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後可以使用更多功能喔~
帳號: 密碼: 登入 註冊
2012‧01‧13
基督徒面對政權的態度

基督徒面對政權的態度

在對待政權的問題上,倪柝聲在他的教導和著作裡,有清晰的論述。他給我們看見以下三點:

一 基督徒在世上的地位-信徒是在愛子的國裡,是天上的國民

主在約翰十八章三十六節說,『我的國不屬這世界;我的國若屬這世界,我的臣僕必要爭戰。』但主接著又說,『只是我的國不屬這世界。』所以祂的臣僕不必爭戰,因為祂在地上沒有設立政權。歌羅西一章十三節裡,保羅說,『祂救了我們脫離黑暗的權勢,把我們遷到祂愛子的國裡。』祂救了我們,把我們帶進另一個國裡;這國不是有政治在其中的國,乃是神愛子的國。基督徒所在的國乃是屬靈的,是生命的,不是政治的,也不是宗教的。

二 基督徒對政權的認識-政權是神在世界中所設立的權柄制度

在宇宙中,神乃是所有權柄的根源。一切地上的權柄都是神設立的,所以都代表神的權柄。神自己設立了權柄制度,為著彰顯祂自己,叫人遇見權柄就是遇見神自己。有神的同在,人可以藉神的同在認識神;沒有神的同在,人遇見權柄也可以認識神。在伊甸園裡,神同在時人認識神,神不同在時,人記得神的命令(不可吃果子),也可以認識神。人在世界上直接碰到神的時候不多(這與人在教會中活在靈裡,時刻能直接碰到神不同),神的自己彰顯最多的地方是在神的命令上。只有愚昧的園戶才須園主親自來,其實前頭打發的僕人和祂的兒子就是祂的代表。

有人被神設立是替神命令,替神作權柄。一切掌權的都是神所命定的,因此凡神所設立的權柄,人人都當順服它。神今天是將權柄交給人。神將自己的權柄交給人之後,在地上就有許多人是神設立的,來彰顯祂的權柄。如果我們要學習順服神,就得認識神的權柄在誰身上;如果我們只認識神的權柄在祂自己身上,我們就可能過半以上干犯了神的權柄。今天我們究竟能在多少人身上看見神的權柄?我們不能在神直接的權柄和神代表的權柄直接有所選擇;我們不只要順服神直接的權柄,也要順服神代表的權柄,因為沒有權柄不是出於神的。

alt

三 基督徒對國家政權的實行

1 基督徒承認政治的權柄

基督徒在這地上只有一個目的,就是維持屬靈的生活,並在這一時代維持神的恩典。主的命令給我們看見,在這地上,基督徒的反應應該是恩典,不是公義…但是另一方面,基督徒必須承認神所設立政治的權柄。基督徒不相信無政府主義。

在這地上,我們必須清楚我們該有的態度,我們相信政府,也幫助政府。基督徒是世上所不配有的人,是另外一幫人,願意受虧,叫世人得福;但我們不是傳受虧,乃是傳福音。有人自己樂意受虧,那是人自己的事。我們需要對初信的人說,主在天上這段期間,我們在這地上情願自己吃虧。

2 盡力順服地上的政權

基督徒……對於國家政權的態度,乃是盡力順服……我們的路乃是:在上有權柄的,人人當順服。這是我們的立場。我們自己不掌權,但喜歡別人掌權,也喜歡順服掌權的……一切掌權的,不管他是高級的和低級的,由上至下,我們都得學習順服,不能抵擋。

刑罰是由人來的,良心的感覺乃是由神來的。我們如果不順服,良心馬上不安,並要受刑罰。我們在納糧的事上也當順服;政府在物質上所規定的,我們就當遵守。神在地上設立政府,特管世上的事,我們就該納糧,以維持政府的開支……我們的態度……總括來說就是:『凡人所當得的,就給他;當得糧的,給他納糧;當得稅的,給他上稅;當懼怕的,懼怕他;當恭敬的,恭敬他。』這是主所給我們基本的命令,我們要竭力保守這個態度。

3 基督徒順服地上掌權的限度

我們的順服是有限度的。我們是否無論什麼命令,都聽從呢?政府的命令,我們不能都無限制地聽從。所有比神低的人,我們都得有限度地順從。只有神是我們無限順服的對象。如果政府的命令明顯地與神的命令相反,就不能順從…無論在何種景況中,我們都必須遵守神的命令。但以理的三個朋友,不拜偶像,雖然違犯了王的命令,卻是神所喜悅的。他們的生命即使受到死亡的威脅,也不聽從拜偶像的命令。大利烏王不許百姓向他以外的神禱告,但以理知道這禁令,仍一日三次,面向耶路撒冷禱告。後來就被扔在獅子洞裡,但神封了獅子的口。基督徒在遇到與神的命令相悖的事時,只能犧牲,不能作別的。

在使徒行傳五章二十九節,當猶太的長老和大祭司阻攔使徒,不准他們奉主的名教訓人時,他們說,『順從神,不順從人,是應當的。』聽從人不能過於聽從神,這話是指著猶太人的政府說的。在有的時候,我們只要聽從神,不要聽從人。羅馬書十三章一節說,『在上有權柄的,人人當順服他。』這裡有兩個詞,一個是順服,一個是順從(或聽從)。這兩個詞,一個應翻作『服』,一個應翻作『順』。一個是態度的問題,一個是行為的問題。羅馬書所說的是態度的問題,彼得所說的是行為的問題。聽從人過於聽從神,是不應當的。對於在地上的權柄,我們在態度上要絕對地順服,在行為上要相對地聽從。順服是絕對的,聽從是相對的。……對於政權,我們基督徒在態度上總要順服;但在與神的命令直接抵觸時,就不能完全聽從政權的命令。

4 基督徒不為著自己革命

基督徒在地上,也不為著自己革命。我們的聽從是有限的,順服是無限的。我們對神是無限地順服,也無限地聽從;對人是無限地順服,但有限地聽從。在信仰的事上,我們不能因政府的壓迫,因政府摸著我們的信仰,就反抗政府。我們雖然不能聽從,但還得無限地順服當地的政府,我們絕不能為著自己來革命。因我們基督徒基本上是講順服的人,基督徒不作革命的人。除了關乎信仰的事外,在其餘的事上,基督徒都得聽從政府。今天基督徒的責任是傳福音救罪人,以滿足人屬靈的要求。至於世人,他們有他們身體、心理的要求,讓他們去滿足他們的要求。我們在地上只為屬靈的事活著,我們不爭、不鬧。除了信仰之外,都應服在政權之下。


一個政權,即使再壞一百倍,也當為它禱告

李常受是倪柝聲的同工,他跟隨倪柝聲,接續倪柝聲從主所領受的職事,並將其發揚光大。在基督徒對於政權的認識、態度和實行上,他完全跟隨倪柝聲的教導。在新約聖經恢復本羅馬書十三章一節的注解裡,他說,「神設立權柄管治人,是要維持人群中的和平和平安,好讓祂有時間和機會,傳揚福音,拯救罪人,建立教會,以擴展祂的國。」在實行上,他帶頭為政權禱告,說,「一個政權,即使再壞一百倍,也當為它禱告。」

教會的信徒,持守神的話,持守耶穌的見證,並跟隨主耶穌的榜樣,跟隨使徒的教訓,跟隨主藉著祂的僕人倪柝聲、李常受所賜給的亮光和啟示,以基督為生命,以教會為生活,在各樣的環境和境遇中活出所受的教訓,並彰顯基督的榮耀。

我們願意清心地愛主,愛教會,單純地向著基督而活。因著活出主復活的生命,而奉公守法,尊重政府和執政者,承認他們是神所設立的代表權柄。對政權,我們無限地順服,有限地聽從,不搞任何形式的對抗或造反。

教會的信徒,無論在哪個國家,作的都是同樣的見證,即使是因著福音身陷囹圄、遭迫害,甚至把寶貴的生命都獻給所愛的主,也沒有違背從天上來的教導。眾多的信徒見證,為主遭受這樣的苦難不僅是值得的,更是榮耀的。因為我們都曾經是遠離神的罪人,卻蒙了主極大的恩典。使我們能在地上,在短暫作客旅和寄居的生涯中,得與主聯合,並把主接受到我們的靈裡,且有分於諸天之國的實際,能彰顯基督。我們在這裡一切的生活行動,都是為著惟一榮耀的盼望—主耶穌基督的再來。「我們在諸天之上的父,願你的名被尊為聖,願你的國來臨,願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主耶穌啊,我願你來,阿們。」

 

結語

根據聖經並我們一向所接受的教訓,我們有下列對政權的態度與實行,這些態度和實行,是我們多年來所持守的:

1、我們相信政府和執政的、掌權的都是神所設立的。聖經明確地教導我們,沒有權柄不是從神而來的,在上有權柄的,人人都當服從;凡抗拒掌權的,就是抗拒神的設立,抗拒的必自招處罰。作官的原不是叫行善的懼怕,乃是叫作惡的懼怕(羅十三1~2)。

2、我們相信神設立政權管理人是要維持人類的和平、社會的安定與人民生活的平安。我們在過正常的基督徒生活時,應該尊重國家的法律及所在地的政府,行事為人像神的兒女,在任何社會制度下作遵紀守法、維護和平的優良公民。

3、我們尊重國家領導人並為國家和政府領導人禱告、感謝神,使他們有智慧管理人民,使我們可以十分敬虔地過平靜安寧的生活(提前二1~2,彼前二13~17)。

4、我們認為教會在地上不應該有份、參與或影響政治,而應在政府的法治法規之下作單純的信仰團體。教會應該完全是出於神、為著神並屬於神的。至於個別基督徒參與政治活動或政府工作,則是個人的問題,教會並不加予支持或反對。

5、我們認為不論教會或個人,即使遭受任何不公正的對待,在任何情況下,都不應該違反法律,不以任何形式對抗政府,不聚會示威,更不能造反;而應簡單地順服、接受,或在國家法律、政府法令所允許的範圍內尋求申明和解決的途徑。

 

原文出處:我們對政權的態度

圖片出處:http://goo.gl/5hwPr

【您也有見證想投稿嗎? 水深之處歡迎您也擺上您的見證】

  1. 直接投稿:在水深之處網站註冊登錄後至『作品集散地』點選『投稿』。
  2. Email 投稿:請將您的見證Email到[email protected], 交由編輯代發。
  3. 粉絲專頁投稿:請到水深之處粉絲專頁私訊留言給我們,我們幫您投稿。
閱讀人次 29218
想更多認識神嗎?
請跟我們一起禱告 分享
您可能會喜歡的文章:
1970‧01‧01
水深之處編輯群
世上有很多徒具虛名不痛不癢的基督徒,也有很多認真追求名符其實的基督徒。 要...
1970‧01‧01
水深代發
 聖經啟示,基督徒有兩件衣服,第一件是為著得救,第二件是為著得勝。&nbs...
1970‧01‧01
水深之處編輯群
 有人問說,為甚麼老是叫我要忍耐,要忍耐,難道基督徒就不可以生氣嗎?&nb...
1970‧01‧01
新綸
註:本篇乃根據倪柝聲弟兄於一九三六年在天津講道的記錄編寫而成 有的朋友問我...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