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後可以使用更多功能喔~
帳號: 密碼: 登入 註冊
2016‧03‧16
【在耶路撒冷,四個旅人#09】3月10日,聖經動物園
 
世界上的動物園很多,但被貼上「聖經」標籤的可不多見,也許就只有這麼一個。更特別的是,這樣一個占地64公頃,營業超過八十年的老牌動物園,居然不是政府經營的,而是民營的,這就更加難得了。
 
這一個獨特的動物園,它的正名是The Tisch Family Zoological Gardens,但由於展出許多在聖經中出場的動物,所以一般也稱它為耶路撒冷聖經動物園。動物園的對面甚至有一個火車站,直接就取名為Jerusalem Biblical Zoo。於是在「聖經」的加冕下,動物園長期以來一直是耶城的熱門景點,伴隨以色列人走過了將近一世紀。
 
既然如此,來耶路撒冷怎能不到這裡走走呢?
 
但這座動物園也沒一般人想的那樣神奇,好像真有甚麼珍禽異獸;因為這裡看得到的,在台北的動物園也幾乎都看得到,在世界的各大動物園都看得到。這裡真正獨特的,是「到耶路撒冷看聖經上的動物」的這種遐思,以及猶太人和阿拉伯人,一同帶著他們的孩子來看動物。事實上,動物園的工作人員中也有不少的阿拉伯人;因此當園區外弩張劍拔時,園區內卻風平浪靜,沒有種族對立的問題,反倒是攜手合作照顧神的創造,這不是很有趣的對照麼?
 
(園內的地標:挪亞方舟)
(你儂我儂的鸚鵡夫婦)
(找不到老虎在哪裡的猶太小女孩,望著水池後方發呆
 
 
一 我們要去動物園
 
旅程的第六天,我們四人前往動物園。上次到動物園可是二十來歲的時候了,歲月不饒人啊!
 
動物園的地點屢經變遷,如今的園區位於市區的西南郊,比大屠殺紀念館更遠,而且沒有輕軌電車可以搭乘,必須從Ben Yehuda Street坐公車去。但火車呢?不是有個火車站嗎?
 
很遺憾,這裡和下一站(終點站)的Malha離市中心還有幾公里,所以就大眾運輸來說,也只能選擇公車了。所幸時間並不長,十幾二十分就能抵達了。
 
這是我們抵達以色列至今,第一次有機會搭乘市內公車。意想不到的是,第一次搭乘以色列公車,居然就嘗到了被「放鴿子」的滋味!
 
「我聽說以色列公車不會遲到,但也未免太『不遲到』了吧?」
 
公車雖然沒有遲到,但卻提早開走了,讓僅僅提前兩分鐘抵達的我們撲了個空。雪上加霜的是,在這個舉世聞名的城市裡,站牌和電子看板上居然找不著英文,讓我們幾個人拚命上網查詢,確定自己沒有走錯地方。
 
我無奈地笑了,這一點,台北真是方便多了。
 
那麼,就邊看風景邊等待吧。老太太們當然沒甚麼好看的,好看的是有一名高大的便衣提著槍,在站牌附近晃著。過不多久,另一名矮小的男士走過來和他打聲招呼,手上也提著一把槍。接著原先的便衣就跨過馬路,表情愉悅地走了。
 
看著看著,不覺過了半小時,我們的17號公車也來了。
 
耶路撒冷的公車,看起來舊舊的,像是捨不得丟掉穿了多年的棉襖。但它倒也不算落後,不但和電車一樣可以刷卡,而且還會開一張收據給你。唯一令人遺憾的是,公車和站牌一樣,同樣只有希伯來文,對於外國遊客相當不便。
 
「司機一直在打量我們。」Tobias輕聲地說。
 
「好像是。」我也輕聲地說。
 
「他一定在想,這裡怎麼會有這種外國人?」
 
我同意:「也許華人很少來動物園,所以他才會這麼好奇。」
 
動物園得花上一整天,遠道的團客當然很少來;不但團客不來,散客也不一定想來,這樣在遊客當中,東方臉孔就顯得相當稀罕了。
 
當動物看見我們時,會不會也像這名胖胖的司機一樣,偷偷從鏡子盯著我們呢?
 
 
公車一路往西南開去,行經許多狹窄的綠蔭街道,沿途看見的依舊是石頭砌成的土黃建築。越往西,越猶太的感覺,正如你由耶路撒冷老城出發,越往東,就越阿拉伯的感覺。不僅如此,越往西,你對於耶路撒冷的地形就越有印象。正如羅馬是在七座山丘上建立的,耶路撒冷也是由許多山頭組成的。越往西越有空地,你可以看見房屋由市區蔓延到山與山之間的平地,又上到山腰,上到削平的山頂,沿著馬路將散落在各處的社區連結起來。有時候你以為到了郊區,但是道路一轉,過了髮夾彎,眼前又是一片熙熙攘攘的建築。
 
我嘆了一口氣,如果是跟團,要怎樣才能不在遊覽車上打盹而觀察到這些細節?
 
然後,公車就把我們放下了,停在一處寬闊的大馬路旁。
 
這裡真的很郊區,再走一段路,就會離開耶路撒冷。只是那時我們不知道,其實可以轉另一班車直接進入園內,所以我們傻傻地一步一腳印,由Derech Aharon Shulov這條岔路拐進去,一路走了半公里以上,氣喘吁吁地繞到另一頭的大門口去。幸而沿途都是青青蔥蔥的山壁,還有許多難以辨識的異國樹木,讓人忘記烈日下的汗水。
 
 
二 動物園啟示錄
 
走著走著,動物園的地形一目了然,乃是夾在三座山頭之間的低谷;平坦的山頭上都是居人之地,而低谷和崎嶇的山下就成了動物的家。再走著走著,入口突然就到了,耳朵終於聽見人聲。園區的入口處一片平坦,欄杆圍起的方格裡展示著許多色彩鮮艷的黃花,陽光白雲,土壤上鋪排著再明顯也不過的滴管。
 
 
 
原來,這裡也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大公園,長滿了各樣的植物。
 
「很棒,快拍起來。」我趕緊招呼拿著鏡頭的Belinda。
 
甚麼是滴管工程?不用看別的,這小小的一方就是。所有小小的一方加起來,就是以色列由黃轉綠的關鍵。事實上只要你用心去看,整個耶路撒冷到處都是滴管,滴管有如你的微血管爬滿整個耶路撒冷,爬滿整個身體。
 
買了票,進了大門,眼前又是一片豁然開朗。
 
這是一個不算小的池子,池子上有人工島,島上有猩猩在吊繩上盪來盪去。但對於看慣猿猴的我們,引起我們注意的反而是池子周圍的鳥。鳥,好多的鳥!
 
大的鳥,小的鳥。喧鬧的鳥,悶騷的鳥,竊竊私語的鳥。珍貴的鳥,平凡的鳥。紅的鳥,灰撲撲的鳥。發呆的鳥,踱步的鳥,發了狠敲著自己嘴巴喀喀喀作響的鳥。有的明明沒拘束你,卻自願停留在樹梢上;有的都已經鑽出柵欄跑到萬頭了,過不多時又自行鑽回欄內,沒有人想要到外頭流浪。天鵝,紅鶴,鴿子,鵜鶘,烏鴉,少說也有十來種鳥禽混養著,隨意放養在圍了低矮柵欄的草坪上,共同分享這一個大池子帶來的繁華。
 
這時我產生了暫時性的錯覺,以為整個宇宙都在歌唱著,從水中冉冉而出。
 
 
 
 
只可惜草坪上躺著好幾條死魚,臭氣熏天,否則光是站在這裡靜靜看著,也是好的。
 
「那麼,池子很大,往左還是往右呢?」Belinda問。
 
我說:「箭頭的指示往右,但我們往左如何?」
 
有時候不妨打破慣例。於是我們反方向前進,抵達了澳洲動物區。袋鼠自然是這一區最耀眼的明星。而且坡道下居然還設了個重門,讓我們可以大大方方走進袋鼠園內。
 
「甚麼時候可以進去呢?」我們問了問坐在黃土地上休息的工人,他們顯然聽不懂英語,只能說希伯來語,於是指著另一頭,用表情告訴我們:那裏有聽得懂英語的人。
 
這下我才進一步感受到,不懂英語的人還是挺多的。猶太人,並不都是從歐美回歸祖國的,還有相當一部分是由俄語世界過來的。即或是土生土長的猶太人,中下階層也不見得能說幾句英語。
 
我們大步向前,在食火雞籠子外,遇見排排坐玩手機的工作人員;其中一位抬起頭來,輕描淡寫地回答我們:「隨時都可以推門進去!」
 
那真是太好了。於是我們大膽地登堂入室,只隔著一道薄薄的矮籬,和一大群袋鼠近距離接觸。
 
「啊,不覺得牠們的臥姿特別優雅嗎?」這時我彷彿看見了奧黛莉赫本們,眼睛不覺一亮。豔陽高照下,剽悍的袋鼠慵慵懶懶地斜躺在地上,展現牠們流線型的迷人身軀,許久動也不動。
 
「我看不出有甚麼地方優雅的。」年輕的Belinda一臉無法理解的神情。
 
其實,抓的就是一個當下的意趣,今天看了覺得優雅,明天看了或許不然。雖然這些動物在台北也都找得到,但現在就是現在,耶路撒冷就是耶路撒冷,這一刻的感動,回到台北以後再也無法複製了。
 
就當個單純快樂的遊客,一路往西吧!
 
看了蝙蝠,看了蜥蜴,又看了南美區的野豬,羊駝,和馬來貘有點像的巴西貘,偶爾發出問號:「那隻躲在後面的,是鹿嗎?怎麼和豬養在一起?」
 
由於豬在猶太教或伊斯蘭教都是不潔淨的動物,據說為了避免紛爭,園方曾在野豬區特意公告說:「這不是!」
 
隔壁還有另一種「豬」-水豚,在不大不小的池子裡,一位水豚君茫然地看著遠方發呆,冷不妨被其他幾位水豚君撲倒,引起了Belinda小姐的歡呼。這時,我們在池邊遇見了那三個喜孜孜的猶太女孩。
 
「星期四不是要上學麼?為甚麼會跑來動物園?」
 
基於好奇之心,我們攔住她們,而她們也落落大方,和我們這些黑髮的陌生人侃侃而談起來。
 
「因為按照猶太曆法,今天放假,所以就來動物園玩啦。」矮小的女孩又說,她們已經是高中生了。
 
原來如此,後來陸陸續續又遇見了小學生,中學生,以及一個又一個的家庭。今天,果然是放假天。
 
 
 
Belinda聊開了之後,其中一位指著另一位害羞的女孩,特意介紹說:
 
「她是法國回來的唷!」
 
也就是說,她是從歐洲回歸的猶太人,而其他兩個是土生土長的猶太人。
 
Belinda立刻用法語答腔說:「日安!」
 
我們其餘三個大叔大嬸,只能陪在旁邊傻笑。
 
然後大家就拍起合照來了。人與人之間雖有高牆,卻也未必不能如眾鳥雜沓的大水池,或者近距離接觸的袋鼠園那樣,共同分享燦爛的陽光。我想,這也正是聖經動物園蘊藏的理念吧?
 
之後我們走訪的每個角落,幾乎都在展示著這樣的和諧理念:人與人,人與動物,人與天。
 
揮揮手,女孩們,再見。
 
聖經動物園雖然不如台北的木柵動物園那樣專業,那樣的樣樣齊備,但也有它可取之處。比如在南美區隔壁的「地下世界」,就設置了地道讓小朋友鑽進去,然後可以從透明的塑膠罩鑽出來,近身觀看及拍攝一些小動物,不但有趣,也頗有教育意義。
 
 
(從透明罩內近距離觀看土潑鼠)
 
走出地下世界後,我們已經累了,午飯時間也差不多逼近了。
 
於是,我們在鱷魚池和象園之間的大草坪坐下,開始吃起我們帶來的口袋餅夾火腿,還有甜滋滋的無花果餅。
 
一群阿拉伯學生,跟著她們包著頭巾的阿拉伯女教師興高采烈地走過草坪;而另一群皮膚白皙的猶太學生,則歡天喜地同我們坐在草坪上,享受樹蔭所帶來的涼爽。整座動物園彷彿都年輕起來了!
 
我的心中卻飄過一抹陰影。看了好幾組師生,非但分班,甚至是分校;看來,兩造之間雖然不動干戈,不惡臉相向,卻刻意漠視了對方。人類長遠的和平,恐怕還有一段相當漫長的道路要走。
 
 
飯後,我們起身,在烈日下來到園內最大的分區-非洲區。
 
這裡的佈署極為有趣,讓山羊,野鹿,羚羊,長頸鹿,斑馬,鴕鳥,河馬等等十餘種動物混居,有池,有泥,然後架起一條高架橋樑,從東邊直橫到西,並且安置了幾座涼亭,讓遊客可以居高臨下,觀看這一片草莽大地。有幾隻羊和鹿,乾脆直接躲在橋梁蔭下遮陽,省得一天到晚喘氣喝水。
 
由於非洲區的南方就是一片青綠的山地,已屬園外,對比之下,更顯得園方打造這一片區域的誠意。整個耶路撒冷到處都是的鴿子,也來這裡湊熱鬧,和大傢伙們同食共宿,令人想起「豺狼必與綿羊羔同居,豹子必與山羊羔同臥」這段話
 
但願在不久的將來,這個預言能夠實現,不再是遙遠的夢想。
 
曬黑了的Tobias,望著眼前和諧的景象,無限感慨地說:「就這麼養著,好像也不錯。」
 
涼亭其實還張貼了和動物有關的聖經經文,只是我忘了抄下來,非常遺憾。
 
然後,竄過非洲區再往西北去,園區的極西之地,就是挪亞方舟。
 
 
 
 
 
挪亞方舟當然不是真的挪亞方舟,只是一個小型的複製品,但還是可以輕輕鬆鬆地裝進幾頭大象。方舟分為二層,一樓規劃為紀念品販售區和資料查詢區,二樓則是露天陽台,可以登高瞭望南方的山地。
 
聖經上說,在遠古之時,大洪水以前的那些日子,人又喫又喝,又娶又嫁,整天關注的就是這些,直到挪亞進方舟的那日,還不知道神的審判要來,直到洪水來了,把他們全都沖去。其中得救的動物雖多,那進入方舟安全得救的人卻不多,只有挪亞一家八口。而今天的世界,又是甚麼樣的世代,我們將會如何呢?
 
想著想著,我走向紀念品區,買下了六天以來的第一個紀念品-一隻按牠身體就會啼叫警告的猴子。
 
雖然我不愛猴子,愛的是驢子,卻沒有驢子玩偶可以買,而且隨便一隻駱駝就要舍克勒五十元。想了想,還是撿了最便宜的猴子;奇怪的是,偏偏貴的玩偶都不叫,只有這隻便宜的猴子才會叫,一隻還只要舍克勒十九元。
 
當妻子見到這隻猴子時,表情一定會似笑非笑,大喊:「買給我這隻猴子,做甚麼?」
 
這樣一想,心裡就很愉快,錢也就掏出來了。
 
回國以後,她果然啼笑皆非,有時候想說甚麼又說不出來時,就會去書櫃擠壓那隻吊掛著的猴子,讓猴子代替她說,然後含情默默地看著我。
 
這一個紀念品,買的有價值。
 
走出挪亞方舟後,時間就變快了。除了由地道鑽過狼園時,被上方猛然撲下來的野狼嚇一大跳,以及驚豔於溫室裡的鳥園,於竹橋流水之間多看了幾眼埃及禿鷹外,基本上便是走馬看花了。那些豹子老虎,我看的已經不是動物本身,而是當地人臉上那種出乎自然的喜悅感。在地理顏色相對單調的以色列,人們望著這些五彩斑斕的猛獸,也難怪會嘖嘖驚嘆於牠們的美麗!
 
喔,還有,棕熊區,我忘了那些棕熊。
 
 
在棕熊區,我看見令人驚訝的事,那就是當一隻體型最大的熊正想要跨過另一隻同伴的身旁時,突然被對方大吼一聲,彷彿甩巴掌似的揮動了兩下,然後,兩熊就停在原地,久久沒有動彈,像是在演誇張的家庭喜劇。
 
這頭大熊明明是最魁梧的,但卻不敢噤聲,也不敢動,眼神還有點浮飄,像是做錯了甚麼事,大氣也不敢喘一聲,連牠伸起的前腳腳掌也浮在半空中,完全不敢放到地面上。
 
我嘿嘿兩聲,跟大家簡單說明:「這大熊肯定是丈夫,小熊肯定是妻子。」
 
已經當了幾年丈夫的Tobias也笑了笑,沒說甚麼。夫妻之間,本來就有很多微妙的互動。
 
而在一群小小的猴子那裏,我則看見了親情。一隻小到跟指甲片差不多的「嬰兒猴」,居然能緊緊抓附著母猴。不管母猴怎麼跳怎麼翻空怎麼爬樹,牠就是死抓著不放;而母猴則閃過許多同夥,小心翼翼不讓別的猴子撞到自己的孩子。
 
如果在我們的人生中,也能像這隻小小猴緊抓住神的恩典,我們一定能安然無憂。
 
那麼,這便是那一天我們逛聖經動物園的梗概了。
 
走過紅貓熊的家以後,視線漸開,眼前出現了一條涓涓細流,並且逐漸闊大,最後居然成了谷深水冷的河流,並且沿岸紫花怒放,鴨雁在水面上快活地游動著。
 
我想起聖經中的幾句話:
 
你是園中的泉,活水的井,從利巴嫩流下來的溪水。
他們要在草中長起,像溪水旁的柳樹。
 
 
隨流而下,我們又回到了入口處的水池,水勢歸於平緩,又見到百鳥爭鳴的場景。
 
動物,是最能讓人類放鬆心情的好朋友,而人在放鬆心情時的臉孔是他最自然的模樣。所以去動物園,看到的不只是動物,更是看見許許多多來看動物的人,照顧動物的人,以及人背後複雜的生態。如果你來聖經動物園,看見動物以外的這許多面向,甚至想起聖經裡的一些金玉良言,你便已值回票價。
 
就這樣,我們這一天的遊園即將歸於平靜,等候著明天安息日的到來......
 
 

 

【您也有見證想投稿嗎? 水深之處歡迎您也擺上您的見證】

  1. 直接投稿:在水深之處網站註冊登錄後至『作品集散地』點選『投稿』。
  2. Email 投稿:請將您的見證Email到[email protected], 交由編輯代發。
  3. 粉絲專頁投稿:請到水深之處粉絲專頁私訊留言給我們,我們幫您投稿。
閱讀人次 3579
想更多認識神嗎?
請跟我們一起禱告 分享
您可能會喜歡的文章:
1970‧01‧01
水深代發
 前言:2014年二月底,我隨北美眾召會的二十多位弟兄姊妹訪問以色列及約旦...
1970‧01‧01
水深之處編輯群
  身為一個坐辦公室的人夫,生活和工作上有太多的事要兼顧,到神秘...
1970‧01‧01
水深之處編輯群
在我們的國家,如果沒有雲朵遮蔽,女生出門會打陽傘;但在這個國家,女生在烈日下直挺挺地...
1970‧01‧01
水深之處編輯群
耶穌受了那醋,就說,成了!便低下頭,將靈交付了。(約19:30) 這些事以...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