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後可以使用更多功能喔~
帳號: 密碼: 登入 註冊
2016‧04‧20
【在耶路撒冷,四個旅人#12】3月13日,拿著地圖的小偷
 
 
出門在外,最怕兩件事:一件就是生病,在國外看病可是貴得不得了;另一件,就是身上的東西被偷得精光。
 
如果你到了一個陌生國家,身上的東西被偷個精光,連駕照信用卡也沒有了,你會不會心慌慌?
 
3月13日,從聖殿山下來以後,我們就發生了這樣的事,看起來最穩重最不會出錯的Tobias,身上的錢包居然在獅子門那裏給摸走了。下手的,是一個拿著地圖兜售的阿拉伯青年;躲進墓園以後,就再也找不到了。
 
這是怎麼回事?
 
這一節驚心動魄的奇遇,讓我慢慢說給你聽。
 
(圖:掛在獅子門牆面上的地圖和明信片)
 
沒到過以色列的人,很容易有兩種刻版印象,一種就是那裏遍地戰火,每天都在躲防空警報。
 
其實,沒這回事。由於和巴勒斯坦人之間的恩怨,在以色列遇見恐攻的機會是比較高,但每年死於恐攻的人數遠遠不如交通事故。除去恐攻不談,由於執法嚴明,動用大量軍警維持秩序,平日以色列的社會治安很好,而且和週邊的阿拉伯國家早就不打仗了。即便發生恐攻,主要也是針對猶太軍警和宗教人士,波及外國遊客的可能性比較低。
 
另一種刻版印象正好相反,以為以色列既然遍地軍警,治安良好,那麼肯定是路不拾遺夜不閉戶了。
 
事實上,並不盡然如此。以色列的犯罪率的確很低,西耶路撒冷部分地區也的確路不拾遺夜不閉戶,但這可不等於零犯罪。在東耶路撒冷舊城一帶和特拉維夫海邊,由於觀光客雲集,竊案還是常常發生的。如果進到巴勒斯坦人的自治區,由於存在種族和失業問題,風險更高,必須謹慎小心;像希伯崙這種高度衝突的地區,根本就不建議自由行的旅人前往。
 
那一天我們發生事情的聖殿山北面,獅子門附近那一帶,就是人口稠密,竊案也比較多的舊城穆斯林區。
 
(4就是獅子門,圖源:陳崇基聖經考古
 
獅子門和聖殿山的關係是這樣的。聖殿山,構成了耶路撒冷舊城的東部,它的東、南兩面直接就是城牆,北、西兩面卻是包裹在城裡的,並且有一大部是被穆斯林區所包圍(事實上,聖殿山通常被算為穆斯林區的一部分,但它周圍有牆與街區隔開,也可視為獨立的一區)。當你從聖殿山北面的綠門AL ASBAT GATE出來,也就是金頂清真寺的北面出來,往右就能看見城東的獅子門,門外面向橄欖山,門內則是苦路的起點,也就是耶穌從受審到行刑路程的起點。
 
(走出綠門AL ASBAT GATE,就走出了聖殿山,可以通往苦路和獅子門)
 
當我們走出聖殿山時,一眼就瞥見獅子門旁有雜貨店,有一個阿拉伯小孩看著店,一臉無聊乏味的表情。
 
這種年紀的小孩,不是應該在學校裡念書嗎?
 
由於水壺的水正好喝完了,於是我在店裡買了兩罐果汁,每一罐都要八舍客勒,相當於台幣七十幾塊。
 
 
「你是因為同情這個小孩嗎?」Evonne小聲地問我。
 
我回答:「可能有一點吧。」
 
獅子門的位置,其實就是聖經時代著名的羊門,耶穌行過神蹟的畢士大池也在北面不遠處。1967年六日戰爭時,以色列第55傘兵旅的傘兵就是通過此門,到聖殿山上升起了以色列國旗,宣告以色列從約旦手中「收復」了東耶路撒冷,因此獅子門對於現代的以色列國,擁有著非凡的象徵意義。從這道門走出去,一眼就可以望見橄欖山,而且出城後的通道,右邊(南邊)是聖殿山,左邊(北邊)則是一處廣大的墓園Yeusefiya Cemetery;路,夾在兩處高地之間,而城門,扼住路的咽喉。
 
(獅子門一路通往橄欖山;道路右邊是聖殿山,左邊是墓園)
 
但附近環境看起來並不好,路窄,一次只能容一輛車子進出,進城後又必須與行人爭道,而且垃圾多了點。
 
城門上兩側各有兩隻野獸塑像,合計四隻,有人說這不是獅子,而是豹。但也有人說,不,這就是獅子!不是獅子,那幹嘛不叫豹門?
 
(你認為門兩旁的動物,是獅子還是豹?)
 
這一段公案我們不去說他,總之,它們是十六世紀時蘇萊曼大帝安放在這裡的。據說蘇萊曼的前任塞利姆一世打算毀壞耶路撒冷,而被獅子抓住,直到他允諾修建城牆來保護這座城市,才得以獲救。從此獅子就成為耶路撒冷城徽的主要意象,連市政府前面都擺了一隻。不過也有人說,其實是蘇萊曼大帝打算課重稅,結果夢見有兩個獅子要來吃他。當他醒來後,請人解夢,智者告訴他,你的政策激怒了神。為了贖罪,蘇萊曼就建造了這座獅子門,用來拱衛耶路撒冷。
 
我們走出城外,正準備走向橄欖山腳的客西馬尼園,補上3月9日過園而不入的遺憾。此時,我們突然發現靠聖殿山的這一側,路旁有一棵樹,樹上有一雙鞋,被高高地掛在枝頭上。
 
 
是誰幹的好事?
 
不,應該說,怎麼有辦法成功掛上去?
 
很難想像有人敢在清真寺旁亂爬樹,但要扔得準準地把鞋子丟上去,真不知道要失敗多少次哩!
 
正在莞爾一笑時,突然有個年紀不大的阿拉伯青年挨到Tobias身旁,拿著一張長長的地圖想要兜售。我瞄了一眼,這地圖舊舊的,買了能做甚麼?
 
於是Tobias邊走邊說No,但這孩子居然鍥而不捨,緊緊跟著他,還苦苦哀求起來!
 
「No,No,No!」
 
在嚴詞拒絕之後,他突然回頭就走,而且腳步走得很急。
 
Belinda這時突然靈光乍現,急問Tobias說:「你的錢包還在嗎?」
 
因為,他的背包被打開了!
 
Tobias伸手一摸,立刻轉身衝向阿拉伯青年,但那人早已奔上階梯,隱沒在墓園裡頭;這時很有俠女氣概的Belinda,完全忘了自己的安危,揹起沉重的鏡頭也追上去了!
 
於是,路旁就只剩下兩腳有病跑不動的我,還有太瘦跑不遠的Evonne。
 
「要跟上去嗎?」她說。
 
我放低聲音說:「不要,最好留在原地。」
 
其實,我原本想開口叫Tobias和Belinda別追上去的,因為對方是地頭蛇,溜得又早,他們絕不可能追上,「深入敵境」反而讓自己陷入危險,但腦子還沒轉過來,他們兩人就已經跑到路的盡頭去了。
 
在這種人不生地不熟的地方,他們的處境有點不妙,但我們這兩個拖油瓶若追上去,恐怕更為不妙,因為跑了卻追不上,兩下反而會分散開來,萬一對方有同夥,我們就會全體陷入危境之中。留在原地,用電話聯絡,等他們回來,這是最好的策略。就相信在社會上闖蕩多年的Tobias,能有足夠的智慧保護自己和同伴吧!
 
於是我們坐在路旁,花了點時間禱告,為他們的人身安全祈求,尤其Belinda是女孩子,盼望不要有事。
 
這一段時間,真是分秒如年月,騷動著人的心弦。畢竟這裡可是以牙還牙,以眼還眼的中東啊!
 
等到靜下心來後,Evonne打電話告訴B弟兄,說,Tobias的錢包被偷了。B弟兄很訝異,但並不驚慌。又過了一會,Evonne也聯絡上了Tobias,說:「他們要回來了。」
 
大約過了十分鐘,兩人若無其事地出現在路旁,身邊跟著四個背著槍的軍人,還有一位大叔。路過的遊客看著我們,一臉好奇的表情。而我們看見同伴們平安無事,也就放心振作了。
 
「怎麼樣?」我問Tobias。他苦笑了一下,但神情並不焦急。
 
「追進墓園裡,人就不見了。大叔說,皮夾可能被丟在地上,所以我們花了點時間尋找,但是找不到。」
 
我又對Belinda說:「有點危險喔!」
 
她氣鼓鼓地說,因為太生氣了,所以甚麼都不管就衝出去了。幸好那位猶太大叔很熱心,看見他們兩個外地人,立刻拉著他們找到了幾個軍人。大叔離開以後,軍人們還繼續陪我們站著,但並沒有和我們多說甚麼,而是自顧自地討論著。
 
Tobias算一算,他把這趟旅程所有的錢都帶出來了,駕照和信用卡也都在皮夾裡。
 
「多少錢?」我們問他。
 
他說:「五百美金,差不多是這次帶出來的全部現金。」
 
「你把所有的錢都帶了出來?」
 
錢,身外之物;比起掉錢更麻煩的是,後天週二就要自駕到加利利,沒有駕照怎麼開車啊?
 
唯一萬幸的是,這一天我們沒有任何人帶護照出來,不然整個旅程很可能就泡湯了。
 
「或許可以找台灣駐以色列的辦事人員。待會也得去掛失信用卡,我已經跟我姊妹(太太)說了。」
 
我看著他,說:「我看你好像都不緊張,反而有點開心。」
 
Tobias承認,並不否認:「我覺得是很難得的經驗。一開始我很生氣,想打人,現在我會為小偷禱告,這種人真需要得救。」
 
喔,真是在火中才能試驗出真金啊。Tobias,你正在實行聖經馬太福音上的話:
 
你們聽見有話說,“當愛你的鄰舍,恨你的仇敵。” 但是我告訴你們,要愛你們的仇敵,為那逼迫你們的禱告,你們就可以作你們諸天之上父的兒子;因為祂叫祂的日頭上升,照惡人,也照好人;降雨給義人,也給不義的人。
 
「現在我們還得去報警。」
 
軍人們問,你們知道警察局在哪裡嗎?
 
確認過後,軍人們提著槍就走了,找偷竊的嫌犯可不是他們的專長。我們則重新走入墓園,找了一遍又一遍。少了Tobias的駕照,租車可能會出問題,說不定後面幾週的行程都得變更,所以能找回來還是盡可能地找。
 
很遺憾,我們甚麼也沒找到,只找到小偷手上那張不值錢的舊地圖,被扔在守墓人的小屋附近。
 
Tobias機警地把它撿了起來:「上面有指紋,我們可以交給警方。」
 
這時守墓人從小屋中走出來,聽了Tobias的見解後點點頭,還開了側門讓我們出去,省下一段路程。
 
走了幾步路,Evonne回頭小聲地問:「這守墓人會不會......」
 
Tobias立即大聲地說:「喔,千萬不要這樣想。」
 
沿著墓園旁的小路,我們一路往北走,走到城牆的東北角,西折以後就是希律門,警察局就在門的對面,圓環的東北邊,附近的街道舊舊的,沉溺在歷史的泛黃裡,有點像西門町略顯破落的景象。
 
這道希律門,正如你所想的,得名於耶穌時代的希律王。但這並不是說,這門是在希律王時代就蓋好的,相反的,這是耶路撒冷很晚才修築的一座城門,晚到1875年時,由於街區的快速發展,鄂圖曼帝國才決定在城北打開一個較大的缺口,也就是希律門,並且關閉了原先較小的角門。它之所以被稱為希律門,只不過附近有一個教堂,而這教堂正好是傳說中希律王曾經的住所,如此而已。
 
 
但比起看見希律門更令我雀躍的,是走進警察局。在國外,這還是第一次呢!
 
警察局正如我們所想的,有安檢,進去以後我們被指示找某某警官報案,但他說:「可以請你們兩位在外頭等候嗎?」
 
因為問話的房間,實在太小了。
 
於是,苦主和跟著追上去的Belinda留在小房間裡,而我和Evonne只能坐在外頭的椅子上等候。
 
我說:「上個廁所。」
 
一樓沒廁所,走上樓,二三樓之間居然有扇門,出去以後就是廣大的露天陽台,陽台上可以望向樓下的街景,望向另一頭的希律門。
 
真有異國情調,我再次感謝神,要不是發生竊案,還真沒有這個機會上來看看。
 
(後方的城牆就是希律門所在之處)
 
回到一樓以後,陸續又有幾個人過來排排坐,有一對白人姐妹花,一個膚色黝黑的小哥,還有一個戴著以色列頭巾的猶太女孩。原來,這一天在附近掉了錢的不只我們這一組。
 
大家齊聚一堂,莫非這是上天安排的?於是姊妹花打開話匣子,和有些靦腆的小哥聊起天來了。
 
那我們呢?
 
猶太姑娘夾在我和Evonne之間,眼觀鼻,鼻觀心,三個人都有點尷尬。
 
Evonne鼓起勇氣,告訴猶太姑娘說:「換個位置?」
 
好啊。
 
但是,換完後三個人還是陷入沉默,只能各自把玩著相機和物件,因為等候的時間真是太長了......
 
窮極無聊之際,我盯著男警察女警察出出入入,研究一下他們的體格和肌肉,其中沒有一個是過胖或過瘦的,有的看起來就像是好萊塢的動作片明星。從他們精悍的眼神,就能看出以色列警方的訓練有素。
 
等啊等啊,房門總算打開了。可以回家了嗎?
 
但我拉住大家說:「你們知道嗎?樓上很美,可以看見希律門。」
 
可是女孩子們不肯上去,只有Tobias跟著上樓,在陽台上看著雜亂但頗有味道的街景。看來在旅行時,本來就喜歡冒險的男生們都會加倍地浪漫起來。
 
不過小偷這麼一鬧,接下來Evonne也不敢重回獅子門了,客西馬尼園,我們第二次失之交臂。
 
於是沿著希律門,前陣子剛發生恐攻的大馬士革門,新門,雅法門,我們一路走回西耶路撒冷,走回熟悉的公寓,叩叩B弟兄的房門。他,在家,我們的心窩都溫暖起來了。
 
幸好大家都平安無事。
 
B弟兄說,我們碰上了典型的偷竊手法:把地圖展開,拚命找你說話,掩護地圖底下亂來的那隻手。
 
原來如此。
 
「剛才在警察局,我問說再遇到這種人怎麼辦?他們說,就是打下去!Tobias苦笑。
 
我們基督徒,當然是不該打人的。大聲斥喝他們,揮手叫他們滾開,也就很足夠了。
 
B弟兄用他一貫的儒雅風範,徐徐告訴我們:以色列警方光是維持社會穩定,應付恐攻就很忙碌了,所以錢包回來的可能性不大。他又說,但是不必擔心,如果他們敢進一步攻擊遊客,那就會把事情鬧大;畢竟在以色列這個特殊的國家,你在公開場合攻擊他人,軍警會當場把你給槍斃掉的,所以沒有一個小偷會蠢成這樣,逼警方不得不來找你麻煩。這也就是說,「偷竊」是有的,但結夥「搶劫」這種事很難發生。你追,他只會逃,不會反身過來對付你,因為找你麻煩就是找他自己麻煩。
 
 
看來,每個行業都有一把尺,耶路撒冷的小偷也不例外。
 
我心裡想著,還好啦,不會因此就對以色列的治安失望,因為偷竊這種事,即便在高度文明的歐洲也常常發生;至少以色列的小偷不敢攻擊你,還安全一點呢。
 
但為甚麼小偷沒找上距離更近的我,而是Tobias呢?
 
我笑了笑,這當然是包包被我攬在胸前,不像Tobias在側邊甩著甩著。其實小偷如果真找上我,也偷不著半樣東西,因為包包不僅在我胸前,壓在錢包上的,還有我在獅子門外向那孩子買的兩罐果汁。如果小偷探手一摸,已經喝完的空罐立即就會發出清脆的撞擊聲,提醒我這個好心腸的大叔小心謹慎呢!
 
友善,果然還是能夠得到回饋的!
 
 
延伸閱讀:
陳舜儀【在耶路撒冷,四個旅人】系列
Belinda 〖探索以色列〗系列
 
 
 

【您也有見證想投稿嗎? 水深之處歡迎您也擺上您的見證】

  1. 直接投稿:在水深之處網站註冊登錄後至『作品集散地』點選『投稿』。
  2. Email 投稿:請將您的見證Email到[email protected], 交由編輯代發。
  3. 粉絲專頁投稿:請到水深之處粉絲專頁私訊留言給我們,我們幫您投稿。
閱讀人次 6359
想更多認識神嗎?
請跟我們一起禱告 分享
您可能會喜歡的文章:
1970‧01‧01
水深之處編輯群
 有勇氣投身神爭戰行列的人並不多,因為許多人不忠於神所給的亮光,反而抓住亮...
1970‧01‧01
水深之處編輯群
 在基督徒屬靈的生活中,有一件重要的事,就是禱告。每一個真實的基督徒,都知...
1970‧01‧01
水深代發
前一陣子看到一篇文章寫到一位姊妹的疑問:是不是經過弟兄姊妹的介紹,我們回去禱告後就要...
1970‧01‧01
水深代發
 我上班的地點,有一位替代役男,前陣子很常放李宗盛的《山丘》。 ...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