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後可以使用更多功能喔~
帳號: 密碼: 登入 註冊
2013‧10‧28
神的意思原是好的──許瑞弘夫婦的信仰故事

我是許瑞弘,今年45歲,五年前信主。我的太太許李其芬今年38歲,和我同一天信主。很感謝主耶穌對我們一家人的憐憫,讓我們能和大家談談自己信主的故事。

由於台灣普遍家裡都是拜拜的,所以家裡信什麼,我們就跟著信什麼。成年之後,為求生活上的平安順利,自然也就朝著算命論卦、求神問卜的方向而去。

我們曾經相當倚重一位高人,人稱「老師」,號稱能遊走天地、語道玄機。當我們遇到困難,或是有些事情不順利,不知道怎麼辦,去請教「老師」,他都會為我們指點迷津。後來我被「老師」指點,說是某天君轉世;於是經過「老師」的指導,我成了手握三千六百兵馬的元帥!如果他們沒將我的令旗丟掉的話,現在可能還插在宜蘭外澳的接天宮裡。

我們夫妻倆對廟裡的各樣法會無役不與,在團體裡不僅廣受師兄、師姊們的敬重,更是「老師」向師弟、師妹講說的活教材。而且因為我個人「樂於捐獻」的特殊原因,「老師」不但幫我指點迷津,甚至還教我奇招;當我按著奇招在前線「奮戰」的時候,他還不忘做後勤補給,就是幫我「祭」,讓我戰無不勝、攻無不克。

日子一久,我對「老師」的依賴越來越深,什麼事都要問「老師」。開店取名問「老師」,小孩出生問「老師」,交往對象問「老師」。不過「老師」也很夠意思,對我不問是非而且有求必應。直到2002年夏季的某一天,我如大夢初醒,感覺我這個人完全被一種權勢給捆綁。我開始疑惑:

「這就是我們所要尋求的神嗎?神幫人是這樣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嗎?」

然後我與其芬溝通了彼此的感覺,當下就拿定了主意不再去了。現在回想起來,神救贖我們的工作就是從那時候開始的。祂光照了我,讓我們得以釋放,那年我才36歲。

此後我們過著沒有信仰的生活。直到40歲那年,我忽然有一種想法:生活上雖然比上不足,但比下仍算有餘,所以人生應該要活得久一點,多享受一點。但若想要活得久一點,一定要在生理上及心理上有積極的作為!所以我下定決心要開始運動,而且再度興起了尋求神的念頭。這時我想到自己第一份工作的老闆,因為他曾在一趟出差的旅程中,向我介紹過主耶穌。我和其芬就想,不妨來接觸這位耶穌看看吧!所以我們就在2006年一月八日,來到了神的家。

alt

我是許李其芬。我第一次到教會聚會實在不太習慣,相信很多人都和我有相同的經驗。看到每位弟兄姊妹都高高興興的拍著手,大聲的唱詩歌,我和瑞弘卻不免懷疑,真的有這麼快樂嗎?他們唱完詩歌後個個起來分享見證,有的聽了很感人,有的卻聽不太懂,有時也會擔心他們叫我起來分享。就這樣,我們夫妻倆開始了糊里糊塗,但也滿了快樂的聚會。

然而就在一月廿三日的早上,也就是我們開始聚會的第三週,父親打電話給我說,再六天就是過年了,他要回老家中壢去為我們辦點年貨,問我有沒有特別要些什麼?我當然還是點了我們雲南人特有的辣香腸。父親說沒問題,他早就請人做好了,下午回來就幫我送來。

到了中午,我突然接到弟弟打來的電話,那頭哭泣並且急迫的說:

「姊妳快來呀!警察打電話給我,說爸爸被拖板車撞死了,現在在鶯歌省道的某條路上!」

當我聽到這個訊息時,真是晴天霹靂!當下我六神無主,也不知道該怎麼去鶯歌?接下來要怎麼辦?心想會不會只是傷得重一點?會不會是警察搞錯了?在慌張之中我打電話給瑞弘,他立刻從公司趕來,帶著我一同往鶯歌去了。

當時我接到其芬的電話,立刻趕去接她,速速往鶯歌去。一路上其芬一直哭,而且不時的顫抖,直到快要到車禍地點時,我都不知道要怎樣安慰她。自從我進入社會,一路走來,從來沒有倚靠過誰,但是那天我第一次感到無助,面對死亡我們實在是一點能力都沒有,我想找人幫忙,但又有誰能幫我們呢?

到了現場,弟弟早已經在那邊了,我無法形容他當時的表情;而眼前所看到的是散落一地的香腸、臘肉,以及躺在地上的父親,和蓋在他身上的白布,當時我徹底崩潰了。

正當我感到無助的時候,我想到了教會的弟兄姊妹,所以我快快拿起電話,撥給了一位弟兄,告訴他我們遇到的狀況。

接下來教會的弟兄姊妹就如同雲彩一般,不但天天都來家裡安慰我們,並且陪伴我一同去辦理一切的喪葬事誼。每當他們送我回到家時,我總會謝謝他們,可是他們總是回答「感謝主」。有一次我忍不住就問:

「這些事明明是你們幫我的,你們那麼愛我,為什麼不接受我的感謝,反而要我感謝主呢?」

其中一位姊妹就告訴我:

「其實我們原本都不是這樣子的人,但是我們也都經歷過各種不同的遭遇,同樣在當時,我們也接受到許多弟兄姊妹的愛和幫助,而這份愛,追本溯源就是主耶穌的愛,我們人有什麼能力來愛人、幫助人呢?我們有什麼可誇的呢?當時若沒有主的愛感動弟兄姊妹來幫我,我都不知道現在還有沒有機會來幫妳,妳說是不是應該感謝主呢?」

從那時候我開始禱告,學習和主說話,但心中仍然疑惑為什麼是我?神若是愛我,為什麼要我承受這麼大的痛苦?我也曾經一度控告自己,是我!是我害死父親的,是我要他搬到台北來的,是我愛吃,他是為了我回去買東西才會發生車禍!

走不出父親過世的陰霾,我開始暴瘦,弟兄姊妹發現後,他們鼓勵我讀聖經,因為只有神的話可以安慰人。

有一晚,我感覺主藉著聖經對我說話。就在我翻到創世記末了,快要讀完約瑟的故事時,我聽到了約瑟對他的哥哥們說:

「神的意思原是好的,要使許多人存活,成就今日的光景。」

約瑟在很年輕的時候,原本是要被他的哥哥們殺掉的,但後來改為賣到埃及為奴,在主人家又遭到主母誣陷下到監獄,經過了種種艱苦的過程,最後當上埃及的宰相,以致能在大飢荒的時候,救了他們整個以色列家族。

誰能知道神的心意呢?但我確信「神的意思原是好的」。祂要藉著我成就什麼樣的光景呢?那時我也不知道,但我始終簡單的相信神的話,因為「神的意思原是好的」。後來因著主耶穌的愛,我原諒了撞死我父親的年青人,使這件事不再成為兩個家庭的痛苦。

以前我因著工作的關係,時常有應酬,但自已也喜歡那種斛觥交錯的氣氛。有時候一、三、五應酬客人,二、四、六找狐群狗黨應酬自已,總是搞到三更半夜不醉不歸。那時的我,誰管得住。要是其芬提醒我早點回來,我反而會買了早點才回來。

自從我們信主之後,生活起了很大的改變。不但早睡早起,而且早早就回家了。一開始也有應酬,不過我抓著人就傳福音,所以在酒桌上,整個氣氛都被我搞壞了。次數一多,這些狐群狗黨也就不再找我了。我每天早起讀聖經,然後運動,接著開始一天的工作。下班後回家吃晚飯,陪孩子談話,和他們分享一天的過程。如果有快樂的事,大家感謝讚美主!如有做錯的地方,也帶領他們來到主面前禱告悔改。全家可說是一團和樂,因為有基督作我家之主。

經歷了父親車禍的事,主讓我深刻地經歷了「苦難是神化妝的祝福」。首先是我和瑞弘,以及瑞弘八十歲的祖母,在2006年底一起受浸成為基督徒。再來是我的母親、瑞弘的姊姊、我的弟弟、妹妹和弟媳,也都一個一個的得救了。現在的我除了和弟兄姊妹聚會禱告,一同讀經,外面的宴樂沒有了,閒聊八掛逛大街的生活也沒有了,那令我虚空愁苦不安的日子遠離了我,我的生活也因主耶穌變得簡單而滿足。

現在回首神的心意,因著一個悲劇,神憐憫的心腸如清晨的日光,從高天臨到我們。祂不僅光照了我們,也將祝福帶進了全家。是的,親愛的朋友們,若是你們願意,這祝福也會臨到你!

 

(台北市召會第三聚會所 許瑞弘、許李其芬)


延伸閱讀:

既然神就是愛,為什麼世上還有這麼多的苦難?

松果要藏在哪裡?

你的言語一進來 就發出亮光

憑什麼說神只有一位?其他宗教中的神都不是神嗎? [遇見信仰的25問#11]

從父親車禍的餘燼裡重獲新生

【您也有見證想投稿嗎? 水深之處歡迎您也擺上您的見證】

  1. 直接投稿:在水深之處網站註冊登錄後至『作品集散地』點選『投稿』。
  2. Email 投稿:請將您的見證Email到[email protected], 交由編輯代發。
  3. 粉絲專頁投稿:請到水深之處粉絲專頁私訊留言給我們,我們幫您投稿。
閱讀人次 49260
想更多認識神嗎?
請跟我們一起禱告 分享
您可能會喜歡的文章:
1970‧01‧01
水深代發
 聽見福音與反應第一次聽見主耶穌是在小五、小六時被選上合唱團,鋼琴伴奏老師...
1970‧01‧01
陳舜儀
我是在一個炎熱的午後見到阿卡的,那時我已經在德國東部一座大城市裡逛了六個小時,最後我...
1970‧01‧01
水深代發
 我父親在廟中擔任要職,可是並沒得到神明保佑,他中風約十年,他受苦家人也受...
1970‧01‧01
水深代發
 是真的,一個神就夠了 我生長在一貫道的家庭,父親是一個常年吃素...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