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後可以使用更多功能喔~
帳號: 密碼: 登入 註冊
2010‧10‧10
華盛頓D. C. 與神交會的那一夜

friend【他們為什麽盯上我們?他們看上去是好人,可是為什麽信任他,只為兩罐免費的飲料嗎?】

鄭在我家小小客廳的沙發上,輕聲放鬆地講著他們一家的『奇遇』,他的妻子萌抱著Ben(Eric和Ester的兒子,四個月大),陪著自己五歲的女兒,笑魘如花。

我們剛認識幾分鐘而已。

鄭和他的妻子三月份在華盛頓信主得救,那是一段離奇的經歷。

那時,他們一家三口正在旅遊的路上。剛來美國幾個月,但很快就要回國了,總得去華盛頓走一走。

一路上吃厭了美國的中國餐,醬油加上糖,實在讓他們對那些中餐倒了胃口。

可是又到了吃飯的時間,必須找一個地方滿足他們胃口的需要。

在車上,他們看見了那個掛著Bao(包)字招牌的飯店,一定是一家中餐館,鄭想也沒有想就開車越過去,被騙夠了,哪裡有道地家鄉味道的中餐呢?不必再去上當了。

萌卻著了魔一樣,『我還是想再吃一次中餐...,』她堅持著,鄭的心就軟了。

這一個不起眼的決定,從此改變了他們的生活。

小小乾凈的店面,只有他們一家顧客。那個女服務員對他們的女兒格外地親,女兒想要喝汽水,她就送來一個易開罐的,瓶口已經為他們拉開了。

鄭本不想給女兒在飯店買汽水,因為這裡的價格和外面商店的相差太遠,何必浪費呢?但看在服務員很親切的份上,多花一塊錢也值了。

飯菜的味道也不錯。結帳的時候,帳單上居然沒有發現汽水的影子,問起的時候,服務員說,『汽水是免費送給孩子的。』

兩個路程中疲憊的人,心被這一罐免費的飲料溫暖著,深處那道警備的牆鬆動了,他們就開口問了一點移民方面的問題。

『明天中午你們再來,我們的經理會在,他可以回答你們的問題!』

他們本來也打算在那裡多玩一天的。

經理也是個親切的人,盡管移民的問題沒有得到滿意的答覆,他們並沒有感到遺憾。吃飯的時候,經理送一本書給鄭讀,一本《新人》雜誌。鄭讀得很仔細,裡面有某種東西吸引他,是神嗎?說不清楚,卻讓他讀進去放不下。還有一張紙片寫著『兩口氣』,一篇小小的短文,到底人該靠哪口氣活,讓他深思。

結帳時,出乎意料的,汽水又是免費的。

心暖暖的,就留了聯繫電話,畢竟在華盛頓還會留幾天。

開車在回旅館的路上,經理打電話來,『我放心不下你們,可不可以再回來聚一聚?』

『我們已經開出來10多里路了,不要轉回了罷。』心裡有一點點疑慮,他們為什麽對我們這麽好?幸虧只是一面之緣。

不一會兒,又來一個電話。『我還是放心不下你們,想要再見見你們。我們晚上有福音聚會,你們來好嗎?』

留下了聚會地址。鄭和萌忽然害怕起來,他們究竟有什麽企圖?他們為什麽盯上我們?他們看上去是好人,可是為什麽信任他,只為兩罐免費的飲料嗎?

不知道為什麽裡面有掙扎,總有要去的衝動。鄭甚至和萌商議,『我自己去,若幾個小時不回來,你就報警!』

百思不得其解的鄭和萌坐立不安,終於把它推託掉了。

鬆了一口氣。

可是不小心說漏了旅館的地址,發現明天的聚會就在附近,又一輪情辭迫切的邀請。鄭對萌說,『明天他們兩個弟兄要來看我們,在旅館裡該不會有危險,到時再決定要不要去。』

一種要被綁架的恐怖感覺。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似乎擺脫不掉的人,一個難眠的夜。

早上,大廳裡見到了,沒有想像中面目猙獰的大漢。另一個老弟兄,花白的頭髮,同樣很和善。鄭想,『跟他們去,不會遇上什麽不測。』

鄭和萌豁出去了。

只看見一班不一樣的人,一個不一樣的聚會,很溫暖甜美,感動在鄭和萌的心裡生發。結束的時候,有人問鄭,『要不要接受主耶穌,現在就受浸歸入祂?』

鄭猶豫了。這麽多年來,在商場上得意的他,第一次,需要詢問妻子,幫他拿主意。

萌出奇地堅定:『受浸,接受。』

他們當天接受了主,受了浸,並不知道,一種全新的生活展開在他們的面前。

離開聚會,要開車回去的時候,鄭沒來由地疲憊起來。一路從印第安納州開到華盛頓,他沒有讓萌碰一下方向盤,可是此刻,他卻不得不交出駕駛的位置,沈沈地,安息地入了夢鄉。

他夢見自己不斷地掉進河裡,水嘩嘩地沖洗著他。夢裡沒有別的,他一次次掉進水裡,水沖洗著,嘩嘩嘩…

他說,『我想到那道生命水的河。』是的,我們都想到那個患大痲瘋的乃縵,順從先知以利沙的話,在約但河裡浸了七次。他的肉就復原,得了潔凈。

餘下的旅程變得安息而甜美,各處都有弟兄姊妹,每一個家都如此地溫暖,向他們敞開,愛心裡接待他們,這個大家庭,徹底融掉了他們心底的堅冰。

鄭說,『我在深圳的時候,與我們的鄰居至少五年沒有往來,形同陌路。忽然有一天,他們熱情地邀請我們,到他們家作客,吃飯,來來往往近半年,不成想,他們原來另有所圖,借錢後遲遲不還,鄰居的欺騙讓他們損失慘重,從此對人防範有加…』

坐在一旁的朔,曾在深圳華威待過,也說,『看看華威的宿舍樓,從底層到最高層,每一個窗子都安著鋼筋,像極了監獄。你就知道,人與人何等的冷漠和防範。若是你夜裡看見人倒在路上,最好繞行,因為說不定就是搶劫的人裝假。』

這時有人念出保羅書信裡的話,『但你要知道,末後的日子必有艱難的時期來到;因為那時人要成為愛自己者、愛錢財者、自誇者、狂傲的、毀謗者、違背父母的、忘恩負義的、不聖的、無親情的、 不解怨的、好說讒言者、不能自約的、性情兇暴的、不愛良善者、賣主賣友者、鹵莽行事的、為高傲所蒙蔽的,寧願作愛宴樂者,不願作愛神者…』

夠了!這樣的日子實在令人厭煩。我們不都是尋求解脫的人嗎?

當我疲困罪惡境,祂以柔愛來尋,懷我、肩我滿溫情,帶我歸祂羊群;千萬天使因此歡騰,甚至歌聲滿天響應。

傷重待斃祂見我,便以油酒敷裹;柔聲細語許我說;『你要永遠屬我!』從無聲音如此甜美,傷痛之心頓覺欣慰!

釘痕槍傷祂示我,血也水也流出,頭戴荊冕利刺戳,羞辱加上痛楚:我真不知我有何長,使祂為我這樣受戕。

愛何大,尋回我!血何寶,贖回我!恩何豐,帶回我歸羊群!奇妙恩,帶回我歸羊群!

萌說,『我們很高興神的愛突破了我們的防線,把我們尋回到祂的家中!』

可兒,那個陽光帥氣的大男孩,正陪著他們五歲的女兒玩,宛若老朋友。萌說,『可兒在車上就一直說,「好想來這裡吃飯呢」,連帶我們也都和他一同嚮往著。』可兒來過我家一次,我們在靈裡已經很熟悉。

怪不得,今天的魚丸湯出奇地成功。

離開的時候,萌的眼睛濕了,『不知何時再見你們!』女兒更是哭著不肯走。兩天以後,他們就會坐上飛機,回到深圳了。但無論我們在哪裡,我們在主裡是一家人。

【您也有見證想投稿嗎? 水深之處歡迎您也擺上您的見證】

  1. 直接投稿:在水深之處網站註冊登錄後至『作品集散地』點選『投稿』。
  2. Email 投稿:請將您的見證Email到[email protected], 交由編輯代發。
  3. 粉絲專頁投稿:請到水深之處粉絲專頁私訊留言給我們,我們幫您投稿。
閱讀人次 6076
想更多認識神嗎?
請跟我們一起禱告 分享
您可能會喜歡的文章:
1970‧01‧01
水深代發
我是白姊妹,在大學唸書時信主得救,至今已經二十幾年了。 之前讀的是五專,當...
1970‧01‧01
蔡佳娟
在一個窮鄉僻壤的鄉村,有一個幸福的家庭,他們雖然貧窮卻過著充實的生活,對於他們來說,...
1970‧01‧01
水深之處編輯群
第1問:信耶穌可以得到什麼?對我的現實生活有什麼幫助?『信主只是心理作用,讓自我感覺...
1970‧01‧01
水深之處編輯群
 因為收銀機裡的一塊錢不見了,讓小男孩背了前半生的黑鍋。因為媽媽認定他偷了...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