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後可以使用更多功能喔~
帳號: 密碼: 登入 註冊
2020‧09‧01
【趕鬼法師竟成基督徒】范凱彥弟兄─原來耶穌是最大的!

因為,趕鬼我內行,但我還沒有看過有人是這樣趕鬼的,就算是我的師父也無法這樣趕鬼。

我們都是跟鬼比拼法力,……法力強的就能把鬼趕出去,法力比鬼低的就束手無策,只好另請高明。……這位耶穌到底是什麼人?

揮之不去的夢魘

我長在一個道教傳統家庭,爺爺年輕時就幫著神明扛轎,家中的客廳擺設得像神壇一樣。

父親成家後搬到天母,就和爺爺分開住了。

我大約兩歲多會講話之後,常會問母親:“有某人來家裡,為什麼都不理他?

”剛開始,母親以為我是小孩子亂講話。

但漸漸地,到了小學二年級,有時家裡明明沒有外人,我卻對母親說,“為什麼有誰坐在那邊,是爸爸的朋友麼?”

母親這才發現我好像不對勁,開始不准我亂講話。

 

小學四年級時,母親受邀參加福音聚會,回家後對我說,“我告訴你,就算你今天要我為你死,我還作不到。但主耶穌卻為我們死,為要拯救我們,這樣一位神,你一定要信祂。”

我當時聽不懂她說的是什麼。

在母親的催促下,我糊裡糊塗地受浸了。

原以為加入基督教,可以解決我已往“亂講話”的問題,然而令人失望的是,情形並沒有改變,原來的問題仍舊困擾著我。

 

到了小學五年級,我才發現自己和別人不太一樣,會看到普通人看不到的“人”。

原來,我生來就有民間所謂的“陰陽眼”,可以看到靈界的東西。

小時候看到它們都沒有事,但是長大後,就開始被那些“人”欺負捉弄,而感到害怕與苦惱。

也許有人覺得這是一件有趣的事,但對我而言,卻是揮之不去的夢魘。

拜師學藝,修練法術

我在職場工作時,老闆拜偶像拜得很虔誠,我也跟著他到處去拜;只要聽說那裡的師父准、神明靈,我就一定去拜。

在一次偶然的機會裡,我遇到一位臺北市有名的抓鬼師父,這位師父一見到我,立刻點出我的困擾。

他對我說,“你是領旨出生要救人的,你應該立刻拜我為師。”

我說,“救不救人,我不在乎,我只關心能不能解決我的問題,不再被小鬼欺負。”師父直說,“能。”

於是,我就立刻拜師學藝,修練法術,只為勝過小鬼的騷擾!

 

那時,我白天跟著看得見的師父修法,晚上睡覺時繼續跟看不見的、無形的神明練功。

五年後,我已經可以在道壇裡代理師父處理所有事務,修得一身不算低的法術,能呼風喚雨、調兵遣將,算命、看風水、上天堂、下地獄都行。

還修得十二個分身,能夠出竅查看,不須本人到現場。

在信眾面前,我是威風凜凜大師級的師父,然而我的內心卻是越修越充滿疑惑。

 

我最大的疑惑是:神明是高高在上,讓人來膜拜的,那為什麼我竟然可以指揮神明,對其呼之即來,揮之則去?

為何我修法到一個程度,連神明都必須聽我的指令?

其次,開始修法後,是不怕小鬼了,卻來了更大的鬼;等到我修練到可以趕更大的鬼時,卻來了更厲的鬼。

我心想,為什麼我的法力越來越高,心裡卻仍然怕鬼?

我問師父:“為什麼修了這麼久的法術都不能解決我的問題,反而越演越烈?”

他簡單地回答我說,“就是要練到像我這樣高的法術才行阿!”我也只好姑且信之。

但是,經過一次連師父都無法解決的事情之後,我的心裡開始越修越怕,越修越疑惑:這些神明看起來好像都很厲害,但事實上卻不是這樣,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為什麼有些看起來是神明的,連鬼都打不過

 

就在這時候,母親把我的情況告訴召會,許多弟兄姊妹都開始為我禱告。

母親也常邀我參加聚會,但都被我拒絕了。後來,母親改口要我送她去聚會,我也只好載她前去。

有一次,我竟不經意地跟著母親走進聚會裡。

頓時,許多弟兄姊妹圍上來,告訴我說,我拜的是鬼,不是真神,還要我向主耶穌禱告

當時,我心裡很不是滋味,心想:“我可是天天都跟神明在一起,和神明說話,甚至比神明還大,你們這些人懂什麼!”

然而,有一位年長姊妹跟我說,“反正你什麼經都讀了,再多讀一本聖經也沒有損失呀。”說也奇妙,她這一句話,我倒是聽進去了。

原來耶穌和我同行

有一天,我閒暇無事,順手拿起母親的聖經隨意翻閱,突然看到主耶穌趕鬼的一段經文。

頓時,我眼睛亮了起來,發現原來他們信的耶穌和我還是同行!

我看見主耶穌是怎樣趕鬼。

聖經記載主耶穌用“權柄和能力命令汙靈,汙靈就出來了”(路加福音四章三十六節)。

我讀到這裡,驚訝到說不出話來。

因為,趕鬼我內行,但我還沒有看過有人是這樣趕鬼的,就算是我的師父也無法這樣趕鬼。

我們都是跟鬼比拼法力,或用符咒、或用法寶等來趕鬼、收妖。法力強的就能把鬼趕出去,法力比鬼低的就束手無策,只好另請高明

但主耶穌竟然是用說話來趕鬼、命令鬼,而且鬼都得聽祂

這位耶穌到底是什麼人?

 

我好奇的繼續仔細讀下去,才知道這位趕鬼的耶穌是神的兒子(路加福音四章四十一節,八章二十八節)。

我心想:人的兒子是人,神的兒子自然就是神,那麼這位神和我所拜的神明又有什麼不同?

我特別注意聖經用的“權柄”這兩個字,什麼是權柄?

在上位的自然有權柄。這位耶穌有權柄,竟然能命令鬼,這意思就是說祂比鬼大,連鬼都要聽祂

刹時,我忽然開竅,原來我拜的神明,是人封的,其實並不是神,充其量也只是鬼

我用這些神明的法力去趕鬼,豈不就是以鬼趕鬼?難怪趕得這麼辛苦,還要比拼法力。

原來我以為在拜神明,事實上,我不過是在拜鬼!

忽然,我想起弟兄姊妹曾對我說,“要向主禱告,就是和主說話。”

於是,我對主耶穌說,

主耶穌啊,我現在相信你是真神,你是大神,你有權柄,你能管理鬼。

我很想相信你,但我該如何作呢?

我這一身的法力又該怎麼辦?

我該怎麼向我師父說,我要信主耶穌呢?

我該怎麼和那麼多倚靠我的信眾,和需要我説明的親戚朋友說,我要信主耶穌了?”

 

 

法力全消失,鬼卻不敢來

我就這麼真真誠誠的禱告之後,竟然睡著了。

早上一覺醒來,居然發現自己一身的法力全都消失了!

我嚇了一跳,心想:“這下完了,原來身上大有法力,小鬼還經常來騒擾,向我挑戰。

更何況現在一點法力都沒有,這下慘了!”

然而,當我安靜下來,發現法力雖然沒有了,但是陰陽眼還在,我仔細一看,發現許多小鬼都遠遠地看著我,卻沒有靠過來。

這時我才發覺大事發生了,雖然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但肯定跟耶穌有關係。

那我是不是該去聚會,就此接受耶穌算了?

若是師父打電話來問我怎麼都沒有去找他,又該怎麼解釋?

往常我都是跟著師父,天天修法、辦事。然而一周過去了,他竟然不聞不問,一通電話都沒有。

這實在太奇妙了!這肯定也跟耶穌有關,於是我放下一切的疑慮去聚會了。

 

聚會之後,我發現召會與我幼年時的印象完全不同。

召會裡充滿了光與愛,和我半夜開壇那種陰森森的感覺,實在是天差地遠,對比強烈

最重要的是,這次主耶穌可是真的解決了我的問題,小鬼不敢再來騒擾我了。

漸漸地,我才明白過來,原來那天晚上讀聖經,向主禱告時,我的心是真正向祂敞開,所以那一次是真實的得救

當我這樣接受了主耶穌,祂就真真實實的活在我裡面(加拉太書二章二十節),我經歷祂的確是又真又活的神

我不再天天愁眉苦臉,活在黑暗之中。

在召會生活裡,我越過越喜樂,越過越明亮;於是我逐漸看不到靈界的東西,經過兩年的召會生活,神的救恩使我完全得著釋放!

感謝神,我雖然曾經離開過祂,轉拜偶像,但祂仍然施拯救,把我從黑暗中拯救出來,遷到祂光明的國裡。我確實能見證這個黑暗與光明的遷移。

文出自:臺灣福音書房《福音見證集》

 

點此看更多,鬼月的迷思 

【您也有見證想投稿嗎? 水深之處歡迎您也擺上您的見證】

  1. 直接投稿:在水深之處網站註冊登錄後至『作品集散地』點選『投稿』。
  2. Email 投稿:請將您的見證Email到[email protected], 交由編輯代發。
  3. 粉絲專頁投稿:請到水深之處粉絲專頁私訊留言給我們,我們幫您投稿。
閱讀人次 11441
想更多認識神嗎?
請跟我們一起禱告 分享
您可能會喜歡的文章:
1970‧01‧01
水深之處編輯群
 『我的心哪,你要稱頌耶和華!凡在我裡面的,也要稱頌祂的聖名!』詩篇一0三...
1970‧01‧01
水深之處編輯群
年輕時的喬治穆勒是個玩世不恭、放蕩不羈的青年,但因著一位同學的邀約,他去到了一個基督...
1970‧01‧01
水深代發
在大學任教多年的吳家鳳老師,這幾天手斷了,卻還是到了福音聚會中做見證。想知道一個音樂...
1970‧01‧01
水深之處編輯群
范弟兄由一個趕鬼師父一轉而成為基督徒,親愛的主內弟兄,這個奇妙的見證想必很多人都聽過...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