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後可以使用更多功能喔~
帳號: 密碼: 登入 註冊
2016‧07‧29
從香港到台灣:一個第二代基督徒的蒙恩見證
 
 
我來自香港,自小就在一個基督教家庭長大,從小就接受著聖經的教導,是第二代的基督徒。很自然的,爸媽的信仰就是我的信仰。在高中畢業以前,我對這個信仰的認識都是很表面的。在那之前,主對我來說既接近又遙遠。
 
在高中畢業以後的那個暑假,主籍著教會的一位弟兄,邀請我去參加由伍濤基金會所舉辦的廣東省廠區嘉年華會,服務對象是一群廠區民工及他們的子女。這個嘉年華會雖然只有短短的兩天,但卻讓我很真實的感受到主的同在。
 
記得我們出發的時候下著雷雨,但當我們一到達廠區,雨不但停了,還出了太陽,把地上的水給蒸發掉,讓我們的嘉年華會可以順利進行。直到我們要回香港,從車上看到大雨又傾盆而下的時候,心裡不禁驚歎真是一位多麼奇妙的主啊!祂掌管世上一切!連正在下得起勁的狂風暴雨也得聽祂的話給停下來呢!
 
主不只是為我們預備適合我們的天氣,還為我們預備適合的同工。因著主的緣故,我們所有的同工雖然只相處了短短兩天,卻如同早就認識一般,完全不覺得陌生。我們人手雖然不多,卻都剛剛好可以互相補足,使整個流程都能順利進行。從他們身上,我看到神的喜樂在他們裡面。縱然身體有多累,但在他們的靈裡面卻是充滿活力。他們的熱情與喜樂不但吸引著廠區的人,也深深地感動了我,讓我漸漸變得熱情起來,開始放開自己盡情地去事奉主。我不再覺得信仰離我很遙遠,而是可以很貼身熱切的。
 
之後好幾年,我都因為被這種熱情吸引而持續服事廠區,由短短的兩天變成了兩個星期,直接的去接觸廠區裡面的留守兒童,在服事當中我很明確的感受到主是有多麼的愛他們。
 
 
 
在高中畢業之後,由於成績不佳,我沒辦法上到大學,就只好去讀兩年制的副學士課程。但我讀了幾個月就不想再讀下去了,因為在那裡的老師很多都不是在教書,我根本學不到什麼。但香港很看重學歷,如果我現在放棄的話就沒辦法拿到副學士這個學歷了。
 
就在我一直煩惱這個問題的時候,主在我心中放了一個想法,就是去台灣讀書。但我實在不太知道這想法到底是不是主的意思,於是我就心裡跟主說:「主啊,如果去台灣讀書是祢的旨意,那祢就讓它成吧!」
 
在申請當中每當我遇到困難,不知道該怎麼去解決的時候,主都會派一個小天使幫助我,而問題就會自動的迎刃而解。每當事情順利解決,我就更相信這是主的帶領!
 
 
我終究到了台灣。
 
大二的時候,我跟其中兩個室友一起搬到學校附近的一個家庭式的房子裡住。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們越來越熟了的關係,她們對我的態度越來越不客氣了,又加上我一向都會把心事埋在心底,所以我對她們的不滿日溢增加,卻無地發洩。雖然我有跟主禱告說希望祂能拿去這種感覺,讓我以主的愛去包容她們,但我就是無法放下那種感覺。
 
我對她們的不滿漸漸變成了怨恨,心裡希望她們會有報應,這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擁有這麼強烈的負面情緒。我越來越少去依靠主,可能是因為心知我這樣的情緒是不對的,所以才覺得沒顏面去面對主。我很想去找一個人告訴我解決這個情緒的方法,但在那個時候唯一一個我可以去依靠和傾訴的朋友,並沒有太多正面幫助,反而是讓我越來越覺得我自己很可憐,而她們的確是很讓人討厭。
 
「生氣卻不要犯罪,不可含怒到日落,也不可給魔鬼留地步。」憎恨,原來真的能蒙蔽人的雙眼,叫人看不見主。就在大二的下學期要結束的時候,我終於受不了,就在他們不在家的一個星期裡,我完全沒有預先交代一聲,就立馬搬到我那個朋友家住,因為我連一秒也不想要看到他們了。後來她們知道後十分生氣,覺得我沒交待過就搬走很不負責任,還叫了其他朋友一起跟我講道理。她們這樣我就更憤怒,我在想,為什麼被害者是我卻要被罵,她們之前對我那麼壞的事她們一點也不想過要道歉,還找一些不相關的人一起來罵我呢?這件事我們吵了兩個月,我們雙方都覺得是對方的錯。還記得那段日子每當想起他們我就又憤怒又傷心,即使直到現在還是我心中的傷疤。
 
即使我回到香港,我心裡對此事還是緊緊於懷,每當我想起這件事,我就會生氣到想哭。於是,我就把這件一直困住我的事跟我教會的傳道人傾訴,在他為我禱告之後,我竟有一種被釋放的感覺,我不再被憤怒的情緒所綑綁,我知道是主在我的心裡工作了,是祂醫治了我。聖經裡說過:「你們不要論斷人,免得你們被論斷。因為你們怎樣論斷人,也必怎樣被論斷;你們用什麼量器量給人,也必用什麼量器量給你們。為什麼看見你弟兄眼中有刺,卻不想自己眼中有樑木呢?你自己眼中有樑木,怎能對你弟兄說『容我去掉你眼中的刺』呢?你這假冒為善的人!先去掉自己眼中的樑木,然後才能看得清楚,去掉你弟兄眼中的刺。」我眼睛好像突然就明亮起來,看到自己的問題了。而我最大的一個問題,就是沒有全然的交託給主,而是在靠著人的力量去處理事情,那力量當然是有限的了。
 
大三的上學期,我又重新加入學校團契。最初我怕我沒辦法跟大家變熟,結果由於團契裡的人們常常舉辦活動,所以我們很快就熟起來了,感謝主!其實大一的時候,我去教會的情況是斷斷續續的。因為我還沒完全克服怕生的性格,很容易就會覺得不自在,然後就會想要逃避。加上我很慢熱,對於教會的歸屬感很低,這讓我越來越不想去教會了。但現在我跟團契的弟兄姊妹都會約在一起去教會,這讓我覺得不再孤獨,也讓教會生活多了點色彩。感謝主!
 
張子呈姊妹
26-7-2016
 

想與我們一同線上聚會嗎?請按此加line與我們聯絡line.me/ti/p/-XZGtAXVxM

下載telegram ,加入水深之處telegram收文章通知 https://t.me/Luke54Taiwan

【您也有見證想投稿嗎? 水深之處歡迎您也擺上您的見證】

  1. 直接投稿:在水深之處網站註冊登錄後至『作品集散地』點選『投稿』。
  2. Email 投稿:請將您的見證Email到[email protected], 交由編輯代發。
  3. 粉絲專頁投稿:請到水深之處粉絲專頁私訊留言給我們,我們幫您投稿。
閱讀人次 8957
想更多認識神嗎?
請跟我們一起禱告 分享
您可能會喜歡的文章:
1970‧01‧01
投稿代發
 希伯來書11章8節:「亞伯拉罕因著信,蒙召的時候,就遵命出去,往將來要得...
1970‧01‧01
投稿代發
2015年8月,拿了人生的第一張單程機票,我成了一位留學生。 留學是我從小...
1970‧01‧01
水深之處編輯群
 前文:服事神的美女藝術家:專訪呂佳螢姊妹(上)  如...
1970‧01‧01
水深之處編輯群
 我在傳統家庭長大,父母都是生意人。從小我是很活潑的小孩,沒有很喜歡念書,...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