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後可以使用更多功能喔~
帳號: 密碼: 登入 註冊
2016‧04‧07
我陪母親走了一趟鬼門關
親愛的水深之處編輯部:
我是來自美國達拉斯的讀者,過去三個月在我人生的低谷時,水深之處的見證激勵我勇往直前,如今當我走出黑暗,我也希望能用我生命的故事去幫助別人。
 
 
我陪母親走了一趟鬼門關…
 
推著老邁母親的輪椅走進鄰近的小公園,印入眼簾的是許多年青母親帶著自己的孩子在公園內嬉戲玩耍。雖然母親因為虛弱與老人痴呆的關係,與我沒有太多的對話,但是我的心中卻充滿了感恩,因為在三個月前,帶母親出來逛逛這件事簡直是天荒夜譚。
 
回想三個月前的一個半夜,接到住在日本的姊姊的一通電話,她說母親下體流血不止,經過檢查證實是大腸癌,可能是第二或三期,加上心臟衰竭,現在正在加護病房。我印象很深刻因為那天正是聖誕夜。我原先計劃了購物計劃、出遊計劃,一下子全部打亂了。我該怎麼辦?去看母親或是待在這裏等消息。從姊姊的口氣中我很清楚的感覺到這可能是母親生命中的最後一個冬天。我覺得聖靈在我心裏催促,無論我做任何事都無法專心,我心裏很明白這是神的心意,我應該去照顧我的母親陪伴她走過人生的最後一段路。但知道是一回事,真正要去做卻有相當多的掙扎,我不諱言地說,心裏實在有些不捨我熱愛的工作和親愛的家人。但很感謝先生的提醒,他説現在不做將來可能會帶著一生的遺憾。同時他也體諒我辭掉工作會減少家裏的收入但那不是現在最重要的事。他願意幫忙照顧孩子和家庭,讓我無後顧之憂。於是帶著他的支持和祝福,我買了一張單程機票,在2015年的最後一天飛往曰本。
 
我必須要說的是,我很單純的只是想孝順父母因為這本是為人兒女應做的事,但我從未想到自己根本無法承受這樣的壓力,以為自己很堅強,老遠跑到日本來照顧母親,沒想到在第一個禮拜我就病倒了而且陷入極度的憂鬱當中,因為母親一直徘徊在昏迷和短暫的清醒之間,而且即使眼睛張開,眼神卻極為空洞,一點都認不出我來。我那個説話宏亮,淊淊不絕的母親到那裏去了。坐在病床旁,唯一能做的就是握緊她冰冷的手一次又一次地在心裏吶喊:媽媽我愛你,你知道嗎?
 
當人們正開心地歡度新的一年的開始,我卻在冷清的加護病房中熬過,我的思緖開始澎湃洶湧,我抱怨姊姊沒有好好地照顧母親,我怨恨兩年前母親來美國小住我沒有留下她來,好好地照顧她。我的心被這些負面思想所占據,讓我身心俱疲,直到我慢慢把自己安靜下來低頭為母親默禱時,馬太福音廿一章二十二節的經文浮現在心中:「你們禱告無論求甚麼只要信就必得著」。我感覺到神在對我說話,你這小信的人啊!你要靠自己到幾時呢?殊不知生命在神的手中。我以爲自己親自來照顧母親,和醫生討論病情就能幫助母親早日康復,但事實上生死之事,連醫生也有束手無策的時候啊!
 
人的盡頭就是神的開始,當我在絕望的低谷,一切都是如此悲觀之際,神的話開始一句句浮現在我腦海:「你們中間有受苦的呢,他就該禱告。有喜樂的呢,他就該歌頌」又說:「應當一無掛慮,只要凡事藉著禱告,祈求,和感謝,將你們所要的告訴神」。感謝神,祂的話是如此信實,我開始匐伏在神面前,把自己肩上的重擔卸下,完全交託,同時我也尋求教會姊妹的代禱。感謝神,有相當多的弟兄姐妹聽到消息後都為母親禱告,還不時傳送鼓勵的話語,讓我受到極大的鼓舞,憂患就像是化了裝的祝福,因為在憂患中有神的安慰。
 
正當我緊緊抓住神的話的同時,一連串的試煉開始接腫而來。醫生說母親的癌症,唯一的治療之道就是開刀切除,但母親有心臟衰竭,冠狀動脈硬化的夙疾加上八十六歲的高齡,開刀有相當大的風險。怎麼㸤,開還是不開?是要放手一搏還是讓母親去安寧病房,平靜地度她的餘生呢?醫生建議可以問問母親的意見,但詢問的同時又發現她的老人痴呆讓我們不能確定她到底清不清楚狀況,最後做決定的責任又落到我們姊妹身上。想像一下當你須要親手簽下手術同意書就好像是死亡証書一樣,你的心是多麼糾結。怎麼辦?我可以幫母親做這樣的決定嗎?如果母親因此在手術台上離世,我們這一輩子可以心安嗎?當我又要陷入低潮之際,一個溫柔的聲音在我耳際響起,孩子,來禱告吧!
 
從來沒有這麼殷切的禱告過,每天睜開眼睛的第一件事就是跪下來禱告,神阿,求你聽我的呼求,側耳聽我的禱告。在禱告的過程當中我也學習到在過去我並不真正懂得禱告,我總是在禱告中求這個,要那個。神啊!求你賜母親一個有智慧的醫生,求你讓她在手術中沒有疼痛,求你讓她快一點好起來...我好像是神的參謀,希望祂能成全我這個,幫我做那個,伹我真正知道什麼是對母親最好的嗎?神是造我們的神,祂豈不知我們的需要,祂將獨生子降世為人,死在十字架上,祂豈不給我們最好的?過去禱告總希望神能聽我的話,照我的旨意成全,如果事情不是我想像的,就會失望或抱怨,殊不知禱告不是跟神談條件,給神出主意,而是將你的重擔帶到祂面前交托祂,信靠祂,讓祂成全。約伯記五章八節:至於我,我必仰望神,把我的事情託付祂。無論神要帶母親回天家或醫治她,我相信都有祂的美意,即便我們現在不明白。
 
原來禱告是大有能力的,因為我親身經歷在醫生眼中也視為的奇蹟,母親的手術原預計四個小時,卻在兩個半小時就結束,原本擔心手術中的大量出血,什麼腦梗心梗一樣也未發生,一切都出奇地順利。甚至母親手術後清醒時還對我們微笑跟我們說沒事。眼前的一切我彷彿有置身夢中的不可思議。這是真的嗎?我終於笑得痛哭失聲。
 
兩個開刀醫生都不敢置信地在當天與隔天巡房了好幾次,姊姊睡在病房外大廳將近一星期,擔心半夜有事發生,但一切的一切都非常順利。原先醫生預計要一個月才能出院,卻在一個星期後發出出院通知書,並在出院前的病理檢查報告中告知:切除出來的淋巴結中沒有發現任何的癌細胞。哈利路亞,讚美神!真是除了感謝讚美,我無話可說。
 
三月的東京,櫻花盛開,推著母親的輪椅心中有說不出的感恩,現在的我才真正體會到司布真牧師所說的話:小信心把我們從地上帶到天堂,但大信心把天堂帶到地上給我們。眼前的母親不正是一個活生生的實例嗎?
 
(龐繼診于達拉斯)
 
 
 

【您也有見證想投稿嗎? 水深之處歡迎您也擺上您的見證】

  1. 直接投稿:在水深之處網站註冊登錄後至『作品集散地』點選『投稿』。
  2. Email 投稿:請將您的見證Email到[email protected], 交由編輯代發。
  3. 粉絲專頁投稿:請到水深之處粉絲專頁私訊留言給我們,我們幫您投稿。
閱讀人次 2539
想更多認識神嗎?
請跟我們一起禱告 分享
您可能會喜歡的文章:
1970‧01‧01
水深代發
感謝主,我是基督徒,國中二年級時受浸。 在水深之處看見很多的信仰見證,總是...
1970‧01‧01
王得安
章啟正百日抗癌的心路歷程前年(2003年)十二月,時任太平洋SOGO百貨執行長的章啟...
1970‧01‧01
水深代發
我生長在一個傳統的家庭,父母對我的要求就是只要認真讀書,將來有份穩定的工作,過幸福的...
1970‧01‧01
苗延鈞
  我從很小的時候就跟著媽媽一起拜拜。媽媽常帶我到台北香火鼎盛的行天宮祈求、收驚,有...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