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後可以使用更多功能喔~
帳號: 密碼: 登入 註冊
2015‧09‧22
耶穌我魂的牧人

 
我小時候在南部長大,生活無憂無慮沒煩惱,
後來卻因著求學的關係來到了北部。
也許是因著環境的轉換,許多熟悉的人事物都變了,
 
所以我漸漸喜歡自己獨處,喜歡在腦袋裏思考很多的問題。
像是我喜歡吃孔雀餅乾,我就會想孔雀餅乾的孔雀是什麼意思?孔雀跟餅乾的關係又是什麼?每次問大人這些問題卻總得不到解答,反而叫我不要想太多,因此從小我就學習靠著思考來找出答案。但直到上了大學,我才碰到真正無法理解的問題---『人』。
 
 
因著我的個性開朗,大學時代結交了許多朋友。
剛開始很高興能接觸到很多不同背景的人,
但慢慢深入與人相處後,我發現其實很難弄清楚『人』,有許多事是我想不透的。
我不明白人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反應,為什麼他要這麼說,也不明白為什麼他要這麼做。
我只知道事情好像不對,但卻找不到原初的感覺。
所以我開始意識到『人』超乎我的想像,似乎沒有一個明確的答案。
 
這也反映在我的人際關係上,我學習說適當的話,做適當的事。
我和人聊美食、運動、玩樂,也跟大家一起出去玩,
但我很清楚地知道,我絕不能踏進每一個人的內心深處。
反過來說,我也需要掩飾自己真實的情感和態度。
那時候,『與人為善』就是我的人生哲學。
儘管看起來我很有人緣,但我卻清楚知道我與人之間永遠有一道看不見的高牆,
我也必須戴著面具過生活。所以我甚至覺得沒有人認識我、懂我。
其實,我真的好孤單...
 
所以我開始計畫我想要的生活。
在課業之餘,我也培養了一些興趣和專長。
高中時因為參加過游泳比賽,就一直保持著對游泳的熱忱。
我酷愛游泳,我享受那種在水裡面沒有任何限制、攸然自在的感覺。
似乎只要在水中,我所有的壓力和責任就會在下水的那一刻全部浸到水裡,我的身體就會變得好輕好輕。
這就是我想要的自由。
 
有一段時間,幾乎是一下課我就到游泳池報到。
我覺得我游得很不錯,就又更努力想要達到新的目標。
原本只是想藉游泳來放鬆的我,開始注意每次划手的效率、到岸所要花的時間,
心裡斤斤計較著些微的差距,我好像變成一個游泳機器。
我依然游得很快、很好,但當初在水中享受的自在和舒服似乎消失了。
 
 
同時我也非常喜歡爵士樂,爵士樂中搖擺(swing)的元素能讓我的靈魂跳躍,甚至歡騰。
每每隨著節拍搖擺的節奏,我能不顧一切地甩掉所有的壓力。
到一個地步,我覺得這世上只有爵士樂懂我,人生裡不能沒有爵士樂。
我認定這是我人生的渴望,想盡辦法找名人的作品。
雖然當時是學生,也沒什麼錢,我仍舊為自己添購一套更好的喇叭,為的就是每晚在靈魂裡的狂歡。
但我也非常害怕,因為當我關閉喇叭開關後,靈魂派對也殘酷的結束了,隨之而來的是無限的失落。
我還是我,最終仍要一個人面對真實的自己。
 
長久以來,我試著思考很多事,但總找不到真正的答案。
在我的心裏又有許多的衝突與矛盾,我追尋許多的事物,對生活有很多的期許,
但無論在哪個階段,似乎所有的享受都將消逝,沒有真正的滿足。
我看看自己,裏面就像有一個永遠填不滿的黑洞。
 
大四時,我為了將來能有衣食無缺的生活努力讀書、升學、考研究所,
我努力不是為了賺大錢或功成名就,我只是對自己的人生負責。
但我卻幾乎可以洞見未來的十年、二十年、三十年,我的人生只剩下虛空。
每當我想到這些問題時都很迷惘,人生不是只要有房子住、有食物吃就夠了,
但我卻不曉得還需要什麼才能滿足,什麼才是我努力的方向。
我就這樣常常迷失在自己的思想裏,沒有平靜,沒有安息。
 
有一次我去公園裏散步,恰好碰到一群基督徒。
他們問我有沒有聽過福音並且給了我一張福音單張,我也禮貌地留下我的基本資料。
他們邀請我去參加一個『讀經小組』,因為當時沒有興趣,就以要準備考試為由婉拒了他們。 
 
有一天我在書桌前看書,突然看見桌角那張福音單張,
我看見單張上面寫著『耶穌-我魂的牧人』,當下我覺得真是寫的太好了!
心想如果有一位牧人能牧養我那該有多好!
他一定認識我,也知道我的需要,我只要簡單跟著他走就好了,不需要煩惱該往何處去。
但看完後我就放下了單張,回到現實,繼續埋首在書堆裏讀書。
 
大約過了半年,我確定了研究所的去向之後,這群基督徒忽然打電話給我,再一次邀請我參加讀經小組。
當時正好沒有行程,心想去看看也無妨。
殊不知我到了他們聚集的基督徒家裡,進門後看見主人竟然是我以前的老師!讓我又驚訝又開心!
或許因為他是我的老師,我很配合他們所說的話,舉凡要我讀經、禱告我都照做,
但當他們告訴我可以試著呼求主耶穌的名時,心裡真的覺得很可笑!可是我仍然跟著大家喊喊看。
那天結束後,從老師家回家的路上,心裏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
很寧靜、很舒服,是我從來沒有感受過的。
 
當天只記得一處聖經的話讓我印象深刻,就是馬太福音十一章28節,
主耶穌說「凡勞苦擔重擔的,可以到祂這裏來,祂必使我們得安息。」
回家後我反覆思想這句話。我雖然不是做粗工的,生活也還算輕鬆,但是我汲汲營營的追尋許多事物
老實說有時候真的好累,我承認自己就是這裏所說勞苦且擔重擔的人。
 
若是你問我,我最想要什麼,我想大概就是得到真正的寧靜與安息吧。
 
上研究所後,我把大部分的時間花在研究及論文,雖然這是我感興趣的事,但我卻非常辛苦。
還記得我第一次報告論文時,就被老師痛電了三個小時。
每次走在系館的長廊總是垂頭喪氣的。
那時學校正好有一位弟兄邀請我參加每週四的讀經小組,是在一對夫妻的家裡。
去了幾次後發現這裏的人真的不太一樣,每個人都非常的喜樂、滿足,似乎沒有煩惱。
以前我認為人的年紀越大就會越不快樂,可是反觀我這麼年輕,卻沒有他們的喜樂。
 
 
當時在那裏有一位七十多歲的老奶奶,他的先生過世了,孩子也不在身邊,只有自己一個人。
她並不富裕,但每次見到她都是一副無比喜樂的樣子,笑嘻嘻的。
我一直不明白到底怎麼回事?他們的喜樂從何而來?
雖然他們口裏所說的這位主耶穌看不到,也摸不著,
但我觀察他們之後發現,他們一切的滿足都來自這位主耶穌。
我雖然離他們這麼近,卻有種我始終是在門外的局外人。
我心想我才不要這麼愚昧,我也要像他們一樣,所以便主動告訴他們說我要受浸!
我想作一個喜樂的基督徒! 
 
我得救後有了很大的改變,從前因為心裏不平靜,常常難以入睡。
然而得救後的那個禮拜,我天天一覺到天亮,好像有一股溫暖的力量包圍著我,感覺非常平安。
主耶穌也改變了我的學校生活,以前常常覺得很無力,
可是有一天在我回研究室的路上,主耶穌就在我裏面不斷地告訴我『你有永遠的生命』,
主的話就像是一股水泉不斷地湧上我的心頭,真是無比的喜樂!
我記得那天我是走走跳跳地像小孩一樣回到研究室,真是不可思議!
 
此後我確信,我有神的生命,這位神是我的神,我有永遠的把握。
回顧我得救前的人生,像是一條小船在風暴的海上漂蕩不定;
得救後心裡的風暴就平息了,船也停泊了,我也歇息了。
直到現在,我仍享受主耶穌的牧養,使我有真正的滿足,
我能說有了這位主耶穌,使我一無所缺,謝謝主。
 

【您也有見證想投稿嗎? 水深之處歡迎您也擺上您的見證】

  1. 直接投稿:在水深之處網站註冊登錄後至『作品集散地』點選『投稿』。
  2. Email 投稿:請將您的見證Email到[email protected], 交由編輯代發。
  3. 粉絲專頁投稿:請到水深之處粉絲專頁私訊留言給我們,我們幫您投稿。
閱讀人次 5640
想更多認識神嗎?
請跟我們一起禱告 分享
您可能會喜歡的文章:
1970‧01‧01
張承恩
 因著高中受主吸引,考大學時我只有一個禱告,盼望主帶我到一個地方瘋狂的過召...
1970‧01‧01
陳其華
 我是一個患有亞斯伯格症的青年。 曾經我痛恨神,因為我以為祂虧待...
1970‧01‧01
水深代發
 感謝神,雖然我今年只有不到三十歲,可是往昔經年像是過了幾個世紀。在這過往...
1970‧01‧01
水深代發
 今天是四月28日,在農曆是三月,古人稱「暮春三月」,是「雜花生樹,江南草...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