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後可以使用更多功能喔~
帳號: 密碼: 登入 註冊
2015‧05‧15
起死回生的愛
 
菸、酒、檳榔、賭博
 
我出生於桃園一個傳統家庭,家中兄弟姊妹六人。母親是典型家庭主婦,一家的生計,全靠父親作木匠維持。生活雖然不是很富裕,卻也簡單、恬適。姊姊、弟弟、妹妹們讀書都很爭氣,各個拿獎學金,惟獨我不愛讀書。十五歲初中畢業後,決定不再求學。
 
沒有高的學歷,又無一技之長,進到社會以後,只能憑自己孔武有力的體格去找工作。我的第一分工作,就是搬運工人。當時,每天要搬一袋、一袋重達一百公斤的黃豆。這對年輕力盛的我來說,雖是輕而易舉;但是一天工作下來,身體不免感到疲累。十八歲的時候,順利考到駕照,就轉行作搬家工人,卻因工作環境複雜,在耳濡目染之下,染上一身不良嗜好,菸、酒、檳榔、賭博,樣樣都會。
 
 
初嘗救恩的滋味
 
我第一次聽到主耶穌,是在軍中服役的時候。當時,營長有一位傳令兵,他是個基督徒,總是面帶笑容,逢人就說耶穌好,勸人信耶穌。當時的我只相信自己,可以說是個道地的無神論者。儘管那一位傳令兵多次跟我說到福音,我總是毫不客氣的回絕:「沒興趣!」
 
退役之後,在某個場合中,無意間認識了一位女孩,她是個基督徒。在交往的過程中,她常跟我題起耶穌,我總是右耳進左耳出。每逢召會有福音聚會,她也總是邀我參加,我則用盡各種藉口來推辭。這樣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絕,她仍不放棄。
 
一次,永和召會舉辦福音聚會,她很慎重的邀請我。我心想:「已經推辭好幾次了,這次姑且應付、應付她,勉強去一次罷。」
 
當天,在弟兄姊妹熱烈的歡迎下,我們走進了會場。在歡樂的詩歌聲中,弟兄們邀我和他們一起唱。對我來說,唱歌是一件駕輕就熟的事,我不假思索的投入他們的詩歌聲中。令人不解的是,我的眼淚竟然止不住的一直流。堂堂一個大男人,唱詩歌竟然會掉淚,真是尷尬,又難為情。我試圖去壓抑,眼淚仍是不聽使喚流不停。等到聚會結束後,臺上的弟兄問道:「有誰願意接受主耶穌?請站起來。」我竟然是第一個站起來的。又問:「有誰願意藉著受浸,信入主耶穌?」我也是第一個受浸的。我根本說不出個所以然來,內心感動不已,到了身不由己的地步。
 
後來,因著自己不擅於和人溝通,在聚會中很難開口說話,漸漸對聚會失去胃口,最後竟離開了召會生活。
 
天壤之別的一對
 
得救之後,我和女友開始論及婚事。然而,我們之間的差距實在太大。就學歷說,女友是大學畢業,我國中還差點沒有畢業。論工作,她在臺灣銀行上班,捧的是鐵飯碗;我卻是在搬家公司當搬家工人。論生活起居,她與家人住在一棟六層樓的房子裏,我卻是和五位工人擠在一間租來的房間裏。這樣「天壤之別」的組合,沒有家人或朋友看好或贊同我們的婚姻。
 
女友在家中排行老么,上有三個哥哥;不僅父母寵愛,哥哥呵護,連朋友對她也是百般依順。當時追求她的男孩比比皆是,無論口才、人才或家世,個個條件都比我好,對她更是百依百順。惟獨我這個有不良嗜好,抽菸、喝酒、喫檳榔、賭博樣樣精通的人不聽她的話。這樣的「個性」和「魄力」竟然打動了她的芳心,執意非我莫嫁。她嫁給我的那天,岳父嚎啕大哭,心疼心愛的寶貝女兒,以後的日子可不好過。
 
在小吵與大吵中度日
 
我們的蜜月期當然很快就過去了,接踵而來的,是每天的柴、米、油、鹽、醬、醋、茶。我沒有一技之長,喫的是勞力飯;靠自己身強力壯,一人就能扛起一臺進口的大冰箱。我非常驕傲,自認是搬家公司裏不可或缺的人物,只要有絲毫的不如意,就耍個性換工作。所以三天兩頭經常換老闆,也因此四處搬家。孩子出生後,更是雪上加霜。夫妻間經常為一點點小事,看法、作法不一,而引起爭執。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不吵架的日子要比吵的日子少得多。
 
當初,所謂的愛情早已煙消雲散。我以前的「個性」和「魄力」當然不再值得欣賞,她盡找些話來數落、羞辱我。直截了當的說我沒有出息、不知長進、沒有知識、沒有水準。反正話怎麼難聽,她就怎麼說。妻子的吵架技術是一流的,即便是用言語羞辱對方,她還能面帶微笑,輕鬆以對。我心想:「雖然我讀書不比你行,吵架至少應該和你平起平坐,但是為什麼在吵架的事上,我總是招架無力呢?」就這樣,我經常被妻子的話激怒。
 
幸虧我還剩下一個優點,就是不會動手打老婆。當時,我是個九十多公斤的彪形大漢,為了發洩裏頭的憤怒,經常握拳打牆、打玻璃來傷害自己,或是砸破酒瓶往自己身上扎,或是跑到街上找人打架出氣。為此常常進出診所,身上傷痕累累。有很長一段時間,我藉酒澆愁來逃避現實、麻醉自己,而且每喝必醉。為了惹妻子生氣,我甚至藉著賭博,把辛苦賺來的錢故意輸光。這樣夫妻彼此惹氣的生活,整整有十年之久,而且越過越悲慘;我們的婚姻到了不得不決裂的地步。
 
 
住進安寧病房
 
因著經常酗酒,有一天,我的胃劇烈疼痛。看遍了住家附近的診所,完全無效,最後住進了臺大醫院,在那裏一住就是兩個半月,喫盡了苦頭。體重從九十幾公斤驟降至六十幾公斤,整整少了三十公斤。隨著病情急轉直下,醫生把我當作癌症末期的病人來治療,將我從普通病房轉到安寧病房。我每天惟一巴望的是嗎啡止痛針,從一天只打一針,到末了只要是最大劑量允許,就一針接一針的打。
 
在我發病之前,妻子因著受召會裏姊妹們的關切,慢慢開始去聚會。在我生病期間,就有許多弟兄姊妹來探望我。當時我的心硬如堅石,不願意接受他們的好意。遠遠聽到他們走近的腳步聲,就轉頭裝睡。有時不小心給他們遇著,他們為我禱告,我總是嘴硬不搭腔。有一位在臺大服務的姊妹,一天會來看我兩次。她曉得我的情形,每天固定寫兩節聖經節交給我的妻子,請她有空讀給我聽,盼望我能從聖經的話,重新認識神。
 
坦白說,當時我對神的話真是一點興趣都沒有。有時病痛發作,妻子讀聖經給我聽,我總是不耐煩的說,「不要讀啦!你趕快叫醫生來打針。我好痛!」
 
病床上的平安
 
一次,天未亮的時候,我又痛醒過來,發現妻子竟趴睡在我的病床邊。我的心被這幕景象觸動。雖然妻子常用言語羞辱我,但是她還是愛我的。床頭櫃上擺著一張紙條,我知道那張紙上寫的無非是聖經的話。平常我看也不看它一眼,那天,我伸手把紙條拿過來,上面寫的是腓立比書四章六至七節:「應當一無掛慮,只要凡事藉著禱告、祈求,帶著感謝,將你們所要的告訴神;神那超越人所能理解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穌裏,保衛你們的心懷意念。」
 
我一個字一個字認真的讀了又讀。當下,我用這兩節經節對神說,「神阿,你要我應當一無掛慮,但是你知道我滿了掛慮。我的家人不能幫助我,醫生不能醫治我,甚至我巴望打的針也不能減輕我的痛苦。神阿,求你醫治我,讓我再相信你。」
 
連續兩個半月滴水不沾的我,當天竟然開始喝流質的食物。第二天,竟能喫幾片餅乾。第三天,就開始恢復正常飲食了。短短一週之內,我從安寧病房轉回普通病房。主治大夫面對我的病情,不可思議的嘖嘖稱奇說,「真的是神蹟!」就這樣,一個裏裏外外都無可救藥的人,奇蹟式的出院了。
 
然而身體康復後,我把對神說過的話忘得精光,故態復萌,把生活費輸得分文不留,又喝得爛醉。
 
她用愛把我打敗了
 
因著重新過召會生活,妻子天天與姊妹們享受主的話和主的愛,生活充滿喜樂和盼望。雖然我的情形一再令她失望,她卻一天三次為我禱告。有時,我喝得爛醉如泥,不醒人事的躺在家門口。她不再用尖酸刻薄的話羞辱、責罵我,卻溫柔的對我說,「不要再喝了。你餓不餓?我弄點熱的給你喫。要不要洗澡?我去幫你放水。」我把錢輸得精光,她也不再得理不饒人。她輕聲說,「我們可以從頭再開始。」
 
就這樣,一次又一次的,我被折服了。我納悶,我驚奇,是什麼樣的力量使她變成這麼剛強。以前她比我能吵,比我能罵,但從來沒有打敗過我。這次她真的把我打敗了。她用極其溫柔的愛,把我這個壯漢打得倒地不起。有一天,我終於不顧面子,開口對她說,「我能不能跟你到召會去看一看?」
 
那天,我穿著拖鞋,搭著短褲,嚼著檳榔,大搖大擺的走進聚會的地方。我心想,這些人看到我這個粗漢,即使不開口批評,也要避之惟恐不及。但是相反的,他們不僅沒有絲毫拒絕我,冷落我,反而熱切的歡迎我,真誠的關心我,用溫暖、豐厚的愛擁抱我。我被這幅景象征服了,我冰冷的心被召會的愛融化了,心裏暗暗向主說,「我要過這些人過的生活,我想和他們一樣。」
 
從那天起,我們夫妻堅定持續的過召會生活。從前不讀書的我,現在竟然認真、迫切的勤讀主的話。漸漸的,在我身上揮之不去的不良習慣-菸、酒、檳榔和賭博,不費吹灰之力,全都脫落了。婚姻生活中,雖然偶爾還會有些小插曲,但是我們不再彼此堅持,不再彼此要求。這樣的生活是從前未曾想像過的。以前,我就算犯再大的錯,絕不肯說聲「對不起」。有一天,因著某件事我大聲的對妻子說話,她也默默接受,不吭一聲。然而,主在我裏面一直催促我向妻子認罪。最後,我硬著頭皮對妻子說,「請你在主裏赦免我,我不應該對你講話這麼大聲。」妻子聽了,眼淚當場流了下來,嘴角卻帶著滿足的笑容,因為她知道主改變了她的丈夫。
 
 
起死回生的愛
 
我們的婚姻生活如同打籃球賽,可分為上半場和下半場。上半場有十年之久,我們用原有的「自己」經營婚姻,搞得灰頭土臉,水深火熱。下半場,神的生命和神的愛進到我們夫妻裏面,婚姻生活有如倒喫甘蔗,越喫越甜。
 
因著夫婦同心過召會生活,我們這個家有了明顯的轉變,從「混亂」到「和諧」,從「爭吵」到「和睦」,成了一個甜美喜樂的家。很多同學和朋友看到我們,都很驚訝的說,「你們以前不是這樣子的。」從前不看好我們的人,現在對我們紛紛投以羨慕的眼光。已往與妻子回娘家,妻子的哥哥們看到我總是禮貌上打聲招呼,就各自回自己的房間,避不見面。現在,他們會與我們一同坐下來,聽我們向他們傳講耶穌。甚至要求我們,把他們的孩子帶到召會生活裏。不僅如此,我的岳父、岳母、妻子的三個哥哥、嫂嫂、姪子、以及我的父母,都一個個相繼蒙恩,信主耶穌得救了。
 
難以想像,一椿天壤之別、瀕臨破裂的婚姻,因著神愛的拯救與醫治,竟能起死回生,在愛裏結合一起,成為多人的祝福。在人,這是不能的;但是在神,凡事都能(太十九26)。這一生,我們渴望享受並浸沈在神的愛裏,作神愛的俘虜,向遠近的人述說這個不可能發生之愛的故事。
 
簡文清
 
(轉載自臺灣福音書房《福音見證》第十四集)
 
 

想與我們一同線上聚會嗎?請按此加line與我們聯絡line.me/ti/p/-XZGtAXVxM

下載telegram ,加入水深之處telegram收文章通知 https://t.me/Luke54Taiwan

【您也有見證想投稿嗎? 水深之處歡迎您也擺上您的見證】

  1. 直接投稿:在水深之處網站註冊登錄後至『作品集散地』點選『投稿』。
  2. Email 投稿:請將您的見證Email到[email protected], 交由編輯代發。
  3. 粉絲專頁投稿:請到水深之處粉絲專頁私訊留言給我們,我們幫您投稿。
閱讀人次 55608
想更多認識神嗎?
請跟我們一起禱告 分享
您可能會喜歡的文章:
1970‧01‧01
投稿代發
一位擁有「親、熱、就」性格的弟兄,遇上一位「覺得人太多就想離開」的姊妹,他們中間怎麼...
1970‧01‧01
投稿代發
行政院擬修民法!滿18歲「可自主結婚」最快2023年上路,行政院今(13日)將討論民...
1970‧01‧01
水深之處編輯群
問題一:向人傳福音的時候,往往都會說宗教都是勸人為善,甚至叫我們不要太迷信,都不知道...
1970‧01‧01
投稿代發
正確的婚姻觀 要有健康的婚姻,就必須對婚姻有正確的觀念。你若沒有神的開啟、...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