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後可以使用更多功能喔~
帳號: 密碼: 登入 註冊
2016‧07‧29
【人生,不苦了】祂重排了我的前途
 
是真的,一個神就夠了
 
 我生長在一貫道的家庭,父親是一個常年吃素,決心苦修的人。他一人把全家族和村子裏的七十多人勸服加入一貫道,還去菲律賓五年傳一貫道。十三歲那年,父親帶著母親,二位姊姊、弟弟和我到大陸開工廠,向廠裏的工人傳一貫道。
 
 一年後,與我是雙胞胎的二姊去世,這使我非常憂傷。我心中暗自恨父親,他早已知道二姊的病尚無根治之方,但當時藉吃藥控制,曾有存活九年以上甚至結婚生子的病例;但他把我們帶到大陸以後就忽略了帶二姊就醫,以致她的病再一次發作後40天就去世了。
 
 同年,父親的公司出了狀況,就與母親搬到一個遙遠的地方,試圖東山再起。我們幾個小孩子就留在原來的地方,繼續完成學業。只有在寒暑假時,才坐至少38個小時的火車去與父母團聚。這樣的日子過了十年。
 
 一貫道的膜拜儀式是每天早晚都要點燈,燒香,把所有民間大大小小的神明名字唸一遍。但我總覺得,「是真的,一個就夠了。」所以我喜歡說,「神呀!」卻不喜歡叫那些名字。我從小就相信有神,在孤單、恐懼、失望、憂傷或緊張時,心中就吶喊,「神啊,求你幫助我!」
 
 青少年時期的我非常無知輕狂。因長期沒有正常的家庭生活,瓊瑤的小說成了我的精神寄託。表面上我是品學兼優的好孩子,獨立又自主,倍受老師的稱許和關愛。但背地裏常通宵看小說,偷偷談戀愛。對愛情有許多不切實際的幻想,也付出了極為慘痛的代價。因此,我覺得自己糟透了,一股強力的漩渦,正把我捲入那些悲劇小說裏無法自拔。我對神說,「請你幫助我,我只想有個家,一個正常的家。」
 
 
我的人生就是這樣嗎?
 
 我的成年過渡期,滿了憂慮、重擔、掙扎。大學畢業後,到父親公司幫忙。發現十年來,父母的經營還是挖東牆補西牆,債務翻了好幾倍,債主常登門催逼,連留在遠方求學的弟弟也常受攪擾,一度向我哭訴。母親常像個孩子歇斯底里地坐在地上哭鬧,叫人心疼、心碎。恨不能一夜之間得到一大筆錢,還清所有的債務。甚至數度考慮要去當有錢人的小老婆,幸好神暗中的保守,我終究沒有那麼做。
 
 幾番周折,在台灣的哥哥和親戚的協助下,我回到了台灣。由於台灣還不承認大陸的學歷;最後,我找到的工作是被派去大陸當管理幹部。我在那家公司工作了兩年,薪水是台灣的兩倍,但幾乎全用在還清辦理回台手續的借款。那兩年我吃素,只想作一個清心寡慾的人;以為可以靠神近一點。我雖然感覺有祂在照顧我,卻認為祂高高在上、遠在天邊,我很孤單,人生了無生趣。我不知道祂是誰,也不知道我人生的意義何在,常想:「難道我的人生就是這樣嗎?」其實在祂的智慧和慈愛裏對我的人生早有計劃,正等著我一步步地來遇見祂、認識祂。
 
 那兩年,我常感良心不安。在學時所讀的資本主義剝削的方法和無產階級的處境,活生生的呈現在我眼前。我對自己被算為「剝削者」很有罪惡感。常常對神說,「我是不得已的,等我還清了債務,我就回台灣定居。」兩年後,我回到台灣,找到一個在托兒所教英語的工作。以為終於可以安定下來,沒想到一年後,卻來到了我人生最幽暗的低谷。健康亮起紅燈,身體出現一些症狀,醫生卻檢查不出什麼異常。在工作上,我很喜歡小孩,但因沒有受過任何教育方面的訓練,面對小朋友的一些狀況常感到黔驢技窮,每天壓抑著情緒過日子。感情方面,因著男友不想來台灣而一拖再拖,終於有一天,他正式提出要分手。
 
 在健康、工作和感情三方面都面臨危機的時候,我的表姊帶我去算命。算命先生說,我被一個女鬼纏身,需要花七萬元查出與她之間有什麼冤債,再花幾十萬去擺脫這樣的糾纏。否則,我的健康會每況愈下,頂多只能再活三年。那時的我非常消沉。我想,再給我三年都嫌太多了。但是因從小就被教導神不喜悅人自殺,所以我不曾想過走絕路。那時我只想,「就靜靜的過完這三年吧!」 
 
 
心中沉重大石終得卸下
 
 感謝主!人的盡頭,就是神的起頭!現在回頭看,知道那時我的症狀完全是憂鬱症的情形。因為我經常忍不住的流淚,甚至在工作場合也無法克制自己,引起了一位學生家長的關注。她是基督徒,幾番周折地把我邀到教會的聚會中。
 
 我坐在最後一排,抱持著旁觀的心態。聽到一首關於天父的詩歌時,我開始流淚。那首詩歌軟化了我心中一個最僵硬的角落,同時也滿足了我深處的渴望。那是第一次經歷到神向我說話。詩歌的內容大約是,「你要原諒你在地上的父,因他是凡人,他和你一樣軟弱無助。你要轉眼看你天上的父,祂是公義、慈愛、全能的神,祂曾保守看顧你,也將滿足你一切的需要。」那一刻,我意識到,自己曾把一切的困苦遭遇都歸咎於父親;神要我放下對父親的「恨」,試著去體諒他。頓時,父親這些年來為宗教熱心所受的苦,一幕一幕地從我眼前閃過;我不再為自己流淚,而是因心疼他流淚。我對神說,「神阿!求你幫助他。」
 
 此外,我也對神說,「我早已經相信你了,今天才遇見你,知道你的名字是耶穌。我是倚靠你才走得到今天,我還要倚靠你走下去。」當台上的人說,「你若願意接受耶穌作你的救主,請舉起手來,與我們一同禱告。」我舉起了我的手。散會後,當我走出那扇門時,抬頭看見一片藍天,感受到從未有過的明亮與舒暢,就像一堆在心中積壓已久、沉重不堪的石頭終於卸下了。我不再覺得這位神高高在上、遠在天邊了,我的主與我好親好近!我決心要脫離父親所走的苦修之路,過這種今世就能享受的平安喜樂生活。多年來,我一直渴望有一個厚實的肩膀可以讓我靠一靠,主給我的是超過我所求所想的-祂是我的安慰、倚靠、喜樂、安息、居所,也是我的生命、力量、盾牌、磐石、詩歌,更是我的密友良伴,是我真正的歸宿!
 
 這些年來每天藉著呼求主名、晨興禱告,與同伴一同研讀聖經,參加聚會接受生命的供應,使我越來越清楚所信的是誰:宇宙中不但只有一位真神,天下人間也只有這一個名-耶穌-是我們可以靠著得救的。為了拯救我們這些不堪的人,神親自來成為一個人,藉著聖經向世人表明祂的心意,並且啟示祂獨一的名:「你要給祂起名叫耶穌,因祂要親自將祂的百姓從他們的罪裏救出來。」(太一21)「在天下人間,沒有賜下別的名,我們可以靠著得救。」(徒四12)
 
 我無法想像七年前我若沒有信主,我今天會在那裏?也許在美國過著沒有婚約的婚姻生活;也許嫁給一個在大陸的台商,忍受著丈夫有外遇的痛苦;也許成為住在精神病院裏的重度憂鬱症患者…
 
 感謝主,今天我仍健健康康、喜喜樂樂地活在召會生活中,就證實了神的愛、神的信實和神的大能,如同路加福音一章七十八至七十九節所說,「因我們神憐憫的心腸,叫清晨的日光從高天臨到我們,要照亮坐在黑暗中死蔭裏的人,把我們的腳引到平安的路上。」是這位親愛的主耶穌作了我的救主,引導我走生命的路,重排我的前途,改寫了我人生的歷史!
 
(劉姊妹)
 
轉載自高雄市召會網站
 
 

【您也有見證想投稿嗎? 水深之處歡迎您也擺上您的見證】

  1. 直接投稿:在水深之處網站註冊登錄後至『作品集散地』點選『投稿』。
  2. Email 投稿:請將您的見證Email到[email protected], 交由編輯代發。
  3. 粉絲專頁投稿:請到水深之處粉絲專頁私訊留言給我們,我們幫您投稿。
閱讀人次 29643
想更多認識神嗎?
請跟我們一起禱告 分享
您可能會喜歡的文章:
1970‧01‧01
陳舜儀
我是在一個炎熱的午後見到阿卡的,那時我已經在德國東部一座大城市裡逛了六個小時,最後我...
1970‧01‧01
水深代發
 我父親在廟中擔任要職,可是並沒得到神明保佑,他中風約十年,他受苦家人也受...
1970‧01‧01
水深代發
 我的童年在苗栗一個淳樸的客家鄉村度過,努力的父母親為了打拚事業,把三個孩...
1970‧01‧01
李其芬
我是許瑞弘,今年45歲,五年前信主。我的太太許李其芬今年38歲,和我同一天信主。很感...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