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後可以使用更多功能喔~
帳號: 密碼: 登入 註冊
2015‧09‧24
父子成弟兄:一個永活盼望的經歷(韓宏駿弟兄)

感謝主!我是台北市召會59會所的韓宏駿弟兄。

是主的恩典,讓我在這裏見證,我的父親在基督耶穌裏獲得重生,有永活盼望的經歷!

我的父親出生書香門第,祖父是國小校長,對兒女的管教非常嚴格,所以養成了父親不苟言笑,做事一板一眼,很有威嚴的樣子。記得讀初中的時候,我提了一串香蕉,在回家的時候,不小心摔了一跤,香蕉灑了一地,父親什麼話也沒說,迎面就是一巴掌我不知道自己犯了什麼大錯,父親的火氣會這麼大!從此以後因著畏懼,我對父親可以說是敬而遠之。

母親在我高三那年因癌症去世,家庭的重擔全落在父親一個人身上,他從來不向我們訴說肩頭的壓力父親原本就很少笑,現在臉上的表情就更糾結了。父親的喜怒哀樂關係著家裡的氣氛,我常覺得家裡的氛圍好像凍結了一樣我想我能體會父親的話為什麼會這麼少,臉上為什麼會沒有笑容,為什麼會經常莫名其妙的生起氣來,但是我卻愛莫能助。

高中畢業後,我考上了國立臺北大學的會計系,隻身來台北念書開學時父親送我去車站,我默默地站在那裏,看着父親獨自離去的背影,在我眼中越來越小,越來越小,直到變得模糊,最後在我眼前消失。父親為了養育我們,經歷了歲月的摧殘白髮蒼蒼,我眼中的淚水一下子忍不住的流了下來。

 

孩子們長大了都離開了身邊,父親一個人住在南投埔里。幾年前他中風,並且罹患了糖尿病雖然請了一位臨時看護,但因行動不便,有時看護不在身邊,父親就倒臥在浴室或房間的地板上。每當看護打電話告訴我的時候,我心裏焦急不安非常的難過,不得不放下手邊的工作,趕回家探望父親。

我非常罣慮父親的身體,經常星期五下班後,就搭巴士回南投埔里,星期一一大早再坐早班車返回工作岡位。父親的晚年因著身體健康的緣故,不得安息,是我這個家中長子心中最大的痛。

後來弟兄們和我交通,希望父親能住進桃園佳安養護中心,並且接受主耶穌作他的救主,得着神永遠的生命, 在基督耶穌裡獲得重生。經過弟兄們的提醒,我才恍然大悟,原來父親也能跟我一樣,從世界中被分別出來,脫離撒但的綑綁,享受被主充滿,被主注入的生活。我對父親往後的日子滿了盼望,立刻著手進行,將父親從南投安置到桃園由於距離更近,我不用再南北奔波了,我有更多的時間陪伴父親,向父親傳講福音,見證我在基督耶穌裏的改變。

 

父親剛到安養中心,由於不熟悉環境,脾氣非常暴躁,在弟兄、姐妹們的代禱和陪伴下,一個月後父親就接受主耶穌作他的救主,受浸得救了!當我再去探望他時,年長的姐妹告訴我,父親的個性改變了,以前經常吹鬍子瞪眼,現在卻變得非常順從;以前是無所事事躺在床上看天花板,現在是每天用放大鏡禱讀聖經中的經節;父親的人生從黑白的,變成彩色的了。每當我坐在父親的面前,父親總是拉著我的手,謝謝我送去的衣服和營養品;就在這個時候,我發現我和父親之間的距離不見了,再也沒有隔斷的牆。我摟著父親的肩,告訴父親:爸!我愛您。父親摸著我的臉,對我說:傻孩子,我也愛你。

彼得前書一章3節:「我們主耶穌基督的神與父是當受頌讚的,祂曾照自己的大憐憫,藉耶穌基督從死人中復活,重生了我們,使我們有活的盼望。」各位弟兄姐妹,你們知道嗎?這一切一切的改變,對父親和我都變得更有意義,更有盼望了!我因著弟兄、姐妹們的幫助,將這上好的福音傳給了父親;父親因著重生靈裡有神永遠生命的大喜樂,不再受必死肉體的侷限。從此,我們父子同飲一位靈,同享一位主,在肉體上我們是同血源的親父子,在靈裡我與父親是重生後的親弟兄! 主居中修直了我和父親的互動關係,祂是我們的保惠師,和平的仲裁者,這是我以前不敢想像的。感謝主!這是何等大的轉變,何等奇異的恩典!

每個月中的一個週六,我都會前往桃園龍潭佳安養護中心探望父親。每一次都看見父親,拿着放大鏡和弟兄、姊妹們一起禱讀經節,一起大聲地唱詩歌,臉上綻放出愉快的笑容,沒有一點憂愁,沒有一點罣慮。父親能夠在主裏享受平安,享受喜樂,得着安息,這就是我們為人子女最大的安慰。    

父親自從獲得重生,得着神永遠的生命以後,不再受肉體的捆綁,丟掉了以往的威嚴,變的更柔軟、更柔細了。因着主的恩典, 主耶穌用祂闊、長、高、深的愛來愛了我的父親,使他有永活的盼望。我願意作主忠信的奴僕來事奉主,我要快跑跟隨主,奉獻我的婚姻,奉獻我的家庭,傳揚這上好的福音,作主福音勤奮的祭司。感謝主!願一切的榮耀、頌讚都歸與主,直到永遠!

(韓宏駿弟兄)

 

【您也有見證想投稿嗎? 水深之處歡迎您也擺上您的見證】

  1. 直接投稿:在水深之處網站註冊登錄後至『作品集散地』點選『投稿』。
  2. Email 投稿:請將您的見證Email到[email protected], 交由編輯代發。
  3. 粉絲專頁投稿:請到水深之處粉絲專頁私訊留言給我們,我們幫您投稿。
閱讀人次 6935
想更多認識神嗎?
請跟我們一起禱告 分享
您可能會喜歡的文章:
1970‧01‧01
水深代發
 神不只保護我愛我,也愛我姐姐,我姐姐每次見到我都會跟我講她大學在教會裡的...
1970‧01‧01
水深代發
 感謝神,雖然我今年只有不到三十歲,可是往昔經年像是過了幾個世紀。在這過往...
1970‧01‧01
水深代發
 我姓鄭,名叫玲子,生於三十年代,日本戰後。因家境清寒,沒有機會受教育,雖...
1970‧01‧01
水深代發
 我以為時間還很長,每次被我嫌囉唆的爸爸,現在想聽他說句話,他卻虛弱的使不...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