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後可以使用更多功能喔~
帳號: 密碼: 登入 註冊
2012‧06‧29
從流淚谷到生命源-一位窮苦單親媽媽的自述

21歲那年,我和認識才三個月的丈夫結了婚,當時我們都太年輕了,年輕到不懂得什麼叫「愛」,再加上思想的差距及對價值觀的判斷迥然不同,我們的婚姻並不美滿。

alt

七十九年底,生完小女兒後,我竟得了氣喘;每到傍晚,氣喘病發,整晚不能入睡,只有坐著苦等到天亮。又常常往來各大醫院掛急診,每次被抬到醫院,自己的靈魂就像是要出竅了一樣;如此不知從鬼門關來回了幾趟。醫師說,這病除了藥物控制,是無法治癒的。

由於長年累月用藥,因藥物過量,造成身上多處潰爛;原本一劑量的藥效為十二小時,但對我已無法控制,已到兩小時用藥一次還壓不下去的地步。加上長期服用類固醇,除了形成月亮臉、水牛肩,整個人也虛胖得完全變了形。在肺功能檢查報告上說,我的肺已有萎縮現象;想到兩個稚女還嗷嗷待哺,我這個作母親的,怎忍心撇下她們撒手歸西?想到此,我竟從台大醫院一路哭回新竹。

八十五年底,我結束了維持十年的婚姻,帶著二個稚女,拖了一身病,身無分文地的回到新竹娘家投靠父母。為了生活,也顧不得身心創傷,第三天就去參加公司的應徵面試;雖然面試主管知道我「單親媽媽」的背景,多所考慮,最後終於還是給了我機會。就這樣,我開始隱瞞病情,每天忍著病痛,咬著牙根上大夜班。但是我再怎麼苦撐、加班,賺的錢依然都不夠我和大女兒的醫藥費,連小女兒上幼稚園的學費都沒著落。

夜裡要上班、加班;白天要照顧小孩,重擔壓得我喘不過氣來;環境的困頓,使我產生了厭世的念頭。現在不只身上有病,連心裡也病了!看著別人假日可以去郊遊、烤肉、唱KTV,我卻為了生計,要不停地工作;別人開轎車上班,我卻連一輛摩托車也買不起;別人身穿名牌,我卻只能想在流動攤販買便宜貨。常常,在深夜裡,病犯了,無法入睡,望著熟睡中兩個天使般面龐的女兒,我不禁問蒼天:她們何其無辜,來做我的女兒;身為一個母親,我能給她們什麼?我根本看不到自己的將來啊!

離婚、沒錢、沒能力、沒學歷、沒健康……,在家裡兄弟姊妹中,我顯得那樣弱勢,沒有分量、沒有地位,頭都抬不起來;連鄰居也用異樣的眼光看我。我變得自卑、自閉又自大,我否定任何事物的價值,我開始接觸佛學、成長學,也開始尋求心理治療,但都沒有用;因著對人生毫無盼望,無意間,竟發現女兒也和我一樣那麼沒有自信,這使我的無力感愈發深重!

感謝主,主早就揀選了我們這一家,我的母親因認識一位教會的劉弟兄,她因愛女心切,也顧不得什麼忌諱及拜拜的問題,她央請劉弟兄夫婦來探望我,她一心只希望我能快樂就好。對於信主,我並不熱衷,只因不想使人難堪,接觸幾次後,我就受浸了;但我還不知道這位神能給我什麼?也不認識祂的價值,也只是偶而去聚會罷了。

約莫半年前的一個夜晚,我下了廠車,朝著回家的路上走著;那真是個雪上加霜的日子,長期積壓的情緒,加上不景氣,公司內部人事的調度對我產生的傷害……,我終於受不了了,我整個人發楞地「當」在那兒,只感覺到我的心都碎了,人就像沒有重心似的飄在宇宙中,腦中一片空茫。我望著蒼天,打從心底對著神說:「神哪!你真的就是宇宙的真神嗎?神啊,求你除去我的遮蔽,讓我轉向你吧!因為我真的沒有辦法了啊!」這時,我真是經歷了「人的盡頭就是神的起頭」這句話;當我甘心轉向祂時,內心變得平安踏實多了,我好似一個疲憊的孩子回到了自己的家……

我一直一個人帶孩子,娘家的人雖然愛我,卻不知究竟我要的是什麼,我也一直處在弱勢被可憐的地位;但在召會中,從弟兄姊妹那裡,我得到的是愛和尊重!弟兄姊妹對我滿了包容、滿了接納,也樂意聽我的心聲。我因離婚,心裡自卑,不喜歡接觸人群,連孩子也與我一樣。但現在,我們活在神的大家庭中,我們有了歸屬感,弟兄姊妹如同手足,我再也不孤獨了;我也看到女兒們的改變,她們因著來到教會,與弟兄姊妹相處在一起,變得開朗大方多了,對班上本來討厭的同學,現在也會以神的愛來愛他們了。

上次傳福音,我邀約同事來參加,他們發現這裡的每一張臉孔,都泛著滿足的笑容,他們也看到我因著基督而有的喜樂和變化,我何等樂意將基督分享給我的同事和親人,希望他們也能與我一樣得著這浩大的救恩。  

(張蕙蕊姊妹) 


你一定也會喜歡的文章

【您也有見證想投稿嗎? 水深之處歡迎您也擺上您的見證】

  1. 直接投稿:在水深之處網站註冊登錄後至『作品集散地』點選『投稿』。
  2. Email 投稿:請將您的見證Email到[email protected], 交由編輯代發。
  3. 粉絲專頁投稿:請到水深之處粉絲專頁私訊留言給我們,我們幫您投稿。
閱讀人次 75043
想更多認識神嗎?
請跟我們一起禱告 分享
您可能會喜歡的文章:
1970‧01‧01
水深代發
 神不只保護我愛我,也愛我姐姐,我姐姐每次見到我都會跟我講她大學在教會裡的...
1970‧01‧01
水深代發
 感謝神,雖然我今年只有不到三十歲,可是往昔經年像是過了幾個世紀。在這過往...
1970‧01‧01
水深代發
 我姓鄭,名叫玲子,生於三十年代,日本戰後。因家境清寒,沒有機會受教育,雖...
1970‧01‧01
水深代發
 我以為時間還很長,每次被我嫌囉唆的爸爸,現在想聽他說句話,他卻虛弱的使不...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