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後可以使用更多功能喔~
帳號: 密碼: 登入 註冊
2016‧05‧17
如何能赦免自己的父親?
 
有人問我:「謝金燕和豬哥亮父女失和的事,你怎麼看?」
 
這個問題很難,所以我沒有回答她,畢竟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尤其親子之間,外人怎麼講才好呢?
 
「作兒女的,要在主裡順從你們的父母,因為這是正當的。」
「作父親的,不要惹你們兒女的氣,只要用主的管教和警戒養育他們。」
 
另一段則說:「作兒女的,要凡事順從父母,因為這在主裡是可喜悅的。」
「作父親的,不要惹你們兒女的氣,免得他們灰心喪志。」
 
這些話,是聖經上對於信徒的提醒。對父母,有所勸勉;對兒女,也有所勸勉。兩邊都需要付出,也必須受到約束。
 
但很多道理,懂是懂,實行起來卻不是那麼簡單,而且想勉強也勉強不來。
 
靠自己做不來的事,講那麼多又有甚麼用?
 
所以我不打算正面討論,只想藉由另一個案例,說給大家聽聽。
 
 
在美國有一個大老闆,心中一直有一個遺憾,那就是父親因為生活苦悶而酗酒。
 
他一直不能諒解,不能忍受敬愛的父親竟是這樣軟弱,到死都無法從酒精中解放出來。這成為他心中的一塊陰影,因為他雖然高踞千萬人之上,對此卻無能為力。
 
有一天,他參加了一個電視節目,化身為一個菜鳥,到自家企業中臥底了解「民間疾苦」。在其中一個實習單位,他遇到了一名員工,勉勵他要好好做事,還告訴他自己以前酗酒很嚴重,但他後來戒掉了,直到如今都健健康康,正正常常的工作。這個化身為菜鳥的大老闆,這個不能與父親和解的總裁,聽完心中瞬時淚崩了。
 
實習結束以後,他回復老闆的身分,把實習過的各單位指導員工找過來,給了他們一個好大的「驚喜」,該獎勵的獎勵,該檢討的檢討。
 
在那名戒酒成功的員工面前,大老闆沒有賞,沒有罰,只誠誠懇懇地告訴他自己的家庭背景,說:「我一直不能諒解父親,但聽了你的故事,這一週,我和父親和解了。」
 
他的父親已經過世了,所以他的意思是:他已經原諒父親了。
 
大老闆邊說,邊哭,還告訴這名員工,希望他能到全國各個單位巡迴演講,把自己戒酒的故事講給每個人聽。
 
我看了以後很感動,一個大老闆肯在鏡頭面前揭露自己情感的軟弱,不是容易的事。
 
我更感動的是,雖然他自己沒有能力原諒父親,但藉由另一個人的生命故事,把其中的力量傳遞給他,他就可以站起來愛自己的父親。
 
所以每個人都需要往前看,忘記背後,努力面前的。這個大老闆,雖然自己的父親早已救不回來,但他可以與這名員工合作,拯救別人的父親。這是很美的一個生命故事。
 
 
那麼,這個故事能教我們甚麼呢?
 
也許是這樣的:當我們自己沒有力量的時候,必須從別人那裏得來。當你愛不來自己的家人時,必須聽聽別人的見證。
 
許多基督徒都能見證,自己本來也是愛不來的,乃是得到了神的愛,主基督的恩,才能與家人恢復正常良好的關係。我自己也是這樣,曾經我對於自己的父母,也有過深深的無力感,覺得很難再去愛他們,只想好好保護自己。而另一面我也清楚知道,我這個頑固的大男孩有很多不可愛的地方,很難讓父母愛到深處無怨尤。
 
所以豬哥亮父女,幾十年來的恩怨在媒體上一次揭開講清楚以後,有人支持父親,有人支持女兒,但我們需要的不是選邊站,而是多一點的理解,多一點的記念,畢竟人的愛是軟弱的,人的積怨是很容易的,如果沒有別人的幫助,誰能夠像大老闆一樣放下心結,與自己的父親和解呢?誰又能輕易地放下身段,在兒女面前承認過錯呢?
 
演藝圈也有很多基督徒;但願神的愛,能藉由他們幫助這對父女,使他們有力量彼此相愛。
 
不但是他們,像這對父女一樣情況的還有萬萬千千,他們也都需要你我的理解和記念。
 
神對我們所期望的,是孝敬父母,使我們的日子在地上得以長久;並且父母乃該為兒女積蓄,極其喜歡為他們花費,並完全花上自己。這樣的要求,不是勉強而得的,乃是當基督的恩典充分的供應下,才能完全滿足。
 
願基督的恩與眾人同在,使我們有力量起來行走;願我們在大光之下,都能被除去一切的黑夜,親子關係恢復為明亮的白晝!
 

【您也有見證想投稿嗎? 水深之處歡迎您也擺上您的見證】

  1. 直接投稿:在水深之處網站註冊登錄後至『作品集散地』點選『投稿』。
  2. Email 投稿:請將您的見證Email到[email protected], 交由編輯代發。
  3. 粉絲專頁投稿:請到水深之處粉絲專頁私訊留言給我們,我們幫您投稿。
閱讀人次 19632
想更多認識神嗎?
請跟我們一起禱告 分享
您可能會喜歡的文章:
1970‧01‧01
水深之處編輯群
先來處理一件很容易混淆的事。其實很多人都搞錯了,一個人有沒有罪,跟你有沒有資格去定他...
1970‧01‧01
水深代發
「我感受到從神來的勇氣和平安,於是我開口向媽媽道歉了!」我小時候很頑皮,最會做的就是...
1970‧01‧01
水深之處編輯群
  有一個女生,因為跟家裡處得不好,所以很少回家。 後...
1970‧01‧01
國恩
從小,對我父親的印象並不深刻。通常都是母親在管我們家三個小孩。他經常不在家,到處跑工...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