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後可以使用更多功能喔~
帳號: 密碼: 登入 註冊
2015‧06‧05
【主愛學園】第五話︰主愛鬆餅舖
 
(前情請看-主愛學園系列
 
 
  「哈啾!」周泉靜用衛生紙擦擦鼻頭,從口袋拿出櫻桃口罩戴上。
  「小靜,妳過敏又犯了?」葉芹馨將裝有熱桔茶的保溫瓶遞過去。
  「好像吧……」小心翼翼倒出一杯,直接將口罩推至鼻頭,周泉靜小心翼翼的的啜了一口,露出舒服許多的笑容,然後給每個人都斟了一杯。
  「好閒啊。」應祐忍像是嘆氣似的說。
 
 
  望向空蕩蕩的操場,以及和他們一樣將攤位擺在操場外圍的其他社團,呼喚UFO社、風箏社、衝浪社和昆蟲社,同樣沒什麼人光顧,原因很簡單,因為以班級為單位所設置的攤位幾乎都在各班上,社團所設置的攤位則是在社團舍,所以人潮幾乎都聚集在這兩處分別為口字型和一字形的日式建築處,位於校址最後方的操場,當然沒什麼人過來。
  「昨天小排的時候,我有邀大家來。」
  張準的話令葉芹馨非常開心。「太好了!這樣我們徹夜準備的鬆餅麵糊和餡料就不會浪費了。」
  「先烤給我們自己吃,順便試試爐火夠不夠力。」應祐忍細緊圍巾。「好冷。」
  「也是吼。在我媽那用的都是我家的瓦斯爐,不曉得這種攜帶式瓦斯爐好不好用。」
  葉芹馨一面說一面旋轉旋鈕,點燃一個爐子後,她轉向第二個爐子,啪啪啪的轉了好幾次,半點火苗都不見。
  「糟糕,會不會是沒瓦斯了?」
  張準湊過來將兩個爐子的瓦斯罐交換用,第二個爐子點燃了,第一個則無。
  「我去買一罐。」張準說。
  「多買一罐備用。」
  「記得拿發票。」
  他點點頭,隨即離開。
  然後周泉靜開始用第二個爐子煎鬆餅,舀起麵糊,依序在鍋子裡分次倒,不規則的麵糊漸漸自成圓型,過沒多久,麵粉和雞蛋的氣味散發了出來,她小心翼翼地翻面,確認邊緣澎起來後,隨即鏟起,放在事先準備在旁邊的調理區的盤子上。
  接下來換葉芹馨接手,她動作俐落的用刮刀將香蒜醬抹在上面,兩個鬆餅一夾,裝入印有「主耶穌愛你」的紙袋內,拿給應祐忍。
  「是鹹的。」
  「我知道。」應祐忍接過後大口咬下,周泉靜緊張的看著他兩口將鬆餅吃完,而後像是在品味什麼的思考了一會兒,才伸手比了各OK。
  「耶!接下來我要吃海鹽奶油的。」
  「好。」周泉靜神情嚴肅的繼續倒麵糊。
  煎好後,葉芹馨興致勃勃地用裝在擠花袋中的朝鬆餅比劃,但不曉得是太大力了,還是袋子本身就破了,才剛用力,海鹽奶油便從尾巴噴出,弄得葉芹馨不得不去廁所整理儀容並清洗圍裙。
  一下子,鬆餅舖便只剩下兩個人。
  「出師不利啊。」
  應祐忍的腰側受到手肘攻擊。
  「要相信,無論,明天將如何,祂恩典一定夠用。」
  「昨天小排唱的詩歌?」
  周泉靜點點頭。「社長你昨晚不舒服嗎?」
  「天冷,睡著了。」
  「喔。」
  應祐忍搔搔頭後說︰「好,接下來換我煎,小靜想吃哪種口味?」
  「紅豆。」
  秋風送爽,清雅寡淡的香柏木松香,夾帶暖烘烘的烘焙香氣飄散,只可惜,尚未飛到人潮聚集的校舍處前,便被吹散。
  「三個巧克力口味的。」
  從隔壁昆蟲社顧攤的黃飛達手中,接過園遊會餐券,應祐忍好奇的問︰「你們怎麼也在這裡設攤?」他記得昆蟲社有社團教室。
  「社長說今天一定有不少小朋友,家長帶他們到操場活動的時候,就能招攬他們到昆蟲社參觀了。裡外兼顧。」黃飛達一臉無奈的說。「抽籤的時候抽到籤王,超衰的,外面暴冷的。」
  「沒辦法,香柏木鎮靠海,冬天比較冷。」將裝好的鬆餅遞過去。「好了,三個巧克力鬆餅。主耶穌愛你。」
  黃飛達露出古怪的神情,有些不好意思的說了聲謝謝,縮著肩膀離開了。
  之後,其他攤位的人也過來買鬆餅,張準回來了,應祐忍覺得得回饋一下,所以也去其他設置在操場外圍的攤位消費,玩了「猜猜哪頂帽子裡有UFO」、「三分鐘內成功放起風箏就能得到自製風箏小貼紙」,買了衝浪社用漂流木和貝殼組成的相框,走到昆蟲社的攤位時,竹編蟲籠中的蝴蝶吸引了他的目光。
  湊近細瞧,停在嫩葉上的蝴蝶翅膀是不太起眼的灰褐色,但邊緣的白色翅紋,像極了那天在海豚媽媽身上的水色波紋,尾端的深橘色環紋與黑色點狀斑形成了嚇阻敵人的眼狀斑,特殊又迷人。
  由於家就住在靠近山腳的地方,應祐忍小時候也是追逐著山裡的昆蟲長大,自認對昆蟲的認識不淺,但他卻從未看過此種蝴蝶。
  「這季節還有蝴蝶?」
  「高山的春天來的比較慢,鐵灰蝶要到八月才會出現,牠們可以一直活動到十二月,非常少見喔。」黃飛達驕傲的說。
  「所以才叫做「高山」鐵灰蝶。」應祐忍明白了。
  「沒錯。牠是一種棲息在樹冠上的稀有蝴蝶,非常少見。社長為了這次的園遊會,下足血本,徹夜不眠,全員出動,才在樹梢抓到一隻,看仔細點,你一生都不見得還有機會這麼近距離的看到活的高山鐵灰蝶。」
  好好的欣賞了一下,應祐忍有些好奇的問︰「你們展示完之後會放她回去嗎?」
  彷彿聽到很奇異的問題似的,黃飛達和另外兩位昆蟲社的社員對視了好一會兒,才說道︰「當然不會,社長打算製成標本,掛在社辦裡,國語日報準備來採訪。怎麼,你有意見?」
  「沒有。只是覺得……」應祐忍咕噥。「神的創造真奇妙。」
  回到攤位,葉芹馨也回來了,但因著已經到周泉靜在班上負責的時間,她告別三人,回去幫忙切洗水果茶用的水果,唱詩團的攤位又少了一個人。
  就在這時,漸漸有人潮從校舍湧向操場,鬆餅舖突然火熱了起來,三人忙著煎餅、裝袋、收餐券,連召會弟兄姊妹來了也沒空招呼,應祐忍的同班同學跑來要他趕快回班上,說輪到他吹氣球了,原來他班上辦的是踩氣球的遊戲,氣球已不敷使用,一位熱情的姊妹上前幫忙顧第二個鬆餅鍋,三人連連道謝,應祐忍跟著這位同學跑回班上,一位弟兄吃完鬆餅,也走進攤位幫忙,主愛鬆餅舖熱鬧不已,供不應求。
  隔壁的昆蟲社攤位也如他們的社長所預料的,吸引了許多小朋友,顧攤的社員因著其中兩位帶小朋友去社團教室,只剩下自己一個人的黃飛達忙翻了,一下子要阻止小朋友不要拔貼在攤位上的昆蟲社的牌子,一下子又得搶先一步將裝有獨角仙的蟲籠給拿起來,免得被小朋友揮到地上,但是他一這麼做,小男孩隨即大哭,四張桌子拼成的攤位,幾乎被小朋友們擠爆,黃飛達覺得自己也好想哭,但他只能拿出手機打給社長求救。
  「社長,快派人來,人多到爆。」
  「再撐一下,後山昆蟲導覽隊剛出發,二十分鐘後才會回來,等他們回來,立刻分一個過去幫忙。」
  「不行啦!我一個人撐不了二十分鐘,桌椅都快被掀了。」
  就在這時,大哭的小男孩忽然拿起裝著高山鐵灰蝶的蟲籠,用力摔在地上,竹編的活門滑開,鐵灰蝶飛了出來,尾端的眼狀班隨著拍翅而眨動,栩栩如生,越飛越高,小男生看的愣住,黃飛達也呆掉了。
  「鐵灰蝶!」
  回過神的黃飛達,不管不顧的朝鐵灰蝶蹬腳撲去,沒注意方向的他就這樣連人帶手機摔在主愛鬆餅舖的攤位上,火燙的鬆餅鍋飛起、瓦斯爐翻倒、用課桌拼成的攤位傾斜,擺在上面的器具、餡料、麵糊、紙袋等等跟著滑落噴灑,客人們哄然散開。
  手拿鏟子的張準,躲避不及,撞到旁邊的周泉靜後,隨即一屁股坐在地上。
  被撞到的周泉靜因正忙著填裝花生醬,刮刀和瓶子就這樣往外丟了出去,砸在草地上,而她本人也因著腳步踉蹌站不穩,兩手下意識的扶著桌子,但因為桌子被撞歪了,所以不僅無法支撐,反倒加速倒下,於是她便像是最一片骨牌似的,和桌子以及器具們一同摔在地上。
  「好燙!」被鍋子燙燒的黃飛達大叫,一旁的弟兄立刻用手中的外套拿起鍋子,拋在一邊,並將他扶起來。
  只見黃飛達的身上到處都是麵糊,因為他弄翻的那鍋才剛開始煎而已。
  周泉靜火速檢查瓦斯爐,發現已經自動熄火,慶幸當初租借時選擇的是有設置自動斷電裝置的瓦斯爐。
  「張準,你的手!」
  幫忙的姊妹低呼,擠進來將壓在張準的左手上的桌子抬開,手腕已然通紅,看來等等就會浮現瘀血了。
  「發生什麼事?」應祐忍排開人潮,衝了進來。
  「不是我的錯。剛剛有個小男孩把蝴蝶放走了,我想把蝴蝶抓回來,才不小心撞到你們的桌子。嘶,好痛!」黃飛達急忙撇清關係。
  朝被小朋友肆虐一通,變得亂七八糟的昆蟲社攤位看了看,應祐忍知道事實應當和黃飛達所說的相差不遠,正在思考現在該怎麼辦之際,昆蟲社社長楊信帶著兩位社員奔了過來。
  「怎麼會搞成這樣?」他氣沖沖的走過來,黃飛達將剛剛說的話重又重複一次。
  「小男孩?」目光掃向圍在昆蟲社攤位附近的人,楊信發現每個小朋友都被爸媽牽著,哪看得出來罪魁禍首是誰,而他也不能向客人求證,這些對他來說不重要。
  「鐵灰蝶呢?」對楊信來說才是最重要的。
  黃飛揚的眼神飄移,半晌才說︰「飛走了。」
  「飛走了?我費了那麼大功夫才抓到的鐵灰蝶飛走了?」楊信難以置信的質問。
  黃飛達的頭低下來了。
  「好了,這事等等再追究,先送黃同學去保健室上藥……」
  應祐忍的話被楊信打斷。
  「講那麼好聽。要不是你們的攤位靠我們靠的那麼近,黃飛揚不會受傷,鐵灰蝶也不會飛了。」
  「楊信,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你們也有責任。什麼唱詩團……連個社團都不是,真不知道你們是怎麼做的,讓學生會答應給你們在這裡設置攤位。如果今天你們不在,就算蝴蝶飛了,黃飛揚也能抓回來。」
  聽聞這牽拖至極的藉口,應祐忍氣得大罵。「我們這邊被你們弄得一蹋糊塗,鬆餅都不能做了,你有臉把責任賴在我們身上?」
  「你們本來就有責任,又不是正式的社團,哪來的資格擺攤!」
  「只要是學生都有資格,我們是正式申請通過的。」
  「哼!誰知道你們用了什麼暗招,不要以為校長的兒子是你們的指導老師,就能肆意妄為。」
  聽聞此話的周泉靜嚇得臉色蒼白,張準和應祐忍的臉色也變得極其難看,他們沒想到居然有學生是這樣看待禱告唱詩社的……不,他們現在只是唱詩團。
  應祐忍氣到大吼。「有種再給我說一次!」
  「我說……」
  「都給我冷靜冷靜。」
  忽然出現的學生會會長薛崇義大喝,阻止了可能出現的失控場面。
  「唱詩團禁止活動。本來我就不該同意讓你們在戶外煎鬆餅,太危險了,果然出事。」
  「薛崇義,你搞清楚,事情不是我們搞出來的。」
  「是那個人突然飛過來,撞倒我們的桌子。」周泉靜也跟著上前解釋。
  「沒錯。」張準用力點頭,隨即好像扯到手背的神經似的,露出吃痛的表情。
  薛崇義目光冷淡的看了看三人,轉為望向桌子翻的翻,器具和餡料倒的倒的鬆餅舖,而後對圍觀的人說︰「很抱歉,這裡出現了一些情況,鬆餅舖暫不營業了。」
  「薛崇義!」應祐忍一個衝動就想上前給他一個好看,隨即被前來幫忙的弟兄拉住。
 
 
  「崇義,這位同學說的對,戶外鬆餅舖的確有些危險,幸好你們只有一些燙傷和撞傷,如果瓦斯爐沒有自動熄火,草地可能已經點燃了。」
  知道弟兄說的對的應祐忍,忍不住辯解︰「我有想到這點,選擇租用的是有安全阻斷功能的瓦斯爐。」
  「感謝主,幸好你們沒有大礙。」弟兄說。
  「不能煎了。」正在收拾滿地食材的周泉靜,逼自己用力深呼吸,她好想叫薛崇義閉嘴,好想尖叫,但是不行,她答應主耶穌了,以後不再用尖叫發洩情緒,她的聲音是用來唱詩讚美神。
  可是,她好難過,忍的好不舒服。
  知道大家說的對的應祐忍,低頭注視大家準備的東西,現在都被糟蹋了,咬牙切齒的忍耐即將爆發的怒火。
  他好不甘心,大家一起練習了那麼久,也有禱告了,為什麼事情變成這樣?
  知道唱詩團的人已經同意了,薛崇義露出勝利的笑容,卻在聽到應祐忍的問話時突然僵住。
  「好,鬆餅舖不營業了。但是,下午的詩歌展覽可以繼續吧?唱詩不用火。」
  「隨便你們。」薛崇義根本不覺得唱詩有什麼,當初答應他們也只是用來補升旗台表演節目的空缺。
  當他的目光落在張準的手上時,一抹不懷好意的表情浮現。
  「不過,你們的吉他手還能彈吉他嗎?」
 
  「張準!」
  好不容易值完班的葉芹馨,來不及換下女僕裝,就這樣直接衝進保健室。
  剛好包紮完左手的他正向保健老師道謝,應祐忍和周泉靜則是站在他旁邊,三個人的臉色都很糟糕。
  「我聽說了……怎麼會這樣?」
  周泉靜倔強的抿著唇搖頭,眼睛像兔子一樣紅。
  應祐忍領著三人離開保健室,去到校舍現在人最少的地方──垃圾回收區,將方才發生的事情簡單描述出來。
  「學生會長就這麼討厭我們?」
  葉芹馨的疑問正是大家的疑問。
  「主在世上也是這樣。祂受人辱罵,為人厭棄。」張準說。
  「人若因我辱罵你們,逼迫你們,捏造各樣壞話毀謗你們,你們就有福了。」拿著一袋垃圾的李鷹翔出現了。
  「我們沒做錯事情,為何反倒是我們受懲罰,昆蟲社一點事情都沒有。」應祐忍覺得這實在是太不公平了。
  「如果我們和祂一同受苦,也必和祂一同得榮耀。」李鷹翔將垃圾袋放入垃圾車中,轉開旁邊的水龍頭洗洗手。「好冷。」
  「老師,我們準備很久……」葉芹馨不敢繼續往下說,怕自己會哭出來。
  「我知道。辛苦了。」李鷹翔一一拍了拍他們的頭。「我們來為了下午的詩歌展覽禱告吧。」
  四人雖仍在沮喪、受挫、委屈和不甘等的情緒中,仍默默阿們,閉上眼睛,垂著頭,開始禱告。
  其間或有哽咽、或有氣憤、或有疑問,不一一詳述。
 
  下午。
  早就將攤位收拾好的四人,多出充分的時間準備唱詩;李鷹翔老師接替張準的位置幫忙彈吉他,他們略帶緊張的唱了一首又一首,有兒童有台語也有英文詩歌,心中各種負面情緒漸漸淡去,沉浸在詩歌的優美歌詞和同心合意的靈中。
  升旗台下的人一點點聚集過來,四人發現弟兄姊妹拿著手機錄影時,著實緊張了起來;看到圓圓媽媽也在拍時,變得更緊張了。
  後來小燈挽著法蘭西斯學長的手臂,出現在人群內對他們招手,四人嚇了一跳,差點走音。
  也因此他們沒有注意到學生會長也在操場的僻靜角落,若有所思地望著台上的他們。
  最後,詩歌展覽結束在《唱一首天上的歌》的大合唱。
 
  一晃眼過去,忙亂又突發狀況不斷的園遊會結束了。
  回到各自班上收拾打掃的四人,由於各自有事情耽延,等到他們習慣性的聚集在一起,想看看代禱箱是不是滿了的時候,夜幕已低垂,他們用手電筒APP照亮眼前的腳步,才能順利走到幽暗一片的操場邊緣。
  但這日,凸起的香柏木樹幹上空無一物。
  燈光巡弋了好一會兒,才發現代禱箱落在地上,上面有被踩碎的裂縫和大洞,三角狀的蓋子松開倒在一邊,五顏六色的紙條像是流出來的水般,在泥巴色的樹幹與草地上散落。
  「是誰……」
  這晚,沒有月亮。
 
 
 
第五話,完。
 
  (主愛學園系列
 
本作品版權由水深之處福音網持有,請勿擅自出版、製作電子書或作商業用途。
 
 
 
 

想與我們一同線上聚會嗎?請按此加line與我們聯絡line.me/ti/p/-XZGtAXVxM

下載telegram ,加入水深之處telegram收文章通知 https://t.me/Luke54Taiwan

【您也有見證想投稿嗎? 水深之處歡迎您也擺上您的見證】

  1. 直接投稿:在水深之處網站註冊登錄後至『作品集散地』點選『投稿』。
  2. Email 投稿:請將您的見證Email到[email protected], 交由編輯代發。
  3. 粉絲專頁投稿:請到水深之處粉絲專頁私訊留言給我們,我們幫您投稿。
閱讀人次 3087
想更多認識神嗎?
請跟我們一起禱告 分享
您可能會喜歡的文章:
1970‧01‧01
投稿代發
感謝主的憐憫與保守,使我在神的家中享受許多的豐富,也保守我在基督身體的配搭扶持中服事...
1970‧01‧01
投稿代發
我是葉青翠姊妹。青少年時因著聖徒們的照顧和成全,也因著學長姐愛主的榜樣,以及他們的關...
1970‧01‧01
投稿代發
親愛的朋友,願你們喜樂。 我的老家在彰化縣靠海的一個農村裡,我的家就坐落在...
1970‧01‧01
Christine Kao
最近電視上,轟轟烈烈的又討論起十二年國教。 實行了新的制度以後,傳出有許多...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