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後可以使用更多功能喔~
帳號: 密碼: 登入 註冊
2014‧11‧18
舅舅的愛情故事
最近常聽人們唱起失戀的悲歌,讓我想起了一位舅舅的故事。
 
這個故事的起頭是:有一個女孩,最近和同一家公司的男友分手了;正確來說,就像是一塊抹布一樣,她被狠狠地拋棄了。
 
對方只留下一句看似溫柔的話:「一切美好的回憶,我都會存在心底。」
 
話說得這麼好聽,可是他們分手的原因,卻是因為劈腿。對方是一個更年輕、腿也比她更修長的工讀生妹妹。
 
所以他說的話越是溫柔動聽,越像是鋒利的鐮刀,割痛了她的心;甚至只要走在路旁,看見線條修長的路燈,女孩就會崩潰失聲。
 
「我要辭職,我再也不要看見那兩個傢伙啦!」
 
在待業的那一陣子,她常常跑去舅舅家哭。有一天,她又來了,舅舅坐在沙發上擤鼻涕,聽她邊哭邊講,舅媽在廚房幫他們削水果。他們夫妻倆都白白胖胖的,而且總是黏在一起,你儂我儂。女孩很喜歡他們。
 
「我知道,我永遠也不會痊癒了。」女孩一把鼻涕一把淚:「我這白癡,不如找塊豆腐去一頭撞死好了。」
 
「不要這麼說,每一個傷口都會結疤的,情傷也不例外,只是時間的快慢而已。」
 
舅舅丟掉衛生紙,摸摸她的頭又說:「妳知道嗎?很久以前我也認識一個女孩,她也和妳一樣不想活了。」
 
「咦?之前你怎麼沒跟我講過?」
 
 
「咳,說來話長。這個女孩子和男友交往非常久,對方的父母都已經當她是過門的媳婦了。」舅舅回憶說:「可是有一天,男友突然告訴她,最近有了新的對象,經過一番痛苦的比較和抉擇以後,他希望能和對方共組美好的未來,所以希望她能體諒,能祝福他們。」
 
「人渣!」聽到這裡,女孩一邊大嚼哈密瓜,一邊破口大罵。
 
窗外稀哩嘩啦下起了小雨。
 
「當然啦,女孩子就很傷心啊,差點就想去跳河啊,可是她轉念一想,我還有年紀很大的爸爸,我不能走,我要活下來。然後她就想,讓心麻痺了沒有感覺了就好了,也許就比較不痛了。我以前去過教會,我看我就去教會麻痺自己好了,反正都是麻痺自己,在教會總比在夜店好,至少還有一兩個人會為妳哭泣。」
 
「所以她就成了基督徒,和你們一樣?」女孩問舅舅說。
 
「還沒啊,她只是先去聚會,」舅舅咬著蘋果,斯條慢理地說:「她就想,反正我是行屍走肉,從今天起我只要做四件事:上班,下班,聚會,睡覺。」
 
「這種日子她怎麼能熬得過來?」
 
「我也不知道,但不知不覺就過了一年,不知不覺心就不大痛了,不知不覺之間已經受浸成了基督徒,臉也比較能笑了。然後有一天,教會的一位長老打電話給她。」
 
「啊,長老是甚麼?」
 
「就是負責教會行政,德高望重的長輩啦。有一位一起聚會的弟兄很欣賞她,想要和她交往,可是又不好意思自己開口,怕破局以後見面會尷尬,所以就找了長老幫忙。」
 
「然後呢?她一定不要對不對,之前受創太深,如果再一次失敗,誰能受得了?」
 
「是啊,她本來也不想要,可是她裏頭有一個聲音告訴她:去試試看,不要一下就拒絕!所以她就去了長老夫婦的家,和那位靦腆又可愛的弟兄見面。」
 
「後來一定沒有成功。」女孩一口咬掉蓮霧的頭。
 
「不不不,成了啊。他們交往了一段時間以後,女孩發現那位弟兄既溫柔體貼,又風趣,又有學問,怎麼可能不喜歡他呢?」
 
「咳!」女孩突然聽見舅媽用力清了一下喉嚨,她正在廚房做紅豆湯給他們吃。
 
舅舅好像沒聽到一樣,繼續眉飛色舞地說:「交往了一個多月以後,有一天晚上,那位弟兄突然打電話給女孩說:我有一個很明確的感覺,我們應該結婚!」
 
「笨蛋!這樣怎麼會成功!」
 
「不不不,成了啊。」
 
「咦,甚麼?」
 
「想不到吧?女孩本來也嚇了一大跳,說,我再想想喔。可是那位弟兄卻告訴她:咦,不對啊,我禱告以後,很有信心妳會答應我的啊,妳不是應該要輕輕地含蓄地說『我願意』嗎?說也奇怪,女孩居然當下真的說,『好啦,我願意。』」
 
女孩沉默了一陣子,最後盯著舅舅問道:「敢問,那位溫柔體貼又風趣又有學問的弟兄,難道就是天底下最奇怪的舅舅你自己嗎?」
 
 
「哈哈哈,那個女孩子就是妳舅媽囉!」舅舅沒有否認,看起來滿面春風:「她那時因為太傷心,可是瘦得好漂亮呢!而且又孝順爸爸,好叫人心動!所以我們後來就真的結婚了!」
 
「妳別聽他說,我那時是一時意亂情迷,才會給他得逞啦!」舅媽端著一鍋紅豆湯進來,嘴裡碎碎念。
 
「可是有一件事千真萬確,」舅舅很認真地說:「不要自作聰明,以為事情就是這樣了,或者就是那樣了。萬事的鑰匙乃是在神手中,不是在任何人的手中。神若不要妳往那邊走,妳撞得頭破血流也沒用。但神若要幫妳開一條路,除非妳自己放棄,否則任何人事物也攔阻不了妳。」
 
「嗯,好啦,或許有一點點安慰到我啦。」女孩低下頭應道。
 
「那時我和妳舅媽說過,我們都痛苦過,都曾經受過傷;可是後來我明白了,我們得不到想要的,原因不是因為我們不配,而是那些本來就不是我們的。想要不等於需要,妳舅媽根本不需要那個花心大蘿蔔,她需要的其實是我,肚子大大可以給她築個巢的我。所以我們看似錯過了很多人,其實一個也沒有錯過,因為只有我們兩個彼此是絕不能錯過的。」
 
舅舅一字一句地強調:「聽著:一切的擦身而過,都是為了促成我們,成就我們這相聚的一生。」
 
「好吧有點感人。所以至少我該活下去,對不對?」女孩嘆了口氣,看著舅舅和舅媽:「只要我活下去,總有一天,我會看到為我安排的那一切吧?」
 
「是的,」舅舅認真地說;「等候的過程會有點辛苦,不過妳還是要仰望天空。總有一天,雨落下來了,妳會發現人生的滋味是非常美好的,就連屋簷的雨滴也非常美好。你不一定需要人的安慰,畢竟人的言語不能真正安慰到你,你真正需要的是等候這一場雨,這一場恩典的大雨。
 
 
嗯,這就是我聽到的故事全部了。
 
親愛的男孩或女孩,其實一切都還有機會,而每一個機會都在時間裡,你可不要提早放棄!
 

想與我們一同線上聚會嗎?請按此加line與我們聯絡line.me/ti/p/-XZGtAXVxM

下載telegram ,加入水深之處telegram收文章通知 https://t.me/Luke54Taiwan

【您也有見證想投稿嗎? 水深之處歡迎您也擺上您的見證】

  1. 直接投稿:在水深之處網站註冊登錄後至『作品集散地』點選『投稿』。
  2. Email 投稿:請將您的見證Email到[email protected], 交由編輯代發。
  3. 粉絲專頁投稿:請到水深之處粉絲專頁私訊留言給我們,我們幫您投稿。
閱讀人次 49586
想更多認識神嗎?
請跟我們一起禱告 分享
您可能會喜歡的文章:
1970‧01‧01
水深之處編輯群
 一個女孩子在和丈夫吵架後離家出走了,她滿懷著各種怨氣和委屈拖著行李走在路...
1970‧01‧01
Belinda
 又是一個趕著出門上班的早晨,小郭匆匆洗漱換裝以後就提著包包準備開門走人。...
1970‧01‧01
水深之處編輯群
 有人說,愛情是一件很不簡單的事情,因為首先要找到一個自己愛的人,這個機率...
1970‧01‧01
水深之處編輯群
 JeanRoper和EdwardRoper在1943年結婚,到2018年...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