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後可以使用更多功能喔~
帳號: 密碼: 登入 註冊
2011‧04‧26
馨香的沒藥─倪柝聲夫人
在中國基督教會史裏,有一位姊妹被稱許為「馨香的沒藥」,她就是倪柝聲夫人—張品蕙姊妹。
 
 
張品蕙的父親是位醫生,家境富裕。
品蕙是張家遷往福建後出生。後來,張家才又搬到上海。
品蕙長得美麗、聰穎活潑,讀書成績理想,是燕京大學生物系的碩士。
她和倪柝聲識于微時,二人是青梅竹馬的戀人。
 
(倪柝聲於福建鼓嶺山上的住所)
 
1920年春,倪柝聲信主後就竭力向她傳福音,惟她不願接受。倪經過兩年的痛苦掙扎,最終決定放棄品蕙。
 
然而,神有恩典。
 
十多年後,品蕙信了主,二人恢復交往,並參加倪柝聲教會的聚會,後來更談到婚事。
但把她自小養大的姑母,認為倪柝聲只是個窮傳道,絕對高攀不上,就反對婚事。
倪柝聲的母親對婚事同樣有保留,覺得須有神的印證,就邀品蕙一起出席杭州的全國性聚會,與她同宿同禱。
一天,倪母在禱告中看見品蕙就是神給兒子的妻子,便安排他們在聚會結束當天舉行婚禮。
可是,這門婚事還是受到姑母極大的反對,她甚至連續一星期在上海《申報》刊登攻擊倪柝聲的啟事,令這對新人受到很大困擾。
 
婚後,他們到廈門及附近城鎮傳道。
1938年夏,又同赴英國的開西大會1,品蕙後因懷孕而先回上海(惜不幸小產,終生未有兒女)。
丈夫則因事繼續留下至1939年7月回國。
由於丈夫常要出門領會,相聚的時間短少,品蕙閒來便把丈夫領會的資訊翻譯成英文,方便與西方信徒交流。
倪柝聲的名字因此在彼邦為人所識。
 
1952年初,倪柝聲因傳道人的身分被逮捕了,判處三年有期徒刑。
三年多後,政府繼續搜捕上海基督徒聚會處的領袖,品蕙亦於此時被捕,關在提藍橋監獄2
但因患有高血壓和心臟病,在第二年獲釋,在家接受勞動監督,丈夫卻再被判處十五年徒刑;
1967年刑滿後,又被轉送到青東農場3接受勞動改造,夫婦二人終難共聚。
 
(上海提籃橋監獄)
 
文革時,品蕙因不肯與丈夫離婚,被打成反革命,常遭公然侮辱,身心受創。
1966年夏,她被紅衛兵關在一間小房內晝夜拷審,外面只聽見恐嚇和皮帶抽打的聲音。
當她被押出來時,只見眼睛腫得像饅頭般,身上有多處傷痕,眼鏡也破碎了。
 
另有一次,她與兩位老姊妹被揪鬥遊街,手上套著鞋子,頭上戴著尖頂紙帽,頸上掛著牌子,
被責駡、淩辱和罰站達數小時,為要她們放棄信仰。
面對著嚴厲的逼迫,她們仍堅決的說:「信」。
在勞動改造期間,她每天早晚兩次被勒令打掃弄堂,過路的人無論是大人或小孩,都可隨意打她、唾她。
 
 一次,在鬥爭大會後,她分享道:「我們成了一台戲,給世人觀看(林前四9)。聖經上早已說明了。」
她對這樣的生活已習以為常,見過她的人,都稱她「白頭髮」。
人人都知道這位滿頭白髮的老太太,是為了主耶穌的名而受逼迫苦害。
 
她為什麼還有這麼大的力量去支撐呢?她的甥女分享說:
「在所有逼迫中,她總是在批鬥她的臺上,一直不停地默默禱告,始終是靠主站住,沒有羞辱主的名。」
 
品蕙與丈夫一生相愛甚深,他們結婚十八年後,丈夫就被囚在獄中長達二十年。
期間,政府用了許多駭人聽聞的事來指控倪柝聲,當時有很多兄姊信以為真,
但她回應說:「他們說他的這些事,都是根本沒有的。」
   
品蕙的健康已每況愈下,倪柝聲有個心願:期望早點結束刑期與她相聚。
他曾說:「我的刑期,像是與我妻子的生命在賽跑,如果我能在她還在世的日子出去,就可以好好服事她,她為我受了許許多多的苦。」
品蕙患有嚴重的高血壓和心臟病,知道早晚會死於中風,所以一直盼望出事時,能很快被主接去。
神應允她的禱告,她在1971年11月病發,前後只有三天便離世了。
 
翌年6月,倪柝聲在白茅嶺農場亦因心臟病發去世。家人趕到時,遺體已被火化。
家人遂將他倆安葬在蘇州山上的公墓內,彼此靠鄰。
品蕙的墓碑上寫著「主內安睡」,而倪柝聲的是「主內安息」。
他倆終於在主裡相聚,永不分離......
 
(倪柝聲與張品蕙的墓碑)
 
因著神,他們相識、相知;
因著主,他們受苦、分離;
 
末了,他們雖不能相聚在人前;
但,我們深信,他們已團聚在主前。
 
謝謝他們~留給後代何等豐碩的屬靈產業!
謝謝我們的主~給我們何等寶貴的見證人!
 
.........
是愛的神,作我牧人;祂常餧養,祂常施恩。
我是屬祂,祂是屬我;何來需要,何來缺乏!
 
袮的甘甜、奇妙的愛,測量我的一生年代;
袮愛既然   永不改變,我的讚美還要加添!
 
 
 
註:
1. 開西大會(KeswickConvention)始於1875年,是一年一度在英格蘭坎布里亞郡的凱西克
(Keswick, Cumbria) 舉行的福音派基督徒聚會。
 
2.提藍橋監獄是「上海市監獄」的俗稱,建於1903年,是英國人在上海租界建造的,因處於提
藍橋區,故俗稱為「提藍橋西牢」。 
 
3. 青東農場位於上海市郊,用來安置服刑期滿的人,他們被強制在農場#「留場勞動」,還沒
有恢復真正的自由,社會地位不能算是「人民」,只能稱作「半改造份子」。
 
倪柝聲在1967年從監獄出來後,先轉至青東農場,1969年再轉至安徽白茅嶺農場。
 
引自:http://www.douban.com/note/74999281/  
...........................
 
 

【您也有見證想投稿嗎? 水深之處歡迎您也擺上您的見證】

  1. 直接投稿:在水深之處網站註冊登錄後至『作品集散地』點選『投稿』。
  2. Email 投稿:請將您的見證Email到[email protected], 交由編輯代發。
  3. 粉絲專頁投稿:請到水深之處粉絲專頁私訊留言給我們,我們幫您投稿。
閱讀人次 42887
想更多認識神嗎?
請跟我們一起禱告 分享
您可能會喜歡的文章:
1970‧01‧01
水深代發
 雖然我小時候就受浸,但是我並不相信這位神,直到升上高中的暑假,我參加了一...
1970‧01‧01
張承恩
 因著高中受主吸引,考大學時我只有一個禱告,盼望主帶我到一個地方瘋狂的過召...
1970‧01‧01
水深代發
 我和弟兄因著工作的關係,離開主有2-3年的時間。 這段時間我們...
1970‧01‧01
水深代發
 大學我著迷於哲學與心理學,自認信仰的是真理。「宗教那是給心靈脆弱的人的逃...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