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後可以使用更多功能喔~
帳號: 密碼: 登入 註冊
2010‧11‧08
[星夜漫飛]親愛的,後事請交代!

park_2【雖只是個微不足道的小手術,但,對特殊體質的人而言,卻足以致命...】

或許是環境使然,談論生死大事在我們夫妻之間,從來不是禁忌。

只是,平時談死亡,多是討論死亡的生物性及死亡的本質,然而,夫妻兩人手牽手走在大安森林公園散步的那日午後,我們談死亡,卻是卡哥要我把後事交代清楚!

說真的,對我這樣一個活蹦亂跳好端端的人而言,突然要我交代後事,我還真有點不知所措。後事,要交代什麼呀?!

看我一臉迷網,於是卡哥解釋:『後事就是妳要火葬還是土葬?如果火葬,骨灰罈想擺哪?如果土葬,墓地要選哪?妳的安息聚會怎麼安排?有什麼特殊的喜好沒有? 』ㄟ...這個嘛...怎麼葬?我沒想過耶...特殊喜好?骨灰罈擺在家算是特殊喜好嗎?

那夜躺在床上,卡哥繼續下午還沒問完的:『如果妳走了,衣櫃裡的衣物怎麼處理?其他遺物怎麼處置?這麼多東西,怎麼整理呢? 』問得如此仔細,感覺起來,我這丈夫不是開玩笑的,他是真的很嚴肅的要我交代清楚我的身後事耶!說穿了,他害怕我一進了醫院治療,就再也出不來!

於是我安慰的說:『只是機器故障進廠維修一下,不用這麼害怕吧! 』他則答:『在一般人身上或許是小事,但,以妳的狀況,誰知道小問題會不會治療下去搞成大問題。 』唉~自始至終,他對這件事,還是不安的。

看他這麼擔心,我『很貼心的 』提出解決方案:『只要你說不要做了,那我就去跟醫師說,取消治療排程。 』但,這時他卻又不肯:『不要想逃,該做的治療還是要做,或許這次治療以後,就不會再那麼頻繁的有問題,生活品質會好一點。 』感覺起來,他是陷在矛盾中,既期待,又怕受傷害。

也不知道是我神經太大條還是主給我夠用的恩典,從決定接受治療以來,我一直很安息,沒有絲毫恐懼不安,而他,卻總覺得事情沒那麼簡單,極有可能超出預期、超出我們所能想像的可怕。我說:『沒問題,我很耐命,而且主會保守我! 』他則說:『我真不知道妳哪來的信心! 』卡哥這句話翻譯出來意思就是說,他對我完全不看好,而且覺得我很天兵的不知死活。在他心頭上,還是有個我會拋下他而去的陰影。

實在是不知道我還能怎麼跟他說,真的就只是進廠小維修而已,有必要搞得一副生離死別的樣子嗎?難不成,我的電腦檔案裡,還要為他留下一封這樣的書信:『卡哥卿卿如晤:吾今以此書與汝永別矣!吾作此書,淚珠和指擊鍵盤齊下,不能竟書而欲擱電腦!又恐汝一察吾衷,不甚悲傷,故遂忍悲為汝言之...』一不做二不休,乾脆悲情到最高點!!

不過,雖然說,我還沒打算要離開,但,或許後事先交代清楚也不是不行,真有什麼意外時,家人方便些,畢竟,再怎麼說,我也還是處於高度危險的狀況,一個未能及時處理的小事件,就足以讓我去見主矣。

只是,叫我交代後事,我至今仍未有時間到各大禮儀公司網站做足關於後事的功課,還沒研究好我要怎麼葬,我也還沒想好要埋哪/放哪/種哪/撒哪,所以,想破頭我也交代不出個所以然來呀。

想來想去,我如果有空,能做的,大概就只是簡單的把個人財務清單列明,將遺物分配妥當,然後,找個時間寫下給家人的感謝信,感激家人對我無限的恩情;若是再有空一點,安息聚會自己安排一下、詩歌選一選,不用再麻煩身邊的人。不過,大前提是,如果我有空!但,最近實在是太忙了...

喔,對了,註明一點特殊喜好,如果要把我土葬,我的墳墓上千萬不要題字『安息主懷』,因為太老土了,滿山都是。請幫我大大的寫上『等待復活』,這樣感覺比較有朝氣、有活力、有盼望,顯出青職聖徒的氛圍!

ㄟ...ㄟ...越說真的越像在交代後事,趕緊拉回正題。

這篇文章我要說的重點是,我真的只是進廠小小維修而已,打算兩天後就要被放出來重新上路的(我也只向辦公事請了兩天假)。所以,親愛的,不要一副與妻訣別的樣子啦!再者,親愛的,你想想看,你的服務這麼優,又對我溫柔體貼百依百順,我怎麼願意、怎麼捨得、怎麼甘心,才與你結褵短短幾年就這樣放下走了呢?所以我說,我的寶貝,你大可放心,我還沒要走,為著你的得救,為著我們的夢想,無論多不容易,我都一定會撐過去的!

【後記】從寫這篇文章的本文部分,到寫這個後記的現在,幾年的時間中,不只一次的踩在死亡線上,也多次的嚐到死味,卡哥的擔憂,的確不是無由!

或許,在別人眼中,我的生活,彷彿就像是一艘小船行駛在驚濤駭浪當中,天天必須小心的嚴防異常狀況,時時準備做危機處裡,當然,常常也在做災害控管。但,感謝主,因著有祂,雖然一次次的行經死蔭幽谷,卻是有穩妥、有安息、不怕遭害,因為主與我同在,祂的杖、祂的竿,都安慰我。

有時想想,其實,死亡本身,並不見得真那麼可怕,對於死,人的恐懼往往是來自對死後未知世界的不確定感,以及對活著家人的放不下心。

然而,因著受過真理的教導,我得以自由的不受挾制於這些恐懼當中,因為,我知道,死對基督徒來說,就只是『睡了』,是暫息地上的勞苦而已。等到主回來時,睡了的聖徒都要起來,都要復活,並且,在永世裡,都要與祂一同做王,還要與我們在主裡的親人相見。

何等感謝主,因著有祂的話做把握,使我對看不見的將來有篤定。明白神的真理,就是對於死亡所帶來之恐懼,最完滿的救贖呀!

【您也有見證想投稿嗎? 水深之處歡迎您也擺上您的見證】

  1. 直接投稿:在水深之處網站註冊登錄後至『作品集散地』點選『投稿』。
  2. Email 投稿:請將您的見證Email到[email protected], 交由編輯代發。
  3. 粉絲專頁投稿:請到水深之處粉絲專頁私訊留言給我們,我們幫您投稿。
閱讀人次 8939
想更多認識神嗎?
請跟我們一起禱告 分享
您可能會喜歡的文章:
1970‧01‧01
陳之言
三年前,我每天以淚洗面,度日如年,只差跳樓的勇氣;此時又得了肺腺癌,無望的開始安排後...
1970‧01‧01
吳緯中
兩天前,我半夜突然大量出血。沈重的恐懼,緊張,與痛苦的回憶一時湧上我的心口。在去年我...
1970‧01‧01
水深之處編輯群
疾病,佔據了人們生命裡不少的比重。總有一天,我們會親眼目睹所愛的親人、好友面對病痛的...
1970‧01‧01
咪娜飛飛
【懷胎七個月的孩子,在很意外的狀況下,突然的走了...。我只是個平凡的人,有許多的軟...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