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後可以使用更多功能喔~
帳號: 密碼: 登入 註冊
2017‧04‧07
【在耶路撒冷醒來】試讀—美國殖民者飯店
 
Shalom!「永恆之城」耶路撒冷藏有多少故事?
 
讓我們來試讀其中的一個故事,關於一對似乎失去所有的夫婦,來到耶路撒冷之後給出他們所有的故事。
 
先給你看這五頁版型,然後下面有本篇文字和附錄的音樂網址:
 
 
 
 
 
 
美國殖民者飯店
 
有的人看似甚麼都有,但他沒有甚麼可以給人的;有些人失去了一切,但他們給出去的比失去的更多。這就是我在美國殖民者飯店一點小小的感動。
 
  如果你遭遇了人生的大不幸,而且遇到不只一次,那麼你會對先前的信仰和人生觀感到懷疑,或者正好相反,成了一個意志更堅定的行道者?
 
  十九世紀美國就曾有這樣一對夫婦,在一連串的災難後沒有被擊倒,反而遠赴耶路撒冷重新開始生活,造福了當地許許多多的人們。班弟兄說,這對夫婦從此留在耶路撒冷,為耶穌的回來禱告。他們的社區後來成為美國殖民者飯店,是以色列聲譽最高的五星級飯店之一,連阿拉伯的勞倫斯和英國首相邱吉爾都曾入住。趁著這次我們來,他正好可以陪同過去看看,順道為即將歸國的我們餞別。
 
  美國殖民者飯店(The American Colony),或者譯作美國僑民賓館,位於東耶路撒冷的主要市區,位置大約是彈藥山和大馬士革門中間,附近有一處知名景點列王墓。我們去的那天風和日麗,天空藍得像要把人的靈魂給蒸發。一行五人在喬治王街上了17號公車,經過花木扶疏的先知街通往東耶路撒冷。
 
  飯店位於一條短巷內,周邊有一座清真寺,庭院綠樹成蔭,種滿了花花草草,植物的鬚根甚至爬滿了牆面,與弧狀的格子窗戶渾然一體。年輕的侍者帶領我們穿越走廊來到喝下午茶的地方,光線柔和,牆上掛著許多老照片,顯示這家百餘年歷史的飯店可歌可泣的往事。拱門充斥在各個空間,落地窗望出去是一個游泳池,在這個少雨的城市顯得相當奢華;但游泳池所在的飯店中庭相當樸素,只有棕樹和一些花花草草,屋簷上一點粉紅花朵點綴,並沒有甚麼鋪張的大手筆。
 
  大家都是吃過了午飯的,但班弟兄說,儘量吃,想吃甚麼就點甚麼。
 
  餐點的價位從60到180舍客勒不等,相當於新臺幣500到1500元。除了Evonne叫了甜點,其他人點的都是三明治。但我印象深刻的不是正餐,反而是沾麵包的橄欖油,和玻璃壺裡沁涼的檸檬水。
 
  「非常好吃。」我說:「想不到直接沾這麼好吃,這油一定很好。」
 
  聊了一兩個小時後,我們起來隨意走走。飯店一樓有幾處交誼廳,傢俱看起來都有些歲月了。我想以這家飯店的聲望,大概也不需要靠現代感或豪華設備取勝,光是歷史氛圍和它的傳奇色彩,就夠吸引各國遊客上門了。
 
  交誼廳的牆上同餐廳一樣掛滿了照片,每張照片都在訴說一個老故事,但這家飯店的起點究竟是怎樣的一個故事呢?
 
  原來,一切都要追溯到十九世紀後期,律師霍雷肖斯帕福德(Horatio Spafford)和他的妻子安娜(Anna)的際遇。他們是虔誠的基督徒,住在芝加哥。1871年發生了著名的芝加哥大火,全市幾乎毀滅。斯帕福德夫婦也失去了一個兒子和密西根湖邊的房地產,但基於信仰的使命感,他們顧不得自己的損失和悲傷,毅然投入了傳道人慕迪(Dwigt Moody) 災後重建的工作。到了1873年,身心俱疲的安娜帶著孩子們到歐洲度假。想不到一場新的災變來臨,她們的郵輪在海上與另一艘輪船相撞,船沉了,四個女兒也全數罹難。倖存的安娜在哭泣中聽到一個聲音:「妳被留下來是有原因的,你還有工作要做。」
 
  幾天後,霍雷肖收到妻子的電報:Saved Alone(僅我存活)。他立即趕赴英國與妻子會面。當船經過一片海域時,船長把他叫過去,輕聲地對他說:「我們現在所經過的海域,就是那艘郵輪沈船的地方。」他無法入睡,寫下了心中的一句話:“It is well, the will of God be done。”(一切安好,願主的旨意成就。)之後他又寫下了一首傳誦至今的詩歌:It Is Well With My Soul(我心靈得以安寧,或譯:哦我魂可無恐)。他在歌詞中呼求救主快快回來,因為到那時,他就可以親眼看見他所信靠的耶穌,並要與暫別的兒女們永遠團聚。
 
  回到芝加哥後,這對年輕的夫婦又有了一對兒女。然而1880年,小男孩年僅四歲就病死了,他們又失去了摯愛。這時教會沒有扶持他們,反而認為接二連三的災禍降臨是神在懲罰他們。霍雷肖聽了簡直要崩潰了,他完全不能接受這種說法,於是離開了這個由他協助建立的教會,而部分會眾也因同情並認同他們而選擇一同離開。
 
  1881年,這對夫婦和16個教會成員告別了美國,前往耶路撒冷,定居在大馬士革門旁的一棟小房子。在他們中間沒有職業的傳道人,但他們就像早期的基督徒那樣簡單生活,並且敞開大門,盡力幫助他們的阿拉伯和猶太鄰舍,乃至於游牧各地的貝都因人。大家都喜歡這群仁慈又慷慨的美國人,後來有一百多個瑞典人也加入了他們,於是他們又找到了更適合團體生活的地點,也就是飯店的現址。從第一次世界大戰開始,這個社區陸續開辦醫院、孤兒院和各種慈善事業,養活了幾千名耶路撒冷的百姓。當地人視這裡為中立地帶,既不是阿拉伯人也不是猶太人,與各界都是朋友,是耶路撒冷的心靈綠洲和避風港。他們的作為令人想起使徒保羅的一段話:「我凡事給你們作了榜樣,叫你們知道,必須這樣勞苦,扶助軟弱的人,並且記念主耶穌的話,祂自己說過,施比受更為有福。」
 
  雖然二十世紀中葉過後,這個社區逐漸星散,但霍雷肖在老城內的故居依然留著,作為照顧貧困兒童的家園。而由這樣一塊心靈沃土孕育出來的飯店,如今也還由斯帕福德夫婦的孫子及教會成員的後裔管理。這家飯店不僅是他們家族歷史的一部分,也成了耶路撒冷歷史的一部分,見證了奧圖曼土耳其、英國乃至於約旦、以色列統治下的城市變遷。1992年,以色列和巴勒斯坦解放組織的代表在這裡展開談判,顯示了這家老牌飯店在人們心中崇高的地位。
  我們走出飯店,心中小小的感慨起來。不記得是誰說過的,當人類歷史朝著毀滅奔馳而去的時候,神聖的歷史卻隱藏其中,並且邁向一條榮耀的康莊大道。在美國殖民者飯店這裡,我多少明白了這個說法。斯帕福德夫婦是失去最多的人,但他們給出去的比誰都多。如果他們對生命失去了熱情,失去了盼望,他們是不可能再把任何東西給出去的,因為心死的人便已一無所有。但他們的心沒有死,這些志同道合的移民是懷抱著信心離世的,他們做了一切所能做的,但他們知道自己無論做的再多都只是杯水車薪,因此他們守望禱告,等候有朝一日耶路撒冷的拯救能真正來臨。
 
  耶路撒冷啊,一代又一代過去,他們走了,我們來了,沒有誰可以永遠留在妳這裡。再過幾天我們也要離開,一年後也許我們再回來,因為妳是美麗的。但我們不只愛妳的容貌,更願意有一天回來時,在這裡看見斯帕福德夫婦想要看見的情景,那時,耶路撒冷就要成為真正的平安之城。
  這樣的時刻,我們還會等得很久嗎?或者就在不遠的將來?
 
關於斯帕福寫的"It Is Well With My Soul"這首詩歌
 
 
水深之處福音網2017年開春獻禮:
【在耶路撒冷醒來】30天暢遊以色列耶路撒冷、特拉維夫、加利利與鹽海
 
八道城門、哭牆、聖殿山、大衛城、錫安山、橄欖山、客西馬尼園、苦路十四站、聖墓教堂、花園塚,深度巡禮。
古城雅法、末日戰場米吉多、拿撒勒、迦拿、黑門山、耶穌第二家鄉迦百農、約旦河、馬薩達、死海,一次走遍!
 
隨書收錄數百張照片,超過100段珍貴影片,輕鬆點閱就能親臨實境!在這裡,重新發現不一樣的以色列;在這裡,歷史將與你一同呼吸!
 
「這麼豐富新鮮多彩的人類文化遺產,能活潑深入又傳輸生命給親近者,真是太好了;它是給世上渴慕行萬里路勝讀萬卷書的人必須擁有的禮物、指南!是電子版書上無法達到的。內容實在豐富精采,扎實生動,引人入勝,看得叫人欲罷不能,並且常有出奇情節,跟隨作者的腳蹤看得如臨其境,並深入內涵。」—柯元馨(前時報文化出版事業有限公司總經理)
 
作者介紹:
陳舜儀,臺灣師範大學國文學系畢業。中生代武俠文學研究者,曾主編古龍散文全集《笑紅塵》(吉林文藝)並逐篇註解,之後在香港出版正體字版《古龍散文集》(天地圖書),為研究小說家古龍不可或缺的史料。現為水深之處福音網主編、文編。
手繪地圖:蔣韋玲,新竹教育大學藝術設計系畢業,水深之處福音網美編。曾製作全球第一套LINE福音貼圖,所設計的福音桌曆曾締造在一個月內銷售一萬套的紀錄。
影音製作:趙苡丞,北京清華大學新聞學院(新聞傳播所)畢業,水深之處影音編輯。其他影音協製者包括潘建宇、顏豪志、鄭伊芳、高新綸、洪嘉謓。
 
四月起開放線上預購,及早預購者有贈品,詳見:
 
 
 
 

【您也有見證想投稿嗎? 水深之處歡迎您也擺上您的見證】

  1. 直接投稿:在水深之處網站註冊登錄後至『作品集散地』點選『投稿』。
  2. Email 投稿:請將您的見證Email到[email protected], 交由編輯代發。
  3. 粉絲專頁投稿:請到水深之處粉絲專頁私訊留言給我們,我們幫您投稿。
閱讀人次 9009
想更多認識神嗎?
請跟我們一起禱告 分享
您可能會喜歡的文章:
1970‧01‧01
水深之處編輯群
  身為一個坐辦公室的人夫,生活和工作上有太多的事要兼顧,到神秘...
1970‧01‧01
水深之處編輯群
在我們的國家,如果沒有雲朵遮蔽,女生出門會打陽傘;但在這個國家,女生在烈日下直挺挺地...
1970‧01‧01
水深之處編輯群
耶穌受了那醋,就說,成了!便低下頭,將靈交付了。(約19:30) 這些事以...
1970‧01‧01
水深之處編輯群
補充本詩歌461首歌詞 1你竟獨行這條十架窄路,客西馬尼,別後成殊途。羊羣...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