
當然我沒有表現出來,但我裡面真的很驚喜。
 
在第二年的訓練中,主帶領我到日本去開展,
當時我非常埋怨主,覺得日本人根本不會接受福音,去那裡就是在浪費時間。
但主在我到日本的一個月中,讓我看見日本人非常需要福音,
甚至連日文都不太會說的我竟然也能帶人得救,主在日本的需要是大的。
之後我在尋求婚姻的事上,主只給了我一個條件,就是我的姐妹要能無條件答應跟我去日本開展。
 
畢業結訓後,偶然和姐妹配搭服事青少年的特會,
記得某一天晚上,因著服事上的為難使我分身乏術,無法兼顧同時運作的服事。
但姐妹卻在我不知情的狀況下主動解決了其中一個問題,使我能專心應對另外一邊的服事。
在這配搭的過程中,姊妹似乎知道我的難處,這使我對姐妹非常的感激,
也因為這樣的配搭使我對姊妹印象深刻,讓我意識到我需要的配偶就是像這樣的姐妹能成為我的幫助者。
 
因此我便主動尋求年長弟兄的服事,盼望能和姐妹有交通。
雖然在這期間主並沒有給我什麼很具體的引導,但我裡面是非常平安的,
確信姐妹是主所量給我的幫助者。
一週之後,我得知姊妹願意開始與我交往,我們就有了第一次正式的見面,
也在那次的交通中把我想去日本開展的條件告訴姐妹,姐妹竟然毫不猶豫的答應了這個條件,
使我更加確信姐妹是主為我所預備的。
 
開始和姐妹交通的第二天她就離開台灣了,因此我們有一段時間不能見面,只能在電話中晨興晚禱。
而在一次晚禱中,姐妹說想要聽我唱『日近一日』這首詩歌,
當我才唱到第二句歌詞時,我就聽見姊妹在電話中哭泣的聲音。
我知道姐妹很被這首詩歌感動,我也越唱越有感覺,似乎這首詩歌在訴說我和姊妹從小到大的關係。
我就告訴姐妹盼望我們的結婚聚會能唱這首詩歌,姐妹也欣然答應了。
這首詩歌不僅反映了我和姊妹的故事,也說出我們的主盼望我們成為預備好的新婦,迎接祂的回來。
 
之後姐妹在一次的週末開展中忽然打電話給我,
我第一次聽到姐妹如此難過的哭泣,似乎受了很多的委屈,我把電話掛掉後就立刻衝去找她。
姐妹看到我非常訝異,我忽然抱住她,想說些安慰的話,卻什麼也沒說,只是跟著姐妹一起哭。
姐妹看到我哭,換她變得很不知所措,接下來很戲劇性地變成她在安慰我。
之後我就陪著姐妹一起禱告,一起把姐妹的委屈交給主,使主成為我們的安慰。
 
我非常珍賞姐妹是一個向主絕對的人,她對主的信心乃是建立在主的話上,
所以我對姐妹說的話都會讓她反問我『主有對你說話嗎?』
這使我需要經常到主面前去求問,直到主有說話為止。
我也珍賞姐妹是個非常體貼周到的人,許多我沒有顧及到的事情姐妹早就都已經為我想好,
並且為我預備我所缺乏的東西。
姐妹有一次察覺我的座位光源不足,便很細心地替我選購了一個檯燈寄到會所要我收件,
當下收到時覺得姐妹真是貼心,總能發現我的需要。
 
雖然在跟姐妹的交通中並不是一直都很順利,但我知道這些過程總是一再使我們回到主面前,
把我們所遇到的一切大小事都仰望我們的主,引導我們一同愛祂、追求祂。
 
感謝主,在我們相識19年後使她成為我的姐妹,回頭看看我們所經過的,
真覺得主是奇妙的神,也是不誤事的神。
 
(林弟兄)
 
延伸閱讀:19年後,我嫁給了他。
 
 

【您也有見證想投稿嗎? 水深之處歡迎您也擺上您的見證】

  1. 直接投稿:在水深之處網站註冊登錄後至『作品集散地』點選『投稿』。
  2. Email 投稿:請將您的見證Email到[email protected], 交由編輯代發。
  3. 粉絲專頁投稿:請到水深之處粉絲專頁私訊留言給我們,我們幫您投稿。
閱讀人次 18647
想更多認識神嗎?
請跟我們一起禱告 分享
您可能會喜歡的文章:
1970‧01‧01
水深代發
 延伸閱讀:19年後,她成了我的姐妹。  九歲時是我第...
1970‧01‧01
水深代發
 一妻子的話 關於婚姻,可能從小連續劇看太多,也聽了身旁許多人的...
1970‧01‧01
水深代發
小時候,爸媽就千叮嚀萬囑咐地告訴我,在大學畢業以前,絕對不能交男朋友。所以即便有欣賞...
1970‧01‧01
吳緯中
我可以列出好多個我不再聚會、離開神家的理由。  我可以解釋,是因...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