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後可以使用更多功能喔~
帳號: 密碼: 登入 註冊
2019‧02‧25
需要醫生的醫生
 
一帆風順 人人稱羨
金門,一個略略突出海面的蕞爾小島。半個世紀以前,它歷經過八二三砲戰洗禮;我就出生在這一個中外馳名的小島。金門是個很貧瘠的地方,我從小就跟著父母上山下海工作。雖然生活條件極差,但憑著一股鄉下孩子的傻勁,努力用功,在學業和事業上居然也能出人頭地。
 
1989年醫學院畢業後,我很快的申請到公費留學,出國取得博士學位。回國繼續衝刺,順利取得五張專科醫師證書,也在一所醫學中心擔任科部主任。我認真作教學研究、帶學生、發表報告,2003年更通過教授資格審查。
 
我有一個人人稱羨的和樂家庭,原為護士的太太,婚後毅然決然作起全職的家庭主婦,悉心照料一家四口的大小需要。我們那對聰明可愛的兒女,不僅乖巧,並且多才多藝。生活雖然忙碌,卻也平順充實。每年我們必定利用開會的會期,全家一起出國旅遊。日子看起來光彩奪目,真是美好。
 
幸福變色 人生無常
就在2005年九月的一個深夜,五歲的兒子從床上爬下來,站在房門口,皺著眉頭說他被熱醒了。我伸手一摸,額頭是滾燙的,連忙抱著他衝到急診室。沒想到這一出門,他就再也沒有回來。檢查的結果很快就出來了,令我難以置信的是孩子竟得了白血病。憑著我的專業能力和態度,我們只有很快的接受這個事實,開始作長期抗戰的準備。我們相信醫學研究的統計數據,相信學者專家的推論說法,相信兒童白血病高達九成的治癒率,當然也相信醫院裏的同事們會盡心盡力救治我的孩子。我們更相信自己的醫療能力,一個專業的醫生父親,再加上無微不至的護士母親,還怕照顧不了自己的孩子嗎?
 
九月中,孩子接受一項小手術,在靜脈裏埋軟管準備作化療。這是一個很小的手術,卻萬萬沒想到主治醫師一失手,將大血管劃破了。醫師不願讓守候在外的我知道手術的失誤,也未立即請求血管外科醫師協助,孩子小小的生命就這樣結束在冷冷的手術檯上。
 
我在手術室外耐不住超時等待,打電話進去詢問,卻被告知噩耗。我瘋狂的推開手術室的門衝進去,握著兒子冰冷的手,心想:「孩子,爸爸這雙手救過多少病人,卻救不了你。」我憤怒又絕望的環視呆立兩旁的醫生和護士,我該向誰要回我兒子的命呢!我甚至沒有機會救自己的孩子。憤怒和絕望冰冷的侵蝕、佔據我的全人。
 
猛然想起孩子的母親還在病房整理衣物,拿起電話要通知她快來手術室,卻忘了如何撥號。電話撥通了,卻不知如何啟口,只能重複喊著:「快下來!快來手術室!孩子…!」在手術房迷宮似的走道上,孩子的媽遊魂似的找不到方向,口中喃喃喊著孩子的名字。我心裏淌著血,低著頭扶她,茫然走向孩子的手術檯。面對孩子,她沒有嚎啕大哭,啜泣著輕呼孩子的小名,伸出顫抖無力的手,輕輕拭去掛在孩子眼角的淚水…
 
失去了心愛的兒子,事情卻沒有就這樣結束。接下來一年半的時間裏,我們不斷受到相關人士無情的攪擾和冷漠的逼迫,身心的創傷實非言語所能訴說。為了生存下去,透過朋友介紹心理治療師,作了幾次昂貴的心理治療,只是效果並不如預期。後來,又有朋友介紹我們去參加整整三天三夜的禪修。原本以為得道高僧的開示,能帶給我們些許安慰。只是回來之後,仍是一片茫然;憂傷的氣氛,依舊籠罩全家。這樣過了一年多,眼看我們夫婦倆已經走到了盡頭,原本充滿歡樂的家庭,無助的逐步走向無法預知的黑暗。接著,我得到了一個短期出國進修的機會,希望新的環境可以把我們帶離這個不能自拔的深淵。
 
我有兩個選擇,去西雅圖或是聖地牙哥。前者,有我專業領域最需要的醫療研究技術;只是那裏的天氣,整年陰陰雨雨,不是我療傷止痛的好地方。後者,在醫學研究領域方面,離我的專業稍稍遠了一點,但是那裏經年藍天白雲,尤其適合恢復我的心境。於是,我選擇了聖地牙哥,盼望那裏能成為我撫平創傷的地方。結果,我們在那裏的確得著了醫治,不過並不是和煦的天氣溫暖了我們,而是我們一家人得到了心靈的醫治,真正的醫治,永遠的醫治。
 
 
 
回家的路 雖短也長
太太的一位同學好友,就住在離聖地牙哥一小時車程的城裏。她和她丈夫得知我們的景況,就深切為我們禱告,並透過多位弟兄姊妹,邀請我們參加他們的家庭聚會。我們在聚會中聽到許多生動的見證,這些見證和他們真誠的態度,逐漸溫暖、軟化我們的心。我心裏暗想,這些人的智慧能力、事業成就,那一個比我差?他們卻是如此熱切、真誠的倚靠神,我憑什麼還拒絕神?
 
經過許多次的聚會,我對自己的能力何等有限,無法處理生命的問題有了新的認知。我看清自己軟弱的程度,承認無法憑著自己活下去,更不用說要帶領妻子女兒走出悲傷。藉著他們的分享,我知道有一位大能者,正等待我投靠祂。不過,我卻像一個漂泊已久的浪子,知道家裏有一切的美好-有安慰,有醫治,有呵護;卻摸索不到回家的路。每一次只要唱詩歌,我的眼淚就流個不停,不能自已。只是一讀起聖經,就好像在看故事書,心裏完全沒有觸動。
 
就在這個當兒,我遇見了一位坐在輪椅上的弟兄。他原是一位事業、家庭都比我更令人羨慕的健康人,因為生了一場大病而失去了一切,終其一生要在輪椅上度過。他見證神如何將他從死亡邊緣拯救回來,如何讓他在召會生活裏蒙受照顧與供應。他也見證神如何作他的倚靠,讓他繼續在大學裏教書,並且自力處理生活上的一切大小事情。他向我見證在主裏得到的平安和喜樂,並時時將感謝和榮耀歸與神。他的見證像一把奇妙的鑰匙,輕輕打開了我閉鎖的心門。
 
一次小排聚集時,讀到馬可福音十六章十六節:「信而受浸的必然得救。」那位坐輪椅的弟兄直截了當的對著我說:「你不覺得這些話簡直就是為你說的嗎?你還在等什麼呢?」我聽到的雖然是他的聲音,卻似乎知道這是神在向我說話,不等他話說完,就說:「我要受浸。」
 
完全的醫治 永遠的醫治
受浸後,我向主耶穌要了第一樣東西-平安。主藉著弟兄們用聖經的話餧養我:「應當一無罣慮,只要凡事藉著禱告、祈求,帶著感謝,將你們所要的告訴神;神那超越人所能理解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穌裏,保衛你們的心懷意念。」(腓四6~7)我單純的照著神的話,將一切的憂慮告訴祂。雖然肉眼看不見祂,卻清楚感覺祂活在我裏面。我只要轉向祂,就有光、有滿足,有喜樂和平安。
 
過了半年多的召會生活,我與妻子有了明顯的改變。我們開始脫離憂傷與憤恨,開始敢於回想孩子過去可愛甜美的模樣;這是我們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到了我們收拾行囊,準備回臺灣時,一位姊妹不捨的對我們說:「很高興看到你們哭著來,卻是笑著回去。」是阿,這種心靈治癒的奇妙過程,除了當事人自己,和在我們左右的見證人,其他人是不能理解的。這位救主是如此的真實、甜美,祂所給我們的何止是歡笑而已。是主讓我們有力量,回到曾經令我們傷痛欲絕的地方;也是主讓過去的一切,不再消耗我們的心靈。我們所面對的是一個嶄新的生活,是我們從來沒有過的新生活。
 
經歷了主甘甜的醫治後,我們向主立下心願,願意周遭的親朋好友也能聽見福音,同享奇妙的救恩。曾經扶持過我們的友人,親眼目睹這個家庭所經歷的拯救,帶著他們的孩子一同受浸;一輩子拜偶像的岳母,看見我們夫婦的改變,也在主前接受救恩,帶著女兒一同受浸得救。妻子原已經專業醫師判斷不可能再孕,但我們卻經歷了「在人這是不能的,在神凡事都能」(太十九26)。主又賜給了我們一個孩子。
 
畢生從事醫療志業的我們,得到真正的醫治。這個醫治不是部分的,是完全的;不是短暫的,是永遠的。
 
(黃坤崙 摘自《福音見證第十集》)
 

【您也有見證想投稿嗎? 水深之處歡迎您也擺上您的見證】

  1. 直接投稿:在水深之處網站註冊登錄後至『作品集散地』點選『投稿』。
  2. Email 投稿:請將您的見證Email到[email protected], 交由編輯代發。
  3. 粉絲專頁投稿:請到水深之處粉絲專頁私訊留言給我們,我們幫您投稿。
閱讀人次 9005
想更多認識神嗎?
請跟我們一起禱告 分享
您可能會喜歡的文章:
1970‧01‧01
水深代發
 1983年以前,我和一般去美國留學的華人一樣,為在學術上能出人頭地,我早...
1970‧01‧01
水深代發
 我從小就有一位非常愛主的乾爹,他為我代禱了十多年。還有很愛我的一位同事,...
1970‧01‧01
水深代發
 感謝主給我這個機會讓我能見證主在我身上所做奇妙的事。 我是一個...
1970‧01‧01
水深代發
 弟兄姊妹們平安,我是顏豪志弟兄,出生於雲林,我是家族裡的長孫,同時也是家...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