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後可以使用更多功能喔~
帳號: 密碼: 登入 註冊
2011‧11‧09
真愛一生

我們下了船,爬到山崖邊過夜,等候下一班船經過時搭救我們。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夜色昏沉,
除了河水湍流的嗚咽聲,就是山中飛禽走獸的怪聲,
而對面不遠的山嶺,更時有野獸跳上跳下…

alt

父親的死叫我不願再拜偶像

一九二○年,我出生於一個傳統的書香世家,那時未出嫁的女子,是不能出閨門的;如我母親,就是一個裹小腳,靠家教纔能讀書的女子。父母結婚後,祖母又盼早生男孩,就抱了一個男嬰給母親養,結果一連生了三個女孩,到我出生後,母親纔接著生了四個弟弟。父母特別疼愛我;等到弟弟們要進學校讀書,為了照顧弟弟,父母特許我剪短髮、穿制服,每天穿戴整齊,由女傭送我跟弟弟們到學校讀書。從此,我成了家族中第一個被解放出閨門的女子。

父親是個企業家,為人謙和,熱心公益,樂善好施。由於在金融界的生意蒸蒸日上,而積勞成疾,終因小小的感冒,竟病情轉危。我們全家求神問佛,想盡辦法請名醫共診,結果還是藥石罔效。當時我只有十多歲,心想:『我們所拜所求的這些真是神麼?若不是,就是鬼魔。我絕不下拜鬼魔!』父親去世後,隨著這些黑暗權勢的風俗,燒香、點燭、燒冥紙…,又請和尚念經還願一週,孝男 孝女都跪著哀哭,光景淒涼可怕,令我極其痛苦,小小的心靈下定決心,再也不順從家人拜偶像了。

 

笑我信洋教的親友信主了

雖然年紀輕,可是我相信宇宙中必有真神主宰一切。小學畢業後,我考入了一間基督教女子學校,學費很高,校規甚嚴。學校中,幾乎每天都讀聖經、禱告、講道、唱詩,讓我認識了獨一的真神耶和華;並藉著聖經中真理的話,使我得享生命深處的自由,脫離了青春年少一切俗事的苦惱。然而,當我企圖將我的喜樂分享給母親和姐姐、嫂嫂時,她們都笑我迷信洋教。

父親去世後,由我大哥擔起銀行業總經理的重任,但不久大哥竟患了風濕關節炎,痛苦難熬。家人照舊請佛法神醫,俱為無效。誰也無法料到,正值壯年的大哥,仍然被疾病與死亡所掠奪,徒留滿腔理想、抱負,遺下了寡嫂與二女一男,還有我們這頓失支柱的一家人。當我們正徬徨無依,徘徊在死蔭幽谷時,神給了我一首詩歌:『…神未曾應許:我們不遇苦難和試探、懊惱、憂慮;神未曾應許:我們不負許多的重擔、許多事物。神卻曾應許:生活有力,行路有光亮,作工得息,試煉得恩勗,危難有賴,無限的體諒,不死的愛。』(詩歌五二六首,第二節。)我越唱越感動,就把這首詩歌唱給母親 聽,母親因此大得安慰,深蒙光照,願意接受福音。這叫我滿了喜樂,就跟弟兄姊妹交通,接著來了一位姊妹帶領母親禱告並聚會,姐姐、嫂嫂也跟著讀聖經,不久就都受浸歸入主名。

 

危急存亡的暗夜

當我讀高中時,世界局勢日趨緊張,戰爭氣氛瀰漫,日軍飛機時常騷擾沿海,因此政府下令所有在沿海的學校都要遷到內地。於是,我隨校遷往一個山區盆地,氣候、生活完全不同於沿海;每天喫的是山產,穿的是羊皮襖,住的是孔子大廟,喝的是泉水。生活是軍事管理,作息非常緊迫,每天清晨五點吹號起床,十一點熄燈就寢,偶爾半夜還要操練夜行軍;到了週末,還要男生種菜、耕地,女生受看護訓練,幫前方將士縫製棉衣。在這種毫無喘息餘地的勞苦當中,我仍然品學兼優,也正因為如此,我漸漸淡忘了愛我的神。直到有一次,同學們都因勞累生病了,瘦小的我卻沒受感染,這讓我驀然想起,我有一位眷顧我的神阿!那些日子,連女舍監都擔心我,說,『你運動時若身體不適可請假哦!』我反而安慰她說,『感謝主,我有主耶穌在看顧我,我仰望祂、倚靠祂。』沒想到,我作此表白宣告,女舍監竟高興的表示,她也是基督徒,且此後對我更加關心。

高中快畢業時,政府下令全體學員接受軍訓,受訓結束,我們坐小船回鄉。這小船載了四男四女,沒想到船開到中途,竟在河中觸礁,河水沖入船內,河兩岸又是時有匪徒出現的高山峻嶺,沒有人可以求救,只好把船划到較淺的地方,然後我們下了船,爬到山崖邊過夜,等候下一班船經過時搭救我們。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夜色昏沉,除了河水湍流的嗚咽聲,就是山中飛禽走獸的怪聲,而對面不遠的山嶺,更時有野獸跳上跳下。同伴們不斷淒厲的喊叫,求人來救我們,但也怕,萬一喊來的是匪徒,豈不趁火打劫?當此危在旦夕之刻,獨獨只有我,我所求的、所盼望的不是人,乃是創造宇宙萬有之主,祂是我的神、我的平安。當同伴們喊人來搭救,一次又一次,眼看一夜即將過去,河水依舊毫無動靜,絕望之餘,他們也願意跟著我一起喊:『主耶穌阿,救我們!』就在破曉時分,一隻小船逐漸靠近,將我們接上了船。那次的經歷讓我深深的體驗,人因無助而禱告所帶來的平安。

 

有神同在何懼鬼魔

回鄉後,接受政府掃除文盲、推廣教育的號召,被派到山區,幫助當地未受過教育的人。雖然在荒山野嶺,每戶人家都距離八、九里山路,交通非常不便;但因著神的愛,我樂意勞苦的幫助他們,因此學生都反應良好,而我也 趁機向他們傳福音,分享我所認識的基督。

當時我住的地方是一個大祠堂,前後三棟房子,都立有祖先牌位;前兩棟白天作學生教室,後一棟是我們的宿舍。有一天夜間,大夥兒突然聽到有奇怪的聲音,好像是甚麼異類在行動似的,同事們就燒香作菜,說要拜拜,還要我參加,我毅然拒絕說,『天地間有神有鬼,但我們要敬拜獨一的真神耶和華,祂必趕走邪靈和鬼魔。』雖然自己年輕,少不更事,但心裏對神的堅信和倚靠卻是十分堅定。

 

神的話語解我乾渴

抗日勝利後,一九四七年隨丈夫到了菲律賓;丈夫為了提倡中華文化,幫助華僑子女,在美軍基地創辦一所學校,初由幼稚園到高中,後成為中英合辦的初中。在菲辦學三十年,我們由租房子作課室,到買地蓋樓房,雖可說是桃李滿天下,但其實全憑主恩典的托住。在這三十年間,我也曾偏行己路,離開召會,沒有過正常的基督徒生活,不是絕對的愛主、事奉主。但神愛世間屬自己的人,就愛他們到底;雖然我流浪遠離神,但神總會用祂的慈繩愛索,把我這迷路的小羊帶回羊群;在青草地,在可安歇的水邊,享受祂為我豫備甜美與豐富的召會生活。

在菲三十年,我如困鹿切慕溪水,每當深陷凡塵瑣事,不願轉向神,沒有 神話語的澆灌,在我深處就滿了消極,生命猶如一灘死水。然而,我只要一轉向神,接受主話語新鮮的供應,就感到生命的水河洋溢氾濫,要從我裏面流出活水的江河來。哦!主是我生命的泉源,祂不僅愛我、救我一生一世,更帶領、保守了我八個兒女,成為信主愛神的人。

 

禱告五十年丈夫終得救

一九九四年我由美赴中國大陸旅遊,回程經香港,突然發高燒,隔天到菲律賓,全身發抖,雙腳無力,無法行動,到醫院檢查,結果醫生說是腦出血,要立刻動手術。我們在菲律賓沒有保險,這麼大的手術怎麼得了,當時還沒有受浸的丈夫,只好跪下禱告,禱告中主告訴他:『我的恩典彀你用。』果然,醫護人員都是一流的,所需的藥物也不缺,手術進行得很順利,第五天就出院了,再過一週回到美國,經詳細檢查,結果一切均安。我知道這一切都是主的保守,祂始終是我的力量,我的詩歌,我的拯救。

數十年來我最大的心願,就是希望我丈夫得救;但一年一年的過去,我的丈夫頂多願意跟我一起聚會、讀經,一碰到受浸這一關,就左推右避,不願宣告主名。然而,神的慈愛永遠長存,祂的信實從不短缺。就在二○○○年十二月,他因感冒突然發燒,整個人支撐不住,趕緊送到急診室, 檢查後住進了加護病房。當弟兄姊妹和我們一起去看望他的時候,他的精神居然不錯,就問他是不是昨晚睡得很好?他竟然說,『是阿,我作夢感覺到神對我說,「你得救了!」我就說,阿們!』這時,我的眼淚湧出,迫切的說,『既然神向你說話,現在你就該受浸,向撒但宣告你是屬神的。』他立刻答應。結婚五十年來,這是我最大的喜樂;我禱告了五十年,主終於垂聽。

丈夫受浸後,只要有人來醫院探望,他就述說蒙主大恩的見證,說他自己,也說我們夫妻,在這一生中,如何歷經死蔭的幽谷,在多少次危急患難之際,是祂親手拯救了我們,是祂無盡的愛守護著我們,是祂豐富的恩典托住了我們。如今,我丈夫雖然安息主懷,但我仍要繼續見證:我這一生對一般人而言是多采多姿,甚至是十分的滄桑多變;但是我仔細回顧,一再思量,我這一生是一個充滿愛的故事。因為神就是愛,祂用愛寫在千萬人的身上,用千萬相信祂、有祂生命的人的經歷來編織出一幅愛的圖畫,這幅圖畫約略的展現出這位是愛的神是何等的大,而且是何等的親,我用一生的時間約略的明白、經歷並珍賞祂的愛。我的一生是真愛的一生。

(見證人:趙陳秀年)

【您也有見證想投稿嗎? 水深之處歡迎您也擺上您的見證】

  1. 直接投稿:在水深之處網站註冊登錄後至『作品集散地』點選『投稿』。
  2. Email 投稿:請將您的見證Email到[email protected], 交由編輯代發。
  3. 粉絲專頁投稿:請到水深之處粉絲專頁私訊留言給我們,我們幫您投稿。
閱讀人次 10100
想更多認識神嗎?
請跟我們一起禱告 分享
您可能會喜歡的文章:
1970‧01‧01
水深之處編輯群
我出生在臺南縣的六甲鄉,那是一個民風非常淳樸,甚至相當保守的小鄉鎮。我的祖父是個替人...
1970‧01‧01
水深之處編輯群
我永遠忘不了三十五年前的那個早晨,父親與我倉皇的跑到教會,穿越了排隊的人群,等不及作...
1970‧01‧01
Napa
「鬼」這詞,談起來總讓人挺不舒服的,但以聖經所啓示的來分析,發現實在也沒啥好怕的。雖...
1970‧01‧01
陳舜儀
中元節快到了,每個賣場都在打折促銷。有些上班族為了方便,提早在週末拜拜,所以最近到處...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