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後可以使用更多功能喔~
帳號: 密碼: 登入 註冊
2015‧07‧17
【主愛學園】第六話︰發燒的世界

 

 
  第六話︰發燒的世界
 
 
  眨了眨眼,酸澀迷濛的視線漸漸恢復清明,房間裡的擺設和布置浮現眼底,我的理智告訴我,自己現在在臥房中,剛剛醒來。
 
  我的情感則是沉浸在方才的夢中,欲罷不能。
 
  因為,我夢見許久未見的父親。
 
  彷彿他從未離開,彷彿我們之間的衝突從未發生,父親買來冰冰的糖漬黃桃罐頭給感冒發燒的我吃,長有薄繭的食指抵著唇。
 
  「噓,快點吃完,我拿去毀屍滅跡,免得給妳媽發現。」父親笑的賊兮兮的,這是我們父女間的小秘密。
 
  母親非常嚴厲,從小我們只有在考試考得好和生日的時候能吃到甜食。
 
  可是,感冒喉嚨痛的時候,除了冰的東西,我真的什麼都不想吃,硬吞母親熬的粥反倒會吐出來,然後惹得母親更不高興,硬逼著吃完,然後我受不了的尖叫到吐……非常可怕的惡性循環。
 
  這時,收到我偷偷傳去的簡訊的父親,就會趁母親做晚餐的時候,將黃桃罐頭帶進來,陪著我吃完再拿去丟掉,有時候還會加一盒小美冰淇淋,這之後無論母親做粥還是打綜合蔬果汁,我都吃得完也喝得下了。
 
  可是,父親離開了。
 
  再也沒有人會幫我帶黃桃罐頭了。
 
  而我也長大了,不再排斥熱燙的粥和味道古怪的蔬果汁。
 
  生病已經沒多少體力了,沒必要在這時候和母親起衝突。
 
  敲門聲響起沒多久後,母親便端著排骨粥和清水進來,我悄悄抹去眼角的淚,側過身子,就著床頭櫃吃粥。
 
  「泉靜,媽媽摸摸看。」母親伸手按著我的額頭。「好像退燒了。」
 
  我想應該是,沒有昨晚燒到38度多時,那種全身乏力外加暈眩的感覺了,但還是有點頭重腳輕,四肢痠疼。
 
  「唉,媽就說不要再參加什麼唱詩團了,少妳一個他們也不會覺得怎麼樣。泉靜妳也高二了,該好好念書……」
 
  像妳哥那樣。
 
  「……像妳哥那樣,媽媽就不用一天到晚為妳擔心。都已經答應妳信主了,也讓妳去聚會了,夠了吧?」
 
  等考到好的大學……
 
  「……等考到好的大學再恢復聚會,媽媽也會放心的多。妳看看,要不是之前妳去希望之丘,和那些生病的人混在一起,否則妳已經那麼久沒扁桃腺發炎了,怎麼會突然發作?肯定是在那裡感染到……唉,為什麼妳就不能像妳哥……」
 
  聽話又懂事。
 
  「……聽話又懂事呢?泉靜,媽媽都是為妳好啊!好不容易妳現在能繼續上學了,應該要努力念書,跟上大家的進度,這樣媽媽才能放心……妳到底有沒有在聽媽說話。」
 
  緩緩嚥下一口粥,順便吞入因著母親千篇一律,充滿偏心和自以為是的嘮叨,被逼得就要破口而出的尖叫。
 
  「有,粥很燙,吃的比較慢,不方便說話。」
 
  「妳這點也和妳爸一模一樣,都是貓舌頭,妳哥……」
 
  我已經不見母親說什麼了,只覺得她的嘴一張一合的好像金魚,有點好笑,但最好笑的人是我吧?明明被父親拋棄了,卻仍對他戀戀不捨。
 
  母親那麼討厭我,肯定是因為我和父親比較像。
 
  既然討厭我,不喜歡我,何必生下我?
 
  滾燙的粥令我的身體漸漸發熱,一股莫名的恐懼和焦躁,逐漸在體內高升,我覺得自己又變成水壺了,好熱,就要沸騰,發出高亢又尖銳地嘶嚎,好掩蓋那些傷害我的字句。
 
  等我回過神來,母親已揮了我一巴掌,掩著耳朵奪門而出。
 
  耳膜隱隱生痛。
 
  我又尖叫了。
 
  為什麼總是忍不住?
 
  「妳的聲音是用來唱詩讚美神。」何姊妹的聲音在腦海響起。
 
  我腳步虛浮的下床,跑到書桌前翻開書包,拿出iPod,塞入耳機,按下播放鍵,悠揚和緩的詩歌緩緩流瀉而出。
 
 
  「這世間我得到真愛,是耶穌,那全勝的愛,
          無限量像洋海,不改變比堅崖,真摯、無價、恆久且不衰……」
 
  我將聲音調高,用沙啞腫脹的喉嚨應合,
 
  「黑暗裡,祂聽見 我歎息,我悲哀,
          一路上,祂看見 我徘徊,我無奈。」
 
  滾滾熱淚如泉湧,模糊了視線,洗淨了傷痛。
 
  跪在地上的我前後搖擺著身子,一句一句跟著唱,讓自己沉浸在詩歌裡,躲在主的懷抱中。
 
  唯有他愛我,不會傷害我,我也只愛主一個人。
 
  以前的我不相信愛。
 
  否則父親怎麼會移情別戀?否則母親怎麼老是傷害我?
 
  是祂和弟兄姊妹的愛救了我,使我能恢復上學,雖然在班上沒有好朋友,但不像以前那樣被欺負了,甚至主還安排了禱告唱詩社,和同為高二生的葉芹馨他們一同聚集,多麼的感謝。
 
  思及此,我突然想起昨天園遊會發生的事情,昆蟲社來亂、薛崇義明顯的偏心,還有……被踩壞的代禱箱。
 
  不曉得大家現在怎麼樣了?
 
  敲門聲響起,我隨手用衣袖抹了抹臉。
 
  母親緊繃的聲音傳了進來。「泉靜,妳的同學和老師來看妳了。披件外套。」
 
  抓起iPod,我隨便找了件針織外套披在睡衣外面,將所有的釦子都扣起來,拆開睡到亂翹的辮子,用髮箍固定,戴好口罩,然後鑽回床上,把被子拉至腰際,然後才說︰
 
  「請進。」
 
  葉芹馨先探頭進來,確定我打扮合宜後,朝身後點點頭,張準和應祐忍這才和她一同依序走入。
 
  「那個……李老師,我有些事情想和你談一下。」
 
  聽到母親這樣說,我立刻知道她想說什麼。
 
  好討厭。
 
  正想開口和大家說這件事情時,張準手上的東西吸引了我的目光。
 
  裡面是一張張五顏六色的紙條。
 
  難道……
 
  「小靜,我知道妳喉嚨痛想吃冰的,哪,這個給妳,妳趕快吃掉,我再把垃圾帶走,這樣妳媽就不會知道了。」
 
  詫異地看著葉芹馨遞過來的小美冰淇淋,我覺得我又要哭了……喔,不行,這太丟臉了。
 
  於是我用力點頭道謝,接過冰淇淋便開始吃了起來,暫時要自己別開口,免得聲音洩漏了秘密。
 
  「這個也給妳。」應祐忍從口袋拿出兩顆梨子。「吃了對喉嚨好。」
 
  「謝謝。」雖然不是桃子,但梨子也很棒。我好開心。
 
  應祐忍搔搔頭,露出掙扎的表情,默不吭聲的抽了一張面紙遞過來,我這才知道眼淚又流下來了,好丟臉。我趕快低頭擦乾淨,然後咬了一大口梨子,水嫩嫩的梨肉幾乎沒什麼纖維,很好吃。
 
  「箱子呢?」我問。
 
  「帶回家給我爺爺修了。」張準淡淡的說。他的爺爺是木工,代禱箱正是他做的。
 
  「張爺爺一定會修的比原來還漂亮。」葉芹馨信心滿滿的說,我也點頭附和。
 
  席地坐在地毯上的三人,看著張準用包著藥膏和紗布的手,輕輕從袋子中拿出紙條,一張張攤開,然後依照某種規則排成四排。
 
 
  「昨天檢查紙條時,我發現一件事情。」張準指向第一排。「這條是惡作劇的紙條,有十張,占總數約三分之一。」
 
  他指向第二排。
 
  「這是許願紙條。有十二張,占總數約三分之一。」
 
  指向數量最少的第三和第四。「這裡佔總數的三分之一,分別是有屬名和沒屬名的代禱單;沒屬名的有五張,有屬名的四張。」張準說完後,面無表情地看著我們。
 
  應祐忍接續道︰「意思是說,真正照著代禱箱外面寫的三項規則;一、姓名;二、代禱事項;三、聯絡方式。書寫代禱單的僅只有四人,31/4,數量真少。」
 
  「不。」張準緩緩搖頭。「比起一開始,數量倍增。」
 
  「是耶,一開始代禱箱只有口香糖和垃圾,清的好辛苦。」回憶起草創初期的葉芹馨,嘻嘻笑了起來。
 
  「還有醜醜的塗鴉。」我說。「到現在都沒有找到兇手。」
 
  「那些謾罵的紙條……差點讓我氣到想退社。」應祐忍想起那時自己有多麼衝動,便覺得丟臉又好笑。
 
  「結果你找出了那個人,還為他禱告。」張準想起那個人,對方嘲諷的表情,令他永生難忘。
 
  原本我們只是一個人數不足的禱告唱詩團,一開始沒有代禱箱,直到後來學校發生一年級新生跳樓自殺的事件,之後有流言說這位新生從開學當天起便被孤立,只是因為他對班上的風雲人物說錯一句話,並非多大不了的事情,但這位新生在班上的地位就這樣被奠定了,孤立成了欺負,欺負演變成霸凌。
 
  受不了的他跑去求救,但他的導師卻反問︰「你真的被欺負了嗎?他們只是開玩笑吧,你誤會了。」
 
  於是,他選擇結束。
 
  幸好從日據時代創立至今的主愛學園,普遍都是一層樓建築,唯一的辦公大樓雖然是三層樓,周圍的鳳凰樹和花壇維持的很好,救了這位新生一命,身體除了擦撞傷沒有大礙,但他卻再也沒有醒來過。
 
  曾經也被霸凌過的我知道這件事情後,非常痛苦。
 
  先不提大家普遍都認為很嚴重的關廁所,和放學找人堵你的欺負好了,單單上課時有人不停用橡皮擦丟你,就非常困擾了。
 
  導師的反應證實那位帶頭欺負的學生,表面功夫做得有多好,身為班上風雲人物的他,也是導師心中的寵兒,他怎麼會相信自己喜愛的孩子會做出如此惡劣的事情呢?
 
  沒有人願意相信,因為相信了等於麻煩也跟著來。
 
  帶一群正處在青春期的孩子們已經很辛苦了,才剛任職的導師無法負荷更多。
 
  大家都有錯,我們都有責任。
 
  幸好這次沒有人出事,但是,下次呢?
 
  於是,和葉芹馨三人談了我的負擔後,我們禱告了一週,李老師帶來代禱箱,希望能給求助無門的人一個地方尋求。
 
  人會放棄自己。
 
  但神永遠不放棄人。
 
  只要你願意轉向祂,你便會發現一無所有的黑暗深谷,神就在你的背後,一直與你同行。
 
  如同那時候的我一樣。
 
  如同我們每一個人一樣。
 
  「沒想到你單從紙條上印刷字,就能找出寫的人是吳老師。」葉芹馨非常佩服應祐忍,覺得他真是有從神而來的智慧。
 
  應祐忍無所謂的聳聳肩。「你們如果有注意的話,就會發現到那張紙條出自一本贈送的MEMO,述其源頭,製作這本印有主愛溫泉字樣的溫泉館早在十年前歇業了,擁有的人不是當年的溫泉館會員,就是業主,查出這些人有哪些知道代禱箱,很簡單就能查出來了。」
 
  「我們只是在學校討論區發帖子介紹代禱箱而已,沒想到他居然寫紙條叫我們不要多管閒事。」葉芹馨邊說邊搖頭。
 
  「我知道,吳老師擔心當初沒處理好霸凌事件一事被發現。」應祐忍說。「我們沒這用意。」
 
  「作賊心虛。」張準依舊言簡意賅。
 
  「沒想到他居然承認了。還跟著李老師念︰「主耶穌,我是個罪人……」的時候哭出來。」我不勝唏噓的說。「而後我們開始禱告唱詩的活動,這些都是神作的。」
 
  「阿們。」三人同聲。
 
  一股衝動,讓我忍不住將心中的想法說了出來。
 
  「我相信我們在主愛學園的工作一定很蒙神祝福,所以紙條才會一天天的增加起來,這是最好的證明。可是,學校的人好像不是這麼想……那天昆蟲社社長說的話讓我好難過。我一直以為大家也很喜歡代禱箱,可是在他們的眼中,我們的存在好像很……卑鄙。」
 
  房內一陣靜默,好半晌,應祐忍開口說︰「我們管不了所有人的想法。現在,我只想找出是誰踩壞代禱箱。」
 
  我望向葉芹馨,在她的眼中看見和自己同樣的感覺、張準也是;我們對應祐忍的反應,一點都不意外。
 
  「得先禱告。」語畢,張準開始呼求主耶穌,我們也跟著應合。
 
  但這回的禱告過程很奇怪,沒有以前那種同心合意的感覺,反倒覺得卡卡的,好像第一顆釦子扣錯了地方,接下來每一顆釦子都跟著扣錯,整件衣服都歪了。
 
  等到李鷹翔老師回到房間,宣布禱告唱詩社暫停活動,我才明白過來,主似乎不要我們找出兇手。
 
  「為什麼?」應祐忍第一個跳出來。
 
  「暫時而已。」李老師略帶為難的說︰「學校操場要進行拆除圍牆的工程,這段時間內所有靠近圍牆的社團活動都得暫停,剛巧期中考快到了,張準的手傷未癒、泉靜感冒發燒,我想先暫停一段時間,大家好好準備考試,免得讓爸媽擔心。當然,聚會還是要到,知道嗎?」
 
  「代禱箱被毀的事情就這樣算了?」
 
 
  就在應祐忍還想說什麼之際,他的手機突然響起來,接起電話後沒多久,他的臉色驟變。
 
  「我現在就回去。」應祐忍匆匆掛斷手機。
 
  「怎麼了?」葉芹馨問。
 
  「我爺爺過世了。」
 
第六話,完。
 
  (主愛學園系列
 
本作品版權由水深之處福音網持有,請勿擅自出版、製作電子書或作商業用途。
 

想與我們一同線上聚會嗎?請按此加line與我們聯絡line.me/ti/p/-XZGtAXVxM

下載telegram ,加入水深之處telegram收文章通知 https://t.me/Luke54Taiwan

【您也有見證想投稿嗎? 水深之處歡迎您也擺上您的見證】

  1. 直接投稿:在水深之處網站註冊登錄後至『作品集散地』點選『投稿』。
  2. Email 投稿:請將您的見證Email到[email protected], 交由編輯代發。
  3. 粉絲專頁投稿:請到水深之處粉絲專頁私訊留言給我們,我們幫您投稿。
閱讀人次 3674
想更多認識神嗎?
請跟我們一起禱告 分享
您可能會喜歡的文章:
1970‧01‧01
投稿代發
感謝主的憐憫與保守,使我在神的家中享受許多的豐富,也保守我在基督身體的配搭扶持中服事...
1970‧01‧01
投稿代發
我是葉青翠姊妹。青少年時因著聖徒們的照顧和成全,也因著學長姐愛主的榜樣,以及他們的關...
1970‧01‧01
投稿代發
親愛的朋友,願你們喜樂。 我的老家在彰化縣靠海的一個農村裡,我的家就坐落在...
1970‧01‧01
Christine Kao
最近電視上,轟轟烈烈的又討論起十二年國教。 實行了新的制度以後,傳出有許多...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