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後可以使用更多功能喔~
帳號: 密碼: 登入 註冊
2016‧03‧16
【在耶路撒冷,四個旅人#11】3月13日,聖殿山

(聖殿山上的圓頂清真寺)

 

某種意義上來說,世界上無可解的大哉問只有一個,那就是中東問題。

中東問題有點抽象,讓我們更具體地說,中東問題的重點就是以色列和鄰國的關係,而這個問題的關鍵為何?就是耶路撒冷,一個猶太教基督教伊斯蘭教都視為聖地的城市。

但耶路撒冷問題的核心是甚麼?沒別的了,就是以色列到底會不會重建聖殿;這個聖殿,所羅門王蓋造了,巴比倫人摧毀了;所羅巴伯重建了,但羅馬人又摧毀了,目前正蓄勢待發的,乃是第三聖殿。然而想建造聖殿,談何容易?每個以色列人都知道,一旦聖殿開始重建,戰爭必然爆發;事實上,那將不只是中東問題,而是把全世界都捲進來的全球危機,因為聖殿遺址上頭,現在佇立著兩座宏偉的清真寺,而且深受穆斯林所看重。要拆我的清真寺蓋你的聖殿嗎?那我們玉石俱焚罷!

所以以色列一直很小心,自建國以來就讓穆斯林管理聖殿山,也就是清真寺所在的山頭,猶太教領袖大拉比也以宗教理由「聖殿山是聖的」,嚴令禁止猶太人登上聖殿山。不過你要是讀過聖經的預言,那麼你應該知道:第三聖殿遲早會蓋造,這件事必然成就,不會永遠這麼僵持下去。

正因為聖殿山牽動整個世界局勢,如果來了耶路撒冷卻沒來這裡,差不多就等於白來了。於是度過第一個安息日以後,旅程的第九天清早六點多,我們出發前往聖殿山。

 

一 聖殿山印象

這一天我們不走遊客如織的雅法門進老城,也不往南繞大彎走錫安門糞場門,像前幾天去西牆那樣

我們走西北邊的新門,這個門是耶路撒冷比較晚開闢(1898年)的一個城門,所以叫作新門,據說開工的契機是德國皇帝威廉二世要來訪問,走新門可以直接到達基督徒區。另一種說法則是附近的人口漸多,為了出入方便,於是開通了新門

門內不遠處的上空,懸掛著耶誕節的五角星星,而不是猶太人的六角星;這裡,果然是基督徒區

我們雖然走新門,但其實只是想看看附近有甚麼,最後我們還是回到雅法門附近,抄近路穿過幾條街道,直行通過安檢後抵達西牆,然後再拐到聖殿山的入口去

 

去聖殿山一定要趁早,如果晚一點出發,你就會看見人山人海,甚至有可能動彈不得。因為聖殿山就和西牆一樣,對於遊客是會安檢的,而且安檢的通道並不太大,人一多就會塞住,加上開放時間很有限,以三月為例,上午開放時間是7點半到10點,而下午是12點半到13點半,只要稍微去晚了,讓安檢佔去過多時間,你就等於白跑了一趟。

很奇妙的是,雖然哭牆(西牆)就在聖殿山的西面,而且前往聖殿山的通道就架在西牆前方的半空中,但西牆不准穆斯林去,而聖殿山不准猶太人去,大拉比的禁令甚至就公告在安檢站入口;所以觀光客去西牆是一回事,去聖殿山又是一回事,兩下的安檢是分開的。一牆之隔,兩個世界,這就是耶路撒冷最微妙的地方。

(上圖:哭牆的南側,架在半空中的就是前往聖殿山的通道,另有安檢;下圖:猶太大拉比依據妥拉,禁止猶太人上聖殿山

「那麼,為甚麼會有猶太人來排隊呢?」我們大惑不解,那些帶小帽,留著長長鬢角的男孩們,不是猶太人又是誰?

猶太人,不是被大拉比禁止上聖殿山嗎?

後來我們推敲再三,他們應該只是帶朋友來;安檢入口有個特別的通道,是僅限猶太人走的;他們通過了,就只能待在檢查站外頭等候,不會真的走上木造通道,直入聖殿山。

通道附近長著一叢叢紅花,Evonne說,這是罌粟花吧?

不知道是不是罌粟花的這些紅花,彷彿哭泣的鮮血,靜靜附著在岩石上。

雖然空氣有點凝滯,但一走出通道,豁然開朗,眼前就是一處廣場,而且比一牆之隔外的哭牆廣場高上數公尺;但在這廣場的北部,居然又堆砌了數公尺高的廣場,幅員廣大,其上豎立著一座華麗的清真寺,金色的巨大穹頂就安在那裏,你想看不見也難。

這就是眾所周知的圓頂清真寺,穹頂高54米,直徑24米,是公元七世紀末由第9任哈里發所建造的。1994年,約旦國王海珊出資650萬美元,為圓頂覆蓋上了24公斤純金箔,因此也有人稱它為金頂清真寺。穆斯林相信清真寺中間的岩石,是穆罕默德夜行登霄,到天堂見到阿拉的地方,所以絕不願讓出這座清真寺。

從圓頂清真寺廣場上俯瞰南方,是格局方正的阿克薩清真寺,色彩偏暗而樸實,原是八世紀初在猶太人的聖殿遺址上建造的,780年毁於地震後,932年再度重建,並於11世紀加蓋了圆頂。1099年,清真寺被十字軍改造成教堂、兵器庫和軍營,直到1187年薩拉丁入主耶路撒冷,才又重新修復。在它的南方還有所羅門王時代的城牆

從射箭的孔洞望出去,許多建築坐落下方,拱衛著聖殿山。

整個聖殿山平整光滑,高高低低鋪滿石板,和我想像中山丘的樣貌不同,顯然是削平了山頭以後的傑作。

圓頂清真寺的廣場上,阿拉伯老人三三兩兩坐在小桌前,幾張椅子,天南地北不住聊天。他們究竟是何時上到聖殿山的呢?恐怕他們的待遇不同於我們觀光客,早在六點以前,就已經安安穩穩坐定位置了。

耶路撒冷到處都是的貓,這裡也有。鳥也有,圓頂清真寺的階門上,不時有鳥雀停歇,而且還有一個老人餵鳥,引來了無數鴿子。烏鴉不願飛落廣場,卻在飄動的高樹上發出巨大的聒噪聲,彷彿想要插一腳,宣示聖殿山是我的,清真寺是我的,不是你們人類的。

在圓頂清真寺下方,花木扶疏,到處有男人圍著小桌,一個小組一個小組的讀經,而阿克薩清真寺的西牆邊,有幾十個婦女聚攏讀經,誦聲朗朗,完全不在意我們這些觀光客。

聖殿山的西邊,還有一棟挨著哭牆長長的建築,是聖殿山的行政管理部門,由北而南有三個門;守門人員告訴我們,最南邊是我們進入的通道,可出可入,而另外兩門則只能出去,不能進來;中間那個門出去好像就是老城區的棉紗市場。

聖殿山的東邊也有門,走出去不遠處就是老城的獅子門,也就是著名的羊門,耶穌治療癱瘓病人的畢士大池就在它的北方。而東邊正是鼎鼎大名的金門,乃是耶路撒冷老城八個門當中唯一長期封閉的門,也是唯一開在聖殿山的城門。我們走近時,管理人員很客氣地請我們離開,因為不對外人開放。它和古代的東門很接近,而東門是耶穌從橄欖山進城時最近的門。

根據考古資料,在金門底下另有一個城門的遺跡,不晚於公元2世紀,遠比7世紀才出現的金門更早,不曉得那會不會就是消失的東門?

金門遠自1541年就從不打開,為甚麼呢?有人說在11-13世紀時,阿拉伯人與十字軍之間常有軍事衝突,所以將城門封上;但另一個說法更動人,對我來說也更可信,那就是蘇萊曼(或薩拉丁)聽說猶太人的彌賽亞降臨時,會由東門進城,所以把東邊的金門封上,以阻擋彌賽亞。久而久之,就形成了一項傳統。

初次聽見這個典故時,我們相視一笑,如果彌賽亞是封門就擋得住的,那祂就不是彌賽亞了。舊約的撒迦利亞書14章說,「那日,祂的腳必站在耶路撒冷前面東邊的橄欖山上;橄欖山必從中間分裂,自東至西成為極大的谷」,如果一腳就能踏破橄欖山,又豈是一座小小的門能攔得住的?

 (從聖殿山東望橄欖山,二山之間交通方便,且步行即可抵達)

 

二 錯綜複雜的歷史

接待我們住宿的B弟兄,茶餘飯後,屢次和我們暢談聖殿山的歷史,幫助我們看見這座小山數千年來錯綜複雜的歷史問題。本文姑且將相關討論發表在這裡。

首先,聖殿山的第一個名稱,是摩利亞山。以色列人的先祖亞伯拉罕,直到九十九歲才從正妻撒拉生子,也就是以撒(而他迫不急待從妾夏甲生的庶長子,是以實瑪利,也就是阿拉伯人的祖先,因此以阿相爭乃是兄弟相爭,以阿問題乃是亞伯拉罕家族數千年來的爭產問題)。但耶和華神為了試驗他,說,你帶著你的兒子,就是你獨生的兒子,你所愛的以撒,往摩利亞地去,在我所要指示你的山上,把他獻為燔祭。

當然,神絕不殘忍,也絕不接受活人獻祭,當亞伯拉罕證明他確實捨得獨生子,即將下手之際,神阻止了他。此後摩利亞山就成為神所揀選的地方。數百年後,這座山成為阿珥楠的禾場,並且被大衛王買下。歷代志下 3章1 節說:「所羅門在耶路撒冷,耶和華向他父親大衛顯現的摩利亞山上,就是耶布斯人阿珥楠的禾場上,大衛所豫備的地方,開工建造耶和華的殿。」也就是說,亞伯拉罕獻祭之處,成了建殿之處,以色列男丁一年三次要上來,向耶和華獻祭守節。

聖殿山的第二個名稱,乃是錫安山。由於電影駭客任務的緣故,許多人對於「錫安」這個名詞相當熟悉,但連大部分的基督徒可能都不知道,「錫安」最初指的是大衛城,就如撒母耳記下5章7節說的:「然而大衛攻取了錫安的保障,就是如今的大衛城。」列王記上 8章1節:「那時,所羅門將以色列的長老們和各支派的首領,就是以色列人宗族的首領,招聚到耶路撒冷所羅門王那裏,要把耶和華的約櫃從大衛城,就是錫安,運上來。」

到了詩篇的時代,「錫安」這個名稱就轉而指稱聖殿所在了:「求你記念你古時所買來的會眾,就是你所贖作你產業支派的,並記念你所居住的錫安山。」(詩 74:2)猶太人和基督徒許多的詩歌,提及的錫安大多是這一個錫安,也就是聖殿山。這是因為所羅門在聖殿山上修築城牆,也就是將大衛城延伸到聖殿山上,這樣,「錫安」一名也就由大衛城延伸到聖殿山。今日老城區南方還有一處錫安山,那已經是公元一世紀羅馬時期才開始稱呼的,並非聖經中所說的錫安山。

於是,以色列人出埃及地後四百八十年(公元前967年),所羅門作以色列王第四年西弗月,就是二月,在山上開工建造耶和華的殿,規模宏大。到了第十一年布勒月,就是八月,殿的各部分都按著指定的樣式完成。因此建殿共用了七年,這就是俗稱的第一聖殿。

然而,由於以色列人不全心跟從神,轉向他神,並且從國王到平民多有不義之事,根據舊約記載,所羅門王死後,以色列國旋即分裂為北國南國,四百年後,神又照著建殿以來就不斷發出的警告,完全放棄了這座殿。公元前586年,聖殿被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摧毁,猶太人流離失所,分散到天下各處。直到公元前515年,因著以賽亞書準確預言波斯王古列的出現,古列十分高興,便下令首領所羅巴伯和祭司約書亞率領一部分以色列人回歸故土,重建聖殿。這座聖殿的模型,如今在耶路撒冷的以色列博物館還看得到。

令人惋惜的是,這座俗稱的第二聖殿,到了公元70年也被羅馬人摧毁了,正如耶穌預言的:

「你們不是看見這一切麼?我實在告訴你們,將來在這裡,絕沒有一塊石頭留在石頭上,不被拆毀的。」

「耶路撒冷阿,耶路撒冷阿,你常殺害申言者,又用石頭打死那奉差遣到你這裡來的。我多次願意聚集你的兒女,好像母雞把自己的小雞聚集在翅膀底下,只是你們不願意。看哪,你們的家留給你們。我告訴你們,你們不得再見我,直等到你們說,在主名裡來的,是當受頌讚的!」

此後,回歸聖地的猶太人再度流離失所。

1948年,以色列亡國兩千年後終於復國,在一片眼鏡跌碎的聲響中,實現了聖經的預言,以色列人果然從天下四方被帶回來了!1967年,以色列軍隊插旗獅子門,攻克東耶路撒冷,實現了另一個預言,使外邦人不再踐踏耶路撒冷。於是,就只剩下以西結書40-48章,關於重建聖殿的預言還沒有完成了。

但聖殿該如何重建?是等候神自己做事,還是人也該配合推動?

以色列人是偏好創新且思維多元的民族,所以對一個問題的看法不會一致,每個人都可以有自己的主張。過去,以色列也曾在聖殿山下挖地道,前總理沙龍還曾登上聖殿山;他們強烈申張建殿的權利,但後來都為了國族命運而妥協了這當然不能讓每個人滿意。有一派力主重建聖殿者,便組成了聖殿重建委員會。他們認為聖殿山上的清真寺該剷平,積極蓋造第三聖殿。許多聖殿的器物他們都備妥了,巨大的金燈臺也做好了放在哭牆廣場上,甚至獻祭的紅母牛也有了。

聖殿山的未來會怎麼樣呢?

關於聖殿山,我們還有許多可說的,而且一定還會寫一篇

我們走下聖殿山,步出獅子門,也就是羊門外,打算二度訪問橄欖山。清真寺周圍巨大的烏鴉叫聲已經聽不見了,彷彿人類這巨大的難題,令牠們也啞口無言。

 

延伸閱讀:
陳舜儀【在耶路撒冷,四個旅人】系列
Belinda 〖探索以色列〗系列

 

 

【您也有見證想投稿嗎? 水深之處歡迎您也擺上您的見證】

  1. 直接投稿:在水深之處網站註冊登錄後至『作品集散地』點選『投稿』。
  2. Email 投稿:請將您的見證Email到[email protected], 交由編輯代發。
  3. 粉絲專頁投稿:請到水深之處粉絲專頁私訊留言給我們,我們幫您投稿。
閱讀人次 21483
想更多認識神嗎?
請跟我們一起禱告 分享
您可能會喜歡的文章:
1970‧01‧01
水深之處編輯群
你知道普珥節是甚麼嗎?這兩天,猶太人正在過他們的普珥節,街頭巷尾異常熱鬧。不但小朋友...
1970‧01‧01
水深之處編輯群
  「耶和華以色列的神這樣說,讓我的百姓去,他們好在曠野向我守節...
1970‧01‧01
水深之處編輯群
 麥加的朝聖活動又出意外了。   (穆斯林到...
1970‧01‧01
水深代發
 前言:2014年二月底,我隨北美眾召會的二十多位弟兄姊妹訪問以色列及約旦...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