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後可以使用更多功能喔~
帳號: 密碼: 登入 註冊
2016‧09‧02
【安息見證】給我親愛良人的一封信
 
給我親愛的良人、同伴、同工、一同當兵的喜光弟兄:
 
你走了,和你所愛的主完滿的同在了。當我思索如何敘說我們這近三十年和你、和主一起走過的歲月時,主柔細的告知-寫封信吧!不知你讀得到麼?這是一封宣示與眾人的特別情書。
 
第一眼見到你是在台中,你讀中興大學,我讀靜宜大學,我們都在一會所同過召會生活。你那渾厚、宏亮的嗓門,很難不讓人注意。每天清早六點,我們從不同的弟兄姊妹之家,迎着晨曦,騎着腳踏車,如同上錫安山一樣,到一會所地下室守晨更。一個半小時又讀、又禱、又唱,彼此分享,洋溢基督。你總是第一個禱告、第一個分享,要有你在就絕不冷場。你真是盡職的祭司,時時點燈照亮眾人。你那發光的臉龐真的吸引人,也觸動了一個少女的情懷。但我知道,當把這隱藏在心深處,不讓它發展;我也被你激勵,而竭力操練靈,傾倒向主的愛。
 
那是段清心單純追求主的歲月。之後我們一同配搭青少年服事,那時我得救纔兩年多,甚麼也不懂,只是跟着、學着。服事我們年齡相同,你卻老練的帶着我們在配搭中被成全;也在那段日子帶來彼此更多珍賞及建造。直到大三,藉着一位年紀較長姊妹的服事,我們有了正式的交往。第一次見面交通,記得我們坐在溪邊石頭上,你很直接地告訴我你的心願,你說:「我是要一生服事主的,跟着我會很吃苦,有可能到米缸空了,沒有食物吃的地步哦!你要考慮好,若願意就繼續交通;若不,今天就是第一次交通,也是最後一次。」這就是你,直接、乾脆、真實。
 
交往過程並不順利,主知道我們都滿了天然的愛,在祂主宰下,經過了十字架的淬鍊。你在當兵的前兩年和主嘔氣,正當你簽下四年志願役時,李弟兄親自回來台灣呼召青年人加入加略聖軍,帶領訓練。你生氣了,覺得主不彀意思,為何在這關鍵時刻,你卻因兵役無法有分這榮耀時刻。於是你定意不呼求、不禱告、不聚會,當然你也提出和我停止交通,因你的目標改了,不想連累我。當你提出時,我已在全時間服事,弟兄阿,理由雖佳,但一個姊妹柔弱的心卻受傷了,我的眼淚也無法挽回你的決定。回首已往,我知道是主親手量給的過程,主深深的摸你向祂的奉獻,也在親自雕琢這個器皿。主的愛終究勝過了你的硬心,在一個寒冬的夜晚,站衛兵時,新竹湖口冷風颼颼地吹,四圍寂靜,主將大學曾服事的高中生的臉龐在你腦海中一張張浮現,也題醒你曾經對他們講過的信息。你被這幅景象征服了,淚水不止,硬心被融化了,是主再次尋找你。同時,也有軍中服事團的弟兄們到部隊看望、顧惜,讓你再受牧養。一個浪子的心終於柔 ,要回父家的時候到了,你也想到了我,恢復了交通,再一同奔跑。我們的愛如同死而復活,天然的成分少了,神加多了。
 
一九八七年主帶我們進入婚姻生活,和一羣同伴在台北市召會配搭青少年服事,你也在受訓後進入訓練中心當輔訓。兩個孩子相繼出來,我們騎着一輛50cc的達可達機車跑遍台北,前面站一個,我背一個坐在後面,想到那段簡單卻平常的日子,就覺得甘甜。弟兄,你是否也有同感呢?
 
 
一九九一年台中市召會呼召我們回去服事大專,住在逢甲會所。你剛服事完訓練,便把這羣大學生當學員操,不只天天陪晨興、讀經,服事伙食團,帶着伙委到大賣場買菜,更常常事奉交通,只為得着更多青年人。你的負擔就是操練靈,大量供應主的話,瘋狂地愛主,也帶着青年人踏遍台灣大小景點,爬山、露營、泛舟。你說服事青年人就是要帶他們暢快,靈中暢快,身體也要舒暢。後來無論在新莊召會、民雄召會服事大學生,你總是專注、專特、專一的把全人傾倒在這班青年人身上。我知道你盼望他們一個個都要像你一樣完全奉獻。
 
在外人眼中,你好像一直是剛強、永不軟弱。但你自己說,你就像彼得一樣,前一刻還宣告可以與主同死,下一刻就軟弱得不敢認主。有兩年的時間,主把你帶到谷底,雖沒有否認主,但卻打魚去了。那段日子我也被帶到深淵中。當時雖艱難,但深處我知道是主再一次的製作、剝奪、削減,好使你被變化、更柔軟。
 
李弟兄的離世又呼召你重回戰場,原來我們都在主這陶人的手中,祂知如何雕塑我們成為祂的傑作。知道麼?每次你軟弱想退下,總告訴我:「姊妹,我不適合全時間。」我回答:「你不適合,有誰適合?」你一出生就是被命定要一生服事主的!但軟弱中的你從不多說甚麼,仍面如堅石的不顧我的挽回。這就是你,弟兄,你的軟弱也是這樣的絕對。
 
一次又一次,我認定,只有主能製作變化你,於是我放下了,把你完全交在主手中,不企圖作甚麼,只簡單與主配合,與你同心配搭,簡單跟隨你-我的頭-的帶領。但主也知道我的天然、喜好、自己的揀選,於是就在你第一次答應主呼召去泰國時,我被暴露了。記得那一晚,你回到家和我說:「姊妹,弟兄們交通,現在泰國的訓練需要一個家去配搭,主有呼召,我們一起去吧!」我當場一聽,被嚇到了,心想:「泰國?這個我陌生的國度,滿了偶像的國家,我不要去!」於是我轉身背對着你,眼淚流了下來,然後很絕的說:「我不去,要去你自己去!」你沉默了,也沒多說甚麼說服我。然而,我的反對並沒有消滅一點主在你裏頭的呼召。一次次的交通,主着實暴露了我,看見我的奉獻及跟隨竟是如此有揀選。最終,主得勝!我們全家踏上這個異族異語之地,也踏上一條從未走過的信心之路。謝謝你,親愛的,因着你的忠信順服,纔使我能和你,和我們的良人,一同踏上錫安大道,隨主向前!
 
主第二次再呼召回泰國時,我們都更清楚彼此的心願。所以當弟兄打電話來,你正去台北青年班上課;那位弟兄問,泰國訓練中心目前有需要,那裏的弟兄們問你們有負擔回去服事麼?我只簡單的回答弟兄:「喜光弟兄一直對青年人有負擔,我想他是樂意的!」於是這一次沒有一點掙扎、考慮,我們拔起帳棚重返泰國。
 
一眨眼六年半了,這段日子主在各面更成全你,也成全我,我們生活更簡單,毫無罣慮。雖然需要罣慮的事很多,但主讓我們過一種不要為明日憂慮的生活。倪弟兄當年信心生活的榜樣深深影響我們,渴望這樣的靈也複製到我們身上。感謝主,何其有福,我們能過這樣憑信而活的生活。三個孩子的學費、生活費,天文般的數字從未攪擾你,你總是簡單的說:「主呼召,我奉獻!我需要,主負責!」
 
信實的主從不誤事,如同倪弟兄說過「...在這幾年中我惟獨信靠神,總沒有缺乏過,無所剩亦無所少,天上的嗎哪天天降源源不絕,父神的烏鴉處處飛,不招自來。」何其有福,我們也能經歷倪弟兄所經歷的。
 
這六年半在訓練中心的生活,看見你更單一、專注,全心、全魂、全心思並全力愛主、愛受訓學員。我常說,你真是一個不會作工的人,沒有太多工作的規劃,或顧到更多面的需要。你總回答我:「姊妹,我的度量不大,我只能專一的作一件事,弟兄們把訓練託付我,我就專心陪訓練,其他的需要讓別的肢體去盡功用。」於是輔訓團和學員就是你傾倒負擔、關心牧養的對象。每主日下午陪着輔訓屈膝在一○四辦公室,全人傾注、大聲釋放的禱告,只為把這羣奉獻自己的寶貝帶進至聖所,帶到三層天,被這位可愛又榮耀的主深深抓住,不再回頭...像你一樣。
 
弟兄阿,在你心中日夜記罣的,還有那羣在全泰開展的全時間服事者。每回與你同跪在房間禱告,只要提到這羣奉獻自己,擺在異地開展的青年人,就淚流不止。時間到了,你就調整課程空出一週,或拉着我或邀請時間釋放的聖徒,開車向北、向南,往東北,跋涉 800 到 1000 公里,一站站看望、牧養,關心他們活得好麼?喜樂麼?是否過扎根的生活?你真的寶愛他們,疼惜他們的孤單、幼嫩,兩年訓練一畢業就要擔負一個召會的見證。有的地方方圓 200 公里內沒有其他召會,他們在開展中的無力、無助,面對泰國人語言的限制、文化差異...你都感同身受,你愛他們勝過自己的孩子,這是我可以見證的!
 
已過一年壯年班開始了,你對這羣中壯年的弟兄姊妹也滿了負擔,巴望他們經過成全也能到各地開展,成為青年人的後盾,作他們屬靈的父母。你拉着我,週週陪你去上課,每早晨六點半,從第一訓練中心到壯年班,一上車我們總是禱告,禱讀享受主的話。在靈中與神並與彼此連結交織的禱告,總把我們帶到高山,只見主自己。親愛的,這是一段最甜美、幸福的時光。何其有福,能在壯年班週週聽見你的課程,我常笑着向你表白:「弟兄,我是你的一號粉絲哦!」你每次釋放信息,我都是心口是一的大聲阿們且勤作筆記!每次從你口中所流露的總是滿了靈、話,真誠又震撼人心!激勵我要竭力追求基督!
 
末了這兩個月,陪伴你在病痛中的日子,你我都經歷了主使用這在人無法承受的艱難時期,更深製作我們,要完全向主敞開,無倚無靠的只倚靠祂自己。從起頭知道病情嚴重,你就是安息順服的;我問你怎會這樣?你望着我,平靜的回答:「犧牲。」然後閉眼,不作解釋。除了聖徒來,和你一同喜樂釋放的禱告,見你如同把自己全然擺在主審判的光中,一次次向主痛悔、認罪,承認自己的自義、驕傲、虧欠...。
 
病情的嚴重令你疼痛不已,但你卻像羊羔被牽到宰殺之地,在剪毛的人手下無聲。癌細胞一直啃食你的脊椎,是連嗎啡止痛藥都壓不下來的,我只見你皺眉痛苦的表情,卻沒發出一聲哀號,只有「哦,主耶穌,阿們!阿利路亞!」我問主:「是否要藉弟兄身上如此重的打擊,來證明你復活、升天、超越的大能在他裏面是何等浩大?」親愛的,這兩個月陪着你,看見外面的疾病一點一點消磨你的肉體,但卻不能損毀你靈中的安息及喜樂!這證明主是得勝的!我看着是何等不捨,卻又滿心讚美!撒但在你身上真的是沒有地位、沒有機會、沒有可能!你完全順服在主的權柄底下,見證祂是神、是主!藉此你羞辱撒但,封住他的口,讓神得榮耀。弟兄阿!你真是作了孩子們的好榜樣。謝謝你,末了這段日子,沒有累着陪伴你的眾人,反而激勵我們,羨慕像你那樣忠信、絕對、順服!
 
親愛的,我心仍萬般不捨,兩個月就瀟灑的隨着你所愛的主走了,寫這段文字,不知痛哭幾次,我還不習慣你肉身的同在已離去,看見你的一條手帕、一件外套、一副眼鏡,都讓我眼淚潰堤。你總是說:「我的姊妹是最理性的!不輕易掉淚。」但如今我的理性已壓不住對你的思念。親愛的,不過放心,時間是主最好的僕人,我會慢慢適應沒有你肉身同在的日子。
 
你一心在泰國,生病期間幾度都想起來回去,末了你已無力之時仍看着我:「走阿!去機場,回泰國!」弟兄阿,你肉身的家都還沒回呢!迫切的心讓你,也讓主帶你在泰國國際特會的當天早晨走了,脫離肉體的捆綁,靈中與主回到你日夜牽掛的泰國,你是否見到了那羣你心所愛的青年人及可愛的聖徒呢?我會回去,帶着你回去泰國,雖病中你並未交代隻字片語,但作為你一生的伴侶和一同爭戰的同工,明白你的心境。但願你如同一粒麥子,落在泰國之地死了,日後能結出百倍千倍、萬倍的子粒,複製更多的劉喜光,在泰國得到更多不顧性命,只為神國度的擴展、神經綸的完成的得勝者,豫備迎接主回來!
 
親愛的,期待那日再見!
 
妻 麗秋

【您也有見證想投稿嗎? 水深之處歡迎您也擺上您的見證】

  1. 直接投稿:在水深之處網站註冊登錄後至『作品集散地』點選『投稿』。
  2. Email 投稿:請將您的見證Email到[email protected], 交由編輯代發。
  3. 粉絲專頁投稿:請到水深之處粉絲專頁私訊留言給我們,我們幫您投稿。
閱讀人次 46563
想更多認識神嗎?
請跟我們一起禱告 分享
您可能會喜歡的文章:
1970‧01‧01
水深代發
 在十幾年前就有人向我傳福音,那時候我環境順遂,不想改變,也不敢改變。沒想...
1970‧01‧01
水深代發
 在困境中成長是神的恩典和憐憫,讓我在此作見證。我是來自嘉義布袋的農村女孩...
1970‧01‧01
水深代發
從小我就是個有理想、有目標的人,努力追求美好的前途。我,好強爭勝,眼高於頂,自信滿滿...
1970‧01‧01
水深代發
感謝主,讓我有機會分享我得救的見證。 我是在2010年12月24日信主。我...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