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後可以使用更多功能喔~
帳號: 密碼: 登入 註冊
2017‧05‧29
【結婚見證】誰說不配?主使我們彼此相配
弟兄
 
回溯到我大學時期,首先要感謝台中市召會給予我許多的教導和成全。尤其是大學新鮮生活開始沒多久,服事者就跟我們說大學四年不需要全都浪費在男女感情上。雖然那時我還沒有交往對象,但這顆震撼彈衝擊了我四年的光陰,讓我贖回不少時間好好學習將我的愛情給主,也寶愛弟兄姊妹、服事他們。
 
畢業之前我遇到了升學的挫折,我孤注一擲不想繼續升學,多虧了阮弟兄打長途電話給我交通了一小時,還有陳弟兄在我預備碩班考試時那一段期間,跟我有2分鐘短短的禱告,於是在主的安排裏我到了埔里暨南大學念碩士班。
 
姊妹
 
之前在台中讀書的時候,因為實習的關係有機會到了豐原,我就是在那邊遇到基督徒向我傳福音的。在我隔一年畢業後回到埔里,豐原的聖徒他們仍然堅定持續的寄水深之處的文章給我。裏面有聖經的小故事,也有問候我的話,這讓當時的我備感溫馨。同時,他們也幫助我跟埔里的聖徒有認識。
 
在埔里參加第二次的聚會時,他們就問我:「你要不要今天受浸成為基督徒呢?」那個時候我根本沒有讀過聖經,雖然我不知道受浸之後會怎麼樣,但是我知道在我裡面有一種感覺,我渴慕能夠過跟他們一樣的生活,滿了愛、滿了光的生活,這是我裡面所渴慕的。所以當下我沒有想太多,我就說:「好,我願意受浸,成為基督徒。」
 
 
弟兄
 
當年我到了暨大之後,我回弟兄之家騎車的途中,我自己因為對校園的福音有負擔,可是又失望又無力的情況下,我就跟主大大的禱告,我就跟祂含淚又嘆息的禱告說:「主啊,我需要一個幫助者!」
 
很奇妙,就在年底某次的青少年聚集中,看到一位滿頭金髮的新面孔,我當時只知道她是剛受浸得救的基督徒,除了單純以外,就沒有別的印象。
 
姊妹
 
信主之後的我很喜歡跟大家來在一起唱詩歌、吃飯、讀經、禱告,一同過喜樂的召會生活。只要是我有時間,無論是什麼樣的聚會我都會去參加。記得有一天晚上我參加青少年的聚會,那時候對弟兄沒有什麼太大的印象,只是覺得:怎麼大家在分享的時候,他都會一直說:「阿們」?有時候是說中文的「阿們」,有時候是說英文的「Amen」,這讓那時候剛成為基督徒不久的我不太習慣。
 
弟兄
 
很妙的是,我們竟然又在隔年初,埔里全召會到墾丁相調旅遊的第一個晚上,我要去飲水機裝水的時候遇到了。
 
那時我下樓看到這位姊妹很認真地在寫稿子,我就很紳士的寒暄、跟她打個招呼,這就是我們第一次的交談,然後我又回自己樓層預備自己的期末報告了!
 
姊妹
 
我第二次對弟兄比較有印象的時候,是埔里召會一同到南部墾丁有三天兩夜的外出相調。在聚會的時候有看到弟兄在帶詩歌;我們到景點遊玩的時候,也有看到弟兄。只是看到他的時候,他都是穿著白襯衫走來走去。當時覺得為什麼出來玩沒有穿得輕鬆一點,但後來我也沒有把這件事情放在心上。
 
當天晚上,我人留在客廳寫我信主的蒙恩見證稿,這時弟兄剛好來客廳的飲水機裝水喝,前後共出來裝了兩次水。跟他講了話才知道原來他是在預備他的作業。這時候我就覺得很稀奇;「這次大家來南部不是來玩的嗎?為什麼還要把作業帶來寫呢?」
 
慢慢的認識弟兄,發現他是一位做事情很認真的人。在聚會中他不僅很用心的帶聚會,並且在學業上,他也會很認真在預備他的課業。
 
弟兄
 
幾個月後,剛好從別人聽聞說姊妹得救後有遇到一些矛盾,我就自然地在靈中掛念她。因為我素來習慣聯絡小羊,我也就尋求打通電話問候她一下。所以我就在電話中陪她唱了「哦我要像你」這首詩歌(這是我第一次陪一位年輕姊妹唱詩歌)。我感受到她的單純和恬靜,接著我就義正詞嚴地訴說我心裡的負擔,然後就掛掉電話。
 
當然,在不久之後,我裏頭受了一些情感的攪動,在打量很久後,我不得不迫切去跟主有一週的禁食禱告。在過程中,我實在蒙主光照,看見我在擇偶上的驕傲多麼醜陋,一定要怎樣怎樣的條件才可以,原來那些都是為著自己的。這些條件不外乎跟大家一樣,就是要參加訓練、要會彈琴、要有海外開展的心志,還有一項是希望她有一份職業,讓我以後不愁吃穿的。但這都是為著得著別人的稱讚。然而主說:「那你自己又怎麼樣?看看我,看看我如何愛你,無條件的愛你,也看我如何愛那些軟弱不堪、甚至悖逆的那些聖徒,將來也都要變化成為我的新婦,不是嗎?」主說:「神愛世人!」
 
當我看見「這樣的等級」(初信、沒訓練,要會彈琴和海外開展就更不用想了)的姊妹配上我,與我自己的不堪配上主的愛相比,實在差得遠了,我就甘願放下自恃,其實相處之類的過程,換了誰都一樣,要經歷這些的過程,我願意俯伏在主的腳前。因此一週後,我就主動提出交通,聯絡魏弟兄夫婦來服事我們,謝謝他們總是帶我們有全面的尋求,服事我們直到如今。
 
姊妹
 
以前在讀書的時候,因著在感情上受過挫折,發現要找到一個可以跟我走一輩子的對象,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我並沒有想過有一天我會結婚,我也沒有想過有一天我需要結婚,因為我認為一個人的生活非常的好。直到我信了主,有機會到聖徒的家用餐,我發現在基督徒的家庭中他們的氣氛是很愉悅的。有詩歌、禱告、讚美。雖然夫妻間相處難免會有不合,但是卻不會冷戰太久,反而夫妻間會彼此認罪,一同的禱告,再將他們未來的婚姻生活奉獻給主。我心裡面想:「這不就是我所渴慕的生活嗎?」所以我裡面就跟主耶穌禱告:「我希望我未來的家也能夠是這樣,滿了愛,滿了彼此互相、同心合意。」
 
慢慢的認識弟兄,也跟他講了幾次話,發現自己對他的好感越來越增加。後來魏弟兄夫婦就來服事我們,跟我們說,叫我們要各自回去禱告,再有尋求。在禱告中我跟主說:「主阿,我不知道弟兄是不是你所安排的哪一位,主阿,我再把我的婚姻奉獻給你,求你親自來帶領我」。禱告完後在我裡面有從主來的平安,而之後我們就確定開始正式交往了。
 
弟兄
 
一開始我其實有跟姊妹說:「各面情況算一算,我們大概需要五年的時間,你願意等嗎?」她的確想了一下,然後就簡單地答應了!
 
就著真理交通說:「神發起、神起頭、人配合、最後神來做成」,但我得承認我信心也會軟弱,等不及神來做成。之後某一天下午,在研究室大樓頂樓禱告後,一張開眼睛,轉身就看見天空出現一道虹,主似乎在跟我說:「這是祂信實守約的記號,祂必定會守祂的約!」;我也就漸漸明白這是主要我們經歷信心的功課,姊妹聽我交通後,也就把我的電話號碼改名成「信心的功課」。
 
 
姊妹
 
我珍賞弟兄是一位脾氣很好的弟兄,並且他常常先顧到別人的需要,而大過於自己需要的一個人。
 
在我信主的頭一年,我就問他說:當我們在星期日聚會的時候,站起來分享時,可以怎麼分享才會更合適。他馬上就幫我在網路上面幫我找資訊,並且跟我說,我們的分享需要帶著對真理的認識,還有你讀到這一段話所帶給你的感動與開啟,最後再加上生活當中對主話的經歷,這樣我們的分享就像射箭一樣,能夠分賜到每位弟兄姊妹們的裡面,才能成為人真實的供應。弟兄在大學的時候,就是這樣操練為主說話,所以弟兄的生活是我的榜樣,使我也願意在為主說話的這件事上有更多的學習。
 
弟兄
 
我珍賞姊妹是「一旦認定就不退縮」的姊妹。之後不知哪場聚會的呼召,姊妹竟也有參加訓練的心志,因此願意繼續完成她的學業。在這期間,我們一同約電話晨興、讀經,在籃城球場吃飯、追求書報,生活中彼此交通代禱,當然也不免會有一些觀念不合的時候。
 
有一次我們正在為一點事爭吵生悶氣的時候,剛好也在姊妹家裡與姊妹家人一同用餐,我們兩個都不說話,媽媽覺得我們很奇怪就用台語問說:「阿那A巄某工威(怎麼都不講話)」。我們就因此蒙了光照,各自轉回靈裡,各自又一同的認罪禱告,也再次回到還未得救的媽媽面前道歉。從此,我就跟姊妹說:「沒有我,你就沒有變化;沒有你,我就沒有復活!」
 
在另一次,感覺她話語上有點尖銳,我就跟她說:「我又不是第一天認識你!」,然後姊妹突然臉色一沉,我趕緊說:「我是在第三天認識你,在復活裏認識你!」
 
謝謝姊妹,作我的十架,感謝她在我配搭服事有難處、有怨言的時候,願意靜下心來陪我禱告,使我們的服事能重新得力。
 
姊妹
 
當時我為了要去參加教會的訓練,又再花了兩年的時間到學校進修學業。弟兄常跟我一起為身旁的朋友、同學有禱告,盼望他們能盡早的認識主。
 
有一次同學的父親生病送到台中的榮總,弟兄知道了,馬上幫我連繫在榮總工作的聖徒,請他們就近去探望。雖然沒多久他父親轉院了,但我卻摸著弟兄是一位與人表同情的人。他將我的同學看作是他的同學一樣的在關心,也將我的事情看做跟他的事情一樣的重要。
 
弟兄
 
幾年後畢業,為著校園的負擔,也順利申請上台北的血汗工廠學術單位服研發替代役,也學習配搭大專校園和學生弟兄們住在一起,而姊妹也同時期進入召會的訓練中心參加全時間訓練。雖然我們都在同一個市區,但我們根本不能、也沒時間見面,除了整週就是工作和召會生活配搭之外,就是想念姊妹。每當他放探親假,就想多點時間可以見面。
 
那段間,姊妹常常打來就是像學員一樣說:「你今天禱告了嗎?你今天讀經了嗎?」這實在讓我備感壓力。
 
姊妹
 
在台北的生活,我們各自都是很忙碌的。在每一週電話的通話裡面,就如弟兄所說,我常問他說:「弟兄,你最近有讀經嗎?弟兄,你最近有禱告嗎?」因為我知道,我們的生活無論多忙碌,我們都需要學習來倚靠我們的神,因為唯有祂是我們一切祝福的源頭。
 
在那段時間,我覺得弟兄對我的關切也讓我感到有點壓力,因為我覺得他把太多生活的重心放在我身上。另外一面,我也對我們的未來感到很茫然。因為我們的家人彼此都還沒見面,我們真的能夠一直走到路終嗎?我也不知道。所以因著這些種種的因素,當時我就跟弟兄提出了:我們是不是需要先暫時停止交往?等到我們把手邊的事情都告一段落了,再恢復我們的交往呢?
 
 
弟兄
 
我聽到這樣的要求,我就震驚了一下,但我沒有說太多的話,就說我們再回去禱告一週。
 
在禱告中我仍然仰望主,主就用我當初進成功嶺的那天早晨對我的說話提醒我:「我既召你上來,你又何須擔憂!」所以從那個時候我就對姊妹說:「沒有問題,我們可以繼續交通!」
 
姊妹
 
在我這一面,在我禱告的時候,我把我的感覺、想法都跟主說。我不知道我們的未來會怎樣,但是主馬上跟我說:「唯有基督是一切,又在一切之內。」我的顧慮主都知道,我們的家人雖然也還沒見過面,但是主卻跟我說:「唯有基督是一切,又在一切之內。」主的說話堅定了我裡面的信心還有把握。我知道祂要我繼續更新我的奉獻,走前面信心的道路。所以之後一樣繼續我們原本的交往。
 
那我們也在生活當中,彼此分享我們生活的近況,彼此分享我們對主的經歷,彼此供應也彼此打氣,一同的扶持對方。
 
弟兄
 
所以從姊妹進訓練中心到去年,我們一直為我們的婚姻、也為未得救的家人禱告,讓主能夠得著我們的家人。我也真沒有想到,姊妹在訓練中竟也有五週的時間被差到印度有分於當地召會福音和牧養的行動,在過程中被主擴大,學習在身體中四活物的配搭,體會學習語言的緊要。
 
而我也藉著在身體的交通中,常常為父母親能夠答應我所提的婚事有禱告,經歷一切難處在身體的供應中都得著了解答。
 
姊妹
 
感謝主讓我有機會到台北參加訓練。我原本在去之前以為我自己是一個很好與人相處配搭的人,但到了台北之後,主在我裡面有更深的光照,看見在我身上有許多隱藏的驕傲、隱藏的單獨是還沒有對付的,這些點也成了我與別人不能建造的因素。因此我常到主面前有流淚的悔改,求主使我成為能夠與人配搭建造的肢體。
 
弟兄
 
謝謝爸爸媽媽,把我拉拔長大,雖然過程中偶有不快和衝突,但你們實在做我的榜樣,願意回到靈裡勸勉我,繼續服事我,並竭力的配搭召會生活。
 
謝謝親朋好友們,在我一路成長的過程中,一段一段有你們相伴,讓我有成長和學習的機會。
 
謝謝在各地的弟兄姊妹,你們的愛總是衝擊我,因你們也一同愛主,雖然我也經歷過一些的割捨,如今讓我不得不將自己給主,願意受你們的成全。
 
最後,要感謝的是那位愛我、牧養我一生的主耶穌,在主一路的製作,一路上的牧養,從今時直到永遠,讓我能夠認定主、愛主。願主也繼續保守我的心,直到路終。
 
姊妹
 
謝謝我的家人從小到大一路的扶持,養育。從我剛信主你們的不反對、到尊重、到後面扶持、認同。感謝主,主耶穌愛你們,我們也愛你們,我們的家都要一同來事奉這位又真又活的神。
 
謝謝親朋好友一路的陪伴與照顧,盼望你們都能夠盡早的認識主,早早飽嚐神的慈愛。
 
謝謝聖徒,不論埔里牧養我的聖徒,或是已過一同在台北配搭的聖徒們,謝謝你們從以前到現在一路的牧養還有陪伴。雖然自己的生活會有軟弱,但你們總是像雲彩一樣圍繞在我的身邊,激勵我再奔跑前面屬天的賽程。
 
感謝主耶穌,使祂的揀選使我有分於祂的救恩,成為神的兒女。我原本是不配的罪人,但是因著祂的愛將我尋回,也將我帶到神的家中。感謝主的安排,使我能夠在主裏面遇見弟兄,一同的結為婚配。
 
奉獻心願書
 
我們奉獻成家之後:
1.每天要有晨興/ 享受主話的生活
2.每週一同出外接觸人、照顧人
3.打開我們的家款待親友和聖徒
4.每週要為著主在全地的行動有同心合意的禱告
5.每天要為著一個新人的交通操練學習語言
6.每週要有規律運動,使我們有好的身體能服事得長久
7.每月要顧到主在全地的需要有財物的擺上
8.願意答應主的呼召,將來赴歐洲海外開展
 

【您也有見證想投稿嗎? 水深之處歡迎您也擺上您的見證】

  1. 直接投稿:在水深之處網站註冊登錄後至『作品集散地』點選『投稿』。
  2. Email 投稿:請將您的見證Email到[email protected], 交由編輯代發。
  3. 粉絲專頁投稿:請到水深之處粉絲專頁私訊留言給我們,我們幫您投稿。
閱讀人次 15496
想更多認識神嗎?
請跟我們一起禱告 分享
您可能會喜歡的文章:
1970‧01‧01
水深代發
我出生在一般傳統信仰的家庭,因為父母年輕時做生意,所以初一、十五要拜拜,家中也有神像...
1970‧01‧01
水深代發
 我生長在一個傳統的小康家庭,父親是公務員,母親是髮型設計師。 ...
1970‧01‧01
水深代發
 「他們天天同心合意,堅定持續的在殿裏,並且挨家挨戶擘餅,存著歡躍單純的心...
1970‧01‧01
水深代發
 白弟兄:各位親朋好友、弟兄姊妹,謝謝你們的扶持和代禱,讓我們能在主裏成家...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