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後可以使用更多功能喔~
帳號: 密碼: 登入 註冊
2018‧09‧04
徧尋各處山嶺高岡
 
 
背負家族傳統的使命
 我出生在非常傳統古樸的家庭,世居蘆洲鄉超過兩百五十年。蘆洲逢颱必淹,因為海水常倒灌,稻田無法耕作。父母為了維持生計,租地經營果園。即便我是獨生子,從小也需幫忙家務事,作早餐,採水果,飼養牲畜,並協助買賣。由於家境清寒,也有倚靠借貸度日的時候。家人對我寄予厚望,希望我將來功成名就,脫離貧困,光宗耀祖。
 
 祖父接受日本教育,也當過村長,有兩個兒子和四個女兒,兩個兒子都各只有一個兒子單傳-堂哥與我。我們倆是祖父的心肝寶貝,每年祭祖掃墓,或親友的婚喪喜慶及送往迎來,都派我們作家族小代表。所以我年幼的心裏,早就有承繼香火的責任感,視拜神明為所謂的宗教信仰。
 
 為著生計,父親經常到外地工作,家中歷經多次搬遷,常居無定所。我因此自勉要努力用功,學業有成,賺錢買房,改善家計。在校成績總是優異,屢當班長,親戚們建議母親將我送到臺北上學,以接受更好的教育。我們就舉家搬到臺北市。
 
 高三時,我曾遇到基督徒同學在校門口發福音單張,也遇到兩位讓我印象深刻的基督徒-我的物理老師和同學。當時我參加大學聯考的類組,不必考物理,學校仍然安排一堂物理課。物理老師因我們不必考物理,就讓我們自習。課餘時,常常看見他獨自讀聖經,給我很深的印象。而基督徒同學,在班上非常熱心傳福音,還用小提琴演奏詩歌,為我們紓解考試壓力;他因著信仰所表現出來的平靜與愛心,讓我難以理解。
 
大學聯考奮戰四次
 為著將來出人頭地,我決定報考醫學系。然而在大學聯考這個關鍵的事上,我遭遇了極大的挫敗,前後共考了四次。第一次考上某所私立醫學院,卻非理想科系。我立刻參加補習,準備重考。經過一年補習,考上臺北醫學院牙醫系。成績雖然不錯,但離我的目標還有段距離。
 
 入學後,我心裏仍舊不平,意外發現同班同學中,也有人想重考進臺大醫學系。我因此受影響,一面讀牙醫,一面準備重考。那是我第三次參加聯考,加上牙醫系的期末考也臨近,使我同時承受雙重考試的巨大壓力。結果我被分發到臺大獸醫系。無奈,只好繼續就讀北醫。那學期有兩科不及格,需要補考。
 
 牙醫系二年級的功課較為繁重,我卻越念越沒有興趣;就在下學期期末,將近七月聯考的時候,決定背水一戰,再重考一次。我以「心情不佳」為由申請休學,校方只好勉強接受。我全力拚人生的第四次聯考,這次還是不填牙醫系,因為不相信自己的命運注定是當牙醫。十分不幸,結果分發到我墊底的志願:臺大農業經濟系。已辦理休學的我百感交集,不知前途如何。我面臨若不到臺大農經系報到,就必須服役的抉擇。我是個書生,如果當個大頭兵,必被欺負,心裏非常害怕。若回北醫正常復學,還必須等到下學期,而國防部的入伍令已經收到。我只好想盡辦法自救:一面,從臺大取得入學通知單,向國防部報備,暫不入伍;另一面,嘗試回北醫陳情,盼能提早復學。校方查得最新資料,尋到一個特例,於是協助我復學。幾經折騰終於順利復學。
 
盼望得知人生的真相
 經過幾番挫折,我恍然察覺,不知道自己這幾年到底在作什麼。難道大學聯考就是我的一切嗎?為什麼我的追求總是換得失望呢?若用美好的青春只換取一次又一次無謂的失望,有什麼意義呢?於是我開始參加與信仰有關的活動;聽過福音,也從詩歌中得著平安喜樂的感覺。那年寒假參加救國團活動,隊友中有位臺大女同學,每次用餐都低頭禱告。我好奇的問她:「你是教友嗎?」她回答:「我不是教友,我是基督徒。」這個答案令我納悶。教友和基督徒有什麼不一樣呢?我開始對她的信仰產生興趣。就在這同時,我從一位藥學系同學收到福音單張,邀請我參加一場大專福音聚會。我後來得知,這位同學一直在為我禱告。為謹慎起見,我先打電話詢問那位臺大隊友,她竟然也在同一個地方聚會,並且鼓勵我去聽福音。我便鄭重其事的赴會。
 
 那天聚會的題目是「解開人生奧祕的鑰匙」,而我不是正在尋找人生的答案嗎?講道的內容使我看見,只有神才能讓我得到真正的滿足。祂所作的一切,是為著進到我的裏面,作我的內容與一切。奇妙的是,所唱的詩歌也符合我的心境:「我們曾遍尋各處的山嶺高岡,盼望得知人生的真相,但是一次一次我們換得失望,知道世事不過是這樣。」(補充本819首)一切好像都是為我個人預備的。會後,有些北醫的基督徒同學來關心我,帶我禱告,還邀約我隔天再來,並且要我自備浸衣,準備受浸。
 
 
 我裏面竟沒有一絲抗拒,第二天備好衣服,依約赴會。北醫的學長向我述說聖經裏摩西帶以色列人過紅海的意義,並帶我參觀基督徒的學生中心。他們親切的接待與溫情的關懷,好似一股暖流溫暖了我的心。那天的福音使我明白,人有怎樣的生命就過怎樣的生活。如果僅有屬人的肉體生命,就過短暫、衰殘的生活。但若擁有屬神的生命,就過聖別、喜樂的生活。我心想,這不是很簡單嗎?我立刻決定要擁有神的生命,過跟已往不同的生活。我心裏有數,信主受浸之後,勢必引起家人強烈反彈;但那時的我內心正覺得人生茫茫,失去努力的目標和方向,正如溺水之人急需浮木一般,而這個信仰正是我急需的新力量和倚靠。所以,即便父母會反對,我也堅決要得著這個信仰所能給我的安定和力量。
 
 當晚,我向母親坦誠受浸的事,沒想到她竟淡定的說,「怎麼那麼快!」好像她早就知道我會作這個抉擇。母親建議我,暫時隱瞞父親;但父親終究還是知道了,果然火冒三丈,怒不可遏,甚至責難母親。經過一段時日,父親看見我的執著與堅持,雖無法諒解,也不再反對。多年後,母親也得著了神聖的生命。
 
樂傳福音的牙醫
 受浸後,我決定「重新作人」,過新的生活,並且將自己的經歷寫下來,常向別人作見證。我更積極與基督徒在一起,向他們學習。他們的談吐與舉止和我從前所認識的人都不一樣,和他們在一起,常常覺得「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幫助我認識自己,也更認識我的信仰。不久,我住進北醫的弟兄之家,和基督徒學生共同生活,一起成長。我們常常一起預備大伙兒的晚餐,還學習採買、烹飪,一同讀經、唱詩,過的是離開家卻又是真正、溫馨的家庭生活。許多未信主的同學,也因此受吸引而信主。我們也常常訪問其他校園的弟兄姊妹,大學生和大學生之間因主而有共通的語言。這使我的大學生活過得多采多姿。
 
 那年暑假,我也參加了由臺北大專生組成的隊伍,到鄉下傳福音,讓我更真實的經歷這位奇妙的救主。我被分派到烏來,我們邀請當地的中學生、小學生,一起唱唱詩、聽聽見證,有好多人受感,就在溪水裏受浸歸主。一天下午,孩子們想游泳。颱風剛過,溪流水漲,當地小朋友諳水性,照游不誤。我跟著游到一半,驚覺水急,想站起來,卻踩不到底,被漩渦捲入,整個人沉了下去。那一瞬間,我第一個念頭是:「完了!」第二個念頭是:「我才剛信主,祂應該不會這麼早將我接走!」突然有一位弟兄伸手將我從水裏拉上來,他聽見我喊:「主耶穌,救命阿!」其實我人在水裏,根本喊不出聲來。我深信這是主的憐憫,用祂大能的手把我救出來。上岸後,不知怎的,我全人受感,痛哭流淚,下定決心,一生都要向主而活,把自己的一生奉獻給主。結果我養成了傳福音的習慣,一有機會,就向人見證自己信主及溺水獲救的奇妙經歷,帶領人信主得救。
 
 我在背負家族的使命中出生,只知道要不斷努力上進,奮鬥成功,從未想過人生的意義是什麼。表面看來,似乎注定我不可能成為基督徒;但是我的背後有雙看不見的手,安排一切的環境,為要讓我信主得救,蒙神恩典,並且向祂活著。我開始漸漸明白,我的前途不是光宗耀祖、傳承家族的使命,也不是作治病賺錢、名聲遠播的牙醫;我真正的前途乃是成為神的兒女,因祂而活,並且幫助更多的人能像我一樣,過真正有意義、有價值的人生。  
 
(文/林誌文  轉載自《福音見證第十三集》 )

 

【您也有見證想投稿嗎? 水深之處歡迎您也擺上您的見證】

  1. 直接投稿:在水深之處網站註冊登錄後至『作品集散地』點選『投稿』。
  2. Email 投稿:請將您的見證Email到[email protected], 交由編輯代發。
  3. 粉絲專頁投稿:請到水深之處粉絲專頁私訊留言給我們,我們幫您投稿。
閱讀人次 4176
想更多認識神嗎?
請跟我們一起禱告 分享
您可能會喜歡的文章:
1970‧01‧01
水深代發
 大家好!我是呂蔣弘弟兄,我要見證耶和華救主,就是我們的主耶穌基督,是遠超...
1970‧01‧01
水深代發
 聽見福音與反應第一次聽見主耶穌是在小五、小六時被選上合唱團,鋼琴伴奏老師...
1970‧01‧01
水深代發
 我在今年(2018年)2月16日受浸,今天(3月25日)第38天。我本是...
1970‧01‧01
水深代發
出身軍人子弟的我,個性好強,要求完美,又多愁善感。自懂事以來,就常想:人是從哪來?最...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