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後可以使用更多功能喔~
帳號: 密碼: 登入 註冊
2012‧05‧10
研究生們哪...我們「恩典之路」的見證
「我們四面受壓,卻不被困住 ; 出路絕了,卻非絕無出路 ; 遭逼迫,卻不被撇棄 ; 打倒了,卻不至滅亡。」 -哥林多後書4:8~9

如果職業欄位可以填上「研究生」,那麼,我們是24小時不打烊,苟延殘喘、奇蹟似生存下來的一類。

有人問:「論文是什麼?」

我只能說,論文,是個很奇妙的東西,它也許是你這輩子唯一的一本著作,但是寫的人以後不會想再看,而想看的人通常又看不懂,最後下場可能是擺在圖書館裡長灰塵。

又有人問:「寫論文有多麼難?」

我只能說,寫論文是一門弔軌的學問。它是一種進入瘋狂與精神分裂狀態的東西,若是你文思泉湧,天外飛來一筆,振筆疾書然後一氣呵成,你的教授看了不只嘔血還會把你的paper改成滿江紅。你若是一分耕耘一分收獲,一點一滴慢慢得寫,常常寫到後來就恍惚了,還會忘記你原來寫到哪裡頭去了! 然後一樣會看到教授為你精心打造的斷頭台在那等著你...

  • 研究生們有話說!

沒有錯,這就是「菸酒生」的生活,我們24小時不抽煙不喝酒卻依然生不如死還被人唾棄一旁任人指點「怎麼還不畢業」、「學生好幸福」」、「都幾歲了還在唸書」...

你說的是,這,就是研究生們。

佩蓉是我在教會認識的一位研究生,在台大森林所唸書的她,為著論文被搞得沸沸揚揚。她的研究項目是觀察鳥類,兢兢業業,必須成天泡在實驗室裡過活,時常三餐不濟,看到她來聚會時總是精神渙散,和我的灰頭土臉有個比呢。我們會湊在一起互吐苦水,彼此激勵,即便教授的嘴臉在我們受傷的小小心靈中揮之不去,但是,多了一個上戰場的同伴,起碼你不會感到孤單和喪膽。

曾經,佩蓉告訴我,她有一次meeting去找教授,交出了她的初稿時,指導教授的回覆居然是:「(拼命拿筆狂畫)連標點符號連小學生都應該會的東西你都不會!」我笑了一笑,馬上搭腔說,我也是有相同的狀況。一次,我交上了熱騰騰的計劃書給我的指導教授過目時,他說:「Proposal最基本的原則就是:readable and presentable,就是要能讀,也能看!這是常識呀!」兩個人嘆大氣,互倒垃圾桶,之後,還要繼續往論文的火裡跳。

  • 聽到「恩典之路」後...

一次聚會,我們唱到了詩歌「恩典之路」,實實在在描述了我們研究生在寫論文困難的寫照。望著遙遙無期的畢業之路,我們的臉上不能有後悔,也不能有膽怯。一天,佩蓉給我看了她改良後的版本「畢業之路」,實在是互輝互映,有感而發:

祢是我的主,引我走口試路。高山或低谷,都是祢在保護。
萬人中唯獨,祢愛我認識我。永遠不變的應許,這一生,都是祝福。
一步又一步,這是英檢(多益)之路,祢愛,祢手,將我緊緊抓住。
一步又一步,這是研究生路,祢愛,祢手,牽引我走這畢業路。

這首詩歌,唱得越來越有味道,於是,我們甚至在主日「信心的生活」福音聚會中,展覽了這首「恩典之路」。雖然我們沒有太多的準備,所謂臨陣磨槍,不亮也光,我們倆憑著全人的信心,表演完這首代表我們肺腑之言的詩歌。


那一日,我們在眾目睽睽之下,壓著那因緊張不斷顫抖的手,顛頗流離得演奏完一如我們「畢業之路」的坎坷。我們的見證,也是活生生,並且血淋淋的宣告出來。我們宣告我們面對這無法攻破的「論文牆」,是如何突破自己,如何面對老師嘴臉和論文字數的窘境時,如何化壓力為能力,如何在四面環壓的劣勢之下,還能屹立不搖得走下去。以下,是我們倆位研究生的見證。

  • 我們的見證
  • 「論文牆」


所謂天底下沒有攻不破的城牆,對我來說,論文牆真得是用金剛鑽打造的,只會鬼打牆還撞個頭破血流,感嘆當初為何要自取其辱選擇了這條不歸路。我們屢嘗敗果,經歷了寫了被酸被改被退的惡性循環,對自己的能力感到懷疑、不安,甚至不相信自己。「失敗乃成功之母」,「倒吃甘蔗越吃越甜」,我們都知道,但是要身在其中,實在不容易。我們像沒有靈魂的行屍走肉,像喪家敗犬,蹲坐在這道攻不破的城牆前唉聲嘆氣。

一天,被指導教授數落完後,我摸了摸鼻子,走出了老師的辦公室,我有想哭的衝動,我也想要放棄的念頭。忽然,有聲音,自遠方而來,那是主自己所發出的聲音。他說:「凡勞苦重擔的,可以到我們這裡來,我必使你們得安息。」灰頭土臉的菸酒生,就是我們,默默得抬起頭,看著那畫過天際,在城牆之上那如碧海清澈的一片天空。

我抬頭,因主耶穌祂對我仰臉。哥林多後書四章說道:「我們四面受壓,卻不被困住 ; 出路絕了,卻非絕無出路 ; 遭逼迫,卻不被撇棄 ; 打倒了,卻不至滅亡。」每次我看這經節,我都覺得我做不到。論文截稿日、口試申請、教授的輕蔑語氣和放冷箭、自卑心理等等,我既被困迫又無路可走,像被世界拋棄的殘渣任其腐爛滅亡。但主說,我們這般「活著的人」身上,都帶著主祂自己的「治死」,使我們可以「交於死」並活出祂的生命。人很有趣,它是一個可以呈裝死或生命的器皿,裝得是死水是活水,你看我的臉就一目了然。

對我來說,寫論文的生捱,一步一步,是畢業之路,更是恩典之路,一步又一步,讓主親自牽著我的手,帶領我,使我不至迷失。一步又一步,這邁進一小步,在神看來,卻是印證祂死裡復活的恩典。一步又一步,寫論文如煎烤煮炸,如熬大骨湯,卻是個決定我是否在被主高壓高溫烹調後有沒有不斷破碎、不停倒空、不住更新的憑藉。

究竟寫論文會越寫越死,還是越寫越活,不是端詳教授的擠眉弄眼,他使一個眼色或噴酸死人的酸話就叫我死,也不是增加知識內容可以決定我的存活。乃是在開始到結束之間,我是得勝的,是不斷治死、交託,最後能活出神自己,就是我的恩典之路,引領我走這論文路,我的人生路。-- by 念芸

  • 「能力來自於壓力」

我在科學的領域裡,做的是實證研究,所作的實驗就是要去驗證我的假說是對的,所以實驗結果沒有辦法掰,什麼就是什麼,在這過程中,我覺得沮喪、受壓,我常常想起一句話(哥林多後書) :「我們被壓太重,力不能勝,甚至連活命的指望都絕了,自己裡面也斷定是必死的,叫我們不信靠自己,只信靠那叫死人復活的神。」主就是要我們看見,若不藉著主,我們是沒有能力的。

到了寫論文的階段,心裡不上不下。因為寫多了一定會被改得很慘!寫不出來沒東西交又怕被罵,一次兩次,每報告結束都使我破碎,我的信心、自以為是的驕傲、我的魂,都被破碎了,但是這種受壓的情形常常迫使我回轉! 因為壓力與能力是成正比的,壓力使我們仰望神!所以我們那裡有壓力,那裏就有能力!

還有,壓力使我常常需要禱告!因為禱告的原則是因為我們需要!壓力越大 我們禱告的能力就越大!感謝主,我在每次要找老師報告進度的時候,就會在他的辦公室門前呼求主名!求主即刻充滿我!賜給我們剛強壯膽的靈,叫我們學習在壓力中仰望你!我們願意把每一次的壓力藉著禱告化為能力!藉著主在我們裡面,我們裡面就有復活的能力!阿門。-- by 佩蓉


原文出處瞑末,而傾出

 

延伸閱讀:

【您也有見證想投稿嗎? 水深之處歡迎您也擺上您的見證】

  1. 直接投稿:在水深之處網站註冊登錄後至『作品集散地』點選『投稿』。
  2. Email 投稿:請將您的見證Email到[email protected], 交由編輯代發。
  3. 粉絲專頁投稿:請到水深之處粉絲專頁私訊留言給我們,我們幫您投稿。
閱讀人次 14522
想更多認識神嗎?
請跟我們一起禱告 分享
您可能會喜歡的文章:
1970‧01‧01
水深代發
 約翰福音四章廿四節:「神是靈,敬拜祂的必須在靈和真實裏敬拜。」 ...
1970‧01‧01
小美
有一個故事說到兩個水桶。甲水桶對乙水桶說,唉,我們總是被裝得滿滿的,然後又空了,真是...
1970‧01‧01
陳舜儀
1中午吃飯的時候,有人告訴我:「台大有一個教授自殺。」我說:「喔。」過了一會兒,另一...
1970‧01‧01
王仁鈞
我真的不是個認真的學生! 在一開始,我要先聲明,身為一個學生,我實在不算是認真的那一...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