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後可以使用更多功能喔~
帳號: 密碼: 登入 註冊
2014‧02‧19
What’s next?-專訪微軟亞洲研究院馬維英副院長
我出身自一個經濟拮据的家庭。父親是一位國民黨撤退過來的老兵,母親則在傳統的台灣家庭中長大,貧困也沒受過教育。正因為女方家境清寒,才會把母親嫁給身為外省人的父親。
 
在那時候的觀念裏,外省人至少有微薄而固定的薪俸,比起許多三餐不繼的人,已是聊勝於無。然而,父親作為一個職業軍人,常常入不敷出。後來,當我們家從彰化田中搬到台北永和之後,就開始在菜市場擺攤子做生意。
 
在我的回憶裏,我們家嘗試賣過許多東西,從一開始賣豆花到賣湯圓、肉羹麵,也賣過冰、賣過花,之後有很長一段時間改賣水果。為什麼會賣這麼多東西呢?原因就在於我那身為軍人的父親,脾氣並不隨和,做生意時常常得罪客戶,導致生意一直不怎麼樣。每當一個生意慢慢走下坡時,就需要馬上換本行。小時候的印象就是,我們家在菜市場常常賣過一個又一個食品。
 
alt
                圖片來源:http://www.pinterest.com/heveraert/
 
在菜市場幫忙做生意
 
當時我還是一個孩子,對幾件事印象特別深刻。父親白天在國防醫學院當教官,每次他一從學校回來,就馬上把軍服換下,幫我母親推著攤車,在攤前洗洗弄弄。因為在那個時代裏,一個軍人若是推著攤子,是一件很奇怪的事。到了夜深時,他們就帶著一桶錢回到家裡,用一般的塑膠垃圾桶裝著,裏頭的錢就是當天的盈餘。
 
父母總以為我們已經睡著了,便開始數錢,殊不知我每天都偷偷留意他們的反應。若是那天生意不錯,他們就很高興,我也為此感到開心;若他們唉聲嘆氣,抱怨錢變少了,身為孩子的我就為父母憂心,卻又無能為力。就這樣,每一天他們都以為兒女們睡著了,但雙親的一舉一動、一顰一笑都逃不過我的視線。
 
後來很長一陣子,我到父母親的攤位上幫忙做生意。那時,我小小的雙手總帶著大人的大手套。如今我母親回想起來,常跟我說,當時這一幕令她非常感動。因為看著這麼小的孩子,才只有四、五年級的年紀,洗碗、擦桌子卻十分勤快。有一次,同學看到我在菜市場的攤子旁忙碌,就跑去告訴老師。當時,我在學校算是比較用功讀書的學生,成績也在中等以上。老師非常讚賞我回家幫忙做家事,就頒獎以資鼓勵。那是我人生中第一個品學兼優獎,對我而言是一個非常大的鼓舞。
 
從小就立志讀電機博士
  
到了國中,父母親還是十分忙碌。由於我家的攤子很接近馬路,許多東西都只能用水溝邊的水來清洗。記得一次放學回家,我看見父親那卑微的身影在路邊洗東西,這對一個象徵國家榮譽與驕傲的軍人來說,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父親所做的這一切,都是為了我們孩子。看到這一幕時,我心中感到非常傷痛,想到平時父親也是這樣,在菜市場上常被人以言辭羞辱,每天都必須看人的臉色過生活。這讓我下定決心,這輩子一定要好好念書。當時我心想,唯一能夠幫忙父母親,而改變家裡經濟狀況的路,就是努力讀書。
 
農曆年通常是中國人最快樂的時候,但若你是賣水果的,那段時間我們的攤子就通宵營業。因為清早大家都要來買水果好送禮,晚上如果收攤了,隔天還要重新擺上。每逢過年就是我最痛苦的時候,我需要調整生理時鐘,好在夜深人靜時留市場顧攤,身旁只有一盞燈陪伴。我目賭了菜市場從傍晚到清晨、直到清道夫開始工作中,晨晚景色的變換。當然我也把握時間,整夜在昏暗的燈光下背英文單字。那時覺得蠻苦的,也不知道將來會如何,只抱著一個希望,就是努力讀書,才可以出人頭地。
 
其實我的經歷很像當時大部分的台灣人,盼望努力奮鬥,得到好的結果,才能光宗耀祖。小學時,我立定目標要出國讀書,和多數優秀學生的目標是一樣的,就是要去美國留學,讀個電機博士回來。同學們都很驚訝,問我:「哇!你小學就想讀電機!」在那時,社會普遍認為讀台大電機系是最好的志願。因此,我從初中、高中到大學,全部以這個目標為導向。
 
前所未有的經濟困境
 
但當完兵準備要出國念書時,家裏的經濟狀況遇到前所未有的低潮。當時台灣到處都有所謂的「投資公司」,就是你把錢放在它那裏,該公司就把錢作各式各樣的投資,並且給你很高的回報。由於家裏一時急需用錢,我父親甘願冒著風險,把房屋抵押,把錢存在投資公司裏。後來才發現,我們是這種「老鼠會」中最後幾隻「老鼠」,錢存進去沒多久,會就倒了,家裡的血汗錢瞬間就消失了。
 
我出國前的最後兩年,父親把自己的退休俸和做生意賺來的錢,勉勉強強存了一些,再向人借錢,才能供給我出國花用。由於出國要提財力證明,我也沒有申請到獎學金。那時,台灣出國獎學金非常不容易申請,社會觀念認為能出國的學生,家裡基本上都有一定財力,因此將大部分名額都給大陸學生。我卻是少數幾個家裡真的很窮的留學生。終於在東拼西湊之下,我父親湊足了三萬美金,這三萬美金能夠應付我一年之用。父親也明白告訴我,他一生能為我能做的就是這麼多了,只能推我這一把,以後必須全部靠我自己。
 
當時我真的非常感激他們為我作的這一切,我的留學等於肩負著家庭日後生計的重責大任。於是我帶著只彀一年的學費和生活費來到美國。那是我這輩子最認真讀書的一次,因為我心想,一年之後我一定要考過博士資格考(Qualifying Exams )。第一年讀的是碩士,一年後考博士資格,通過就可以進入博士課程(PHD Program),教授就會雇你作研究助理,提供你全額學費和生活費。這使我下決心,一定要考過博士資格考,找到一個教授資助我所有的生活開銷。
 
報告父親,我考上美國博士了
 
也許就是因為這種「破釜沉舟」的心態,當年我有許多同學是家裡準備好五年的學費去美國,但博士都沒讀成。反而是我只準備一年的學費,卻考過博士資格了。在過程中,我比其他人更努力。一週當中,我只有禮拜五休息兩個小時,其他時間全部都在圖書館度過。還記得放榜那天,我到學校的公布欄前面看,當我看到自己的名字時,立即打了電話給父親,跟他報告這個好消息。
 
考過沒多久,有一個老師願意找我作研究。奇妙的是,不是我找他,而是他來找我,並且願意給我錢幫助我作研究。我一聽到有人願意給我錢,很高興地當場就答應了,那一刻是我人生中經歷到的一種快樂。因為同學常說,當你考過博士資格考試,博士帽幾乎等於戴了一半,另外一半只要靠時間,我的人生突然間十分接近當初所設定的目標。當我在電話的另一頭把消息告訴父親時,那一刻我們父子二人都快掉下眼淚。父親沒多說甚麼,我卻感受得到他好快樂。
 
然而,快樂沒過多久,我就覺得沒有甚麼了。我這個目標努力這麼久,給我的快樂竟是這麼地短暫。那是我第一次感受到人生的快樂是短暫的。
 
跟著印度老師做研究
 
接下來的時間,我就待在學校做研究。我的老師是個印度人,僅僅在博士班教書一年。一般來說,學生會覺得找這樣的老師有風險,別人通常都是找那種有名的大師。我跟了他之後,幾乎成了他第一個學生,他也在我身上花很多時間。最近幾年,我再回去學校看他,他已有自己獨立的實驗室以及二、三十個學生。
 
他之前指導我的時候,常拿著一個咖啡杯轉到我身邊,問說:「What’s new?」我就必須天天提供一些新的東西給他。我英文也沒有那麼好,他卻願意花時間在我身上,我的每一篇文章他都很仔細幫我看過並修過。那時,研究室只有一台電腦,師徒二人便坐在電腦前,多少個晨昏就是這樣度過。
 
後來我畢業沒多久,他拿到終身教師認證(tenure system),成為正式教授。他所有的研究都是跟我一同完成的,現在他檢索度最高的文章,也都是當年我們師徒倆一同完成的。他非常以我為榮,稱我是他最得意的門生,我也認為自己是他的看門弟子。他現在研究經費也多的不得了,跟當初只能供一個學生相差甚遠。
 
我畢業後,在美國是第一批的數位圖書館博士生,開始處理和管理大規模的信息(後來Yahoo、Google這些搜索引擎也都是從數位圖書館這樣的制度下產生),這也和我接下來的工作息息相關。
 
alt
               圖片來源:http://www.flickr.com/photos/vgm8383/2371803132/sizes/l/
 
去了矽谷,What’s next?
 
畢業後,我去了矽谷惠普(HP)實驗室。幸運的是,我的經理剛好是位中國人,非常賞識我。兩年之後他看見中國大陸有大好發展的機會,從一九九九年就回到大陸去。那時微軟在中國成立了第一所研究院,是微軟亞洲研究院的前身。李開復博士是第一任院長,他把我之前在惠普實驗室的經理雇去後,也把我一同雇去,那時候我才加入惠普兩年,還留在美國等待綠卡,不方便移動;等我一拿到綠卡後,我就在二○○一年加入了他們,我也是在這段時間得救的。
  
我是在二○○○年得救的。一九九七年我去了矽谷,在矽谷工作了三年,正處於一種人生的黃金期,博士拿到了,也進了一家高科技的公司工作,作夢想的研究。當然,下一步我就會想該如何創業、開公司,把公司再上市。總之,矽谷人的夢想也是我的夢想。那時我就隱約覺得,我的一生一直在追求一個又一個的目標,主也很祝福,最終都達到了。然而達到後的快樂卻始終無法滿足我,快樂之後緊接著就是空虛,我一直不斷在問自己:
 
「What’s next?」
 
每次都訂下一個五年計畫,就算我達到了,空虛的感覺也是一樣。短暫的快樂後,又在尋找下一個目標。
 
也是在那個時候,機場裏我遇到了張浩正弟兄,他便向我傳福音。我得救後開始讀很多的信息,也讀過王嘉陵姊妹(註:曾為IBM副總裁)的訪問見證《永遠的目標,最佳的戰略》。一讀之下,就發現我找到知音人了。
 
我過往的人生都只是在追尋一個短期目標。那篇見證卻告訴我,人生有一個永遠的目標,神才是我人生永遠的目標。當我們得著神自己,我們的人生才有意義。並且,我發現她對現今大陸年輕人的觀察和我一樣:「渴望成功,害怕失敗」。我的過去的確如此,把成功當作偶像,在耶和華之外別有所愛。本來我該愛神,卻愛上了學位、財富、名譽,所帶來的不過就是愁苦、煩惱。我也曾害怕失敗,特別在所處的工作上更是如此。然而,聖經卻教導我如何克服恐懼,而神就是我的最佳戰略。她的信息翻轉了我的觀念,對當時的我幫助重大。直到現在,我跟學生們分享見證時,也會不時引用她的經歷。
 
一個奇蹟:主帶領我來到北京
 
我得救之後,主開始一步步帶領我。不是我得救之後,就馬上變了一個人似的。二○○○年當我得救時,並沒有正常過召會生活,常常到了主日聚會時,還是很多難處,覺得很累,應該把握時間好好休息,或出去旅遊。聚會並沒有那麼固定參加,每次都躲在後面。因為太多人了,反正都有人在盡功用,輪不到我們。很多人剛開始都會有這種想法。主看見了這個光景,就給我機會到北京工作,當時候我覺得是發展的機會,便去了。
 
那一去,我感覺到自己的需要,正常的召會生活就在北京開始了。我把家打開讓人到家裡聚會。開家了,主人就必須要服事,晨興聖言要好好讀,週一到週末要讀話語供應,在過程中也要學習。過程中,許多弟兄姊妹常來我們家,便帶著他們的豐富,像雲彩一樣圍繞在我們身邊。所以,其實是神保守了我們。外面看起來,好像是我們把家打開要來服事神,但神卻利用了這機會,把祂的恩典,以及更多的祝福給了這個家。
 
剛好那陣子是我工作強度開始增大的時候,我當了經理,帶領許多團隊,屬於自己的研究生涯也在那時開始。在北京十三年,我所帶領的團隊,原來的訊息檢索可能只有一篇論文。後來我另立目標,從一篇論文做到三篇、六篇、九篇、十五篇。到後來,一個最高學術會議的百分之十五的文章從我這個團隊出來。大家都會說,你們在北京的研究院好像創造了一個奇蹟。有一年在會中,歐洲的教授來到我面前跟我恭喜,說:「恭喜你!這是何等大的成功!」我說:「有什麼好恭喜的?」他說:「你知不知道你們那棟樓的總產量,等於是一個歐盟的產出?」
 
我一聽,想說:「天啊!」我都沒有想到,我們會創造出這樣一個奇蹟。
 
但我必須說,這真是主做的。我不覺得我有這樣的能力,能夠帶領這些聰明優秀的研究人員,創造出科研上這麼重要的成果。後來,全世界開始看到學術版圖裏,中國有一個「微軟亞洲研究院」,在計算機領域是一個最好的研究單位,那裏有一幫極其優秀的研究人員。這結果也是當初我沒有料想到的。
 
是的,我們都不是天才
 
感謝主,我在二○○○年得救的,自二○○一年去了大陸後,召會生活就固定了下來。主的話語不斷供應我,中間也有各式各樣的挑戰、各式各樣的難處,並不是一帆風順,但是總有主的帶領。最終的結果竟然超乎我所求所想。當初我也沒想到,去的時候只是一個加入的成員,到最後竟成為一個常務副院長,帶領了五、六個研究團隊,從自然語言處理、搜尋引擎、機器學習、多媒體搜索到互連網經濟、大機器、基礎設施,等於是今天整個IT業界最重要的領域。今天我在這領域,看到了整個發展的軌跡和趨勢。接下來我就有機會在全世界演講,在學術會議有些主旨演說。
 
前兩、三個月我回到美國,曾到卡內基大學演講,是計算機領域最好的,他們請我去上傑出講座那堂課。我開玩笑說,「當初我來美國讀書還申請不上你們學校。我覺得你們學校都是一堆天才,老師也都是大師,但我還不夠優秀。」學生就哄堂大笑,老師也說:「不不不,你不知道我們其實不是天才。」我那時候真的好榮幸,當初我是多麼景仰這間學校,而今天居然能夠來這裡演講。我內心裏面知道,是主的恩典,是主的帶領。
 
禱告是我真正的秘訣
 
接下來,我也不知道主怎麼帶領我。其實,我常常經歷各種環境的壓迫,演講也包括在內。上次我去加州聖巴巴拉縣演講,身體剛好非常軟弱。但是主的恩典彀我用,站在台上時,我立即經歷主的加力。
 
其實不瞞你們說,我每次上台前一定禱告。上台前幾天就為演講禱告,最後上台前一定禱告。我聽過一個玩笑,以前李開復做我們院長的時候,他很會演講,曾告訴我們他上台前一個小時會喝第一杯咖啡,半小時喝第二杯咖啡,上台前五分鐘喝第三杯咖啡,上去就開火!我曾經試過卻不管用,因為太多咖啡了。後來我發現對我有效的是,上台前一個小時禱告,上台前半小時也禱告,上台前五分鐘再禱告。
 
通常我會先在廁所裡自己禱告,找到一個能安靜的地點,這是我的祕訣。如果沒有禱告到裡面有平安、喜樂,甚至靈裡有點溫暖,人可能覺得我裡面沒有熱情。我之所以演講會有熱情,是因為主住在我裡面,裏面有火熱的感覺,才能夠講的好。有時候裏面沒有那種感覺,那次演講就不行,我也假不出來了。
 
所以,我就是在工作每一件事上都倚靠主,外人無法完全看到,但我們深知是裏面的主加力量給我們。我每次都說:「主阿!你的恩典夠我用,你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因為我的確知道自己什麼都沒有,是個軟弱的人,卻是一個器皿裏有寶貝。原是軟弱,卻能成為貴重的器皿,為主所用。禱告中我也跟主說:「我這次演講,最終不是榮耀我,是榮耀你。一切的榮耀都要歸給神。」每次禱告後,主都祝福,這就成為我的秘訣。要到世界各地演講,我也覺得自己英文不好,但每次上台都還可以,其實都是主的恩典。
 
(採訪:葉德恩、朱敏華)
 

 
alt
                    圖片來源:http://travelling-dreams.tumblr.com/post/55174988217
 
Q&A
 
問:
您在上次見證有提到,在機場有位老同工弟兄跟您傳福音,您就彷彿找到人生的答案,不知道跟您在追求科學的領域上是否相吻合?您的見證可以提供現在追求真理的年輕人一些方向。
 
答:
我覺得會遇到這位老弟兄也不是偶然,因為我裏面一直追尋。我總希望人生是真實、有意義,當初不知道意義和目標在哪裏,但這種追求的心一直都沒有斷過。在聖經裏也說,神喜悅這樣心腸的人。我鼓勵年輕的弟兄姊妹不要放棄,尋求你裏面的聲音,其實祂也在帶領你尋找神,只要有這樣的心,我覺得會尋找到。
 
問:
請問在您的經歷裡面,得救前享受成就那種短暫的快樂,跟您信主之後享受的喜樂,兩者之間最大的不同是什麼?
 
答:
世上的成就是它會過去。你回頭看的話,人家說:「你有博士。」,我卻要說:「博士有什麼?」
 
當初我覺得,如果這輩子能拿到博士就夠了。但是得到主這種裏面的喜樂,是一種更深的、很甜美的,有時候是一種說不出來的安息與快樂,甚至連做人處世的態度也都會被改變。所以我覺得,主的喜樂是在裏面,讓人感到已經吃飽喝足,有種滿足的感覺,並不是短暫過後所帶來的更大空虛。有時因工作忙,一段時間會低落下去,但當你回想起那種喜樂的感覺,你會很羨慕再回到那種與神同在,有主在你裡面作你平安喜樂的感覺。那種感覺會提醒你,回到正確的狀態,如果不在狀態內,你會知道該回來讀經、禱告、聚會,跟弟兄姊妹們交通。我覺得,那是主在你裡面不斷給你的吸引力量。
 
問:
當我們在路上傳福音,有時候帶得救的小羊家裡有傳統宗教背景,因而受到家人逼迫,請問您是否有這樣的經歷?您又是如何度過?
 
答:
我可能比較幸運,沒有遇到這樣的反對。我一直嘗試著要讓我的父母親得救,後來我母親便得救了。我母親很疼愛兒子,我也很愛她,想要把最上好的給她,因為我母親沒有受完整教育,若要自己讀經比較困難。當初她就相信了兒子所說的這位主。那時,王生台弟兄的姊妹(即王嘉陵姊妹)也在北京,生台弟兄向我母親傳福音,我母親就受浸得救了。我父親是最後一道目標,因為他是軍人,有他的那一套想法。到目前為止,我還沒有成功的說服他受浸得救。當然,我一直為他禱告,相信主的應許:「當信靠主耶穌,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
 
問:
見證中有提到信主後並不是一帆風順,想請問您在高強度的環境試煉中,如何經歷對主的信心增加?有沒有對主最深刻的一段經歷?
 
答:
主就是藉由環境,讓你必須倚靠祂。我常覺得,也許我們太順利之後,就容易忘記神,或者覺得我們不需要祂也可以過的很好。所以我認識到,其實有環境也是主的一種祝福跟安排,祂藉由環境保守我們,就像一根刺在身上,讓我們知道要倚靠主的恩典。這麼多年來,難處對我反而是一個親近主的機會,更需要迫切地讀經、禱告,跟弟兄姊妹們交通。順利的時候我們往往就鬆懈,但每次經歷主,就是在有環境的時候。
 
人是看環境,但是主藉著環境把我們帶到祂的面前。神的話加上環境就是神的旨意,當環境來時,我們抓住、享受並經歷祂的話,那便是神的旨意,能討神喜悅。我們只管追求神的旨意跟祂的喜悅,至於環境、結果如何已經不重要了,因為我們得到神的自己。
 
問:
想請問您一個最關鍵的問題,在召會中青職這一代都是被「埃及的法老」壓榨,他們最近有一句話說:「三十到四十歲這一段就好好的拚工作,四十歲之後再好好愛主。」您的過程應該不是這樣,該怎麼在當中取得平衡?
 
答:
這兩者不一定牴觸矛盾,甚至在工作上,你更該讓主來居首位,你也享受主,主的祝福就更大。跟你自己離開主之後去努力奮鬥是不一樣的。就像我自己,這麼努力也常常事倍功半。但信主之後,我發現主給了我許多,包含所帶領的團隊,也在許多研究上擔任最高的位置,和許多頂尖人物共事,我常常想自己是何德何能。
 
其實工作跟享受主並不會互相牴觸,主也要求我們在工作上好好努力。聖經上說老闆如同「肉身的主人」,我們在任何一個單位服務,對待我們肉身的主人,要把他當成我們的主一樣來服事他,不只殷勤忠信,還要敬畏順服。有時候對方有要求,有時候可能有誤解,被罵了一頓,的確心情會不好。但是為了主的緣故,我們為他禱告。甚至因為主,在我們被誤解的時候,也享受主耶穌甜美的同在,主也認為很有價值。
 
你可以驗證看看,你能不能為老闆禱告。你若不能為他禱告,這中間可能就還有難處。主要我們向人向神都是對的,你還不能為他禱告,肯定你跟他還是不對。可能是你這個人不對,也可能是他有不對,但是你還是有不對的地方,因為你恨他。某方面他得罪你,你還是不願意原諒他。這些神在聖經裏都有說話,我們赦免人,祂也赦免我們,我們用什麼量器量給人,祂也必用什麼量器量給我們。我發現,若向主的話順服、柔軟下來,凡事卑微、溫柔、恆忍,在愛裡彼此擔就,神的話就會光照你,你的態度不正確。也許你裏面對他有抱怨,也許還有不滿,甚至充滿恨意,都有可能。但降服主之後,就發現只有當你放下這些事,才能由衷為他禱告。你能夠為工作上跟你衝突的人禱告,藉由禱告你能夠再面對,你發現你這人就正確了。我相信你再去面對他的時候,不只是敬畏他,也是忠信殷勤去幫助他,面對他。
 
當然,大老闆就是代表整間公司對我們的關心。我發現這樣作,主就祝福耶!而且對方也會知道,且意識得到。因為那是無法隱藏的,如果你假裝非常順服,那沒有辦法持久。我們只管忠信殷勤,好好作我們的工作,工作就成為了榮耀神的機會。在我身上,主給我超過想像的成就,使我有機會藉著我的成就,在工作的事上榮耀祂。所以我覺得這是可以兼顧的。
 
問:
請問馬弟兄在您工作的領域,您有和您的員工或是下屬傳福音嗎?請問您是怎麼傳福音的?比如說他們看到你就是見證,不用開口就使他們受吸引,或著您就是主動邀他們來家裏吃飯等等之類的?
 
答:
求主保守我,我覺得我還可以作更多。我的辦公室裏面有很多主的話,其中兩句是我最寶貝的。當然也有些月曆,我覺得很好就會自己剪下來、裝訂,掛在我的辦公室牆上。一句就是『你們必認識真理,真理必叫你們得以自由』;第二句就是『那等候耶和華的,必重新得力,他們如鷹展翅上騰』。前者告訴我們要忍耐,有時候就是要等候神。
 
神有祂的時間,我們可以信靠祂,不可能說你禱告立刻就有情況改變。但祂說,你等候耶和華必重新得力,他們必如鷹展翅上騰。我們就能超越這世上許多東西,從屬天的眼光來看事情,在地上就像活在天上。所以,有時候與員工一對一談話,我都會看情況。
 
最近有一個員工告訴我,很多挑戰他都沒辦法解決。的確,今天很多時候,大環境不見得我們每個人能夠控制。微軟這家公司面對的挑戰,就包含了人才上的競爭,也有一些團隊,覺得外面好多吸引喔!別公司都是用高薪,有時用高三倍的薪水甚至更多,或更高的職稱,來搶我們的人才。我們也都面對很多這樣的挑戰,那怎麼守住我們的人才呢?守住我們的基業呢?基本上,這不是我的職務範圍能夠控制的,如果他們給兩倍,我們也給兩倍,這種方法我辦不到。談著談著,我覺得自己沒有方案,也只有把神的話拿出來,趁機會跟他介紹信仰,跟他說,也許這些患難、難處、困難都是必須的。到最後,神對我們也不一定以成敗論英雄。人都是看結果,要的是公司成功,賺更多的錢,打敗我們的敵人谷歌,打敗它我們就贏了。我們基督徒在工作上也努力去達到目標,其實最終我們得到的是經歷,是如何面對環境的態度和反應,神也是看這個。我發現,只要盡我們的責任,最終把結果交給神,我們就可以真實地一無罣慮。
 
後來我告訴我的員工,你不可能因為憂慮讓自己的身量多加一吋,憂慮沒有用,就算我們兩個都急壞了,憂愁死了,情況也不見得更好。我反而告訴他,不要為明天憂慮,明天自有明天的憂慮,一天的難處一天擔就好。不重在結果,而是看重過程如何經歷享受。對我來說,就是為神站立得住。祂的喜悅是甚麼?我們在這段時候抓住祂的話語,就得着平安喜樂。藉此得到平安喜樂,我能夠有安息。
 
不知道為甚麼,他聽完我的話後,覺得滿受用,出辦公室時便是平安喜樂的。我作為一個經理,我不能幫助他,但我把神的話給他,就對他有幫助。當然也有其他的員工遇到家裡的事,比如說:母親的重病、過逝等等。遇到這些事,我就拿聖經的經節安慰、鼓勵他們。藉此,其中一個員工的母親在病床上得救了。這件事情我當初沒有想到,至終竟救了一個人。在福音上我還可以更大膽,求主保守我,希望可以在接下來的日子傳福音,特別在工作上,能夠為福音更剛強壯膽。
 
問:
最後一個問題,因為水深之處的讀者多為青年人,想請馬弟兄給還沒得救的青年人一些鼓勵,當你信主之後你覺得倚靠主,跟他們自己靠自己打拼,最大的不同在哪裏?
 
答:
對,有時候我覺得自己是何等有福,我有這位萬有的神。其實萬有都是本於祂,歸於祂,並藉著祂,歸於祂並本於祂。神也曾說過,造萬有是為著我們,我們又是為著基督,基督又是為著神。
 
有時候我看見這一圈神的經綸,造萬有居然是為了我們,那我們為著甚麼?為著基督,基督又是為了神。當我們作為人的時候,我們要看見我們這人是為著萬有嗎?我們今天是為著吃、喝、穿、經濟來源,或著我們在這世上的成就嗎?不,我們乃是為著基督!當我們的目標一對,你為著基督,萬有就是為著我們。並且基督也是向著我們作萬有的頭,祂讓萬有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一但想到萬有都是服在我們神的腳下,那我們今天還需要在祂以外,靠著我們自己努力打拚,去追求萬有嗎?不需要的,這目標必須弄對,我們是為著神,基督也在為著神。
 
目標一弄對,萬有也為著我們,應驗了這句話:「萬有就是為著我們來效力」。所以,你當倚靠神給你的,而不是你自己努力。當你不倚靠神,在現實生活中,你會發現自己完全逆著神的經綸。若再去比對比對,看見我們倚靠神的生活如何時,就會發現這一切都對了。

延伸閱讀:

耶穌是我無價之寶-馬維英伉儷見證錄(上)

耶穌是我無價之寶-馬維英伉儷見證錄(下)

如果我的大學重來一次:專訪楊秀儀博士

【您也有見證想投稿嗎? 水深之處歡迎您也擺上您的見證】

  1. 直接投稿:在水深之處網站註冊登錄後至『作品集散地』點選『投稿』。
  2. Email 投稿:請將您的見證Email到[email protected], 交由編輯代發。
  3. 粉絲專頁投稿:請到水深之處粉絲專頁私訊留言給我們,我們幫您投稿。
閱讀人次 48438
想更多認識神嗎?
請跟我們一起禱告 分享
您可能會喜歡的文章:
1970‧01‧01
水深代發
 我出生在寧靜的雨港基隆,長在繁華的臺北市。現在以夜市出名的通化街,是我小...
1970‧01‧01
水深代發
 我小時候很自卑,因為我在學校的成績不好,都是倒數幾名,加上我很愛吃東西,...
1970‧01‧01
水深代發
 我出生在中國大陸,從小在召會(教會)的兒童班長大。因著母親愛主,給我們姊...
1970‧01‧01
水深代發
   每個人都有獨一無二的天賦,這不但是他特別擅長的領...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