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後可以使用更多功能喔~
帳號: 密碼: 登入 註冊
2016‧07‧12
菜鳥職婦第一課:蠟燭燒燒燒

今天是我正式到職後滿一個月的日子,倍嚐了身為職業婦女的辛勞。

以往人家總是說,職業婦女像根蠟燭一樣,在工作和家庭兩端兩頭燒;隨著社會型態快速的改變,職業婦女更是多頭燒了。而我這菜鳥職業婦女的第一個體驗就是,光是工作就已經多頭燒了。

現在就業環境的不佳,無論公部門或私部門,大多是人力縮編的。每個人總是「一個人當N個人用」。雖然我總是很盡心的做事,也相信主即給了我這工作,就要供應我一切所需,然而,缺乏經驗的我還是常常做錯事,加上手邊常常好幾件事同時要在期限內完成,壓力之大,讓我常常吃不下飯,也就這樣瘦了2、3公斤。

偏偏我那很會做家事的先生,在我找到工作之前就開始接受水上救生員的訓練,我工作的這個月,他幾乎天天都比我晚到家,連星期六、日也經常不在。他為這個家辛苦付出那麼多年,現在找到自己有興趣又有義意的事做,我全力支持他。只是在他完成所有訓練和考試後,他依舊幾乎天天都去練習,我開始有些不諒解。

那天,我在整理冰箱時,發現了一塊被遺忘的肉排。我拿去給先生看,說:「啊!應該是壞掉了。」先生用有點責怪的語氣說:「怎麼放到壞掉了?你不是說你有煮嗎?」我知道那幾天我對他有不諒解的情緒,因此更儆醒的深呼吸,忍住了那口氣。沒想到他又繼續:「沒煮完也沒跟我講?你看多浪費!」

這下,難忍了!因著儆醒在主前,我雖非常不滿,仍能理解他是因為還沒有習慣我去上班了。這個月,他比我晚回到家,他回家依舊看到我,總以為我還是家庭主婦。但是我覺得還是有必要說清楚。我走到他面前,很用力的一字一句的說:「有!我有煮!只是煮一半,沒有全煮完!有!我有告訴你!是你忘記了!」

他被我的語氣驚醒了,突然意識到自己不該那樣說話,連忙安靜點頭,希望能無風無雨。我又接著說:「現在的我,在家的時間不比你多多少!」他小聲的說:「我知道。沒事。壞了就壞了。我處理掉就是。」

我回到房裡,到主面前去處理我的情緒,思量如何扮演好職業婦女的角色,不要因我上了班,壞了家庭的氣氛。

家庭氣氛不好,總是因著有爭執。而爭執的話語中,最常聽到的就是誰比誰工作累的問題。就如我告訴我先生:「我在家的時間不比你多多少!」言下之意就是我也很累。大家要比累的原因,不是因為累的人比較偉大,或吵贏了有什麼了不起,而是比較不累的人,好像就理所當然的要負責做家事。雙方不想吵輸,只是不想再負家事的責任而已。

「哦!主阿!我哪有辦法負什麼責任!我真的累慘了!求你來負供應我能力的責任!」

主仿佛說:「要我負責任可以,你先負責燒燒燒!」

「哦!主!是的!我不能負外面的什麼責任,但是,我可以負責焚燒我裡面的靈!感謝主!阿們!」

 

殷勤不可懶惰,要靈裏火熱,常常服事主。(羅12:11)

 

【您也有見證想投稿嗎? 水深之處歡迎您也擺上您的見證】

  1. 直接投稿:在水深之處網站註冊登錄後至『作品集散地』點選『投稿』。
  2. Email 投稿:請將您的見證Email到[email protected], 交由編輯代發。
  3. 粉絲專頁投稿:請到水深之處粉絲專頁私訊留言給我們,我們幫您投稿。
閱讀人次 9275
想更多認識神嗎?
請跟我們一起禱告 分享
您可能會喜歡的文章:
1970‧01‧01
水深代發
 弟兄於2014年研究所期間即開始準備教師甄試考試,主要方向為國中和高中,...
1970‧01‧01
水深代發
 我姓鄭,名叫玲子,生於三十年代,日本戰後。因家境清寒,沒有機會受教育,雖...
1970‧01‧01
水深代發
  原來孤獨是這種滋味:一開始原本以為老婆孩子回台灣了,在工作上...
1970‧01‧01
水深代發
 那一天聽到的聲音:我是道道地地的客家人,所以從小到大只要是逢年過節或者祭...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