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後可以使用更多功能喔~
帳號: 密碼: 登入 註冊
2015‧09‧22
19年後,我嫁給了他。
 
延伸閱讀:19年後,她成了我的姐妹。
 
 
九歲時是我第一次參加教會的兒童聚會,我對於周遭的環境非常陌生,但我卻清楚記得一個小男孩的臉。
 
 
後來每一次和爸媽去聚會時,除了很開心可以和同伴們一起享受主,我總是會很期待這個小男孩的出現。
 
當時的他真的很受小女生歡迎,我知道有很多人會寫情書給他,我身邊的同伴偶爾也會討論他,我們就這樣在彼此的視線範圍內一起長大。
 
 
記得有一次全召會去台中科博館相調,在離開前我看見他手上拿著一個紙袋,
我天真地問他那是什麼,我還暗自竊喜以為他買了禮物要送給我。
結果天生喜歡惡作劇的他竟然回答我:『那是一個女生送給我的。』
我當下氣到發抖,他還拿著那個紙袋故意站在我身後和大家拍了一張團體照。
照片中的他笑的花枝亂顫,而我則是臉臭到不行。
之後我打電話到他家想問他到底拿到了什麼,他媽媽才把真相告訴我,
原來那只是他媽媽送給他的一隻暴龍而已,當時真是哭笑不得,而這件事情我竟然記到了現在。
 
 
上了高中後,有一群同伴都會在教會一起念書準備考試,我們一起唸書、彼此切磋拿手的科目。
我們都很珍惜那段時光,一群人單純的愛主,一起經歷我們的青少年生活。
雖然很多人現在都離開了召會生活,但那卻是我們最懷念的時光。
 
在我知道全家都要離開台灣的時候,我非常抗拒,
我完全不想離開我所熟悉的環境,也很捨不得我的同伴們。
記得有一次在讀書之餘去會所附近買東西,弟兄說他也要一起去。
那時我不知道自己哪根筋不對,竟然問了他一個他很難忘的問題。
其實我忘記我問過他這件事,所以也不在意他到底回答了什麼。
但他之後告訴我,他當時的回答是:『你是一個很特別的存在。』
之後我就離開了台灣,也就中斷了和他的互動。
 
在國外的這些年間,我開始學習倚靠主,把自己奉獻給主,當然也包括我的婚姻。
但那時候的禱告並不具體,只是單純的求主來預備我未來的弟兄,在合適的時間讓我遇見他。
在這期間也遇到過其他的人,為此我也投注了許多的精神和感情,但卻換來無數的眼淚和失望。
每一次主都清楚告訴我這不是祂所預備的,而我卻常是硬著頸項,用力地踏出腳步,又再用力的跌倒。
 
在我碩二回臺灣準備畢製的時候,弟兄很心機的約我吃了一次飯,其實我們很久沒有聯絡了。
那次的用餐除了像是老朋友敘舊之外,更讓我覺得很像是呼召聚會。
他說他要準備去參加全時間訓練,這讓我非常吃驚,也為此讚美主。
我知道他已經離開召會生活有一段時間,而主卻復興他使他有參訓的心志。
當時正在猶豫是否要參訓的我卻被他呼召了,那時候我看見他的眼神是從未有過的喜悅,
我知道他是真的被主抓住了。
 
研究所畢業後主帶我回台灣參加訓練,那時候弟兄是二年級的學員,
他看出我在訓練中的緊張和不安,有機會就會鼓勵我。
直到訓練半年之後,我發現自己很習慣他的安慰和鼓勵,
我在禱告中屢次向主悔改認罪,自己怎麼會在訓練中對他有不正確的感覺呢?
也極力地避免與他接觸,同時再次把我的婚姻奉獻給主。
 
 
之後受一對年長夫婦的邀請去愛筵,他們長年服事召會的榜樣使我非常羨慕。
在那次用餐交通後,我向主有一次徹底的奉獻,而主也替我的對象開了兩個條件:
第一,對方要和我有同等心願,能夠把家打開服事人。
第二,我的弟兄要能是一個隨時受主差遣的人,願意不扎根在台灣,能隨時去海外開展。
之後我沒有告訴任何人主所啟示給我的條件,只是擺在心裡繼續禱告。
而弟兄的臉偶爾還是會在我的禱告中出現,我也盡力想辦法去忽略,鮮少與他在訓練中有接觸。
因為我知道自己是一個情感非常脆弱的人,我不願意在這事上再度跌倒,
所以我也很坦白告訴主,在主預備的弟兄沒有出現以前,不要讓任何人來煩擾我。
 
一年級開展的時候,我因著經歷許多的挫折使我躲在姊妹之家大哭,當時沒有任何人知道這件事。
幾天之後,我忽然收到弟兄的訊息,他說他前幾天夢到我。
當時我們已經很久沒有往來了,我看到他的訊息嚇了一跳,問他夢到我什麼,他說他夢到我哭了。
那時候我震驚到說不出話來,我想說我沒告訴任何人,只有輔訓知道這件事,
他竟然夢到我在哭,而他作夢的時間正好就是我崩潰大哭的那天。
我心想,主啊,你想做什麼呢?
 
他畢業之後,我繼續參加第二年的訓練。
暑假時我們會所的姐妹告訴我說有個弟兄想和我交通,叫我去禱告看看。
我預感可能會是我所熟悉的這位弟兄,但仍然去禱告。
我告訴主,如果不是你所預備的,求你不要讓我浪費時間,我只想跟第一個來找我交通的人結婚。
但其實在我心裡有小小的期待,如果他是第一個來找我交通的人,我就會答應他。
一週之後,我告訴姐妹說我裡面的感覺是平安的,
而她告訴我那個人就是這位與我一起長大的弟兄,於是我們就這樣開始了我們的交通。
 
起初我們不太適應身份上的轉換,雖然已經非常熟悉了,但從小到大都沒有一起禱告享受主。
還記得第一次在電話中跟他禱告的感覺非常奇妙,有點想笑,又有點新鮮,是一種很甜美的感覺。
有一次我經歷了訓練以來最深的挫敗,我打電話對他哭訴,
那是我第一次對一個外人哭得那麼難過,因為有著堅強外表的我並不容易向人表露我的軟弱。
他聽了之後只是問我在哪裡,然後就把電話掛掉了。
之後我一個人去外面散心,我才剛走出姐妹之家,就看見他慌張的向我跑來。
當時我就是一直哭一直哭,什麼都說不出來。
弟兄就一把抱住我,讓我盡情地大哭。
他什麼安慰的話都沒說,沒想到我發現他竟然也哭了,那是我第一次看見他在我面前掉淚,
就像羅馬書十二章那裡說『與喜樂的人同樂,與哀哭的人同哭』
我問他為什麼哭,他說因為他氣他自己在我這麼傷心的時候什麼也做不了,
但他完全能感受到我委屈的心情。
看到他哭了之後換我變得很慌張,連忙安慰他,拿衛生紙給他。
之後弟兄就帶著我一起禱告,把我所有的委屈、心酸都告訴主,讓主成為我的安慰。
我真的很寶貝能和弟兄一同經歷主是我們的牧人。
 
其實在我們交通的過程中,難免也會懷疑『他真的是主為我所預備的人嗎?
在我常常有這種疑問的時候,主也很奇妙的經常用各種方式來回答我。
 
記得有一次我很徬徨,對於我們的交通沒有把握,我求主向我清楚的說話。
剛好就有一個機會到一對年長聖徒家用餐,其實我什麼都沒說,但那位師母卻講了一個故事給我聽。
她說姐妹們挑對象常常會東看西看,就好比一個人到瓜田裡去挑瓜,
他看見了第一個瓜就歡天喜地的抱起來準備帶走,
但走著走著發現似乎有更好看更漂亮的瓜,就把手中的瓜放下了。
抱著第二個瓜繼續走,又看到了更大更飽滿的瓜,於是又換了手中的瓜。
就這樣換著換著,越換越小,越換越醜,
等到他發現自己手上的瓜好像沒有第一個好看,要回去找第一個瓜的時候,
才發現第一個瓜早就被人家抱走了,之前所有的瓜都被人選走了,
他才在懊惱為什麼錯過了第一個瓜。
 
當時聽完真是當頭棒喝,覺得自己似乎就是這個選瓜的人,我的弟兄就像那個瓜一樣,
我沒有把握手中這個是不是主所預備的,想放下選別的瓜卻又沒勇氣。
交通結束後,我又再次把我跟弟兄的交通奉獻給主,求主成為我的把握和穩妥。
 
在我們交通的過程裡,我非常寶貝弟兄是一個願意轉的人,
許多時候我們也會爭執大吵,但弟兄總能在冷靜下來時對我說,『我們一起禱告吧。』
有時候我真的禱告不出來,記得有一次我氣到完全不想跟他說話,
告訴他我不想跟他禱告,叫他自己禱告。
他在電話的那頭就自顧自的禱告起來,最後還問我為什麼不幫他阿門。
當時只覺得又好氣又好笑,但卻真的很珍賞弟兄是一個願意轉的人。
 
 
雖然我不清楚主為什麼把這個弟兄擺給我,但我懷疑可能是我小時候就有向主禱告說:
『主耶穌,我想嫁給林弟兄。』或許是這樣簡單直接的禱告讓我真的嫁給了他。
但我真的很感謝主把一個這麼好的弟兄擺給我,使我們能成為一生的活力同伴,
繼續一同愛主、事奉主。
 
(林姐妹)
 
延伸閱讀:19年後,她成了我的姐妹。
 

【您也有見證想投稿嗎? 水深之處歡迎您也擺上您的見證】

  1. 直接投稿:在水深之處網站註冊登錄後至『作品集散地』點選『投稿』。
  2. Email 投稿:請將您的見證Email到[email protected], 交由編輯代發。
  3. 粉絲專頁投稿:請到水深之處粉絲專頁私訊留言給我們,我們幫您投稿。
閱讀人次 30213
想更多認識神嗎?
請跟我們一起禱告 分享
您可能會喜歡的文章:
1970‧01‧01
水深代發
  正確的婚姻觀 要有健康的婚姻,就必須對婚姻有正確的...
1970‧01‧01
水深代發
 延伸閱讀:19年後,我嫁給了他。 和姊妹第一次相遇是在我十歲的...
1970‧01‧01
水深代發
 一妻子的話 關於婚姻,可能從小連續劇看太多,也聽了身旁許多人的...
1970‧01‧01
水深代發
小時候,爸媽就千叮嚀萬囑咐地告訴我,在大學畢業以前,絕對不能交男朋友。所以即便有欣賞...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