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後可以使用更多功能喔~
帳號: 密碼: 登入 註冊
2017‧06‧07
祂與我:從不像基督徒到就是個基督徒
 
  起初,我與祂並不熟識!只覺得在我的同學、同事當中認識祂的人,相處起來都還不錯。祂一直都留給我一個不錯的印象。祂的名字叫耶穌。
 
  從小在台灣傳統信仰家庭長大的我,知道大人每逢初一十五,一早必忙著拜拜,小時候常常必須跟著媽媽隨著鄰里長輩們到全台的大、小廟進香當作遊覽,屢屢見到長輩們總是跪在廟裡,口中唸唸有詞,擲杯燒紙,還拿著那籤詩有笑的、有愁的。我明白,這是長輩們萬事的寄託。而每當我望著那一尊尊金的、瓷的、木頭的、紅的、黑的...,覺得他們動也不動、話也不說,我們之間不但有距離,還有恐懼。直到不知何時開始,長輩告訴我成了某某神明的乾兒子,我納悶,為何我從不曾感覺到當這乾兒子的滋味,更別提說這當中會有愛...。
 
  按媽媽的提醒,我從年幼體虛到長大成人,無論是考上名校、當兵抽到好籤、職場順遂,甚至成家生子,個個階段都是她去廟裡求來的平安。我心裡其實很感謝,也很疑惑!因為我一則很感動媽媽為我所作所求的,而另一方面卻想著,難不成我需要媽媽永遠為我這麼作、這麼求?我很明白在我這孤兒寡母相依為命的成長路上,我們實實在在地經歷了現實世俗的人情冷暖。單情家庭的成長環境塑成我偏差的行為與偏激的價值觀,在深處蘊釀已久必須力爭翻身的情結,使我鬱結著訴不出的悲情,藏不盡的怨怒,及在面對人事物上,滿了優越感和自卑感的矛盾。多年以來,拜拜是母親的習慣,然而,拜拜一事,我實在無感,但是,在母親的習慣與價值觀裡,已成了我的責任及義務。
 
  三十五歲那年,我在路上接到一張福音傳單,一位壯年人客氣有禮地向我說明他們是召會的人,我若不排斥,歡迎我留下電話,有機會時將邀請我去參加他們的聚會。我當時只是客氣地留了手機號碼,心想,我怎麼會去呢?
 
  不久,我接到了電話邀請,那是一個週六晚上的福音聚會,不知道為什麼,我順服了電話邀請,竟然回答說:好,那晚我沒事,我可以去。在那個聚會裡,有位弟兄簡介了一本書-聖經,我好奇這本書為何有這麼多人閱讀?為什麼可以有這麼多種翻譯語言版本?我也有點害怕這本書到底有什麼威力?就在自以為自己是個會讀書、腦子清楚且有些優越感的作祟下,我決定要來看看這本書。我心暗想,我怕什麼,就算不信這本書的言論,也要找出個反對的道理。結果,兩個月過去了,我有讀,可是沒有懂...。
 
  我的驕傲叫我沒有放棄,我不但沒有把聖經擱著,反而隨身放在公事包裡,連在通勤的車上都不時地研究著。只是,還是沒讀懂。但當我接到第二個福音聚會的邀請時,我覺得我是有些期待的,有別於前一次,這次我帶著我太太一同去參加聚會,當晚,我們夫妻倆被傳講的福音感動,心中有了渴慕,我們一同呼求了主名,一同受浸了。
 
 
  自此,我展開了基督徒身份的生活,在聚會裡,對聖經有了更多的認識。但因著工作必須經常往返香港、台灣兩地,加上老大剛出生,奔波及初為人父的勞苦成了我沒有正常召會生活的藉口。我雖然常開心地向人表明自己是基督徒,可是,許多朋友常澆我冷水,說我看起來不像基督徒。我心裡有點不服氣,心想,我待人不差,也算謙善有禮,雖然因為工作忙而不常去聚會,我到底是哪裡讓人覺得我不像基督徒?他們以為基督徒該是長得怎麼樣嗎?我自己心裡其實好像有個答案,我想到,多年前我還未信主之前,我對我那些信主的同學及同事的印象,在他們身上看得到與人不同的一面。他們有基督在身上。而我對基督的經歷並不多。
 
  就這樣又汲汲營營地過了好幾年,之後,我回到台灣定居。經歷了內人辭世、發現自己的肝腫瘤,黑暗像一塊看不到邊的大厚布直撲我的家。這些連續的衝擊,我已恐慌而且身心俱疲!我憤憤不平,我一向努力且正直地生活,我不懂自己到底作錯了什麼,為什麼要發生這樣的事?為什麼?
 
  我記得初信主的時候,我已經五子登科,事業略有所成,我以為我儼然登上人生勝利組,並堅信這是憑著自己過人的刻苦奮鬥及才能,才得扭轉我背負已久的貧窮背景。信主對我只是人生上的加分項目,這讓我接觸更多和善的人群,享受美好的詩歌。可是,當太太的病有錢不得醫,自己在健檢時發現了肝腫瘤,兒子因母親的驟逝而自閉...,我在愁煩中繞不出來,沒辦法出門上班,不知如何安排兒女成為孤兒後的生活...。我已經哭不出來,心冰涼,沒有盼望。
 
  弟兄姊妹們為我家代禱著,原是一身無力,我聽見了,心暖了,淚崩了!我心裡吶喊著:主啊,祢在嗎?我想祢來緊緊抓住我,我就要掉到很深很深的洞裡,我快撐不住!我撐不住了...。那一刻,身體不再往下沈,閉著眼卻不黑暗,我的呼吸平緩了,心跳平穩,我回到了寧靜,腦子閃過那一對寶貝兒女的笑臉,就在耳邊的代禱聲裡,我也開始了與主的對話,我開始了禱告...。 
 
  弟兄姊妹如雲彩般,川息探望我的家,對我們一家有不住的代禱、關懷及緊密的召會生活上的連結。直到內人讓主接走了,弟兄姊妹協助打理了所有大大小小的後事。原已快枯乾的我,在弟兄們的顧惜下,我得以回到正常的生活。一向最懂我的母親,原先最是擔心我無法走出這傷痛。她親見我恢復的過程,看到我心中的平靜與穩妥,她才訝異在我們中間的神竟有如此的大能,她不必如過往到處去求去拜,在兒子所認識的這位神的保守中,她見證到兒子在召會生活中有了新生命,也見證到主如何在弟兄姊妹身上,供應給人的安慰與建造。原先擔心自己過世後沒人祭祀的母親,決定信入主,受浸了!
 
  弟兄們持續地餧養我聖經的話,我除了得著了安慰,並開啟了對主話的胃口。我展開屬靈書報的追求,過著有禱告的生活,一家三口在蒙福的範圍裡對主有越來越多主觀的享受。這兩年來,我改變了坐息,簡單地操練早睡早起,並定時正常的飲食,不再應酬,不貪口福。讚美主!我的肝腫瘤已得控制,孩子們也在召會中開朗地長大著。我們身邊滿了神家的親人,我的生命裡,滿了主的恩典!
 
  這幾年,主的確在我身上給了許多環境,但主給的環境不但是我可以承受的,同時也給了我一個出路,原來,信主對我不只是人生上的加分項目,接觸服事我的弟兄姊妹們也不只是一般和善的人群。對於一個過去只相信要靠自己努力,並驕傲有成的我,這些破碎我的歷程,讓我在主話奶的滋養及弟兄姊妹在基督身體裡的連結,得到真正的顧惜,及永遠的平安。我仍然是努力認真地過生活,但別於過往,我學習全然的信靠主,所有的勞苦重擔,都交託在主手上!於是,「主耶穌」,成了我每晨第一聲的呼喚;「感謝主」,成了我家睡前的禱告!我家已經重新得活,並且活得有盼望。
 
  現在,我的朋友常說,我看起來就是個基督徒。這不止是因為我常常傳福音,是因為有主的喜樂在我裡面,所以我顯得喜樂。現在的我最愛享受在許多主內的訓練、成全及配搭的服事上。這僅此一套的召會生活裡,簡單踏實,是我家的傳家寶及活力源!祂是主,是長兄,是朋友,我喜歡與祂有親密的禱告,而至於我和我家,我們必定事奉耶和華。(桃園市召會 第八會所楊德峰弟兄)
 

【您也有見證想投稿嗎? 水深之處歡迎您也擺上您的見證】

  1. 直接投稿:在水深之處網站註冊登錄後至『作品集散地』點選『投稿』。
  2. Email 投稿:請將您的見證Email到[email protected], 交由編輯代發。
  3. 粉絲專頁投稿:請到水深之處粉絲專頁私訊留言給我們,我們幫您投稿。
閱讀人次 5922
想更多認識神嗎?
請跟我們一起禱告 分享
您可能會喜歡的文章:
1970‧01‧01
水深代發
  我出生於天主教家庭,生長在一個佛教小村莊裏,家中有九個小孩,...
1970‧01‧01
水深代發
 迎著冷冽的空氣,大概攝氏10度的氣溫裡,依約在AmericanHouse...
1970‧01‧01
水深代發
 我生長在一個傳統的小康家庭,父親是公務員,母親是髮型設計師。 ...
1970‧01‧01
陳舜儀
我是在一個炎熱的午後見到阿卡的,那時我已經在德國東部一座大城市裡逛了六個小時,最後我...
文章標籤: