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後可以使用更多功能喔~
帳號: 密碼: 登入 註冊
2013‧07‧31
貧富死生一線間

 

這個噩耗令我措手不及,悲痛萬分!我強忍著眼淚,不敢將真相告訴他…
 
五十多年前,在某個民風淳樸的臺南老鎮,街道上多半是古老的三合院建築,
但其中卻有一棟如同電影或童話故事裡的歐式別墅,引人注目地矗立著。
再往內一瞧,別墅內有寬廣的花園景致,像是別有洞天的深宮大院,而屋內的裝潢無論是掛燈或擺設,都是金碧輝煌,美侖美奐;
還有客廳裡的大壁爐,更為寒冬帶來了無盡的溫暖。
 
這,就是我幼年成長的環境。
 
童話般的童年轉瞬即逝
 
我的父親是美國西北航空公司的機師。
記得每逢他領薪水時,都是提著旅行袋去公司,回到家就倒出一大堆鈔票。
因此,我常常可以喫到新鮮的海鮮,雙手抱著進口美麗的洋娃娃,享受一般小孩子無法想像的快樂童年。
 
誰知一切好景不常,童話故事般的童年轉瞬即逝!
就在我七歲那年,父親辭去機師的工作,到臺北作生意,盼望一路鴻飛,擁抱財富。
豈料,天不從人願,不出三年,父親就把所有的財產都虧掉了!
 
頓時,我的世界從雲端跌到谷底,我們的家更是從天上墜入地底,陷於債務逼迫的愁雲慘霧中。
我這個從小嬌生慣養的大小姐,想都沒有想到,竟然必須在初中畢業後為了生計,到百貨公司當起售貨小姐。
 
 
 
家變的陰影影響到婚後
 
家變的痛,狠狠的烙在我的心口上,徹底影響了我對人生的態度。
因著深刻的體會到貧富懸殊、人生無常,就開始以非常謹慎,甚至於過度節儉的態度來處理錢財;
因此一般年輕女孩最愛的漂亮衣服與化妝品,我都很少買;
我只懂得存錢,因為在我心中,時常滿懷憂慮,就怕沒有錢。
這種憂慮、擔心,這種害怕失去,害怕突然一無所有的心情,如惡夢一般,天天圍繞著我虎視眈眈。
 
在我心裡,非常需要一個倚靠。
因此不久後,在叔叔的介紹之下,我認識了一個憨厚的軍人,見他可靠、真誠,會真心對待我,就在交往一段時間後,決定攜手共度人生。
 
婚後,我們過著簡樸的日子。
因著他是一個軍人,所以若與我那些作生意的兄弟姊妹比較起來,我們家的經濟情況就顯得寒酸了些。對此,我不禁會叨叨念著:
『你的薪水怎麼那麼少阿!我哥哥作生意,錢都賺得比我們多好多倍哩!』
這就引起了夫妻間的口角,這一切,其實都源於我擔憂金錢,倚賴金錢,以金錢為滿足我安全感的惟一來源。
 
到處求神拜佛卻不得平安
 
在我生下了兩個孩子之後,娘家傳來父母身體欠安的消息,再加上丈夫身為軍人,在經年累月的勞累之下,體力也不甚良好。
這時,我開始擔心他們的健康,因此,為著家人的健康與平安,我開始到各處的廟宇求神拜佛,
每逢初一、十五以及各方神明的吉日,我都會在餐桌上擺出十二大禮的牲品,祈求神明能保佑我的親人,不要讓我失去他們。
 
當我大肆張羅之後,祭拜過的食物常是放入冰箱,一餐喫過再喫一餐,最終還是丟到垃圾桶裡面。
我的丈夫覺得可惜,常常和我理論:
『你丟掉的那些食物也是用錢買的,就是你每天在家裡作手工所賺來一點一滴的血汗錢,為甚麼要這麼大肆鋪張的拜拜呢?不要再拜了!』
 
我無視於丈夫的抗議,繼續拜我的佛。
這樣,又逢一次民俗祭拜之日,我正在大門口燒金箔,而隔壁的鄰居則是點燃了一長串的鞭炮,
這震天響炮,立刻把熟睡中的孩子嚇醒了,孩子不停的大哭,在屋內的丈夫一面安撫小孩,一面跑到門外責備我說:
『你看孩子都被嚇醒了?你還在燒金紙,這些不是紙,都是錢!』
連我自己都不能理解,為什麼拜拜求不到平安反得驚嚇,但我依舊和丈夫僵持不下。
最後,他將在軍隊裡所讀過的聖經拿給我看,希望我不要迷信下去,但我還是說著氣話:
『我才不要看呢!我就是要繼續拜!』
 
雖然我不是不知道他說得也有道理,也深感這實在浪費金錢、浪費精神,但卻在毫無招架之力下,被拜拜弄得精疲力竭!
 
 
以靈以真敬拜天地間惟一活神
 
一個晚上,附近一群基督徒來到家裡,親切的向我傳福音。
他們說到這位主耶穌乃是又真又活的神,賜下白白的救恩,不需要到處燒香祭拜、三牲五禮,
只要我能以靈、以真來接觸祂,祂就會進到我裡面,拯救我,帶領我過一種截然不同的新生活。
當時我心裡想:『竟然有神是不用拜,就可以得到的!太好了,我要相信!』
 
我就這樣簡單的相信了,沒有想到拜了那麼多年,那麼多祭牲、供禮,那麼多香燭,對我忽然變得一文不值,毫無牽掛。
想起來都覺得不可思議。
 
自從相信了耶穌,我整日沉浸在愛裡;藉著對主有享受,主就給我亮光,加給我力量,讓我看見錢財不是人生的倚靠,
也不再要求丈夫賺很多錢,反而為他能夠認識基督,得著神的救恩,而開始為他禱告。
 
每逢他休假回家時,我就與他分享我受浸後的喜樂;並且在經過一段時間後,他感覺到我有明顯的改變,
不僅不再沉迷於拜拜,也不再和他爭執錢財的用度。
因此,就在我受浸的兩個月後,弟兄姊妹來到我家向他傳福音,一向謹慎、理智的他,竟然簡單而又肯定的接受了神的呼召,在當天受浸了。
 
得救後,我積極的參與召會中的聚會、服事,丈夫則因在外島服役,無法正常聚會。
然而,就在他服役的第十二個年頭,因為被調到龜山而水土不服,得了B型肝炎,不久轉成肝硬化。
六年後,他又被調到臺中的兵工學校,由於工作壓力太大,引發了嚴重的食道經常性出血,因此他只好長期住院。
退伍前一年,他還動了一次大手術。總之,在他軍旅生涯的後半期,幾乎都是在與病魔搏鬥。
 
在丈夫病痛中經歷神救恩大能
 
退伍後,他安心在家休養,並定期接受檢查及追蹤治療。
除了肝硬化與食道的毛病外,他也罹患了急性膽囊炎,膽道大量出血;
並在作例行的超音波檢查時,醫生竟發現他的肝臟有一直徑四公分的糜爛性腫瘤,且已經進入末期。
醫生立即發出病危通知,要我們隨時有心理準備。
 
這個噩耗令我措手不及,悲痛萬分!
我強忍著眼淚,不敢將真相告訴他。
一直到三個月後,他因為嚴重發燒,腹痛難忍,到醫院看病,纔曉得自己已經罹患肝癌,大概只剩三個月的生命。
回到家後,他將我和小孩都叫到他面前,流著淚,殷殷的將他的後事交代清楚,準備隨時被主接去。
我暗暗的禱告主:
『主阿,只有你能帶領我們全家人往後的日子,只有你能擦乾我們的眼淚,只有你能醫治他!』
出人意料的,三個月後,他依約去見醫生,醫生又許下另外三個月的期限。
他們不禁深覺奇妙,是甚麼力量讓他的生命如此堅韌、如此剛強?
 
已往,我的丈夫非常熱中於童軍團的事務,也到學校擔任校警,並利用餘暇之際學電腦,就是對主的愛不彀火熱,也缺乏聚會的動力。
但在這次他病危出院後,對主與召會生活的態度,卻有了轉變。
他開始在聚會中向弟兄姊妹們分享,他對主話的經歷,以及被主愛的激勵、對主的感恩等,
並且發出內心深深的悔意,深感過去那些年日都是枉費,惟有愛主纔是真實。
因此,他開始天天讀聖經,盼望抓緊時光,對真理能有透徹的認識。
 
當他的病情急轉直下後,夜晚他常因腹部劇痛而無法入眠,痛到一打噴嚏或深呼吸,氣就無法順下去,只好坐起來睡覺,卻還是睡不著,
便呼求主名,向主禱告。他曾向我分享這段經歷:
『主就像雲彩圍繞著我,讓我覺得很平靜,不再浮躁,反而開朗許多。』
 
 
我們常以主話彼此鼓勵,例如馬太福音八章十七節所說,
『祂親自取去了我們的軟弱,擔當了我們的疾病。』
當憂慮與痛苦都交託給這位愛我們的主耶穌之後,苦難反而成為我們更多經歷祂恩典的憑藉。
 
死亡不能拘禁也不能阻隔的愛
 
不久,我婆婆也因為中風住院。這使得原本老邁的她行動更為不便,急需親人的照料。
於是我經常在醫院裡,樓上樓下不停來回的奔波,一會兒帶著先生去照X光,一會兒帶著婆婆去作復建。
還好,有剛考完大專聯考的女兒在一旁幫忙。處在這些為難的環境中,主給了我一顆感恩的心,沒有怨言,且帶著簡單、喜樂的心。
因為我相信,主的安排不會過於我所能承受的;祂的同在就如同清晨的日光,照耀在黑暗中的我們;祂所愛的,祂必拯救到底。
此外,弟兄姊妹們不時到醫院裡來看望我們,也使得這間病房中時常充滿了禱告、詩歌與歡笑聲。
他們所帶來復活生命的能力,不僅一掃我心中的陰霾和壓力,更吞滅了一切的消極與死亡。
 
雖然丈夫已看透生死,但惟一放心不下的,就是他走了之後家中的經濟狀況。
然而,主卻以祂的話來鼓勵我們:『壓傷的蘆葦,祂不折斷;將殘的火把,祂不吹滅。』(馬太福音十二章二十節。)
我們深深知道,我們所信的這位主,會為我們豫備好,就如那野地的百合、空中的麻雀,從不為生活擔憂。
 
因著家人的重病,我們全家人緊緊的相連在一起;這種藉著環境所顯出來的愛,是主給我們最珍貴的禮物。
 
在弟兄姊妹的扶持與陪伴,以及詩歌聲的圍繞中,我的丈夫走完了人生最後的旅程。
但是主卻親自安慰我,擦乾了我的眼淚,成為我的真倚靠。
因為我知道有一天,我與丈夫還要在主前相聚。
 
轉眼幾十年的貧富生死,使我深深的明白,貧富的痛苦,不能將我捆綁;生死的悲傷,不能把我擊倒!
這不是因為我的豁達和剛毅,因為我原本是個非常看不開,極度沒有安全感的人。
今天的我和已往的我惟一的不同,是我有了一個新的生命,這生命有愛,有能力,這個生命有平安,有盼望。
親愛的朋友,我希望你的人生能像我的一樣,活得有愛,有能力,有平安,有盼望。
 

(丁鄭愛麗)

(本文業經本站編輯略作刪省)

延伸閱讀:

人生的奧祕-認識自己、認識神的第一步 手繪動畫

[聖經生活便利貼]疾病篇

【您也有見證想投稿嗎? 水深之處歡迎您也擺上您的見證】

  1. 直接投稿:在水深之處網站註冊登錄後至『作品集散地』點選『投稿』。
  2. Email 投稿:請將您的見證Email到[email protected], 交由編輯代發。
  3. 粉絲專頁投稿:請到水深之處粉絲專頁私訊留言給我們,我們幫您投稿。
閱讀人次 27278
想更多認識神嗎?
請跟我們一起禱告 分享
您可能會喜歡的文章:
2012‧04‧27
林守一
從小,我爸爸就經常喝酒應酬,媽媽是命理講師。寂寞的模範生由於父母很忙,都只顧賺錢,根...
2010‧06‧02
水深之處編輯群
從小接受科學教育的我,原本很自信地以為:若是把『科學』與『信仰』帶到『真理』的面前,...
2017‧06‧24
水深之處編輯群
向著國度路程的奔跑,最怕的就是疲倦灰心。『疲倦灰心』,可譯作『魂裏疲倦沮喪』。魂是人...
2017‧12‧11
鄭姵均
八年前大學畢業時,我參加全時間訓練後以筆試方式先後考上一所教育大學研究所和公職。原本...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